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用有毒工业物质漂白牙签(组图)

拓石 收藏 0 69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10_17_39804_10139804.jpg[/img] 生产牙签的场地就是一个破落的农家小院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10_17_39805_10139805.jpg[/img] 工人在生产牙签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10_17_39806_10139806.jpg[/img] 牙签生产场地污水横流 [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企业用有毒工业物质漂白牙签(组图)

生产牙签的场地就是一个破落的农家小院

企业用有毒工业物质漂白牙签(组图)

工人在生产牙签

企业用有毒工业物质漂白牙签(组图)

牙签生产场地污水横流


企业用有毒工业物质漂白牙签(组图)

这些蓝色的桶里,装的就是"吊白块"



●记者暗访发现惠州市龙门县部分牙签生产企业牙签生产环境恶劣


●“吊白块”不能作为法定食品添加剂,广州市面牙签大多来自龙门


惠州龙门号称我国牙签生产基地,但当地部分牙签生产企业的情况却令人担心。牙签在鼠蚁成堆的恶劣环境里生产,漂白用的是有毒工业物质“吊白块”、工业双氧水及硫磺等非食用化学物质……惠州龙门县部分牙签企业就是这样生产着销往全国各地的牙签,而目前广州市面上的牙签成品大部分都来自龙门县。专家介绍称,“吊白块”的毒性非常强,在国家标准中,“吊白块”被排除在法定食品添加剂之外。业内人士表示,一些企业这样做的根本原因就是我国目前对牙签的检测标准里没有明文规定。


用“吊白块”是公开秘密


日前,曾在龙门牙签行业工作过的周先生报料称,他在惠州龙门从事竹签加工工作时,发现龙门县的一些牙签厂都使用有毒物质“吊白块”对生产中的牙签原料进行漂白,还有一些厂家则用工业双氧水进行漂白。


龙门县是我国竹签生产基地。据当地牙签协会统计,该县有大小竹签生产厂家150多家,年生产牙签33600吨,占全国竹牙签、竹餐签市场的70%-80%。


根据周先生提供的线索,记者上月底对惠州龙门县的一些牙签厂进行了暗访。记者发现,在龙门牙签行业部分企业中,使用“吊白块”漂白已是公开的秘密。许多牙签生产厂家用来漂白的药水就摆放在空地上,在这些蓝色的桶子上,有的标明是“双氧水”,有的则没有任何标示和生产厂家。一些工人坦承,这些药水就是“吊白块”。


在龙门县环西路的一名为银×牙签厂和龙门县左潭镇的双×牙签厂,老板甚至毫不避讳地告诉记者,他们使用的漂白剂就是“吊白块”。


记者在调查采访中发现,龙门县牙签行业不仅存在非法使用工业双氧水、“吊白块”以及工业硫磺漂白的“劣迹”,当地某些牙签工厂的生产环境也令人堪忧。在龙门各个乡镇之间,遍布着220多家大大小小的牙签生产厂家,而有一些所谓的“厂家”,只不过是设在民房里的手工作坊,竹签在加工过程中都是裸露于室外,与鸡鸭为伍,工人在加工过程中也无卫生防护措施。


国家对牙签管理是空白


“即使是用‘吊白块’或工业双氧水漂出来的牙签,检测时一样也能合格,为什么呢?因为我国目前对牙签的检测标准里根本就没有要求检测这一条。”业内人士周先生说。据他介绍,2005年6月28日,一次性筷子系列国家标准已经发布并实施,但同样作为直接接触口腔内部的牙签,目前我国对这类产品的管理几乎是一片空白,卫生部也尚未制定食品用具的卫生管理办法。


有业内人士呼吁,对牙签的卫生监督,从国家到地方都有待加强立法,制定具有法律效力的规章或地方性法规,从牙签的生产、流通及使用等各个环节,制定一套统一的标准体系,从而实施有效的管理。


曾从事牙签加工16年之久的牙签老板万女士向记者诉苦,牙签行业是薄利多销的行业,如果使用食品添加剂进行漂白成本太高,而民间配制的“吊白块”既便宜效果又好。据业内人士介绍,龙门当地的“吊白块”都是由一家地下工厂调配的,而该工厂曾被当地政府查封,但目前仍藏匿民间,很难找到。


报料人周先生曾在龙门县某牙签厂工作一年多。他介绍,漂白时使用的漂白水是一个个蓝色的桶装好的,大概一星期就要用这些消毒水对新加工好、要制作成牙签的细条进行漂白。“开始我也不知道那是‘吊白块’,因为上面贴的都是双氧水的牌子。”


虽然知道是“吊白块”,但周先生起初并不清楚“吊白块”是什么样的物质。“我们每次要漂白的时侯,都要戴好手套,有一次我不小心滴了一些在手上,被滴到的部位立刻就白了,接着便是火辣辣的疼。”周先生表示,当时他用清水洗了很久,白色的一块才逐渐恢复,几个小时后才消失。


神秘地下工厂供应药水


据周先生称,目前龙门有一些牙签厂使用“吊白块”配成的“药水”进行漂白,这些“药水”都是被一家地下工厂控制,而该厂在此前曾被查封过,甚至搬迁过多次,现在很少人知道它藏身何处。


9月24日,记者找到了曾经从事牙签生产长达16年之久的行内人士万女士。据其介绍,如今龙门的牙签厂多集中在龙门县城、铁江、左潭、龙潭及天堂山一带,发展时间已有近20年。


万女士告诉记者,漂白最早用的是“珠江药水”,但现已没有这种药水。现在龙门部分牙签厂使用的是龙门某地下工厂生产的“吊白块”漂白水。除此之外,就是用工业双氧水或者硫磺,一些工业双氧水的瓶子里也装着“吊白块”药水。而比较正规的企业则使用食用双氧水。


“市场上用这种药水主要就是贪它便宜,因为一吨牙签要用五六桶漂白水,这种药水每桶只要三四十元,比工业双氧水更便宜。”万女士表示,地下工厂曾被曝光,后他们转移“阵地”,现已很少有人知道其窝点了。“一般情况下,药水用完了就打电话给他们,让他们送货过来就行了,现在接近30%的牙签厂都是用这种药水。”


记者调查


龙门 牙签生产场地还养鸡畜


9月24日,记者来到位于龙门县环西路的一家银×牙签厂里,以顾客身份进行暗访。


厂房位于一个简易的院落里,加工过且漂白好的竹条,露天堆放在地上,没有任何遮盖。在脏乱不堪的一个角落里,堆满了蓝色的桶,桶上标示里面为工业“双氧水”。一名操客家话口音的女老板告诉记者,那些都是他们用来漂白的“药水”。而在堆放竹条的地方,可以闻到一股很重的霉味。


记者在这几个相邻的牙签厂看到,这些厂的规模并不是特别大,许多场地甚至是一边生产牙签,一边养着成群的鸡畜,到处可见鸡的粪便,有的地方甚至还有许多鼠蚁光顾。厂房内的设施也非常简单,不少工人一边加工一边聊天,许多工人甚至不戴口罩,咳嗽时也对着半成品。


记者走访了多家牙签厂发现,他们和银×牙签厂的情况都大同小异。


在“谈生意”的过程中,对于生产的工艺,记者也提出了不少问题。记者问银×牙签厂老板是使用什么样的漂白水进行加工,老板罗玉青表示,“就是外面的那些桶里装的药水啊。”记者继续问,“是否是使用‘吊白块’漂白?”罗玉青点了点头,说:“我们一直都是用这个的,没什么问题的,不用担心!”


当天中午,记者又来到位于龙门县龙潭镇工商所斜对面的一家牙签厂,该厂所有半成品就堆放在马路边上。记者见到了该厂老板的儿子,并电话联系上了老板廖镜秋。在电话中,该老板向记者证实他们漂白用的是“吊白块”。


广州 市面上牙签多来自龙门


记者调查发现,目前广州市面上及各大酒店、餐馆档使用的竹签,几乎都是来自三大批发市场:沙溪五金塑料城、南天国际酒店用品批发市场、长江五金百货批发市场。


10月11日上午,记者一行来到沙溪五金塑料城发现,许多批发牙签商的店铺门口均打上“龙门县牙签厂”的标志。在龙门金竹牙签日杂批发部,老板潘光亮告诉记者,广州所有的牙签都是龙门来的。


在批发市场上,牙签一般有多种规格,在一些包装精致、用料较好的牙签包装上,甚至还可以发现“卫生检验”的标志。而在大部分的牙签包装上,却连基本的生产标志都没有。在记者走访的三大批发市场上,许多牙签的包装上都没有生产厂家,即使有也没有厂址、联系电话,只打上“龙门牙签厂”的印记。记者询问老板生产厂家在哪里,对方只说是在龙门县。而当记者问到牙签是用何种药水漂白时,批发商均会称是用“食用双氧水”。


据了解,虽然许多超市、商场均出售着产地不是龙门的牙签,但都是由一些加工厂家从龙门批发加工而成,再到超市上架销售。


部门措施


龙门整治全县牙签行业


竹制牙签国家标准已经拟定,使用双氧水、“吊白块”漂白均可检出残留物


昨日上午,记者向惠州市龙门县质量监督局反映了暗访情况,龙门县质监局立即组织执法人员对全县牙签企业进行抽查,并对部分企业的牙签进行了取样化验,化验结果将择日公布。龙门县质监局局长黄建光介绍,因之前牙签行业并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很难监管到位。而目前我国竹制牙签国家标准已经拟定,目前正处于征求意见阶段,国家标准一旦出台,将大大促进整个牙签行业的健康发展,也利于监管。


质监部门早已掌握情况


“其实对龙门牙签行业的现状我们是非常清楚的。”黄建光说,牙签是龙门的名片,县委、县政府一直都非常重视。但近年来,关于龙门牙签的负面报道常有出现,甚至还有人提出了“龙门牙签有毒论”。政府虽采取了一定的整治措施,但效果一直不佳。


黄建光介绍,他们曾对龙门全县的牙签行业进行调查摸底,发现龙门牙签存在不少问题,基本情况和记者暗访的一致。龙门县质监局已经制定了详细的整治方案,目前正在酝酿实施过程中。


黄建光介绍,长期以来,我国关于牙签行业的立法一直是一个空白。而早在2000年,龙门县质监局和县林业局就已经制定了牙签制作地方标准,只是少了“牙签上残留的有毒有害物质如何检测”这一项。直到2007年,有关牙签行业技术标准检测项目被湖南省承接,龙门便再没有出台新的标准。


“目前,竹质牙签国家标准的征求意见稿已经拟定,目前正处于征求意见阶段,估计很快就可以出台。”黄建光说,因为以前的标准里根本检不到是否使用了这些违禁化学品漂白,而新的国家标准里将理化指标和微生物指标纳入到硬性指标里,“也就是说,如果有企业用‘吊白块’、双氧水消毒,它就过不了检测关。”黄建光说,他们也期待着国家标准早日出台,为他们的执法提供依据。


抽检化验部分企业牙签


昨日上午,听完记者的情况介绍后,龙门县质监局立即组织执法人员对涉嫌使用“吊白块”和工业双氧水的牙签企业进行抽查。执法人员首先来到环西路20号的银×竹牙签加工厂,该厂的老板出示了工商营业执照,执法人员在现场检查了24桶标写有“双氧水”字样的漂白用化学试剂,执法人员初步认定为双氧水。对此,执法人员表示,目前,有关法规并未明确规定,在牙签漂白工艺上不能使用双氧水,所以,执法人员只能是对牙签抽取样本,看看是否含有其他有毒有害物质。


另外,该厂没有卫生许可证。据质监局工作人员介绍,因今年6月1日起实施的食品安全法,并没有将牙签纳入食品工具之列。县卫生局也从当时起对牙签企业停发卫生许可证,而之前颁发的则予以作废。


在该县左潭大道的华×竹制工艺厂车间,十余名女工正在将零散的牙签打包封箱,空气中弥漫着粉尘。记者发现,原来摆放在水泥坪上的数十个装“药水”的桶子已不知去向。该厂老板解释,他们用的是双氧水漂白,10月12日进货100桶,当天已全部用完。当初正是这位老板在电话中向记者承认用的是“吊白块”漂白,可当记者向他求证时,他竟一脸茫然,称不知“吊白块”为何物。


记者发现,虽然卫生局核发的许可证已作废,但该厂仍将相关证号印在包装箱上。老板的解释是,以前的包装箱还未用完,扔了又可惜。


执法人员也对这家工厂的牙签进行了取样抽检,质监局工作人员介绍,牙签样品送检后约需5个工作日方能出结果,届时将向社会公布。


专家支招


用热水煮可以清除有害物质


就龙门部分牙签厂家使用“吊白块”或工业双氧水进行漂白的情况,省政协委员、华南理工大学轻工与食品学院轻化工研究所教授丘泰球表示,“吊白块”作为有毒的化学物质,在加工的过程中肯定会有一些沾到牙签上面。他呼吁有关部门应当加强对牙签行业生产的检测和监督,查处用“吊白块”加工牙签的地下工厂。


丘泰球表示,“吊白块”是不能乱用的化学物质,毒性较强,虽然适当使用及少量加工并不会有多大的威胁,但在没有通过检测的情况下,会存在潜在的危险。


华南理工大学化学与化工学院副教授钟振声则表示,无论是“吊白块”还是工业双氧水,理论上是可以通过有效的工艺消除有毒物质的,是否有害就得看牙签厂的工艺程序是否到位。“理论上来说,如果漂白了之后再用大量的清水浸泡或是用热水煮,是可以彻底洗干净,而不会存留有害物质的。”


名词解释


吊白块


“吊白块”又称雕白粉,为半透明白色结晶或小块,易溶于水。高温下具有极强的还原性,有漂白作用。医学专家指出,人食用含“吊白块”食品后可引起过敏、肠道刺激等不良反应,严重者可产生中毒,肾脏、肝脏受损等疾病。在国家标准《食品添加剂使用卫生标准》(GB2760—1996)中,“吊白块”被排除在法定食品添加剂之外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