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残忍了!迷路女子被7人掳走两天遭轮奸

昨日下午,受害女子呆坐在出租屋内,一直没有抬头和别人对视或谈话。

10月10日下午,刚刚来惠州一个多月时间的21岁重庆女子阿丽(化名)独自在河南岸公园游玩时迷路,被7名陌生男子乘的士强行带到龙泉小区一出租屋内。

10月10日下午,刚刚来惠州一个多月时间的21岁重庆女子阿丽(化名)独自在河南岸公园游玩时迷路,被7名陌生男子乘的士强行带到龙泉小区一出租屋内。阿丽称在接下来的两天时间里,她被多次轮奸,10月12日,阿丽在被人胁迫回家取身份证时,被未婚夫阿江撞见得以脱身。在阿丽指引下,阿江带人前往出租屋“寻仇”,将6名嫌疑人抓获。一名外出买水的男子则漏网逃走。

十字路口女子被掳

谈起两日的遭遇,阿丽仍心有余悸。她告诉记者,10月10日下午5点多钟,她离开出租屋到河南岸公园附近玩耍时迷路。当时有男子主动上前搭讪,之后在十字路口她被搭讪男子及同伙强行蒙面带上的士,拉到龙泉小区内的一个出租屋。

阿丽称,在出租屋内,一名穿白衬衣的男子先强暴了他,反抗时她的连衣裙被撕破,而后一名男子端来一杯水给她喝,喝过之后她神志不清浑身无力,根本喊不出声(阿丽怀疑放了迷药),于是被多人轮奸。10月11日上午,几名男子胁迫她回家拿身份证,因心里害怕而同意去取,结果没找到身份证。于是她就换了身衣服并拿了几套衣服回来。阿丽称,她被胁迫回家在家里换衣服时,一名男子就站在门口,还不让她关门。

被胁迫回出租屋后,几名男子再次轮奸了她,直到10月12日上午11点钟,3名男子再次胁迫她回家拿身份证,正好碰上未婚夫阿江(化名)才得以脱身。

未婚夫寻人8小时未果

阿丽的未婚夫阿江今年32岁,同为重庆老乡,在惠州当建筑工。

阿江告诉记者,10月10日下午下班后,赶回出租屋他就发现来惠州才一个多月的未婚妻在没有打招呼的情况下独自离开出租屋。阿江称,因为阿丽从未出过远门,对惠州也不够熟悉,担心她出事,当晚他召集了20多位老乡一起寻人。

“我们住在河南岸辖区,可以说这里所有黑暗、没有路灯的地方,我们都找过了!”阿江说,他们从当晚8点找到次日凌晨两点左右,都没有阿丽的消息。因为不甘心,当天两点多大多数老乡回去后,阿江又带着三名好友继续找了两个小时,但依然无果。

10月11日白天,阿江继续发动亲友寻找。当日下午,阿江回家后意外发现阿丽放在家里的几件衣服不见了,而她失踪时穿的一件深色裙子却留在了家里。阿江由此判断,阿丽肯定回来过。这一发现让阿江感到又喜又悲,一是阿丽毕竟有了下落,二是担心阿丽因为不喜欢自己而出走。听从朋友建议,阿江留守家中静候阿丽。

10月12日上午11点多钟,阿江正在家里休息,出租门“砰”的一声被人打开,站在他面前的正是未婚妻阿丽。透过半掩的房门,阿江还看到了一条身影,急匆匆向楼下跑去,当他追出去看时,已经没了人影。

阿江回忆说,进门的阿丽看上去非常疲倦,看到他,还努力冲他做了个笑脸。他迫不及待地问阿丽“去了哪里?”,阿丽带着恐惧、委屈的语调说,被人骗了,刚才有3个人挟持她回来取身份证。

接下来阿丽讲述的两日遭遇,更是让阿江惊怒不已。

出租屋内抓获6嫌疑人

获知未婚妻受辱后,阿江没有第一时间报警,而是寻找了几位好友,前往几名男子所住出租屋“寻仇”,并一举抓获6名嫌疑人,另一嫌疑人外出买水,发现不对,借机逃跑。

参与抓获6名嫌疑人的小高介绍,在阿丽的指引下,几人顺利找到了案发地点———龙泉小区某楼房301室。在门外他听到室内有响动,敲门后里面问“是谁?”,小高说来查房,里面的人让“等等”。

“一等就是20分钟!”小高称当时听到里面有冲厕所和挪移桌椅的声音,他推测该伙人可能在销毁赃物,就吆喝说,快些开门,不然就破门了。随后,一名脸上长疤的男子打开了门,经阿丽指认,该男子正是第一个强暴她的人,小高当即将他控制。里面还有5个男子鱼贯而出,他大喝一声,“蹲下”,由于几名男子不知他的来头,可能是把他当警察了,几人竟乖乖地蹲下了,他喊阿才和阿江看着6人,并立即向巡警三中队一位朋友请援。几分钟后,一名巡警带3名协警赶到将6人完全控制,并带回河南岸派出所处理。

室内搜出春药凶器

据小高介绍,该伙人年龄最大的约有二十七八岁,年龄最小的十七八岁,其中5人有身份证,他们都是广西人。控制6人后,他们对该出租屋进行了搜寻,找到两把20公分长的匕首,一把四五十公分长的尖刀,十几部被抽卡的手机,一包春药和部分安全套,一条女式银白色项链等凶器、作案药品和赃物。

将6名嫌疑人控制后,他们到楼后查看,发现该伙人还在他们敲门时,往楼下扔掉了几套女式衣服(经辨认是阿丽的),十余个被折断的手机卡等物品。

记者从警方获悉,由于该案性质严重,目前已由河南岸派出所移交刑警队处理,目前,案件仍在进一步调查中。

现场走访

墙上出现血字“发财”

昨日中午,在小高等人带领下,记者前往案发现场走访。刚走进301出租房,就看见进门右侧的墙壁上,赫然写着“发财”两个大字,令人恐惧的是,字是用血写上去的。武警出身的小高称,他有这方面经验,一看就能判定是血迹,不过可能是鸡血。该说法还得到了房东甘小姐的印证,她说确定墙上的字是几个人租房后才搞上的,从血迹看也觉得是鸡血。

该出租屋是带厨卫的两居室,每个房间各有一张床,环顾整个出租屋,包括厨卫,每个墙角都有鸡蛋大的血迹。整个屋内凌乱不堪,鞋子、啤酒瓶、破旧自行车、衣服等杂物扔了一地,在内室的一张桌子上,上面还放有女式化妆镜及带花的梳子。小高等人还找到两个一指多长的铁针,其中一个上面带有干了的血迹。

房东甘小姐介绍,今年8月份,他们中一位姓韦的小伙带了3个人来跟她谈租房生意,后谈妥租3个月,月租380元。据她了解,他们全部来自广西。甘小姐称,这群人刚刚入住时,她就发现,他们从楼下沿楼梯每个墙角烧纸,当时她还想这在搞什么鬼。现在想来,可能跟广西当地的一些巫术、迷信有关。

在他们入住后,房东曾多次跟几个人见面,因为看他们经常不上班担心拖欠房租,她还善意地劝他们找个事干。几个人的回答是,他们有工作。9月份他们几个人回老家了,到月底才回来,没想到刚过国庆节,他们竟然做出了这样伤天害理的事。

同楼层一位租客叶先生介绍,他刚搬来这里,对几个人并不了解,只是发现他们每天回家很晚,一般都是到晚上12点后才回来,发生这样的事让他感到非常意外。另有邻居反应,10日当晚,他曾隐隐听过301房里传出女子哭声。

对话

受害人:一名嫌疑人说“我很喜欢你”

昨日,尚未走出心理阴影的阿丽,在不足10平米的简陋出租房里接受了本报记者专访。阿丽穿了身休闲服,看上去有些疲惫。每回答一个问题前,她都会沉思良久。

喊了救命,没人管!

记:你是怎么碰上他们的?

丽:10日下午5点多,我在河南岸公园看跳交谊舞,他们7个人开始跟踪我。我当时坐下来看,一个穿白衬衣的男子就坐到了我旁边,问我跳舞不跳,我说‘不跳’,接着另外几个男的就过来给“白衬衣”递烟,后来就没说话了。

记:那他们怎么将你带到出租屋的?

丽:我坐了10多分钟后,就准备回家,他们几个跟我跟到路口,拦出租车强行将我带走的。

记:路边有人吗?怎么不喊救命?

丽:附近有很多水果摊,被拖上出租车前我喊了救命,没人管!他们拦了两辆出租车,前面一辆4人,后面一辆坐4人,我被夹在后一辆出租车的后座中间。

记:怎么不跟出租车司机求助?

丽:他们用黑布蒙着我的眼,很害怕,不敢说话!

记:看清出租车颜色了吗?

丽:浅绿色!

喝了杯水就什么都不清楚了

记:下出租车后,是否求助?

丽:没有!他们仍蒙着我的眼。

记:他们是怎么对你施暴的?

丽:到出租房后,一名男子给我端了杯水,喝后,我就什么都不清楚了,直到10月11日上午才醒来,发现自己被人剥光了衣服,随后就用被子裹着身子,找衣服穿上。

记:后来,发生了什么?

丽:我要走,他们不让!11日上午11点多钟,他们要我回家拿身份证,派4人跟着,不许我求助、报警。因为没找到身份证,他们又将我带回出租屋,并再次施暴。

记:他们为什么要你回家拿身份证?

丽:我也不清楚!

其中一人未下手

记:我发现你手里杂志上写了个“韦”字?是不是韦石棠(案发301房租房人)?

丽:笑笑!

记:恨他吗?

丽:摇头!

记:是不是他对你比较好?

丽:是,几个人里,惟独他没有对我下手,还买饮料给我喝,他背着同伙告诉我“我很喜欢你!”

记:那他为什么没有救你?

丽:可能是怕他同伙吧!

未婚夫:她脑子受了刺激,不完全清醒

记:你和阿丽是怎么认识的?

江:老乡,两个月前,经人介绍。

记:听说,原本你们打算年底结婚?

江:是,来之前,双方长辈已经同意。

记:现在怎么办?

江:我也不知道,带她回老家吧!

记:她父母知道吗?

江:知道,只是不知道详细情况,阿丽失踪后,我给她家打过电话;找到后,只是告诉他们,阿丽回来了。

记:阿丽跟你们亲属讲的事发过程,个别细节与跟我讲的有出入?

江:我也发现,不过,她脑子受了刺激,并不完全清醒,她的话,你信一半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