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阵地我的连]代乃阻击战亲历记 之五十七 出言不逊 拒绝拍照

谢志熙 收藏 32 8909
导读:之五十七 出言不逊 拒绝拍照 如果说文字记者对我有一肚子怨言的话,那么摄影记者对我的意见也不小。由于红河对岸的越军,并没有像我们想像的那样,会返回来对我们进行报复。我们撤回国已经一周多了,并没有发现对岸有什么异常情况。因此,就有摄影记者提出,要利用阵地上的防御工事,想把许多镜头安排在阵地上去拍照,以营造战场气氛。 实际上,文字记者蜂涌而至的同时,也有许多摄影记者夹在其中。他们经过上级的批准,获得上阵地拍照许可后,就时常拿着从军、师、团各级,在开出的我们6连的名单来到连队,要求我们连队名单上的人员,配合他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之五十七 出言不逊 拒绝拍照

如果说文字记者对我有一肚子怨言的话,那么摄影记者对我的意见也不小。由于红河对岸的越军,并没有像我们想像的那样,会返回来对我们进行报复。我们撤回国已经一周多了,并没有发现对岸有什么异常情况。因此,就有摄影记者提出,要利用阵地上的防御工事,想把许多镜头安排在阵地上去拍照,以营造战场气氛。

实际上,文字记者蜂涌而至的同时,也有许多摄影记者夹在其中。他们经过上级的批准,获得上阵地拍照许可后,就时常拿着从军、师、团各级,在开出的我们6连的名单来到连队,要求我们连队名单上的人员,配合他们进行造型,拍照摄影。

那不是明显的造假吗?几乎所有记者手里的名单里,都有我的名字,但许多摄像记者都被我给拒绝或蒙过去了。但是,有一天,当解放军报社的摄影记者杨明辉,在教导员顾光选的陪同下,要求对我进行拍照时,我怎么也躲不过了。

“谢志熙!你怎么不去配合记者拍照?”当教导员知道只有我还没拍照后,就对我说。4

“他要照的人员,我已经给他找齐了嘛,为什么非要照我呢?我不想照!”我很不情愿的回答教导员。

“这是政治任务!你必须去照!”教导员严厉的对我说。

“那他们咋个在战场上不来照呢?现在来做假样子,我心里不舒服!”因为我知道摄影记者一般都要求我们摆好战场上的姿势进行拍照的,所以我认为那是在做假动作。

“少说那么多费话!马上去照!”教导员对我命令道。

“我不想照!更不想做假动作!”教导员这样命令我,我就给他毛起了。

“我走了这么多地方,还没有见过不想照像的兵呢,别人想照还不够格呢!”记者杨明辉对我说。

“今天你也见到了哈!”我朝记者杨明辉同样甩了这样一句。

教导员见说不动我,又怕我会给他难堪,就对身边的营部通讯员嘀咕了几句。通讯员就出去了。教导员和记者也跟着到连部的外面去了。

“小连长,你咋不去照相呢?我看你们很多人都争着照哦。”周阿姨把眼前的一切都看在眼里了。

“周阿姨,你不晓得,这些记者全是在做假,我不想那样。”我对周阿姨说。

“那你又要受批评的哦。”周阿姨关心的对我说。

“批评算啥嘛,我都挨批评惯了,反正又不得枪毙!”我对周阿姨调皮的说。7

“你也太调皮了,我看你跟记者都吵了几次了,你们领导都不安逸你了!”周阿姨仍然关心的对我说。

“我才不管他们安逸不安逸哦,反正我做不来假的!”我对周阿姨说。

“志熙!你又怎么了!?”是营长李庆福的声音。

“遭了!我们营长来了!”我吃惊的对周阿姨说。

“哈哈,你还是有人收拾你哦!”周阿姨笑起来说。

“龟儿子,教导员把营长喊来了!”我朝周阿姨做了个鬼脸说。

周阿姨哪里晓得我最服的几个领导是谁呢。

“你毛病又来了哈!那天跟你咋说的?!”营长的后面还跟着教导员和记者杨明辉。

“这是政治任务!还不出去完成任务?!”营长李庆福命令我道。“照就照嘛,咋个照?”我大气不敢出的对记者说。

“还是到阵地上去照吧?顺便我想拍点集体照。”记者杨明辉对营长和教导员说。

“那就马上去吧,谢志熙,快走啊!”教导员对我命令似的说道。

我见周阿姨把刚从地里摘回来的一蓝红红的番茄放在饭桌上,就在临出门时,顺手抓了一个走了出去。因为我对吃生番茄情有独钟。

“这个小连长,真的调皮得很乖哦!”周阿姨见我挨了批评,还没忘了抓个番茄才出门,就笑着说了这样一句。我一路上啃着番茄,无奈的跟着他们来到了我们连的防御阵地上,指导员和罗连长早就在上面等着了。

“按记者的要求,你把部队安排一下!”营长对我命令道。

“你要咋个拍嘛?!”我很不高兴的问记者。

“这样吧,先拍张部队进入工事的照片,就像你们在无名高地那样,还是你指挥吧。”记者杨明辉对我要求说。

于是,我只好集中了在阵地上值班的2排中的2个步兵班,在阵地的战壕边,进行了一次演练。经过2次演练,就拍成照片了。

“现在要拍一张你在阵地上指挥的!”记者杨明辉又对我说。

“要我做什么动作呢?”我不解的问。

“你随便嘴里喊什么都行,但一定要喊出声音来,这样才逼真一些。”记者杨明辉又对我提出了要求。

“5班进入阵地!”我就这样喊了一遍。

“好!就这样,再来一次!”记者杨明辉端着相机对着我说。

“很好!”结果,当我第二次喊的时候,杨明辉高喊了一声。我的任务就算完成了。整个拍照过程中,营长、教导员就站在一旁观望着。

“再来几张你们连队防御中的作战镜头,最好要有轻重机枪参加!”记者杨明辉又提要求了。

“这组镜头由指导员来组织,朱山荣!准备一下!”营长向朱山荣发了命令。

“有烟幕弹吗?”记者杨明辉问。很显然,他对缺少烟幕弹的效果不太满意。

“有嘛。”我对他说。我知道他说的是发烟罐,在我们的战壕里就有的。

“志熙,安排人去准备一下!”营长听我这样说,就把任务交给我了。

接着的镜头表现的是重机枪9班在射击的动作,阿尔子日也参加在了其中。接下来还拍了好几张阿尔子日在战壕里扔手榴弹的镜头,都是由2排5班担任的配角。最后拍的是我们连队在防御中的模拟战斗镜头,参加的是步兵班6班和4排10班的几个战士。整个拍照的过程中,都是由我安排一个战士把烟幕弹拿上去燃放起的。记者杨明辉还嫌烟幕弹在一个点上燃放不逼真,还要求我们的战士把烟幕弹放在一个小铁铲里,来回的跑了好几趟。结果,这组照片没过几天,好像是4月份,就在解放军报解放军画报上,以黑白照片的方式刊登出来了。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是在战场上拍的呢!其实其中的内幕,只有我们自己才知道。

过了几天,又来了个解放军画报的摄影记者,叫于光远。与他同来的,除了我们团里政治处的领导和营里的领导外,还有我们117团2连的指导员邱华和他们连队的几位排长。我们与曾经并肩战斗的117团的战友,自从2月23日下午18时过分手后,就没有机会再见面了。

今天,能在祖国的边境上重逢,应该是十分亲热的。

他们来做什么呢?原来,解放军画报社要拍摄我们116团6连,与117团2连共同作战中的镜头,以及2个连队各自的一些镜头。由于117团回国后的任务,不像我们在边境担任防御任务。说明白一点,就是他们那里没有像样的战壕工事,拍不出可以以假乱真的照片吧。我知道,今天又会让我摆姿势做动作,我见他们一来就跑得远远的躲起来了,只有一个通讯员知道我的下落。

“副连长,高政委叫你马上去!”我跑到1排谭贤荣的房间里没到10分钟,通讯员就跑来对我说。

“高政委?政委也来了啊?”团政治委员高增禄政委在叫我。我想,今天是又逃不掉了。政治委员高增禄,是解放战争时期的老革命了。在我们团里目前算是资格最老的兵,如今已是头发斑白的人了。“你小子,怎么老跟记者过不去?”我很不情愿的回到连部时,高增禄政委迎面给我了这样一句。

还有几个团里政工部门的干事陪着他,连里的副指导员也在场。我们连的人,117团的人和记者也许已经上山了。

“他们咋个现在才来?当初打仗的时候跑哪去了?!现在尽让我们做假的,我不愿意嘛!”我理直气壮的说。

“做假?!什么叫假?!你懂个屁!这是政治你懂不懂!这是政治宣传的需要!你小子太嫩了点!走!马上跟我上阵地去拍照!”$

“走就走!”我气呼呼的边说边走。

“带上你的武器!”高政委见我身上是空的就命令我。

通讯员赶快把我的腰带和手枪,从室内拿出来递给我。我边穿戴武器,边在高政委的“押解”下,向阵地上走去。

“你小子现在是不是有点居功自傲?这也不顺眼,那也看不惯,你不要老是添乱哦!今天给我老实点!闭上你的嘴,不要乱说话行不行?!”高政委边走边批评我,警告我。

“不说就不说…”我嘴里一路上叽咕着。

我们一行人上到阵地时,阵地上的人已经在记者于光远的导演下,摆好了姿势与动作了。

“谢志熙这边来!”指导员朱山荣让我跳下战壕,到他的旁边去。

我在高政委的监督下,跳了下去,结果,我跑到了靠后面的2排长白让高土旁边的第五个的位置上去了,在这幅照片的画面里,我仅在右下角露了个头而已。)在前面的是我们6连的指导员朱山荣、117团2连的指导员邱华、2连1排长金涛等人。

这张照片要反映的是,我们6连在向117团2连交接代乃无名高地的情景,也就是指导员朱山荣在用右手指向远方的那张彩色照片。

接下来还拍了很多张,其中有 ;

117团2连的指导员邱华手持短枪带领战士进入阵地的一张;

我们连队的司务长尹庆闪带领卫生员准备冲向一线抢救伤员的一张;

还有指导员靠在战壕边上向几个干部做政治工作的一张;我们连队的火箭筒手陈友良在瞄准的一张。等等。我都没有去参加,我跑到了一棵小树边躲太阳去了。

“谢志熙!跑那么远做啥!?马上该你的了!”高政委生怕我跑了。

“又有我的?咋个照嘛?”我走过来问记者于光远

“把你向上级呼唤炮火的动作重复一遍!”记者于光远要求我。

“对的!步谈机呢?通讯员把机子拿过来!”高政委在一旁高兴的张罗着。

这时我才看见营部通讯班的步谈机员钟兴也在。

“当初是哪个步谈机员配属在6连跟着的,现在也是哪个跟着去!”高政委说。结果,还是那名在代乃无名高地上,跟随我出身入死的步谈机通讯员钟兴,跟着我下到了战壕里的边缘上。

我在前,通讯员在后,我们按记者的要求斜靠在战壕边,我手握话筒,开始了反复的“炮火呼唤”,只是火辣辣的太阳光直射在我们的脸上。

“把眼睛睁大点!”记者于光远瞄着镜头对我喊着。

“没有办法啊,爹妈就给了我这么大的眼睛嘛!”我被太阳光晃得睁不开眼,就说了句俏皮话。

“谢志熙!少罗嗦!闭上你的嘴好不好!?”高政委在一边批评我了。最后,还是在我半眯着眼睛的状态下完成了拍摄。

“高政委,没有我的任务了哈,我下去了哦?”在我征得记者于光远的同意后,我对高政委说。

“只要记者说没你的镜头了,你就可以走了,但你不要再乱说话了哦!”高政委在我临离开的时候还没忘了告戒我一句。

“好嘛,其实,我好久又乱说了嘛?”我还很委屈的边说边下了山。

至于后来阵地上又照了些什么,我也不知道了。结果,这组由解放军画报社的摄影记者于光远拍摄的彩色照片,应该是在79年解放军画报的第五期(或第六期)上,刊登发表出来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6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