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人 第一幕 爷在朝鲜 011 可是美国人压根就没给他面子!

政政护环 收藏 11 234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5.html[/size][/URL] 浓黑的硝烟散去,湛江来放下了望远镜,那个散兵坑被炸没了,也看不到书里乖和老油醋,也许血肉无存,也许深埋在异国的冻土之下。 总之,在这一刻他只是又失去了一双老兵,但那个坑却还要添,还得有人去,即使坑不在了,那也得立一颗钉子。他没有时间捶胸顿足,或者扼腕叹息,只有焦急地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5.html


浓黑的硝烟散去,湛江来放下了望远镜,那个散兵坑被炸没了,也看不到书里乖和老油醋,也许血肉无存,也许深埋在异国的冻土之下。

总之,在这一刻他只是又失去了一双老兵,但那个坑却还要添,还得有人去,即使坑不在了,那也得立一颗钉子。他没有时间捶胸顿足,或者扼腕叹息,只有焦急地盯着飞虎山。

几颗迫击炮弹爆炸后,双方又静默了,开始的只有淅淅沥沥的小雨,混着雪花,你追我赶地拼命落下人间,落在地狱之上。

他开始想念老宋,急切地需要老宋念叨他的诗意,所以湛江来望着那个山头,却只能听到零星的枪声,孤零零的,他不知道老宋还在不在,如果在,是不是他开的枪,是不是在向他致敬。

之后他杵着铅笔头,翻开红皮日记断断续续地写着,当他每一笔落在逗号的时候,都有一股冲动奔向山头,他觉得应该把一个秘密分享给自己最信赖的战友,在这个寒冷、无助的阵地,他感到时日无多了。

到了黄昏,美军火力开始试探阵地的薄弱之处,这些经验丰富的二战老兵像一头头猎犬,嗅着志愿军伤口的腐腥,从而一点点撕开阵地的缺口,他们开始了解对手的意志是多么坚毅,这些黄皮肤的家伙们哪怕只剩下一口气,都会与之同归于尽。

有些在硫磺岛活下来的美国兵深知东方人作战的狡猾与诡异,他们发现这些东方人视死如归的精神简直如出一辙,但他们却犯了一个错误,就是将中国人与日本人作战的方式混淆了。

日本军国主义让士兵的意志坚如磐石,而中国士兵,更像是在使用一种作战的本能。无论如何,他们都不会想到这个有着五千年战争历史的国度,有着怎样惨痛的过去,也不会想到面前这些中国人对生的渴望是如何强烈。

屈辱与新的崛起,让国与国的士兵们见面了。

就这样,面对新的一夜,美国人在黄昏的试探,变成了夜前的总攻,因为他们开始清楚黑夜里的中国士兵是多么的可怕。

磨盘的机枪班只剩下三个喘气的,在一波一波的轰炸中,他摸爬在三挺机枪之间,美军的炮火非常精准,磨盘不敢在一处枪点呆太久,只能冒着危险游走各处,由于太过专注,副射手沈二转在身后拼命的叫喊他都没听到。

直到他在一处枪点收集子弹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左手的小手指折了,只连带一点皮肉耷拉着。

沈二转扑在他身上,喊着:“打不下去了!撤吧!”

成片的炮弹爆炸声让沈二转的声音有点扭曲,磨盘瞪着腥红的眼珠子,问:“连长说撤了?”

“没!”

磨盘想捏死他,吼道:“王八犊子!你当你是连长啊?”之后便要甩起耷拉手指的拳头暴揍他一顿,可是炮声却停了。磨盘悬在半空的老拳顿了顿,忙矮下身子往外看。

“要上来了。”沈二转说。

磨盘大气也不敢喘,低声道:“你去告诉连长,这里要是没了枪声,我老盘子就算交待了。”

“班长!”

“班啥玩意啊!还不快去!”

沈二转哽噎着刚要说话,只见一道黑影从外面蹿进了战壕,两个人吓了一跳!定睛一看原来是枪嘎子,他满脸都是血,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不正常,真不正常啊。”

“啥玩意不正常?”

枪嘎子指了指外面,说:“没见着人,我瞄了半天也没看鬼子上来。”

磨盘抢过他的狙击步枪,透过瞄准镜扫了半天,果然没见着美国人。

“奶奶的邪门哩,这帮犊子玩意搞什么猫腻呢?”

“你们听,飞虎山那边也没动静了。”沈二转胆颤心惊地望着三三五团的方向。在静的出奇的山川中,除了寒风和飘渺的烟雾,什么都没有发生。

又过了很久,磨盘按捺不住了,他本打算迎接一场酣畅淋漓的最后决斗,将人生最后的死亡升华到尽善尽美的高度,可是美国人压根就没给他面子!

他一屁股坐进战壕,叹了口气后撕下衣襟,将摇摆的手指胡乱缠了缠。

“不来就不来吧,反正老子也没多少子弹了。”

“哥,你看……对面是不是我们的人啊?”

磨盘和沈二转一听,忙不迭地起身望去,原本是美国人的林子里,晃晃悠悠地走出许多衣衫褴褛的士兵。

“**,那熊德性跟咱一样,肯定是咱们的人啊!”

“万一……”沈二转依旧是惊魂未定,续道:“万一是南朝鲜的人呢?”

“打一枪!”磨盘拉开枪栓就往天上开了一枪。

对面那些似人似鬼的士兵忙趴在地上,有人喊道:“中国人!中国人不打中国人!”

磨盘冷笑一声,骂道:“这他妈肯定是奸细,咱顶的太狠,美国人跟咱玩把戏呢,别上当!”说着就把枪丢给枪嘎子,然后架起机枪就要开火。

这时对面响起另一把声音,喊道:“我们是一一二师的通信连,我是石法义!我自己过来啦!”

三个人听完面面相觑,枪嘎子问:“听着耳熟呢?”

“反正我没听说过这路神仙。”

沈二转恍然道:“石法义?不是以前咱们军政治保卫处的科长吗?”

磨盘摇了摇头说:“先放过来吧,你去把连长叫来。”

等沈二转去了,磨盘探出脑袋挥手喊道:“你自己过来吧!”

那人从地上爬起来,等走近了磨盘才发觉这个人长的颇为魁梧,看那握枪的架势也是多年经过战争洗礼的模样,他抬了抬狗皮帽子,笑着跳进战壕,三双眼睛互相打量了一番。

“顶了几天?”那人笑着问。

磨盘没爱搭理他,枪嘎子抢着说:“好几天了,都忘了今天什么日子了。”

那人从口袋里掏出干粮递给他,说:“饿了吧,先垫吧一口,一会有牛肉罐头吃。”

“真的?”枪嘎子显然是喜出望外,磨盘瞪了他一眼,心想这王八糕子革命觉悟也太他妈低了,没分清立场呢就眉飞色舞了,俗话说的好,真是有奶就是娘哩。

“方才劫了一队敌人的军需车,赶上好点子了,都是口粮。”那人看枪嘎子狼吞虎咽的样子,笑嘻嘻的续道:“慢点,够分给你们的。”

磨盘咽了口唾沫,问:“你们怎么没一点动静就从后面出来了?没看到美国人?”

“你们还不知道?”那人有点惊诧,说道:“三三五团都撤下来了,你们在这究竟顶了几天啊?”

“四天四夜。”

湛江来依旧如鬼魅一般突然出现在大家面前,那人愣了一下,突然打了一个立正,接着肃然道:“原来是湛团长!”

“早不是了,现在班长都算不上了。”他歉意地望了一眼磨盘,不过磨盘等人可不这么认为,这个家伙看来是久仰湛江来的样子,作为他手下的兵立马就挺起胸膛来了,就算饿着瘪肚子那也是雄赳赳地像条汉子。

“我是一一二师三三六团通信连连长石法义。”接着笑道:“我们在国内打过照面的,你可能忘了。”

“没有,我记得是誓师大会的时候,你们怎么过来的?”

石法义惊讶于他的记性,同时又答道:“今天午后,三三五团就从飞虎山陆续撤退了,我们连在飞虎山下一同撤回,来到这里后美国人发现了我们,也许是他们以为我们是主力部队就撒腿跑了,我们进林子里的时候就发现了几门大炮和几个迫击炮炮兵。”

湛江来心里叹了口气,要不是他们快要打秃了,肯定会冲上去把美国人包饺子了。

石法义转身向阵地外面的人招了招手,通信连的士兵起身陆续走了过来。他说:“我们打的也很辛苦,就剩小半个连了,不过军需物品还不少,只是重装备全丢下了。”

湛江来刚要说话,扯火闪跑了过来,哈哈笑着说:“他俩还活着!还活着呐!”

“谁啊?谁还活着?”

“书里乖和老油醋啊!”

枪嘎子不解道:“不是炸没了吗?”

“没得事,就是被埋了,刚才老谢把他们挖出来了。”

“这俩瘪犊子玩意还真他妈命大呢。”磨盘一挥手带着他们就看热闹去了。

湛江来望着他们的背影,又抬头看了看飞虎山,眼前一黑便栽倒在地。



(朋友们看的好请加血上状态,本生将不遗余力奉献更加精彩热血的章节!拜谢!)

4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