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阵地我的连]代乃阻击战亲历记 之六十一 挨批过后 意外惊喜

谢志熙 收藏 18 3043

之六十一 挨批过后 意外惊喜

第二天,应该是我当班值守。吃完早饭,我其若无事的到阵地上去值班了。昨晚参与打架的“上海老兵”们,很多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好像今天才认识似的。而我却像什么事情都不曾发生过一样,在阵地上来回检查着每个哨位的到岗情况,并交代任务。我看得出来,原连队的战士们大都对我昨晚上的举动投来了赞许的目光,好像是我为他们出了一口闷气一般。因为,他们在战前就知道我的性格与脾气的,所以对我个人而言,大家都有点又敬又怕。而对那些刚补充而来的上海警备部队的战士来说,他们只是从其他战士的口中,了解了一点点关于我在战场上的“事迹”与“劣迹”,也许是他们不相信的缘故。说来也是,单从我的斯文相貌来判断,他们很难把现在的我与战场上的我联系在一起。

他们都用奇异的目光,看着我安排值岗等事项。又发现我象什么事也没发生那样,十分从容镇定,估计搞不过我,也就老老实实的在听从我的安排了。

“还是你昨天把他们的威风傲气给打下去了哈,还是要打才好哈!”我安排完后来到9班时,9班长程泉对我说。

“好个球!看来今天团里一定要来找我的麻烦了,走,到谭贤荣那边去!”我对9班长说。

“昨天是咋回事?”我来到1排的阵地,找到谭贤荣问。

“昨天团里有首长来找你了没有咯?”谭贤荣先问我。

“还没有,今天就说不准了哦!”我说。

“昨天晚饭后,进行队列训练的时候,有2个警备区补来的兵吊儿郎当,动作极其懒散,一副稀稀拉拉的样子,我说你们的长处就是立正稍息咯,咋连立正稍息到站不好?于是就要这2个兵单独训练,当我叫他们出列时,居然不理睬我咯!我就骂了一句,要是在战场老子马上就把你给枪毙了!就这样,他们在队列里就跟我吵起来了咯。 谭贤荣对我说。“他们吵起来后,谭贤荣去拉他们出列,他们就推了谭贤荣,双方就打起来了。有几个人就叫起‘干部打人了!’就在一边起哄,还有几个就跑上山去喊指导员和连长,有几个就跑来找你了,我看他们把你又围起来了,所以我就过来了,你都喊打了,我们当然就要上噻”9班长程泉对我说。

“他们平时就自以为是从上海来的,又是老兵,态度傲慢,总是欺负我们连里的新兵,老子总想教训他们一下!”谭贤荣又说。

“我也看他们不顺眼,早就想收拾他们了,要是在战场上我还想枪毙他几个呢,你们看今天不是都老实了啊。”我说。

“就是,他们今天还有人说,你们野战军的干部都要打人啊,看不出副连长还真有点凶啊!”程泉说。

“我对他们说了,我们野战军本来就是专门训练杀人和打人的哦,不过对象是坏人的哈!”程泉又说。

“那昨天晚上是咋处理的呢?”我又赶紧问。

“指导员和罗真宪问明了情况后,还不是让我给他们陪礼道歉咯!”谭贤荣还有点委屈的对我说。

“算了,反正已经出了气了,这事我也参与进去了,我觉得也不应该。团里肯定是要找我的,再挨顿批评是免不了的。不过,要说处分我倒还不一定,反正也不是1次2次了,我也无所谓了。但是,这件事你们就到此为止了,今后都不要提了哦,也不要在工作中体现出来,平时咋样,今后还咋样哦。不然,我要对你们不客气哈!”我对他们说。因为,一旦再发生摩擦,我就很难处理了。

10多分钟分钟后,不出我的所料,罗连长上阵地来找我了。

“你又把团领导给请来了哈,快去吧,我来替你值班。”罗连长还笑嘻嘻的对我说。我知道他昨天晚上虽然替我收拾了残局,但作为他来说,对我的行为也不好过多的说啥。

“哪个又来了?”我问。

“聂副团长,还有好几个政治处的哦,营里的申副教导员也来了。”罗连长又说。

“去就去!”我记得撤军到坝洒后,聂副团长已经是第三次找我了,加上战前在个旧的打架,就是四次了。我一路上默默的往驻地走去,聂副团长和申家寿副教导员,还有营长,都是我在116团里最信服的3位首长,他们有恩于我,他们随意骂我,甚至打我都可以,除此以外,任何人我都可以不屑一顾。

今天,我自知理亏,只好任由他们处置发落了。通讯员一言不发的跟在我的屁股后面。随聂副团长来到坝洒16队的,除了副教导员申家寿,还有团政治处的副主任和干部股长。连里的所有人都回避了。

“昨天你又干什么好事了?!”聂副团长今天的态度比我想象中要好。“你们又晓得了啊?”我其若无事的说。

“你自己说说,昨天是咋回事?”聂副团长严肃的对我说。

于是,我把昨天发生在队列训练中战士的违纪行为,把这些补来的老兵如何对待新战士,我如何想杀杀他们的傲气等,都讲了一遍。

“你还满有道理!我想听听你是如何处理战士之间的矛盾纠纷的!”聂副团长毛了。

“……”我无语了。

“都说是你喊打的!有这回事?!简直是胡闹嘛!你还要我怎样说你呢?!你不要以为自己有了点功劳,就没有王法了!”聂副团长越说气越大了。

“我从来没说过我有什么功劳哈,该咋办就咋办吧!”我这样说。

“今天,团里把政治处的领导也派来了,就是要听听你的态度的,你自己看着办吧!”聂副团长气愤的点着烟说。

“谢志熙,你不要这样了好不好,我是最了解也是最理解你的人,多想想在无名高地上的情景吧,我们在那么残酷,那么惨烈的环境下,在成百上千的炮弹狂轰下,都承受下来了,在暴风雨般的枪林弹雨中都坚持过来了,你今天还有什么委屈不能承受?!还有多少心理疙瘩不能解开的呢?”副教导员申家寿说话了。

副教导员简单的几句话,让我一下想起了23日凌晨,我与他在代乃无名高地上相拥的那一刻,顿时眼眶就红了。

我想起了那天在无名高地上,越军一次次发起的猛烈袭与疯狂的进攻,想起了无名高地一次又一次被越军变成硝烟火海,那一幕幕悲壮惨烈的情景……

我的眼泪,在几位首长的面前竟然止不住的流下来了。这眼泪,有为在艰难困苦之中自己心仪的首长和战友牵挂的感动;

这眼泪,有亲眼目睹太多誓死如归的战友兄弟们悲壮倒下的那份伤感与痛苦;这眼泪,有眼见许许多多的勇士得不到自己的救助而血流成河的那份自责;

这眼泪,也有自己在战场上承受了巨大压力而没有被压倒的那份自豪;这眼泪,更多的是为那许许多多的浴血英雄没有得到应有的对待而欠下的那一份愧疚;此时此刻,无名高地上的情景一幕幕的展现在我的眼前……

从前些天我们6连统计的实力来看,因战事而离队的人员一共59人,已经确定长眠于屏边的烈士11人(其中还不含配属与支援无名高地的重机枪排、5连2排的负伤与阵亡人员),其余还有40多人,究竟有几多痊愈,几多伤残?不能不让我在此刻也把他们魂牵梦绕。副团长和副教导员见我已是泪流满面,他们的眼睛也红了。批评我的场面一下子也被凝固在了这一刻。

“你好好想想吧,今天能活下来多不容易,你在无名高地上的勇敢行为,也曾让我们为你感动,为你自豪过,你的确为116团争得了荣誉,也为我们一代军人争了光。但你后来的行为也让我们震惊过,特别是最近的种种言行,让我们为你担心呀! 副团长猛吸了一口烟。

“你想想,我今天已是第三次受团党委的委托,亲自来这里找你了,老申今天也来了。你应该理解团里首长们的难处,更应该理解我们对你的一片苦心啊!”聂副团长的话,一下变得是那样的语重心长。

“我晓得,我昨天的行为又让你们失望了,我也晓得我犯的错误的性质是严重的,就请上级给我处分吧!”我边承认错误边擦着眼泪,对几位首长说。“你能认识自己的错误很好。这样吧,你在适当的时候,利用连队集中的时候,向大家做个口头上的检查好了。”申家寿副教导员这样的建议,实际上又给了我一次宽容。

“这样行吧?”聂副团长转过身对政治处的2位首长说。

“行!谢志熙,你说这样行不?”陈副主任问我。

“好嘛。”我答应了。

“那我就这样向团党委汇报了哦!”聂副团长说。

“嗯!”我应了一声。

“那你该干啥还干啥去,今天是该你在阵地值班吗?”副教导员问我。

“嗯,那我去把罗连长换下来。”我边说边往外面走去。

“等一下!”聂副团长跟着我出来了

“今天的事就到此为止了,你小子千万不要再惹事了。对于什么政治宣传的事,你也要想开点,不要老跟记者之类的过不去,随他们爱咋写就咋写吧。听说最近中央军委有个指示精神,说是要给在对越作战中战功显著的个别干部给予一次性的提前晋级的奖励,听说我们全团只有几个名额,我们都在为你争取这个名额,你也要配合我们把握这个机会。你知道就行了,在没有正式公布之前,千万不能外传哦!”聂副团长最后对我说。

在我犯下大错的时候有这样一个好消息,对我来说无异于意外的惊喜。提前晋级就意味着将原有的行政23级晋升至22级,实际上就是工资多了一级。我一下觉得这样的奖励比什么功都好来劲,也更实惠。这一天,我的心情突然就有了一种美滋滋的感觉,工作劲头也大了许多。$

在以后的日子里,我利用一个开饭集合的机会,向全连的干部战士做了我生平第一次公开的检查。在后来的时间里,我就再也没有什么“不良言行”了,人也变得乖巧多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