记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安德烈·萨米宁——八年的回忆

沙皇尼古拉 收藏 5 174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我不知道,还有多少我的同龄人,仍然记得2000年的那个冬天,在电视屏幕上响起的那首忧伤的乌克兰歌曲,还有那个有一双水般明澈的蓝眸的斯拉夫青年——在故事里,他叫保尔·柯察金,在现实里,他叫安德烈·萨米宁。


我必须很羞愧地坦白,如果不是老美的《兵临城下》,如果不是裘德·洛的瓦西里·扎伊采夫,也许,安德烈和他的保尔,依然会沉睡在我童年记忆的深处,继续等待某个机遇的唤醒——某个在这样一个喧嚣扰攘的利益社会里,也许永远也不能到来的机遇。


但是,当记忆一旦从心底冒头,就再也制止不住。纵耳塞里回响M2M的甜甜嗓音,悠扬雄壮的斯拉夫旋律依然顽强地浮现在脑海。曾经刻骨铭心,便是注定不能忘记。


安德烈·萨米宁,在丹尼尔·拉德克里夫这个不列颠小子闯入我的视野之前,他就是我的全部——不要笑!这是真的。我本以为我对丹的感情已经足以概括我的“追星生涯”,但当安德烈的微笑浮沉,我知道我错了。


严格说,安德烈不是明星,按他的话说,他也不愿意做明星。这也许正是为什么当《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退出荧幕,他也渐渐淡去。这个乌克兰人,今年应该33了吧?也许,已经有孩子了吧?这个害羞内向的话剧演员,正在遥远的乌克兰度着他自己的平静生活,我知道他不会忘记那部电视剧,但是,电视剧的真正受众——中国人民,却已经忘却了。


2000年到2008年,8年!整整8年!8年里,我从小学教室走到大学校园;8年里,中国为举办奥运会忙乎得不曾消停;8年里,无数电视剧来了又去,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都只为了收视率代表的人民币!8年,从《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到《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同是中国人改编苏联名著,两部电视剧的差异却如此之大!奥斯特洛夫斯基该庆幸,瓦西里耶夫该悲伤,艺术和革命情怀终究抵挡不住利益的侵蚀。资本主义正在弹冠相庆,因为他们和平演变的目的终于达到!可叹苏维埃 !可叹列宁!可叹共产主义!可叹无产阶级!


我为乌克兰悲哀,我为俄罗斯悲哀,我为所有前苏联的盟国悲哀,我更为我的祖国悲哀!


这是一个浮躁的时代,这个时代需要保尔,却无法让保尔生存。这个浮躁的时代,也不属于安德烈。


-------------------


远处的河岸点起了灯火


晚霞消失在晴朗的夜空


跨上战马,背起长枪


年轻的布琼尼士兵整装待发


广袤的原野上一片寂静


战士们机警地搜索着敌情


黑暗中有利刃的寒光闪亮


他们遭遇上敌人的伏兵


勇士们高喊着冲向敌群


草原上展开了殊死的战争


一个战士中弹滚下了战马


他是为人民的利益而献身


==================

这首美丽的苏联歌曲,我很惭愧,已经记不得歌词了。这是我从一个博客上找到的。唯一让我还比较欣慰的是,我仍然残存着对于歌曲和所配画面的模糊记忆,看着歌词,似乎还能隐约回想起那雄浑的歌声,还有那古铜色的令人热血沸腾的场景。


我怀念安德烈。追求自由平等的呐喊渐远,安德烈和他的保尔,将是能够陪伴我暗夜独行的唯一。




记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安德烈·萨米宁——八年的回忆

1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