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六十二 军民情深 千里相送

大约4月20号,部队接到了近期将要返回四川的通知。戍边的任务,仍由过去的边防部队来担任。

因此,在最后的日子里,我们就一边继续守卫,一边做着撤离前的各种准备工作,诸如原配属我们连队的重机枪排、82无排等,都相继撤出阵地,归回了原单位,还将每个人员的物资仍按前运,后运整理打包。包括将借用农场职工的生活用品一一归还,损坏的按价赔尝等等。

当周阿姨一家看见我们在做各项撤离前的准备时,与许多的农场职工一样,表现出了一种难以割舍的留恋之情。

我曾几次看见周阿姨一个人偷偷的躲在厨房里去抹眼泪的情景。这与我初到她家的感受不同的是,这次周阿姨的眼泪是因我们的离去而流的。用阿姨自己的话讲,她与我们相处的一个半月还多的时间是最长的,比战前与战中的任何一支部队到她家住防的时间都要长,与我们结下的军民鱼水之情最深.而我们得到阿姨的关心与关爱也最多.尤其是我,单独一个人住她家,她最喜欢的就是我。因而我得到的那份母爱也自然最多。

周阿姨是我们6连所有军人,都十分爱戴的好母亲.为了照顾我们这些远道而来的军人,这位阿姨可以说是倾其所有,把自己能够腾出的房间,都给了我们部队,把家里最好吃的东西也全都给了我们军人,把她那无私的母爱,奉献给了我的每一位战友.她那温柔纯朴,善良慈祥,博大无私的胸怀,让我们6连的每个战友,都对她充满了无限的敬意。她在我们的心里,无愧为新中国在边境地区的一位伟大女性!我心里的伟大母亲!

4月26日,是我们在边境的最后一天.这天周阿姨显得比任何一天都沉默无语,还不时会见到她红红的眼眶,我们都感觉到彼此心里的那份依恋。倒是阿姨的小儿子晏勇,提出要我给他一顶军帽,我自然毫不犹豫的,把刚刚戴了几天的新军帽给了他。他还在我的面前,扬起了从通讯员那里要来的,那个也是崭新的军用挎包。

晚上,我安慰的告诉周阿姨,我们尽管要离开了,但这里的边民给予我们部队的每一位战友,特别是阿姨给予我个人的那份无私关爱,将会让我刻骨铭心一辈子,我会在回到四川后,立即给她写信。我也会把与她们一家在特殊环境下,建立起来这份深情厚意延续下去。将来,我会再到边境来看望她们一家的。

4月27日,是我们离开坝洒的日子。这天早饭完毕,部队在院子里集合好后,就要步行到曼峨新村去上车。

我们的开进方式,是由我们团汽车排加上师汽车连的卡车,将我们部队分批次,从河口沿文山方向,送达昆明乘火车返四川。

部队尚未开拔,无数的农场职工,就把整个坝洒16队的大院,围得严严实实,水泄不通。

我在人群里搜寻着周阿姨一家,我要在离开的最后时刻,向我心里的伟大母亲说句谢谢,再道一声珍重。

可我用眼光找遍了整个大院,也没有见到我希望见到的周阿姨一家人的身影。

带着心里的遗憾与万千感慨,我随着部队迈出了坝洒16队的大院,几十名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的农场职工,随着我们的脚步,跟在部队后面为我们送行。

当我们走到我十分熟悉的公路边的小卖部时,已有许多农场职工与边民,早早的就聚集在这里等候来为我们送行了。

突然,我一眼看见了期望见到的周阿姨,就在这众多的送行者当中,正翘首以盼的寻找着我,在她的身边还有她的小儿子和小女儿。

我赶紧上前去拉着周阿姨的手,连声向阿姨道着珍重。而周阿姨还一个劲的往我两边的衣兜里,塞进了4个熟鸡蛋。她的小儿子也拉着我的通讯员不松手。

这时,我看见了很多的职工或边民,也在往我们的战士们手中塞着这样那样吃的东西,有鸡蛋,也有点心什么的,等等。虽然那点东西,对我们已经不关紧要,但那分明就是一颗颗滚烫的心。

那场景与当年的“十送红军”又有什么区别呢?一点也没有。其实我们又为边境的老百姓们做了什么呢?除了执行了严守边疆的任务外,我们什么也没有做过,可我们受到的礼遇,却是至高无上的。

周阿姨拉着我的手,跟着我的脚步,一步一步的默默走着,不时用另一支手揩揩她的双眼。我知道她又在流泪了,我几次想把手从阿姨的手里抽出来,都没有成功。我的手被阿姨紧紧的攥在了她的手中。跟在我们队伍里的,还有10多名农场里的职工。

“周阿姨你该回去了!”我红着眼眶对阿姨说了一声。

“我再送送你们!”周阿姨哽咽着喉咙对我说。

“你这个小娃娃,以后可不要再任性了哦,我看见你几次受领导的批评,心里就难受。”阿姨在这个时候还惦念着我受批评的事,不能不让我百感交集。

“周阿姨,我以后争取不受批评了哈。”我又一次宽慰她说。

“不受批评就好,记着要给阿姨写信哦!”

“我会的,周阿姨,你请回吧!”我努力的甩开了周阿姨的手,我不想让她跟着我们走得太远,不忍心让她累着。

其他为我们送行的乡亲都停止了脚步,挥动着告别的双手。

“阿姨再陪你们走走,阿姨舍不得你们走啊!”周阿姨说着又流泪了。

“周阿姨,谢谢你了,你就请回去吧,我们全连的所有人都忘不了你的。以后有机会,我们都会来看你和你们一家的。”这时,指导员朱山荣也赶上来,对阿姨说。

“请回吧,您多保重!”我们的罗连长也跟上来了劝周阿姨。

“周阿姨,您多保重了!”我见阿姨停下了她恋恋不舍的脚步,就对阿姨敬了个庄重的军礼说道。然后,转身大步向前迈开了步伐。

“周阿姨一早就在我的挎包里放了4个生番茄,说是你喜欢吃这个,还一再告诉我先不要给你说,在口渴的时候再给你。”当我走回到队伍的前头,通讯员对我这样说。我一下感觉到了周阿姨对我考虑得如此的细心周到,我迫不及待地回过头去,想再看看阿姨一眼。

只见阿姨孤单一人呆呆的站在公路边的一个土坎上,眼里噙着泪花,向我们挥动着她那曾为我们缝补与浆洗过无数件绿色军衣的双手。

我回首向着周阿姨,也挥动着双手。

再见了!亲爱的阿姨!

再见了!我们军人心中最伟大的母亲!

再见了!曾给予我们无私奉献的乡亲!

再见了!这片曾让我们洒下过青春热血与无数感动泪水的热土!

再见了!这片也留下了我们至爱战友忠骨的边关!

再见了!让我们每个曾报效过祖国的将士都终身铭记的地方!

部队迈着胜利凯旋的步伐,在完成了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与严守边疆历史使命后,向着回归祖国内地的方向,合着豪迈的军歌前进……:

(全文完)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