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主任为村里修路欠30万 其妻自尽(组图)

懒猫1181 收藏 10 943
导读: [img]http://pic2.itiexue.net/pics/2009_10_17_39214_10139214.jpg[/img] 妻子突然离世,耿宝军伤心不已 记者王警摄 [img]http://pic2.itiexue.net/pics/2009_10_17_39215_10139215.jpg[/img] 说起妻子突然离世,耿宝军(左一)失声痛哭 记者王警摄 [img]http://pic2.itiexue.net/pics/2009_10_17_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村主任为村里修路欠30万 其妻自尽(组图)


妻子突然离世,耿宝军伤心不已 记者王警摄




村主任为村里修路欠30万 其妻自尽(组图)


说起妻子突然离世,耿宝军(左一)失声痛哭 记者王警摄




村主任为村里修路欠30万 其妻自尽(组图)


村民们赶到耿宝军家,为其妻料理后事 记者王警摄



13日下午4时左右,西安市长安区太乙宫街办杏元村村妇邢小红在村里服农药自尽。37岁的她是该村现任村主任耿宝军之妻,在村民们眼里,邢是难以承受耿为村里修路欠下近30万元外债,才想不开的。


“房子最烂”的一家


沿着翠华山进山路走一截,就到了杏元村。得知要到村主任耿宝军家,一村民指着一条新修的上山泥路说:“顺路走到山腰一拐弯就是,房子最烂的那家。”


耿宝军的家的确“很烂”:不大的院子前孤零零地竖着一扇矮矮的门;泥土夯制的院墙已破败不堪,多处院墙只有不到半米高;透过残缺的院墙,院子、堂屋一览无余;院子里东西两间房子都是土坯的。正房倒是砖的,正中是堂屋加上东西两间厢房,此前一直住着耿宝军、妻子邢小红(身份证上为牛小红)和16岁的女儿、12岁的儿子和耿的父母亲,及耿一个未成家的哥哥共7口人。耿宝军一家3口(女儿上学住校)住在西厢房,屋子的多处墙皮已剥落,地面凹凸不平,显然是泥土夯成。


屋子里空空荡荡,没有一样像样的家具,一台旧电视机摆在屋北头的旧柜子上;床上没有床单,一条深绿色的毡子铺在褥子上;剩下的物件,只有一个燃气灶,一张看不出原来颜色的沙发,和一个堆满杂物、已看不出原本用途、类似柜子的家具。


为修路“把钱借遍了”


“除了修路,我哥跟嫂子从没吵过嘴,嫂子和我妈妈(伯母)婆媳关系也很好。”已经搬离杏元村的耿宝军堂妹耿红梅说,“为修路,哥向我借了5000元,知道是修路要用,我二话没说,也没打算让哥还。”提起借款,现场七八个村民拿出借条,有3000元、5000元,还有10000元的,署名都是耿宝军。“我知道宝军借钱是为了修路。”一位村民说,“这钱能还就还,不能还就算了,他还不是为了大家。”“看看主任的家,除了修路来回跑路用的一辆摩托车,没啥值钱的了。”村民何利明说,“就这辆摩托车,轮胎都跑秃了也没钱换,还是村民出钱帮他修的。”“远近亲戚的钱,宝军都借遍了。”一村民说,“他妈卖鸡蛋、柿子、野菜攒的一些钱也被他用到修路上。他连摩托车加油的钱都没有,经常是村民自愿掏上10元、20元帮他加油,手机话费也是村民10元、20元帮忙垫的。”


路还没修好,耿宝军已把家里掏空了,欠下的施工款,施工方只能找耿宝军要。两年多时间背在耿宝军身上的债务已近30万。


“欠这么多钱,没法过了”


昨日上午11时左右,耿宝军家里挤满了村民,一片哭声,村民正在为邢小红办丧事。


13日下午4时左右,邢小红从外边回到家里,待了一会儿没有吃饭就出了门,发现邢神色不对,耿母跟了出来,邢却将耿母强行推开,掏出口袋里的农药喝下,旁边正修路的村民见状,赶紧将邢送到太乙宫卫生院,但为时已晚。


“村主任光顾着修路,娃的学费还欠着,哪有钱办丧事,大伙自发捐款,凑了3000多元才凑合着办事。”村民何康绪流着泪说,“村主任媳妇想不开,主要是觉着宝军欠了太多债,压力太大。”“以前修路欠了近30万元,她(邢小红)说再修路就离婚。”耿宝军说,两人为修路的事正在闹离婚,“13日下午她来找我,说修路欠了这么多钱,闹得这日子没法过了,没想到……”话没说完,耿宝军嚎啕大哭。


“到哪里找这么好的村主任”


杏元村有154户,其中三组、四组共80户住在山上,其余两个组都在山下。村民上下山的路,只有一条人能行走的小路,每逢雨天,小路被雨水、山洪一冲,“山上的人下不来、山下的人上不去”,由于山下已经没地,山上村民整体搬迁的想法也无法实施。修一条能行车的上山路,成了杏元村村民多年来的愿望。


由于不通路,杏元村三组、四组村民的经济来源主要靠种植柿子、核桃,和在少量的坡地上种粮,经济情况较差,不少村民都外出打工。村民虽然对修路热情很高,但受经济情况限制,村里自筹的款项只有二三万元。


“按相关政策,我们的上山路属于出村路,区上按每公里15万元补助”,耿宝军说,“但按规定必须是路修好验收完后,才能拨款。”耿宝军认为这是个机会,村里筹些款,修一条5米宽、2.1公里长的上山路,能彻底解决三组、四组的通行问题,但整条路修下来需要一大笔资金。


没钱也得想办法修路。2007年下半年开始,耿宝军开始筹划修路:路基让施工队先干活;材料款,想办法赊;需要启动资金,自己掏钱先垫上;家里没钱了,以个人的名义向村里人借钱……“由于没钱,一些路段由原定的5米宽暂时改成3.5米。”四组组长何小民说,经过两年多努力,路基目前已基本完了,部分路段也开始硬化。


“2002年当选村主任到现在已是三任了,村主任为村里干了多少事儿啊。全村去年通自来水,也是耿宝军东挪西凑办成的,到现在他还欠下几万元外债。凭他的能力,不当村主任,日子肯定比现在强得多,到哪里找这么好的村主任!”村民何康绪说,“他就是我们的郭秀明!”


“修路不仅能解决山上村民的出行问题,路通后三组、四组还可以发展农家乐,村里贫穷面貌能得到彻底解决”。耿宝军说,修路的事街办领导一直很支持,妻子不在了,修路的事儿还要继续,“这是村里几代人的梦,我一定要完成。”


1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