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5 第二卷 克复神州 第十二章 首战告捷

乌马罗夫同志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5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58.html[/size][/URL] 任何精神都难以贯彻到社会的每一个个体,讲究所谓“武士道”的旧日本皇军都有投降的士兵,这些常年躲在偏远小镇里用枪逼着无产阶级工作的东亚国二线部队士兵就更不会有什么“崇死”精神了——并不是每个人都是凯尔盖朗岛上的那帮“中统”伞兵。 在发疯的大象般的T-6装甲卡车的撞击碾压和对面游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58.html


任何精神都难以贯彻到社会的每一个个体,讲究所谓“武士道”的旧日本皇军都有投降的士兵,这些常年躲在偏远小镇里用枪逼着无产阶级工作的东亚国二线部队士兵就更不会有什么“崇死”精神了——并不是每个人都是凯尔盖朗岛上的那帮“中统”伞兵。

在发疯的大象般的T-6装甲卡车的撞击碾压和对面游击队员火力双重打击下,聚在这条狭窄街道上的东亚国士兵们陷入了混乱和恐慌,并下意识地认为四面八方都是敌人,开始盲目地四处连发射击以消除恐惧。一个看上去貌似是督军或政委的军官蹲在路边的一堆瓦砾后面,挥舞着75式手枪,声嘶力竭地嚎叫着“委员长在看着你们”之类的话,竭力想让炸窝的蚂蚁似的士兵们恢复秩序。不过他犯了个大错误——近距离交火中切忌挥手高呼。很快,尹风灵就注意到了这个吵闹的家伙,并用一发子弹让他永远安静了下来。

东亚国士兵们的秩序也随着这个貌似政委的军官的仰面摔倒而倒下了。他们很快就表现出了中国人的著名行为——“纷纷作鸟兽散”。很快,街上除了几十具尸体和十余名伤兵外,已经见不到什么人了。

一直在狭窄街道上横冲直撞的T-6也停了下来。它的总重一吨多的厚重装甲抵挡住了对方轻武器的射击,虽然车身上布满了坑洞,就像洒满芝麻的大烧饼,但里面的人却无一伤亡,看来东亚国的工业产品也不是全部都一无是处的。

装着厚达10厘米的装甲的气密车门“咚”地打开,古杉和茱莉亚从驾驶室里面钻了出来,车厢里也跳下几名游击队员——他们刚才一直在通过射击孔朝着街上的敌人开枪。

“喂,小子你挺有种的啊。”尹风灵从街垒后面站了起来,“能在这么窄的街道上用70码的速度撞人,感觉很爽吧?”在今天的袭击行动中,古杉、茱莉亚和另一支游击队的队长李温一道,带着十余人占领了县城里的机动车维修中心。他们原本是打算摧毁正在那里进行例行年度检修的军车,但古杉觉得自己还应该做点什么,恰巧听到军械所方向枪声密集,于是就开着这辆装甲卡车冲了过来。“

“不爽,难受死了,”古杉相当老实地摇摇头,“这是什么鬼车,我差点就被蒸熟了。”说着他脱下手上的军用手套一倒,里面“哗哗”流出半手套的水。尹风灵差点笑出声来——T-6装甲卡车为了片面追求防护力,人机工程完全等于0。特别是其重点防护的驾驶室,虽然防御力比主战坦克差不了多少,但密不透风不说,就连排气扇都没有一个。加上发动机冷却系统装在驾驶室下方(为了防止被击中毁坏),只要一直保持高速行驶,驾驶室里的温度能够升到70度以上,她在前年的马绍尔群岛登陆战中,就见过活活热死在这种车里的东亚国士兵,那人浑身皮肤都变成了深红色,就像一只煮熟的大虾一样。


在军械所安全之后,战况又出现了重大进展。在城东面很快传来了逐渐接近的密集枪炮声,所有人都知道,那只能是是游击队主力冲破了东亚国军队在东门一带的防御。

事实正是如此,在一阵对峙后,黑大牙与其他几名游击队队长商量了一下,让大部队仍然在正面与敌军对射,吸引对方注意,而他自己则带着一个百余人的分队在城郊大量堆积如山的木材的掩护下绕到对方坦克附近,用自制手雷和燃烧瓶发动了猛攻。虽然那些装填黑火药的自制手雷对K5坦克毫无威胁可言,但燃烧瓶却相当有用。虽然他们付出了伤亡近半的代价,连黑大牙的右臂都受了伤,但还是在一分钟内驱散了躲在坦克后面的东亚国步兵并将4辆K5变成了4个大火堆。

正面进攻的上千名游击队战士们见状大受鼓舞,蜂拥而上。当然,这种密集队形冲锋使得他们受到了一些本可以避免的伤亡。不过随着东亚国部队的保安团长长和政委被先后击毙,残余的敌人很快哄的一声逃了个罄尽,而且在溃逃中损坏了不少街道上的路障,使得攻击部队得以顺利进城,开始清扫溃散的敌军。


我们的东亚国盘县党支书兼防卫指挥官宋鸿强中校此刻正呆在全县最高的建筑物——县政府大楼的顶楼,他自然也从窗户里看到了这一幕。不过他现在已经不必担心在战斗结束后被军国社会党的军法部处决了,因为他知道,自己马上就要完蛋了。

虽然政府大楼是按照军事建筑标准修建的,十分坚固,有一些诸如蛇腹铁丝网和机枪掩体之类的防御设施,而且守卫部队多达上百人。但是在游击队的强攻下,庭院和门口的防卫部队很快就被清扫掉了。本来宋鸿强在楼顶和窗口部署了好几挺火力凶悍的4联装14.5毫米防空机枪和一些火箭筒,企图压制攻击者。但是发动袭击的游击队拿下了县城里的直升机起降场,并在那里找到了一架满载燃油弹药的“飞蛇”武装直升机。虽然这些山里人不会驾驶这种高科技装备,但是拉姆上尉和安德鲁少尉可以——他们是在这次特殊任务中负责护卫史密斯等人的特种兵,这次负责带人袭击直升机起降场与修理厂。两人曾经与尹风灵一起参加过马绍尔群岛战役,并在马朱罗缴获过这种双座重型武装直升机,当时一个投降的东亚国海军陆战队军官教过他们如何驾驶,现在终于派上了用场。

“飞蛇”的机首装有双联装25毫米机炮吊舱和3门固定的20毫米机炮,在近距离炮击时火力极其强劲。很快,屋顶上的守卫和那些“窗户火力点”就被密集的弹幕挨个“点名”了。而对轻型飞机和地面轻步兵杀伤力极强的四联装防空机枪却拿这个“空中坦克”毫无办法——它的正面装甲超过了50毫米,14.5毫米机枪弹打在上面就像用石子去砸熟牛皮一样。而“飞蛇”刁钻的飞行角度也使得窗口的火箭筒手只能选择逃跑——他们要击中“飞蛇”就必需以60甚至70度仰角开火,但那样会使得火箭弹尾焰喷到地板上把自己烫死。不过这也没办法,他们本来是打算射击远处的敌方步兵的。

在楼里不再有人朝外面开火时,这座50年代的水泥建筑物表面已经青烟直冒,弹坑密布,变得像个麻风病人了。游击队员们纷纷高喊着“打倒委员长”,朝着被机炮炸开的大门扑去。但他们的喊声却提醒了楼内守军进攻已经开始,结果冲在最前面的人遭到了一楼走道内的轻武器射击,很是伤亡了几个。后面的人连忙朝走道里一阵猛打,将还击火力压了下去,才冲进了政府大楼。

一楼的守卫大多被打死在了走道上,流出的鲜血把地上肮脏陈旧的暗红色地毯染黑了好几块。在楼梯口,游击队员们撞上了一个扛着60式机枪的家伙,着实被拖延了一会。不过一枚土制手雷很快就扫清了通道。

二楼里有十一二个守卫。这些家伙躲在走道两侧的房间里——那些是县政府的一个个办公室。一听到有人走近就用枪口抵着木门往外面盲目射击。在阵亡两人后,游击队员们不敢冒险了,他们改变了战术,一个人踹开门,另一个人就往里面丢土制手榴弹。要是有缴获的52式高爆手雷那就更好了。凭着这种打法,二楼的东亚国卫兵被炸死一半(都是有“崇死”精神不肯投降的),剩下的只好投降。接着,三楼的守卫也在一分钟内被扫荡干净了。

宋鸿强中校缩在四楼的楼梯口,清楚地听到了三楼传来的每一声手雷爆炸声。他现在头脑里已经完全无法进行逻辑思维了(他以前也很少进行过逻辑思维)。由于通讯中断,他没有也不可能再得到伟大的党和委员长的指示,因此陷入了无所适从中。宋鸿强先是下意识地想往楼上走,但突然又想到这样是临阵脱逃!不过,临阵脱逃是个模糊的概念,也许他刚才没有冲下去作战也算临阵脱逃。于是他伸出右手,扶着满是污渍的污黄色的墙壁,朝着不远处的楼梯口同手同脚地迈出两步。但是一阵枪声随之传来,接着,一名守在楼梯口的卫兵仰面摔倒,他的脸已经被整个打烂了。只剩下一片血肉模糊,还能看到碎裂的骨头。宋鸿强的心头一跳,他突然感到害怕,同时似乎又更迷糊了。他转过身,朝着走道的另一边跑过去。一路上靴子踏在地板上的“咚咚”声使得他跑得更快——他似乎觉得有人在追着他,虽然明知道那是自己的脚步声。

他冲到走道对面的窗口,窗框里的玻璃早就被连续不断的爆炸声震碎了。一个黑影伴随着有韵律的“突突”声升了起来,宋鸿强先是呆呆地看着,接着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于是举起手枪朝那个影子开火。

“砰——”

“砰——”

“哒哒哒——”还没等他第三次扣下扳机,一阵火光在黑影上亮起,他的胸口似乎被推了一下,手枪也掉在了地上。接着,他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地上了,胸口没有感觉,似乎被挖掉了。一睁眼,他看到了对面墙上贴着的一幅掉了一角的委员长肖像。

“委员长在看着你。”他下意识地读出了画像下的那行大字,接着就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1985年12月29日11时2分,人类联盟中尉、最高领袖继承人史密斯.乌马罗夫在盘县县政府大楼五层的备用电幕控制室里通过无线电幕系统向全世界发出了这样一个消息:东亚国游击队已经占领盘县县城。同时,他宣布东亚人民抵抗军正式成立,联盟陆军准将尹风灵成为了它的首任司令员。

这个消息虽然是向全球播送的,但除了联盟的6000万人民外,只有千分之一的人能够完整、真实、准确地收听到这条消息,而其余的人则根本不会听说此事,就像盘县从未存在于世界上一样。

在伊加利亚的地下作战室里,爱麦虞埃尔.果尔德施坦因也看到了这条消息。据说,他当时只是微微笑了笑,喝了杯绿茶。然后就接通了前线舰队司令的通讯:

“喂,各位,孩子们开始长大了,你们也得赶紧有点动作,把拦路虎们领开才对。”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