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边有约:高帝刘邦访谈录

利中国 收藏 5 225
导读:湖边:观众好,大家好!《湖边有约》开始与大家见面了,希望大家喜欢。今天请到的嘉宾是,我国历史上第一个平民皇帝刘邦,和他的战友萧何、张良,韩信。下面请嘉宾闪亮登场! 湖边:这位就是万岁爷高皇帝。 刘邦:大家好!都什么年代了,还叫万岁?称我刘邦好了。两千多年了,大家还想着我,上了讲坛,又上电视剧,还要有约,谢谢了。还有,萧老、张老师、韩大将,过去有对不住各位的地方,请原谅吧。都不在其位了,好在共事多年,还是好朋友嘛。我向各位鞠躬了!(萧等还礼) 湖边:这位是相国萧何先生。 萧何: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湖边:观众好,大家好!《湖边有约》开始与大家见面了,希望大家喜欢。今天请到的嘉宾是,我国历史上第一个平民皇帝刘邦,和他的战友萧何、张良,韩信。下面请嘉宾闪亮登场!


湖边:这位就是万岁爷高皇帝。


刘邦:大家好!都什么年代了,还叫万岁?称我刘邦好了。两千多年了,大家还想着我,上了讲坛,又上电视剧,还要有约,谢谢了。还有,萧老、张老师、韩大将,过去有对不住各位的地方,请原谅吧。都不在其位了,好在共事多年,还是好朋友嘛。我向各位鞠躬了!(萧等还礼)


湖边:这位是相国萧何先生。


萧何:萧何向大家请安。


湖边:这位是帝师张良先生。


张良:大家好。


湖边:这位是军事天才韩信将军。


韩信:主持人好,大家好。


湖边:楚汉相争,风云际会。高皇帝平民出身,提三尺剑,崛然而起,最终夺得天下,开创了大汉四百零六年的基业,建立了不朽功勋。请问,您是否在青少年时期就胸怀大志啊?


刘邦:哈哈,我就知道你会这么问,老套路不新鲜。不过,我还是愿意回答。说我少有大志,那纯粹是瞎掰活。那时,我简直是个小混混。很多人看我不顺眼。我家里有几亩薄田,算是个中农吧。不怕人们笑话,我老爹老娘有姓没名,乡亲们叫他们“刘老妈妈,刘老头”。我兄弟仨也没名字,叫“刘大、刘二、刘三”,我就是刘三。“三孬、坏三”,就是指我。司马迁说我叫刘季,那是雅称,说白了还是刘三。我当了皇帝后,大臣觉得刘三不好听,我就改为刘邦了,活到快六十了总算有了名字。从小,我不愿意念书,不愿意种地,就喜欢瞎做。老爹看见我就来气,骂我是个没出息、不中用,还经常揍我。


湖边:您可真逗。


刘邦:真是这样,我是实话实说。长大以后,我就想当官,再小也不嫌弃。后来真的当上了一个比芝麻还小的官,叫亭长,比村长大,比乡长小。有一年我出伕到咸阳,看到秦始皇那么威风,眼馋得很,真想尝尝当皇帝的滋味。我有“四好四有”,好喝酒,好泡妞,好施舍,好捉弄人;有胆量,有度量,有悟性,有能力。还有“两会”:会交友,会管人。我那些狐朋狗友都服我。


湖边:您是帅才呀。


刘邦:我很自负,一般人我都看不上眼,特别对那些狗屁官、土财主和酸儒生更是讨厌,净好拿他们开涮。所以,别人说我傲慢看不起人。这些事多了,萧老最清楚,让他说说吧。


萧何:我·····


刘邦:说嘛,都过去的事了,我都不嫌丑,谁还没有点糗事。


萧何:陛下,(刘邦:别陛下了,当时你不是叫刘三吗?尊重历史,还那么叫。)刘三经常不按规矩出牌。那年县令请朋友吕公,我是主办,规定贺礼不足一千钱的坐在院里。刘三镚子没有却谎称贺礼一万,进门就到主宾席抢上座,还戏耍来客。我知道刘三好说大话,又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但惹不起对他,只好让他胡闹。谁想老吕竟看上了他。


刘邦:他是看我长得漂亮,“隆准而龙颜,美须髯”嘛。不仅白蹭了一顿,还赚了一个媳妇。哈哈。


湖边:陈胜揭竿而起后,您也拉起队伍参加了革命。请问当时您为什么这样干?还有,关于您的传说很神秘、很传奇,到处流传。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刘邦:不能问动机!你怎么也提这样愚蠢的问题?老师怎么教的你?不过,我倒喜欢愚蠢点的mm,mm太精了不好。所以我还是愿意回答你的提问。——我当时拉杆子,纯属被逼无奈。那年我押送罪犯去骊山,路上罪犯逃跑的很多。我看没法交待,干脆把他们全放走了,我只好流亡,带着十几个弟兄、七八杆枪到芒砀山避风头。后来,陈胜闹事,还当上了王。正好樊哙来叫我回沛县。


萧何:这是我办的,我说吧。陈胜一起兵,各地纷纷杀长官造反,沛县县令吓坏了。我和曹参劝县令召回刘三,听说他有好几百号人呢。樊哙把刘三叫来了,可是县令又变卦了,还想杀我。我和曹参逃出城外投奔刘三。城里人杀了县令,迎刘三进城。刘三说,选个能人当头吧,保护父老乡亲。我和曹参都是文化人,也害怕成不了事,遭灭族之灾。所以极力攛唆刘三这个亡命领头,反正出了事由他顶缸。就这样他当上了沛公。


湖边:萧老真是老谋深算啊。


刘邦:老实人也会耍滑头呀。——再说第二件事。关于我的传说,云山雾罩,神乎其神,其实都是象主持人的名字——胡编。哈哈。我确实在芒砀山斩过蛇,但什么白帝子、赤帝子,那全是手下人胡编。还有什么我醉酒后有龙附身上、田间的老人说我贵不可言、我的居处常有云气,都是装神弄鬼,糊弄老百姓。有的是我授意,有的是我事后知道。但我高兴。用你们现代人的话叫什么来着?


湖边:炒作。


刘邦:对对,是炒作。这么一炒,我就火了。大家都喜欢神化,我有什办法?借风使船呗。


湖边:从您参加义军,又经过楚汉相争,整整打了八年,经历了万水千山,风风雨雨。结果您笑到了最后。您能说说您是怎样取得成功的吗 ?


刘邦:这个题目太大了,况且各有各的看法。不过,这个问题我倒是多次想过。平定天下后,我曾在洛阳南宫大摆酒宴,与大臣们讨论这个问题。大家热烈发言,高起、王陵最能说,还是没能说到点子上。依我看,我成功的基本经验,就在于我能广罗人才,发挥人才,管理人才,让他们死心塌地地为我服务。所以我说,论谋略,我不如张老师;论治国,我不如萧相国;论打仗,我不如韩大将。可是我把他们都委以重任,言听计从。项羽有一个范增还不能用,怎能不失败呢?我说的都是真心话。


湖边:可是大家都反映您“漫而易人”,对人不太礼貌啊。这与您刚才说的不是矛盾吗?


刘邦:问得好!这会儿你变聪明了,哈哈。我说过我没念过书,是个粗人,大咧咧,还好骂人;平时也不大讲什么礼貌,很让人接受不了。但这只是表面现象。其实你真正了解我后,你会亲近我的。开头我说,我有“四好、四有、两会,”那绝不是胡吹。


张良:这话不假。开始接触,他那大老粗习气的确让人不舒服。其实,他是一个很粗犷很豪放的人,而且悟性特高。我跟很多诸侯讲《太公兵法》,他们简直是木头。可是刘邦一听就入迷,我的计谋他也是言听计从。我就喜欢跟他干。我觉得刘邦是粗人,更是一个明白人;是爽快人,大度人。有时我想,刘邦很会“癫憨”,装的嘛也不懂,总好问,“这是怎么办呢?”其实,有时候他真不明白,但更多是让我们表现一下,考我们。不然,他怎么接受的那么快呢?另外,他还比较厚道,不像项羽那样烧杀抢掠,在诸侯们中人气很高,不然怎么都推荐他去攻打咸阳?打下咸阳后,他与百姓约法三章,还谢绝老百姓的慰问品,很受民众的拥戴呢。


萧何:他是粗了点,但并不傲慢,更不小肚鸡肠。我们经常当着他的面说他“素慢无礼”、“慢而易人”,他不仅不生气,还听我们的劝告,采纳我们的建议。如果他真的傲慢、气量狭窄,还不把我们给收拾了?所以我认为他是一个虚心好学的人,从谏如流的人。


韩信:才开始我也对他不感冒。夏侯婴、萧老都推荐我,他还是拿我不当盘菜,我干脆跑了。后来萧老把我硬拉回来,终于拜我为大将。经过那次促膝谈心,他总算了解了我,而且大为高兴,相见恨晚。从此,对我言听计从,极为重用。让我觉得有知遇之恩,很是感动。不然,我才不会替他卖命呢。不管怎样,他都是个知人善任的英明君主。


湖边:那您洗着脚接待来客,总不像回事吧?


刘邦:这都是司马迁那小子的事,让人一提起就骂我。太冤枉了。我鞍马劳顿一天,泡泡脚舒服,碰巧郦食其来求见。我一听是个儒生,心里就不高兴,所以没拿他当回事,洗着脚就接待他。可是听他说得头头是道,我就赶忙隆重接待呀。再就是见英布时我也在洗脚,他觉得很不高兴,恨不得要自杀。到了住处一看,和我的标准一样,他不是也大喜过望?我是个老粗,不大注意小节,影响不好,这我知道。可你们说我是流氓作风,那就过了。再说,你们现在请贵宾到洗脚房,一边洗脚,一边谈大事,怎么就是礼貌了?不公平嘛。


湖边:那您与项羽对阵时,项羽要杀您的父亲,您说,我爹就是你爹,你杀了分我一杯羹吧。请问这又做如何解释?


刘邦:你太厉害了,步步紧逼啊。我说过我不按规矩出牌。我了解项羽的为人,知道他的弱点,所以就来那么一招,还真赢了。我总不能跪地求他吧。求他还未必管用呢。说我这就是流氓无赖,简直是一帮书呆子,脑残!我是学你们的赵大叔,忽悠他呢,怎么一点也不懂幽默?还有,我好开玩笑,当了皇帝也改不了,所以我曾对老爹说,当年您骂我没出息,不如老二,今天来看我创下的家业比老二怎样呢?没想到这也成了我的罪过,真是莫名其妙。


湖边:还是请您谈谈怎么用人吧。


刘邦:换个话题也好,省的让我憋气。我用人有四条:第一,用人用材,大材大用,小材小用,适合干啥就让他干啥。我不管他有什么其他问题毛病。第二,用材用足,充分发挥他的能量。敢于破格提拔,放手大胆使用。有疑问我会当面提,解释清楚,理由充分,我照旧信任重用。对陈平就是这样。第三,赏罚分明,重奖重罚。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舍不得媳妇呆不住和尚。第四,加强监督,严加管理。我管人不乱管、不瞎管,我只管下一级,就是在座的三位和其他的方面军将领。也不插手他们的具体安排。我的手下能人很多,说不好听的,也都不是省油的灯。所以,对他们既要信用重用,又要时常监督,防止意外。我也借故整人,我曾错整过萧老,把他送进大牢。王卫尉替他说话,我借坡下驴,把萧老放了,还向萧老道歉。其实我是杀鸡给猴看,您老功最高、官最大,整您是让其它的大臣老实着点。对您我基本是放心的,不过让您老受惊了,再次道歉吧。韩大将军,我整你可没错,谁让你居功自傲老和我过不去?但是吕雉太狠了,不该把你灭族。这个娘们忒不是东西,竟把我的爱妃戚夫人祸害成“人彘”,我要活着,非他妈宰了她!


湖边:看来,您管人还真有一套,是当领导的料。


刘邦:当领导既管大事,更要管人。甚至管人有时更重要。不然,非乱套。我整天为此睡不好觉啊。现在好了,成了睡不醒。


湖边:您重奖功臣,是否有收买人心之嫌?


刘邦:你就不能提点让我高兴的?我就不明白了,怎么你们现在对有突出贡献的评劳模、戴奖章,奖汽车、房子、几十上百万的钱,不是收买人心,我倒是收买人心了?标准不一啊,你给我说说看?


湖边:除了用人,还有其他吗?


刘邦:有,那就是建立根据地。当年,项王把我赶到巴蜀汉中,谁料萧老竟把那里建成了根据地,成了坚强有力大大后方。没有萧老操盘,根据地建不起来;没有后方支持,也夺不了天下。这恐怕是起义军历史上的第一个,算是个大贡献吧?


湖边:对不起,时间到了。节目的最后,请嘉宾每人向观众说一句话。您先请——


刘邦:感谢《湖边有约》搭建平台,让我说出憋了两千多年的心里话。可惜,项羽没来。有机会我真想见见他,来个华山论剑。最后我说,该出手时就出手,风风火火走九州!


萧何: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张良:见好就收。


韩信:没有卖后悔药的。


湖边:谢谢,谢谢!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