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子(抗日的土匪) 新卷1 第八章,老桂(下)

2126376 收藏 3 3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8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87.html[/size][/URL] 三支汉阳造,小榆分了一支给老桂,让人没想到的是,老桂操枪手法竟然惊人的熟练。众人表情惊讶的看着他将枪上下掉转反复拆卸,之前因小榆的分配而感到不满的众人,也因此服了气。老桂拿着枪好象有了底气,举枪挑射,打掉马家门口的两只红灯笼,随后众人拉了老马家马棚内所有的马匹绝尘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87.html



三支汉阳造,小榆分了一支给老桂,让人没想到的是,老桂操枪手法竟然惊人的熟练。众人表情惊讶的看着他将枪上下掉转反复拆卸,之前因小榆的分配而感到不满的众人,也因此服了气。老桂拿着枪好象有了底气,举枪挑射,打掉马家门口的两只红灯笼,随后众人拉了老马家马棚内所有的马匹绝尘而去.


用力抽打着坐下的马匹,飞也似的向前奔跑,小榆率着众人一直狂奔了四十多里,才终于拉住冒着白沫的坐骑停了下来,众人相互之间对视着,似乎并不明白小榆为什么跑的这么急.只有小榆自己知道,他正在发泄第一次插人的激动.


人不是他插的,可是和他脱不了干系,更让他难以抑制的是,就在刚刚,他竟然抢了以前一直压在头顶,如同天一般的地主家.这简直让小榆无法接受,若非四周冷风呼呼的吹,小榆还真以为自己是在做梦,说不定什么时候被奶奶一推,她又坐回到自己家的土炕上.


看着众人望着自己,小榆低头看了看手中的包裹,在慌乱的打开只有,他随手抓了两把塞进自己的口袋,然后手一扬,将东西扔向人群,洒脱的说道:大家分了吧.


小榆竟然如此大方,这让众人始料不及,正筹划着是按人份,按枪份分赃众人,在愣了好一会后,才纷纷跳下马,抓着金银珠宝仔细的数算起来.看着众人忙碌着争论谁大谁小,谁多谁少,小榆无力的靠在树干上,滑坐到地上.


众人中,唯一没参与其中的老桂,在众人争抢时,他独自抱着姑娘的尸体跑到一旁,用刺刀撅出个坑,将姑娘浅浅的埋了.


“老桂叔,人走了,节哀吧。”见此情景,小榆走上去,拍了拍老桂的肩膀,低声安慰道。


“想啊,走了也想,一辈子,为的是个孩子,本想着等出嫁,我心也就安了,可是,到头来连口棺材都没给丫头准备,行了一辈子没盼头了,走哪吃哪,睡哪埋哪,这条命啊就卖给您大当家的了。”老桂捧着土向坟头掩埋,一边低声说道。


小榆无语,他不知道怎么安慰老桂,只能默默的拍着对方的肩膀,寄期望这抚摩能给对方提供点慰藉。


老桂回手拍了拍小榆的手背,霍然站起身来,跨上马匹,猛向前冲去,见此情景,小榆招呼着大家,加鞭追赶。很快众人就消失在山路的尽头。




老马家一直到胡子们都跑的没影儿,才敢围着马地主的尸首痛哭,哭声比枪声的力量大的多,引的村民的好奇心战胜了恐惧,纷纷跑出来围观,原本高大的房子被人群围拢上去,越发显得渺小。透过仍然冒着青烟的大门看着那幕悲喜,有人心里叹息,有人心中高兴.


县里的警察在过了好几个时辰后才慢悠悠的骑着车子赶来,在伶俐的跳下车子,驱散围着车子大呼小叫的孩子后,警察大略的看了两眼,收了马家几块大洋之后,就再次跳上车,忙不迭的向县城骑了回去。


没人会把希望寄托在警察身上,马家不过是报着不牵扯官司的想法,才知会警察一声。对于这些深仇大恨,唯一能解决的办法就是找土匪。


“怎么了?死人了?”人群被拨开,一个女人大咧咧的走进马家大门,懒散的扫了一下四周后询问道,语调中竟带着一丝北方不多见的吴侬软语口音。


“你想找死是不是?我爹死了,我家可还没绝户。”老马家儿子看着对方嚣张的样子,愤起质问道。


“吵吵什么啊,还嫌死的不够多是不是?我不过是来打听打听这群土匪的下落,你们咋呼咋呼的干什么玩意?”女子大步上前,针锋相对的大喊道,刚刚语气中的温柔瞬间被北方的豪爽所替代,口中纯正的东北话,听着与本地人竟然丝毫不差。


“臭娘们,你……”马家儿子对女人从不手软,见对方冲来,举手要打,可是当看到对方扯开的外衣后,停留在半空中的手却怎么也落不下去了。


一把白色勃郎宁手枪别在女子纤细的腰间,外衣内侧,还挂着三个和日本军人身上别无二致的铁地瓜。


“带头的是不是个十七八岁的小小子?”女子看着对方的表情,满意的笑了笑,再次询问道。


马家儿子木然的点了点头。


“他们一共多少人?”女子饶过马家儿子,走到已经被抬到门板上的马地主尸体旁,掀开被子嫌恶的看了一眼后,转头询问道。


“一共能有二十来人。”三姨太胆怯的看了眼前这个女人一眼,小声说道。


“哦,都有枪吗?”女人再次掀开被子,摸了摸马地主脖子上的青紫淤痕,绕回到马家儿子面前,平静的问道。


“火铳都算上,能有五六条枪,领头那小子手里两把盒子炮。我爹就是被他们打死的。”马家儿子胆怯的缩了缩身子,低声说道。


“你爹是被掐死的,什么打死的,看你那白痴样,估计就靠女人维持你那点自尊了吧?我看你还是把你爹好好葬了,然后把家产一分,找个地方好好过过你的小日子,别整天张张罗罗的。女人一边说着,一边系上一扣,转身拨开人群走出大门,门外,在众人好奇目光注视下,女子跳上马,飞快的向前冲去。


接二连三的状况,让老马家再次混乱起来,虽然马家儿子仍然张罗着要报仇,可是当提到钱的问题时,各房却纷纷表现出了回避的态度,无奈下,众人只能先张罗着把马家老爷扔进坟墓,才转头专心的计算起家产问题,至于报仇,除了偶尔在嘴里挂着表表孝心外,似乎再无人提起。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