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阵地我的连]代乃阻击战亲历记 之六十二 军民情深 千里相送

谢志熙 收藏 69 7718
导读:之六十二 军民情深 千里相送 大约4月20号,部队接到了近期将要返回四川的通知。戍边的任务,仍由过去的边防部队来担任。 因此,在最后的日子里,我们就一边继续守卫,一边做着撤离前的各种准备工作,诸如原配属我们连队的重机枪排、82无炮排等,都相继撤出阵地,归回了原单位,还将每个人员的物资仍按前运,后运整理打包。包括将借用农场职工的生活用品一一归还,损坏的按价赔尝等等。 当周阿姨一家看见我们在做各项撤离前的准备时,与许多的农场职工一样,表现出了一种难以割舍的留恋之情。 我曾几次看见周阿姨一个人偷偷的躲在厨

之六十二 军民情深 千里相送

大约4月20号,部队接到了近期将要返回四川的通知。戍边的任务,仍由过去的边防部队来担任。

因此,在最后的日子里,我们就一边继续守卫,一边做着撤离前的各种准备工作,诸如原配属我们连队的重机枪排、82无排等,都相继撤出阵地,归回了原单位,还将每个人员的物资仍按前运,后运整理打包。包括将借用农场职工的生活用品一一归还,损坏的按价赔尝等等。

当周阿姨一家看见我们在做各项撤离前的准备时,与许多的农场职工一样,表现出了一种难以割舍的留恋之情。

我曾几次看见周阿姨一个人偷偷的躲在厨房里去抹眼泪的情景。这与我初到她家的感受不同的是,这次周阿姨的眼泪是因我们的离去而流的。用阿姨自己的话讲,她与我们相处的一个半月还多的时间是最长的,比战前与战中的任何一支部队到她家住防的时间都要长,与我们结下的军民鱼水之情最深.而我们得到阿姨的关心与关爱也最多.尤其是我,单独一个人住她家,她最喜欢的就是我。因而我得到的那份母爱也自然最多。

周阿姨是我们6连所有军人,都十分爱戴的好母亲.为了照顾我们这些远道而来的军人,这位阿姨可以说是倾其所有,把自己能够腾出的房间,都给了我们部队,把家里最好吃的东西也全都给了我们军人,把她那无私的母爱,奉献给了我的每一位战友.她那温柔纯朴,善良慈祥,博大无私的胸怀,让我们6连的每个战友,都对她充满了无限的敬意。她在我们的心里,无愧为新中国在边境地区的一位伟大女性!我心里的伟大母亲!

4月26日,是我们在边境的最后一天.这天周阿姨显得比任何一天都沉默无语,还不时会见到她红红的眼眶,我们都感觉到彼此心里的那份依恋。倒是阿姨的小儿子晏勇,提出要我给他一顶军帽,我自然毫不犹豫的,把刚刚戴了几天的新军帽给了他。他还在我的面前,扬起了从通讯员那里要来的,那个也是崭新的军用挎包。

晚上,我安慰的告诉周阿姨,我们尽管要离开了,但这里的边民给予我们部队的每一位战友,特别是阿姨给予我个人的那份无私关爱,将会让我刻骨铭心一辈子,我会在回到四川后,立即给她写信。我也会把与她们一家在特殊环境下,建立起来这份深情厚意延续下去。将来,我会再到边境来看望她们一家的。

4月27日,是我们离开坝洒的日子。这天早饭完毕,部队在院子里集合好后,就要步行到曼峨新村去上车。

我们的开进方式,是由我们团汽车排加上师汽车连的卡车,将我们部队分批次,从河口沿文山方向,送达昆明乘火车返四川。

部队尚未开拔,无数的农场职工,就把整个坝洒16队的大院,围得严严实实,水泄不通。

我在人群里搜寻着周阿姨一家,我要在离开的最后时刻,向我心里的伟大母亲说句谢谢,再道一声珍重。

可我用眼光找遍了整个大院,也没有见到我希望见到的周阿姨一家人的身影。

带着心里的遗憾与万千感慨,我随着部队迈出了坝洒16队的大院,几十名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的农场职工,随着我们的脚步,跟在部队后面为我们送行。

当我们走到我十分熟悉的公路边的小卖部时,已有许多农场职工与边民,早早的就聚集在这里等候来为我们送行了。

突然,我一眼看见了期望见到的周阿姨,就在这众多的送行者当中,正翘首以盼的寻找着我,在她的身边还有她的小儿子和小女儿。

我赶紧上前去拉着周阿姨的手,连声向阿姨道着珍重。而周阿姨还一个劲的往我两边的衣兜里,塞进了4个熟鸡蛋。她的小儿子也拉着我的通讯员不松手。

这时,我看见了很多的职工或边民,也在往我们的战士们手中塞着这样那样吃的东西,有鸡蛋,也有点心什么的,等等。虽然那点东西,对我们已经不关紧要,但那分明就是一颗颗滚烫的心。

那场景与当年的“十送红军”又有什么区别呢?一点也没有。其实我们又为边境的老百姓们做了什么呢?除了执行了严守边疆的任务外,我们什么也没有做过,可我们受到的礼遇,却是至高无上的。

周阿姨拉着我的手,跟着我的脚步,一步一步的默默走着,不时用另一支手揩揩她的双眼。我知道她又在流泪了,我几次想把手从阿姨的手里抽出来,都没有成功。我的手被阿姨紧紧的攥在了她的手中。跟在我们队伍里的,还有10多名农场里的职工。

“周阿姨你该回去了!”我红着眼眶对阿姨说了一声。

“我再送送你们!”周阿姨哽咽着喉咙对我说。

“你这个小娃娃,以后可不要再任性了哦,我看见你几次受领导的批评,心里就难受。”阿姨在这个时候还惦念着我受批评的事,不能不让我百感交集。

“周阿姨,我以后争取不受批评了哈。”我又一次宽慰她说。

“不受批评就好,记着要给阿姨写信哦!”

“我会的,周阿姨,你请回吧!”我努力的甩开了周阿姨的手,我不想让她跟着我们走得太远,不忍心让她累着。

其他为我们送行的乡亲都停止了脚步,挥动着告别的双手。

“阿姨再陪你们走走,阿姨舍不得你们走啊!”周阿姨说着又流泪了。

“周阿姨,谢谢你了,你就请回去吧,我们全连的所有人都忘不了你的。以后有机会,我们都会来看你和你们一家的。”这时,指导员朱山荣也赶上来,对阿姨说。

“请回吧,您多保重!”我们的罗连长也跟上来了劝周阿姨。

“周阿姨,您多保重了!”我见阿姨停下了她恋恋不舍的脚步,就对阿姨敬了个庄重的军礼说道。然后,转身大步向前迈开了步伐。

“周阿姨一早就在我的挎包里放了4个生番茄,说是你喜欢吃这个,还一再告诉我先不要给你说,在口渴的时候再给你。”当我走回到队伍的前头,通讯员对我这样说。我一下感觉到了周阿姨对我考虑得如此的细心周到,我迫不及待地回过头去,想再看看阿姨一眼。

只见阿姨孤单一人呆呆的站在公路边的一个土坎上,眼里噙着泪花,向我们挥动着她那曾为我们缝补与浆洗过无数件绿色军衣的双手。

我回首向着周阿姨,也挥动着双手。

再见了!亲爱的阿姨!

再见了!我们军人心中最伟大的母亲!

再见了!曾给予我们无私奉献的乡亲!

再见了!这片曾让我们洒下过青春热血与无数感动泪水的热土!

再见了!这片也留下了我们至爱战友忠骨的边关!

再见了!让我们每个曾报效过祖国的将士都终身铭记的地方!

部队迈着胜利凯旋的步伐,在完成了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与严守边疆历史使命后,向着回归祖国内地的方向,合着豪迈的军歌前进……:

(全文完)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67楼53212

看完你的文章、思绪回到34年前:我陆军125师375团[广西53254广东53212部队]参加还击战后、在广西龙州县龙北农场暂驻几个月、回广东归建时、启程当天农场大门写着:欢送英雄五三二五四部队。干部职工满脸都是泪、小朋友抱住我们的腿说:叔叔别走。多么的感人!可惜当时没手机、没留下珍贵镜头。

63楼neilin

老谢,我也在写1979年2月17日——3月5日那些事情,不同的是我在帮我的父辈们转述。我一口气看完你的这篇几十万字的文章,又被你深深的感动了!

从小我就知道那些经常来我家的“战友大叔”上过战场,可他们从来不谈论那些事情,那时候我总觉得他们是真正的英雄,因为英雄都是做了好事不屑于说出来的。

后来我长大了,偶尔的也跟他们聊起来一些战场上的事情,那时我才知道:原来他们也是人,他们也怕死,他们也有诸多怨言!

我的父辈们跟你一样,也是云南方向的西线作战,他们比你们晚几天上的战场,去的时候连武器都没有,还是从营区里“捡”的武器,都是打扫战场收回来的。

他们刚上战场也是想尽办法当逃兵,但随着身边战友的牺牲,他们不知不觉的都变成了勇士。

他们中很多都是已经到了退伍军龄被拖延的,他们多数打完仗以后什么都没得到就回到老家继续务农或者分到一个小单位。

他们从不在聚会的时候谈论自己的英勇,他们说的更多的是一些战场趣闻。

有一个老兵,从上战场到下战场都没有近距离的看见过敌人(估计你也一样),见到敌人紫色膨胀的尸体,他吓的呕吐,就是这样一个战士,在最关键的时候,接过怕死的战友的爆破筒,冲老乡连长喊了一声:“三哥,帮我照顾我妈!”毅然只身冲上了敌人的石头暗堡。

很幸运,他活了下来,被震昏了却毫发无伤。多年以后他谈论起这件事情的时候是那样的戏谑和轻淡。。。。

还有一个战友,上战场的第一天就打算给自己一枪回后方,就是他,在面对军工被封锁压制上不了阵地的时候,毅然背起身受重伤的战友,冒着两挺12.7高射机枪的封锁,一路冲刺冲到高地下面,把战友交给民工,保住了战友一条命。

多年以后,当这个被他救下的安徽战友来到我们这里旅游的时候,两个平时看上去像大老粗一样的男人抱在一起痛哭!

还有一个战友,他的名字我可以说,他叫张金柱,他的牺牲很可惜,他不是“战斗英雄”,他是个卫生员。

在一次高地争夺战中,民工上不来,他跟指导员组成了担架队,在护送伤员的途中遇到了敌人的火力点。其他人都是步兵出身,他是高炮兵,其他兵都知道高射机枪射击死角很小,他不知道,第一排子弹打过来在他们头顶上,其他人都卧倒并翻滚,他没有,他只卧倒。

敌人纠正了射击水平线,第二轮子弹打来的时候,他扑倒了伤员的身上。那个伤员在个旧驻地的时候刚跟他打过一架,高射机枪太厉害了,张金柱跟伤员都没保住命。

多年以后,战友们谈起他都说他傻逼,死的不值,但是我知道,每当聚会到了最后喝多的时候,再说起他,大家都哭着。

还有那个哨兵,晚上站岗的时候太紧张,在连长查哨时,没等连长喊出口令,就开了枪伤了连长。

战争结束了,他被军事法庭判刑,但人没归队。回到后方好久,大家才得知,他已经死在越南特工手里,在他被炸烂的尸体上,有一只被炸断的手。我能想象出,当时他一个人是怎么与一队特工搏斗的,也能想象出他最后怎样绝望的拉响身上的手榴弹的!

这都不是电影,现在国家不让说了,人们都快忘记他们了。。

1975年的兵,我爸爸他们那个镇子去了12个上战场的,回来了6个。。。

像老谢你们这些真正的英雄致敬!

 以下是引用潭城隐士 在第26楼的发言:
认真拜读完全文,很受感动!这也对我帮助很大,希望在以后的写作中能得到老谢的帮助啊.

有一点小遗憾就是发了62个章节积分没有到十万分,这版主有点小气了.

你现在好象也是小编了,请向版主建议一下,给予高一点的评定。

说真格的,我刚才翻看了一下,点击率都几千上万了,加分顶多的也就是一个3000分,其余大多是1500分,还有十几个帖子才给500分,太小气了。不讲我费了老劲编发吧,起码要尊重老谢的劳动呀。

再次请求版主高一点评定!


64楼neilin

老谢,我也在写1979年2月17日——3月5日那些事情,不同的是我在帮我的父辈们转述。我一口气看完你的这篇几十万字的文章,又被你深深的感动了!从小我就知道那些经常来我家的“战友大叔”上过战场,可他们从来不谈论那些事情,那时候我总觉得他们是真正的英雄,因为英雄都是做了好事不屑于说出来的。

后来我长大了,偶尔的也跟他们聊起来一些战场上的事情,那时我才知道:原来他们也是人,他们也怕死,他们也有诸多怨言!

我的父辈们跟你一样,也是云南方向的西线作战,他们比你们晚几天上的战场,去的时候连武器都没有,还是从营区里“捡”的武器,都是打扫战场收回来的。

他们刚上战场也是想尽办法当逃兵,但随着身边战友的牺牲,他们不知不觉的都变成了勇士。

他们中很多都是已经到了退伍军龄被拖延的,他们多数打完仗以后什么都没得到就回到老家继续务农或者分到一个小单位。

他们从不在聚会的时候谈论自己的英勇,他们说的更多的是一些战场趣闻。

有一个老兵,从上战场到下战场都没有近距离的看见过敌人(估计你也一样),见到敌人紫色膨胀的尸体,他吓的呕吐,就是这样一个战士,在最关键的时候,结果怕死的战友的爆破筒,冲老乡连长喊了一声:“三哥,帮我照顾我妈!”毅然只身冲上了敌人的石头暗堡。

很幸运,他活了下来,被震昏了却毫发无伤。多年以后他谈论起这件事情的时候是那样的戏谑和轻淡。。。。

还有一个战友,上战场的第一天就打算给自己一枪回后方,就是他,在面对军工被封锁压制上不了阵地的时候,毅然背起身受重伤的战友,冒着两挺12.7高射机枪的封锁,一路冲刺冲到高地下面,把战友交给民工,保住了战友一条命。

多年以后,当这个被他救下的安徽战友来到我们这里旅游的时候,两个平时看上去像大老粗一样的男人抱在一起痛哭!

还有一个战友,他的名字我可以说,他叫张金柱,他的牺牲很可惜,他不是“战斗英雄”,他是个卫生员。

在一次高地争夺战中,民工上不来,他跟指导员组成了担架队,在护送伤员的途中遇到了敌人的火力点。其他人都是步兵出身,他是高炮兵,其他兵都知道高射机枪射击死角很小,他不知道,第一排子弹打过来在他们头顶上,其他人都卧倒并翻滚,他没有,他只卧倒。

敌人纠正了射击水平线,第二轮子弹打来的时候,他扑倒了伤员的身上。那个伤员在个旧驻地的时候刚跟他打过一架,高射机枪太厉害了,张金柱跟伤员都没保住命。

多年以后,战友们谈起他都说他傻逼,死的不值,但是我知道,每当聚会到了最后喝多的时候,再说起他,大家都哭着。

还有那个哨兵,晚上站岗的时候太紧张,在连长查哨时,没等连长喊出口令,就开了枪伤了连长。

战争结束了,他被军事法庭判刑,但人没归队。回到后方好久,大家才得知,他已经死在越南特工手里,在他被炸烂的尸体上,有一只被炸断的手。我能想象出,当时他一个人是怎么与一队特工搏斗的,也能想象出他最后怎样绝望的拉响身上的手榴弹的!

这都不是电影,现在国家不让说了,人们都快忘记他们了。。

1975年的兵,我爸爸他们那个镇子去了12个上战场的,回来了6个。。。

像老谢你们这些真正的英雄致敬!

6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