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9.html


第三百二十四章:混仗(十三)


天亮前一个小时,卫富贵站在了洪水区旁边,已经有两个师的部队跟着日军追了进去。卫富贵心中暗想,有你们小日本人在前面踩路,我们也能少损失不少人。


周斌站在卫富贵身旁,听着漆黑的夜色里,战士们踩在泥水中,稀里哗啦的声响,轻轻地对卫富贵说道“我们踏出这一步就没有回头路了!”

卫富贵望着夜色有些失神,不自觉的回到“我们早就没有退路了!”

周斌有些怅然若失,半天才醒悟过来,一指天空,“天上星星都出来了,明天一定是个晴天。我们这段洪水区宽度近五里,没个半天根本走不过去。我担心日军的飞机.....在洪水区里,我们可是没有任何遮挡,如果日本人给来一下,我们损失可就大了。”


听了这话,卫富贵这才醒过神来“还是参谋长考虑周全。看来只能求咱们的空军,助我们一臂之力了。”

卫富贵转头让电台发电武汉陈纳德,要其履行承诺,兑现一天之前答应过制空权承诺。

为了怕陈纳德接不到,卫富贵让电台连发五封电报。随即卫富贵一边在这里等电报,一边注视着各部人马陆续进入洪水区。


卫富贵足足等了半个小时,陈纳德一字未回!

等着越来越心焦的卫富贵,暗骂陈纳德这个滑头,装傻没看见。自己就琢磨着是否直接给委员长发电。

忽然就听到背后有一群战马声奔来,随即一个侍卫来到卫富贵这里,轻声报告—— 一战区程司令赶来了!

听闻此消息,卫富贵和周斌连忙转身去迎接。在战士们的火把映射下,不一会就见到,满身泥水的老程赶到面前。

一见到卫富贵,老程上前就一个熊抱,随即拍着卫富贵的后背,连声说好。随后老程看着身边,举着火把,一路向东冲进洪水区的部队,有些犹豫地问卫富贵,难道卫富贵真打算渡过洪水区追击敌军?

卫富贵点了点头,指着东面说道“我从武汉出来前,委员长反复交代我,给我一战区副司令及二集团军司令的职位,不是要我尸位素餐的。而是要我们不仅守住郑州要地,更要牵制日军一部与豫省,掩护武汉大本营。如果我们静坐在这里,就是辜负了委员长的殷切期望呀。”


卫富贵一开口就拿出委员长的尚方宝剑,让老程顿时没有了脾气。

老程有些敬佩的拍了拍卫富贵肩膀,“你们过了这洪水区,没有了后方支持,就是背水一战。卫副司令没有必要只身犯险啊!”


卫富贵诡异一笑回道“这次我们向东出兵,不仅要歼灭一部敌军,还力求在东面站稳脚跟,将二集团军的防区扩展到洪水区以东。这样才能有效达成牵制日军重兵集团在豫东的目的。为此,我和周参谋长,初步制订了一个计划,以便达成以上目的。”说着附耳与程司令将自己的方案报给他听。

听完卫富贵的计划,一脸震惊地程司令,有点象不认识卫富贵般盯着卫富贵看了半天,这才说道“这个~~可使得么~~~?这也太~~~!”

卫富贵笑了笑,“卫某决定以我们一战区名义,在我们主队渡过洪水区后向委员长和国防部上报以上计划。程司令你看~~~”

程司令神色挣扎半天,这才说道“卫副司令这次力歼这股突前的顽敌,如今又要破釜沉舟。仗打成这样,已经大涨我一战区士气,也挽回程某我不少脸面。程某我可是没有出什么力气,如今这点名声还要顾及,就有些小家子气,不象个男人了!好!我来签这个名,然后随你同行。”


卫富贵笑着立即阻止了老程的念头“郑州是我们的大本营,程司令你可要坐镇,以便调动各方资源支援我,万一我那边仗打的不好,还可以撤回来投靠你。”

劝慰半天,这才打消了老程同过洪水区的打算。

卫富贵随后请程司令一起署名,向委员长申请空军在天亮后的全面支持。老程立即首肯。

卫富贵立即给委员长发电:云一战区已经展开反攻,已歼灭突前日军一部,现一战区已出兵十万,渡过洪水区,追歼溃逃之敌。战役关键时刻,恐敌军空军袭扰,影响战役成败。特请委员长命令我空军全力出动,阻截日军空军进犯。并保证在洪水区至省城一带主战场,不完全丧失战场制空权。一战区保证竭尽所能,牵制相当敌军与豫东。拱卫武汉大本营……



天色渐渐亮了起来,朝霞在天边欢快地舞动出一片灿烂。第二集团军司令部各主要部队已经都进入了洪水区。分手的时候到来了。

老程拉住卫富贵的手,长久的不愿意撒开……


天色亮了,卫富贵二集团军的各部将士,正在及膝的泥浆中奋力前行着。

昨天新六十五师在花园口不停歇的奋战了一天,同时动员了数万百姓参与堵水。决口宽度被缩短了一半。

因为这片洪水区离黄河不算是太远,入水有效的减少,使得二集团军这块进兵区域不少略高的地势,高出了水面。但是几天来大水的浸泡,这里是已一片泥浆。

虽然这片洪水区直线宽度不过五里左右,但是由于很多地势低的地区积水严重,人马无法通过,必须绕行。好在有之前林七支队的探路,以及昨夜这股日军通过不少尖兵丧命为代价,硬找出了一条人可以走的通道,省却了卫富贵好多麻烦。但是这跋涉的实际距离几乎增加了一倍。

而卫富贵部,为了能渡过这片洪水区域,在几天内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用木头、竹子捆绑成的,长五米左右,宽两米左右的双层木排,是专门铺在稀烂的泥地上,供步兵通行的。炮兵的不少重炮被固定在征用来的小渔船上,然后炮兵们拖着渔船在泥水中前进,效率高了不老少。大量空汽油桶、小渔船、门板被后队的士兵大量携带着,以便在过深的水面搭设临时的浮桥。

但是如此准备,到了实际进军中,物资仍旧显得急缺不少,不得已,所有的物资都放在最关键地段使用,而在大量地段上,士兵们和军官们都必须和及膝的泥浆做奋力的拼搏。以至于这些地段上,一个小时一里路都走不完。

卫富贵一边走,一边想——自己的部队经过数天准备,过洪水区都如此狼狈,那日张铁部,只给了他两个小时准备……

——抑制不住的内疚和自责,在心头一起翻涌着折磨着卫富贵。


整个上午部队都在前进,前进的过程中,前方隐约的枪炮声一直没有停顿下来。卫富贵知道这是事先行动的林七支队在阻击日军的逃窜。也有可能自己追击部队的前锋队伍与日军断后的部队交上了火。

在卫富贵的命令要求下,追击部队并没有过度逼迫逃亡的日军。但林七支队的人手显然没有什么仁慈。一路走来,开始还在行军路上发现的是林七支队阵亡战士的遗体。但是部队越往洪水区中深入,日军的战死的尸体也逐渐出现。

日军向来有不遗弃战友尸体的习惯,战场开始出现大量日军来不及带走的战死尸体的时候,证明这股日军已经到了最危急的关头了。


为了防止万一,周斌和卫富贵分开行动,中午时分,在泥浆中折腾了一个上午的卫富贵,找了一处高地暂时休息了下,卫富贵让跟着自己的电台打开。接受各部信息。

电台一开,几个消息就立即传来,昨夜跟着日军追进去的新编二一一师前锋已经出了洪水区,日军溃逃的一千多残兵与省城出来救援的一个联队的日军会合。日军本想在洪水区边阻击华夏军队前进,但是随着华夏军队不断地冲出洪水区,没有太大战意的日军迅速向省城退去。突前的周斌参谋长没有急着命令部队追击,而是命令出了洪水区的各部,迅速集结,完成集结的部队,以团为单位,快速向不远的省城运动过去。

紧接着,卫富贵接到张铁来电,张铁率领的两个师,与天亮后冲出了新郑一线洪水区。部队在洪水区中与日军及洪水搏斗两昼夜,如今只出来一万人,现已编成一个师,等候命令。

张铁的电报还没有回,在郑州坐镇的程司令来电,已经联系到被隔在洪水区以东的第一集团军的两个师,程司令已向其下达命令,接受卫副司令指挥,并电告了卫富贵联系方法。


连续的好消息,让卫富贵大喜过望。平白多出来的两个师兵力,为下一步完成对省城厕边师团的全歼提供了坚实的基础。

卫富贵就 准备下令联系以上各部。

就在这时,就听到有哨兵扯开嗓子狂喊“注意隐蔽,日机!日机!”

话音未落,就见两架日军战斗机,扯着死亡的呼啸声,从多云的天空中猛地朝地面行军的华夏军队队列俯冲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