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竟然有这样惨无人道的父母(转载)我觉的大家转载声讨这种人(重发字小)

作品出处:霸愾——腾讯博客





还有人记得这个可怜的孩子么?

恶毒的“妈妈”居然只判了7年,早就出狱了,为什么不是死刑??


霸气感言:请不要怀疑这篇文章的真实性因为一开始我也无法相信这是真的。如果不信你可以去百度搜索下。。。这是一个老帖,但它依然让我流了泪。。。。她还那么小,好想把小苏丽搂在怀里对她说,孩子,别怕,叔叔阿姨在你身边保护着你!我,不能饶恕你们:你们这些狗屁媒体!你们这些自以为是的记者编辑!你们只注重了轰动的效应,却忽略了生命的细节。你们只热衷于报道某某明星的宝贝即将出生,却很少在意谁谁的孩子可能死去!我,也不能饶恕你们:你们这些妇联的首脑!主席台两旁的塑料花 。。发这篇文章第一为了纪念这个可怜的小女孩,第二,现在社会上也越来越多这样的事情在发生。我们会不会对这个社会更有清醒的认识?


在相同的年月里 ,另有一11岁女孩被亲父虐待致死,她是在被其父装进大行李箱里抛尸时被发现的。在那之前,她从来没有上过学,被一条铁链子拴在暖气上,并供其父淫欲。。。。在若干的N年前,还有一男孩被其母绑在电线杆上虐打致死。。这次他幸运点,死亡原因是由于“不好好学习”。。。。。。勇者向强者举刀,怯者向弱者挥拳”,每一个悲剧背后都有着社会的暗影,事是人为,但推动的力量却隐于无形。。。。。。如果。。。。每个人可以洞察到自己所谓所带来的结果和影响。。。。我们会不会对这个社会更有清醒的认识?







原文:

"1991年1月18日,《人民公安报》二版有一篇令人咋舌的消息:1990年12月10日下午,(青海省)西宁市兴海路兴西居委90号3岁的幼女苏丽因抓吃鸡食,被她母亲用针和膨体纱线将嘴缝住,并罚跪搓板长达1小时之久……


"那是1990年12月10日晚,邻居少女马秀青到燕志云家去借电路保险丝,她一进门发现丽丽跪在搓衣板上,燕志云极力用身体遮挡她的视线。马秀青早就耳闻目睹过燕志云虐待小女儿的行径,今天燕的反常行动引起她的怀疑,她猛地推开燕志云;一下子惊得目瞪口呆:年仅3岁的丽丽嘴上被膨体纱线缝了4针,黄色的线被鲜血染红,打了结的线头还长长地垂挂在嘴边,丽丽的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将前胸都浸透了……


“你,你这是干什么?”17岁的少女马秀青心惊肉跳,不忍再看下去,说话时连呼吸都变得急促了。


“这个死丫头,背着我吃鸡食,你说那东西多脏。我缝住她的嘴,看她以后还敢不敢偷吃。”燕志云不屑一顾地说着,“你不要告诉别人,我马上就把线拆了。”说完,燕志云抓起打结的线头,用力将线抽出,只见丽丽的嘴唇血流不止……


这残酷的一幕惨不忍睹,马秀青扭身跑回家中,趴在床上大哭起来。马家人一问原由,又惊讶又气愤,立即向街道居委会反映了这一情况。


居委会的张育英等人赶到燕志云家,只见身体瘦弱的丽丽神情萎顿,脖子上两处被掐得瘀血,鼻梁与脸颊上有四处青紫痕迹,上下嘴唇有4个明显的点状瘀血斑。更使人伤心的是,数九寒天丽丽穿的是破烂不堪的单衣裤,脚上穿的是凉鞋。当张奶奶脱下她的凉鞋,发现丽丽的双脚冻得红肿,脏兮兮的袜子被脓血粘在脚上,怎么也脱不下来……


志云因3岁的女儿偷吃鸡食而缝住女儿的嘴,这恶行一时轰动了青海高原,《人民公安报》、《青海日报》、《西宁晚都作了报道。人们纷纷谴责燕志云。按理说,她应该有所醒悟,有所收敛,谁知两年多来,她仍然惨绝人寰地虐待女儿,甚至更加变本加厉。


街坊们不止一次劝阻过燕志云虐待女儿的恶行;居委会的干部们快把她家的门坎都踏平了,好话赖话也说尽了,但一切仍是徒劳。可怜的小丽丽最终惨死在她的手下。


在采访中,我们还为燕志云这个只有小学文化程度的法盲感到悲哀:当别人一再劝阻她不要虐待孩子时,她拿出泼妇骂街的本领嚷嚷道:“我自己的孩子,我愿怎么打就怎么打,你们管不着!”进了收审所,她对自己的罪行毫无悔过之意,认为这一切都是“该死的丽丽”给她找的麻烦,她甚至不解:打自己的孩子算犯法? "


燕志云今年32岁,原是青海省西宁市民族鞋帽厂的合同工,丽丽是她违反计划生育政策偷生的。为了逃避单位给她的处分,丽丽刚生下来,就把丽丽交给刚生孩子的弟媳喂养。40天后,她在西宁市南川地区找了个保姆,把丽丽送到了保姆家中。但是,纸包不住火,一年以后单位了解到这一情况,将她辞退。从此她便整天呆在家中,丽丽也从保姆那儿回到了她身边。


燕志云丢了工作,就拿丽丽出气。当时丽丽还不到两岁,生理上还没有形成自理大小便的能力,经常在床上和裤子里拉屎拉尿。就因为这,燕志云无情地毒打女儿,并狠狠地捏掐丽丽的阴部,不掐出血来绝不松手……渐渐地,时时抱着恐惧心理的丽丽大小便失禁了,有时燕志云对她大吼一声,她都会吓得拉一裤子屎。


假如燕志云对女儿进行耐心的教育和诱导,再辅以必要的治疗,大小便失禁的病是完全可以治愈的。但是,作为母亲的燕志云却对女儿不停地毒打,并且对丽丽限食、限水。燕志云规定丽丽吃饭时必须自己手捧小碗,到她面前说“好妈妈,丽丽要吃饭”后,才给她盛饭,否则不给吃饭。假如丽丽因“不听大人的话”而惹“大人生气”,则要受罚,这一天她任何东西都吃不到。


丽丽每天只吃两个拳头大小的馒头或两小半碗面条,常常被饥饿折磨。有一次她在玩耍时碰见冶阿姨,便对她说:“阿姨,我饿。”冶阿姨看她那可怜的样子,从自己家中拿了馒头给她,她刚咬了两口,就被燕志云发现,燕一把夺过馒头,扔到地上,用脚踩碎后,又一脚将丽丽踢倒,还把冶阿姨骂了个狗血喷头。从此,燕志云不再让女儿走出家门一步。


因为饥饿,丽丽不止一次跪在妈妈面前乞求:好妈妈,给丽丽吃饭,丽丽饿,丽丽以后再也不尿裤裤了,丽丽今后一定改。但是,她的乞求换来的是妈妈的白眼;因为饥饿,她偷吃馍馍被燕志云发现后,用小锤砸她的手指和脚趾;因为饥饿,她抓吃鸡食被缝嘴;因为饥饿,她偷吃油渣被灌热油……狠心的燕志云宁可将好端端的白米饭喂鸡,也不给丽丽吃。


两岁开始,丽丽的衣裤都是自己洗。冬天,她的小手被冻得像个小胡萝卜,而且裂开的伤口时常流脓淌血。就这样,她的小手还常常要遭母亲的毒打。有一次,她去倒痰盂,不小心在公用厕所的冰碴上跌倒。好心的街坊扶起她,送回家中。丽丽随即遭到一根竹条的无情抽打。小丽丽身上的伤痕新的摞旧的,从未好过。严冬来临,丽丽除了遭毒打,受饥饿外,还要忍受寒冷的侵袭。青海高原的冬季是严寒而漫长的,平均气温在—10℃左右。丽丽家的3间屋子里,南面的两间都架着煤球炉子,但这两间属于爸爸妈妈和哥哥,他们都嫌她“臭”,不让她进那两间屋子,丽丽只好一个人蜷缩在阴面又冷又潮的小北屋里,身上盖的是一床薄薄的婴儿被。


当妈的不心疼自己的孩子,当爹的也同样。丽丽的爸爸忙于在外赚钱,一有闲暇只顾和儿子亲热,给予丽丽只有无情的斥责和殴打。去年的一天,丽丽在厕所里蹲得时间长了一些,他就冲进厕所,将女儿连踢带打拖回了家中。燕志云缝了丽丽的嘴遭人谴责时,夫妇俩好像没当一回事。

1993年3月10日凌晨1时许,小苏丽突然在其家中死亡……年仅5岁!!









1990年的冬天,一个地球上绝对高寒的区域,青海西宁--兴海路兴西居委会90号居民的家中,一个名叫苏丽的小女孩,悲惨世界里。最悲惨的生命!

她——当时还只有3岁就被她亲爱的妈妈,用针和膨体纱线,缝住了嘴巴!并罚跪1个小时的搓衣板

原因非常的简单,就是这个小苏丽,太淘气,太嘴谗,太肚饿,太不听大人的讲话:竟然食用不属于自己的东西,竟然把鸡的口粮悄悄地塞进她的嘴里

满世界的人都震惊,媒体曝光舆论谴责,邻居抗议有司关心,可是她亲爱的妈妈并没有一丝幡然悔悟、痛改前非或稍作收敛的心理准备反而却更是变本加厉。。。


两年后的3月10号那天凌晨1点的钟声才刚刚敲过春天的故事。正在这个国度里流传我们可怜的小苏丽,受尽折磨的小苏丽,正蹲在痰盂上撒尿。结果,“咣当”一声。便永远倒在了地上。静静地,静静地死去……


她临死的时候,已经没有能力,完整地喊一声:

——妈妈……


不知这是不是她最后的遗憾?


但是有一个问题,可以搞得清楚:我们的小苏丽到底、为什么偏偏要赶上这样的灾难?原来,这一次她实在是抵挡不住

红烧肉的诱惑!竟然趁大人不在的时候背着她亲爱的妈妈悄悄地偷吃了一块小的和一块稍大一点的油渣!她才多大的孩子?一个年仅5岁半,身长不足95厘米,而且长期挣扎在饥饿、忧郁、恐惧和伤痛状态下瘦骨嶙峋的女孩。手指和脚趾总是被她亲爱的妈妈不时地用小锤子砸成乌青的指(趾)甲两岁就开始洗自己的衣服一人睡在阴冷潮湿的北屋。平时只要听到她亲爱的妈妈对她大吼一声我们的小苏丽裤子里立刻屎尿奔腾。。


她和她母亲之间,每一句正常的对话都是用“好”字开头,用痛苦的词汇结束。。并且绝对都是用和谐平稳的语气进行表述比如——

为了解决饥饿

我们的小苏丽

不止一次地

向她亲爱的妈妈

跪着乞求:

好妈妈,给丽丽吃饭

丽丽饿……


就是这样一个小女孩,来到这个世界,就成了违反计划生育,超生、处罚的标的!是她的出现直接导致她亲爱的妈妈被辞退了工作,因此也更使自己特别地不受父母待见。再到后来竟然是因为两小块香喷喷的油渣,我们的小苏丽终于彻底地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她亲爱的妈妈一把揪起女儿的头发用力地朝墙上撞去。我们的小苏丽,竟然没有痛苦的言语。她不敢哭喊,只敢流泪。她凭着她被虐待的历史经验和动物求生的直觉告诉我们---沉默,只有沉默才能使自己不至于再一次地遭受到更进一步的袭击!可是,这一次她错了,她亲爱的妈妈打累了之后并没有解气。她看见沸腾的油锅,突然象一头发疯的野兽:一把揪住女儿的头发,一翻手,一使劲。我们的小苏丽立刻仰面朝天。她用大腿夹住女儿的身体,她用一块抹布围在女儿的胸前,她用一只手掐开女儿的小嘴,她用一只手舀起,一勺滚烫的猪油,伴着一道白色的油烟,向女儿的嘴里灌去……


撕心裂肺! 撕心裂肺的悲鸣肯定是超出了人类痛苦听觉的极限 。这,可以解释: 为什么很多人 也包括我们 。直到现在 ,才知道这个消息的原因 。而我宁愿相信: 此刻,这个5岁半女孩 ,高频的呼唤 ,一定是可以传到天国!她甚至已经得到了苍天给出的标准答案!那些天父、天子…… 以及很多很多 她根本就不可能认识的圣明 。纷纷向她发出邀请:


我可怜的孩子啊!请到这里来吧!我现在就去结束你的苦难 。我要在天国为你重新选择一个人家!请你7天以后就到这里来吧!于是,7天!7天就成了我们的小苏丽一生的大限!


第一天晚上当母亲和哥哥享用红烧肉的时候,我们的小苏丽还能象往常一样端起自己的小碗挪到她亲爱的妈妈的身边她那焦黑的小嘴里还能够艰难地发出轻轻的声音:好妈妈,丽丽要吃饭 。。


今天没你的饭,看你以后再嘴馋!

——她亲爱的妈妈

用教育者的姿态回答。


我们的小苏丽 只好一步一步地又挪回墙角象一只被打瘸的小猫静静地蹲着。用脏兮兮的小手轻轻地抚摸 那灼痛之后正开始逐渐麻木已经有一些不再属于自己的嘴唇和下巴。

泪雨滂沱……


第二天、第三天 、一直到第七天---我们的小苏丽都很少吃进食,可是就在9号那天下午,竟一连拉了五六次肚子,她亲爱的妈妈不但没带女儿去医院看看,相反却揪扯着女儿的耳朵

咬牙切齿,破口大骂:

死丫头,该死啦

一天拉那么多?


话音还没有落到地下,她亲爱的妈妈,顺手就抄起一根竹棍

朝女儿的臀部、腿部

又是一顿毒打……


我们的小苏丽此刻估计已经进入到了烧伤病人最危险的时期!她已经表现出了严重的中毒和脱水症状。当她亲爱的妈妈还在看电视的时候,她实在是口渴得不行,才鼓足勇气,为自己的生命,做了最后一次乞请:

好妈妈,丽丽渴

丽丽想喝水……


我们的小苏丽终于得到了她生命中最后的半杯水!她小心翼翼地喝了一口、又喝了一口。她那受伤的口腔黏膜就受到了剧烈的刺激!锥心的疼痛使她不得不放下手中的杯子停下来稍做歇息。谁知这样并不做作的举动 竟然又惹恼了

她亲爱的妈妈:

死丫头,尽折腾老娘!


说着,一记耳光又一次娴熟地甩在我们的小苏丽的脸上

——这也是她亲爱的妈妈

最后一次行使暴力的权利


我们的小苏丽捂着脸倒在床上她已经没有更多的眼泪可以流淌。

她静静地

静静地

进入梦乡

寻找天国的方向!










尾声:


小苏丽啊,小苏丽!请原谅我今天才知道了关于你这样地死去的消息。为此我已经粒米未进搜肠刮肚地写了一天

我发誓:

我一定要把你的苦难

告诉全世界!!!


虽然我没有机会走进你曾经生活的地狱。而由我转述的故事与你不能的回忆也难免会存在这样或那样的出入 。但是,没有什么理由可以阻止,我在这里替你大声地斥责那个作恶的厉鬼,人间的妖魔:既然你可以往别人的嘴巴里加油!难道我就不可以往你的耳朵里添点醋?


我知道真正的痛苦已经不是痛苦。而灾难正在发生的时候也不一定都天崩地裂…… 但是,这不应该成为我们大家集体都有眼无珠的理由。


我,不能饶恕你们:你们这些狗屁媒体!

你们这些自以为是的记者编辑!

你们只注重了轰动的效应

却忽略了生命的细节

你们只热衷于报道

某某明星的宝贝即将出生

却很少在意谁谁的孩子可能死去!


我,也不能饶恕你们:

你们这些妇联的首脑!

主席台两旁的塑料花

展览大厅里的石膏像

……

即使你可以理直气壮地宣称:

你就是包公海瑞大堂后面

不能闲置的老婆

我仍然要诅咒你们!

我要让老包的黑脸重新充血

我要让海瑞下课的时候找不到乌纱


我,同样不会饶恕你们:

一群行将入土的爷爷奶奶

关心下一代协会的善目慈眉

你们每年的“六一”儿童节

接受的孩子们的最珍贵的礼物

可不是他们天天都围系在

脖子前面,靠近喉咙的地方

那条最骄傲的红色缰绳啊!

也不是在未来某个黄昏小唱里

花季少女故作天真状态呈献的

那根迷离得捆不住肚皮的裤腰带!

它应该是在每一个

包括象小苏丽这样的孩子的脸上

红扑扑的欢笑迎接冬天的朝阳!


还有你们,与此事毫无关联的一群

不要说你们还没有学会真诚地残暴

不要说你们没有实践过虚伪地善良

不要说你们从未观摩

骂街泼妇缺心少肺的表演

为了保持你们所谓的体面和风度翩翩

你们把不厌其烦的忍让当做一种修养

你们不欣赏红脸粗脖的据理力争

你们把“不和你一般见识”的退缩视为高尚


其实,其实我和你们没什么两样

我是在经受少量多次的虐待后

苟活下来的懦夫与奴才

所以,我也特别聪明,我一直把:


各人自扫门前雪

岂管他人瓦上霜


当做掩饰我懦弱性情的千古绝唱。。。



人神共愤的暴行!

如果你也谴责这个女人的暴行,请转载此评论!

为了纪念小苏丽,请转载此文章!

世界上竟然有这样惨无人道的父母(转载)我觉的大家转载声讨这种人(重发字小)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