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之城 魔窟风云 第一百一十八章 “自由人生”

听风吹雨夜无眠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6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62.html[/size][/URL] “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施特莱纳脸色一沉,“这让我有理由怀疑你来到我身边还有别的目的!” 短短的一瞬间,房间里的气氛就变得异常紧张,施特莱纳用一种不信任的目光盯着齐楚雄,而弗莱舍尔则悄悄掏出了手枪。 “将军,请原谅我拒绝了您的好意。”齐楚雄坦然道:“我知道您很欣赏我,也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62.html


“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施特莱纳脸色一沉,“这让我有理由怀疑你来到我身边还有别的目的!”

短短的一瞬间,房间里的气氛就变得异常紧张,施特莱纳用一种不信任的目光盯着齐楚雄,而弗莱舍尔则悄悄掏出了手枪。

“将军,请原谅我拒绝了您的好意。”齐楚雄坦然道:“我知道您很欣赏我,也希望我可以真正成为您身边的一员,可是您想过没有,我的父母和妻子都惨死在你们的屠刀之下,我可怜的女儿至今生死不明,而在我来到雅利安城后,又一次次的见到那些悲惨的画面,如果把我的遭遇换到您的身上,您是否可以做到抛弃那些痛苦的往事,然后心安理得的穿上一件仇人的制服?不!将军,如果我现在服从您的决定,那也只不过是因为被逼无奈而已,而且我相信这肯定不是您希望的结果。”

齐楚雄的一席话让施特莱纳无言以对,他沉默良久,徐徐起身,“齐,对不起,这件事是我没有考虑周到,我收回刚才的话,并希望你不要为此感到为难。”

“谢谢您,将军,”齐楚雄露出感激的神情,他说:“您还记得那个犹太小男孩的那幅画吗,他的父亲是一个非常出色的裁缝,而您也曾经见识过他的手艺,如果您同意的话,我希望让他来为我缝制几件合适的衣服。”

“好吧,我同意。”施特莱纳点了点头,“我会安排汉斯去做这件事情。”

“不,将军,”齐楚雄急忙说道:“您还是通过霍夫曼总理下达这道命令为好。”

“为什么?”施特莱纳很不理解。

齐楚雄难为情的说:“如果绕过霍夫曼总理,我担心他会认为我是在利用您对我的信任去做一些不该做的事情,这会加深我们之间的猜疑。”

“原来你是在为这个担心!”施特莱纳皱着眉头道:“可是你认为有这样做的必要吗?”

“当然有,因为我正在试着去了解你们的世界,而在此之前,我不想受到任何无聊的非议,”齐楚雄停了一下,接着说:“关于您希望我担任党卫军少校军医一事,我会进行认真的考虑,也许有一天,当我心中可以接受这一切时,我会做出您想要的决定。”

“真希望那一天早点到来!”施特莱纳顿时转忧为喜,他和善的拍着齐楚雄的肩膀说:“我会亲自给马克西米利安打个电话,告诉他你刚才所说的话,来,快坐下,让我们继续用餐。”

“谢谢。”齐楚雄安心坐下,心中长出一口气。他知道自己已经暂时摆脱了一件令他头疼的事情,至少在以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施特莱纳应该都不会再向他提及此事。

施特莱纳也微笑着坐下,可他却在无意间看到弗莱舍尔正在偷偷的把手枪塞回枪套,这意外的一幕顿时让他勃然大怒!

“啪!”施特莱纳一巴掌拍在方桌上,摆在他面前的咖啡杯被震翻落地,“咣当!”随着一声清脆的破裂声,褐色的液体顿时撒了一地!

“汉斯!你想干什么!”

弗莱舍尔心惊胆战的看着施特莱纳,断断续续的辩解道:“将军……我……我……我的手枪忘了关保险……所以我把它拿出来……”

“胡说!”施特莱纳怒不可遏的用手指向齐楚雄,“你分明是想开枪打死他!”

弗莱舍尔顿时慌了手脚!“对不起……将军……我不是有意的……我只是看到刚才他拒绝您的决定……我以为他要图谋不轨……”

“放你的屁!”施特莱纳的恼怒已达到无以复加的地步,他心想:“我在这里想法设法的拉拢他,你却在背后帮倒忙!等着吧!这次我非给你个教训不可!”想到这里,他霍地一下站起身,厉声喝道:“弗莱舍尔上尉……”

“将军!”齐楚雄突然拉住他的胳膊,“您别生气,弗莱舍尔上尉之所以这样做,也是出于对您的忠心,他不希望您受到任何人的伤害,能够拥有这样一个忠诚的部下,不能不说是一种幸福。”

“?”施特莱纳和弗莱舍尔都愣住了,谁也没想到,齐楚雄居然会给一个想要杀死自己的人讲情。

“齐,我没听错吧,”施特莱纳愕然道:“汉斯刚才可是想……”他的话到此噶然而止,因为他实在羞于把弗莱舍尔的阴险举动再重复一遍。

“这没什么,”齐楚雄坦然一笑,“发生这样的事情,只能说我们之间还缺乏了解,我相信只要给我足够的时间,就一定可以避免类似的事情继续发生。”

施特莱纳凝视着齐楚雄真诚的笑容,心中不由暗自钦佩道:“真是一个心胸坦荡的人,这样的人如果在我们这边能够多一些的话,那么战争的结局一定不会如此悲惨。”想到这里,他更加坚定了要把齐楚雄拉拢过来的决心。

“汉斯,看在齐为你求情的份上,这次我就放过你!”他朝弗莱舍尔喝道:“但是如果你今后再做出这种龌龊的举动,那么你就别指望我会饶过你!”

弗莱舍尔压根不敢反驳,只是一个劲的点头道:“是……是……我一定记住……”

“哼!”施特莱纳再度坐下,对齐楚雄露出抱歉的笑容:“齐,这顿早餐吃起来可真难……”

就在齐楚雄与施特莱纳共进早餐之际,在雅利安城中心广场霍夫曼的总理官邸内,罗蒙正向霍夫曼汇报他的工作计划。

“总理阁下,根据目前雅利安城的现状,我认为有必要将帝国经济管理局合并入帝国保安总局,如此一来,我们就可以更有效的管理集中营。”

霍夫曼微微一笑,罗蒙的提议正合他的心思。帝国经济管理局,这个听起来很普通的机构其实是一台不折不扣的杀人机器,它是遍布欧洲各地的集中营的管理部门,专门负责把大批犹太人和战俘关进集中营,为纳粹德国从事各项劳役。在整个二战期间,共有1100—1200万平民和战俘死于其管辖下的数百个纳粹集中营,其中包括450 万犹太人和300 多万苏军战俘。

虽然帝国经济管理局在屠杀犹太人和战俘方面成绩也颇为显著,但是集中营事务一开始却是由帝国保安总局掌管,只是到了1942年才把部分职权交给帝国经济管理局负责,由于两者在如何对待犹太人和战俘方面存在政策上的分歧,这样一来,就不可避免的造成了一些矛盾。例如,纳粹德国“最终解决方案”的具体实施部门是帝国保安总局犹太人事务处,其处长就是后来被以色列情报机构“摩萨德”抓捕归案的大刽子手阿道夫·艾希曼。艾希曼是个狂热的纳粹分子,他每天都在绞尽脑汁思索该如何彻底消灭那些所谓的劣等民族,好早日实现希特勒关于确保帝国种族血统纯洁性的指示。但由于帝国经济管理局出于考虑到战争的需要,一直不允许随意杀死那些18——45岁的青壮年囚犯和战俘,如此一来,集中营的看守们就不得不经常费时费力的从囚犯们中间挑选他们认为不适合服劳役的人,艾希曼对此颇为不满,他认为帝国经济管理局的做法严重耽误了“最终解决方案”的实施,保安总局和经济管理局也经常为此闹得不可开交。

霍夫曼很早就看出了其中的弊端,他认为一个集中营里却有两个不同的管理部门,无论对人力还是物力都是一种浪费,如果能够把两个机构的职能予以合并,那么集中营的管理效率无疑将会大大提高。

“亲爱的亚历山大,我完全同意您的建议,”霍夫曼微笑着说:“这件事情就由您来负责,先制定出一个可行方案,然后报呈我批准即可。”

“谢谢您的支持,我会立刻着手进行此事。”罗蒙露出狰狞的笑容,接着道:“为了更有效的控制集中营的囚犯,我还决定推出一项名为‘自由人生’的方案。”

“哦!”霍夫曼被这个方案的名字所吸引,“说说看,您打算怎么做?”

“是这样的,”罗蒙说:“我计划在各个集中营设立举报中心,凡是检举同伴有阴谋反叛行为超过五人者,可以被安排从事较轻的体力劳动;超过十人者,可以在上述基础上增加口粮配给标准;超过二十人者,可以被任命担任囚犯的工头;超过一百人者,就可以获得自由,甚至是加入武装党卫军外籍军团。”

“很好!”霍夫曼赞赏的看着罗蒙说:“您的‘自由人生’方案充满想象力,我认为它很有可能取得巨大的成功。”

罗蒙急忙问道:“这么说您批准了。”

“那还用说吗,这可是……”霍夫曼正想和罗蒙商议方案的具体操作方式,可是桌上的电话却发出一阵急促的铃声。

“对不起,我要接个电话。”霍夫曼示意罗蒙稍等。他拿起电话,慢条斯理的问道:“喂,请问是哪位?”

“是我。”一个浑厚的声音从电话一端传来。

“嗨!希特勒!”霍夫曼唰的一下站起身,急切的说:“将军,您一大早打电话过来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吗?”

“你马上下达一道命令,把一个叫做列维·爱伯斯塔克的犹太裁缝送到我这里来。”

霍夫曼一愣,“将军,您打算做什么。”

“齐楚雄要参加我的就职典礼,可是他没有合适的礼服,于是就想让那个犹太裁缝帮忙。”

“将军,”霍夫曼眼中露出狐疑之色,“这件事情您完全可以直接下命令,干嘛非要通过我呢?”

“我一开始也是这样说的,可是齐楚雄认为如果不通过你,到时候恐怕会遭到误会,以为他在利用我的信任去做一些不该做的事情。”

霍夫曼眼中闪过一丝诧异,可是他很快就让自己平静下来,“是,将军,我会安排人手去做这件事情。”

“好吧,找到那个裁缝之后,就尽快把他送来,绝不能因此耽误齐楚雄参加我的就职典礼。”

“请您放心,我很快就会把他送去。”

“那好,再见。”

霍夫曼放下电话,却没有急于坐下,而是皱着眉头陷入深思。

罗蒙看着霍夫曼眉头紧皱,知道适才一定是施特莱纳交待给霍夫曼一件很难办的事情,于是他小心翼翼的问道:“总理阁下,将军在电话里都对您说了些什么。”

霍夫曼没有立刻回答,而是静静的思考了一会后,才对罗蒙说:“亚历山大,请您立刻安排人手在集中营里查找一个名叫列维·爱伯斯塔克的犹太囚犯,找到他之后,就马上送到施特莱纳将军那里去。”

“列维·爱伯斯塔克?”罗蒙仔细一想,吃惊的说:“他不就是那个帮助齐楚雄在集中营里通风报信的囚犯吗?”

“这个我知道!”霍夫曼烦躁不安的说:“可这是将军的命令。”

“是,我这就去找这个人。”罗蒙见状不敢多言,转身向办公室外走去,可是他还没有走出办公室,身后就突然传来霍夫曼的声音:“回来。”

罗蒙急忙转过身,只见霍夫曼脸上居然又露出了那种招牌式的微笑,他轻松的走到罗蒙身边说:“请先别急着走,来,听我说两句话。”

霍夫曼拉过罗蒙,贴着他的耳朵轻声耳语几句,短短的一瞬间,罗蒙脸上的表情就经历了从惊讶、疑惑到得意的过程……

“总理阁下,”他阴阴一笑,“您可真高明!”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