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 卷二:内战又起 二八章 荣辱(一)

wangvct 收藏 33 2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4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40.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24634.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40.html


在沙长海带着一个班的士兵突入黄新远所占据的院落同时,张贤已经命令三营的一个连对其它的院落展开了争夺,黄新远带的一个营就这么被几个排、几个班的国军小分队分割开来,等他发现的时候,已然成了孤军深入之态。

黄新远还是非常机灵的,他马上感觉到了张贤的真正意图,就在张贤完成最后的穿插之前,他带着这个营残存下来的十几个人,主动放弃了刚才夺占的两个院落,向着五十八团与六十二团靠拢,刚才还看似夺取到手的一片阵地倏忽然地便又失去,共军三个团的官兵们只剩下了五个紧紧相接的院落,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足足挤了有一千多人,而外面已然被张贤亲率着三十二团的三营士兵们团团包围。

天早已经大亮了,在不知不觉之中,两边的人都已经打了一个通宵,许多的士兵们从大雨中突奔出来,当时已然是浑身的湿漉,但是谁也没有在意,不知道什么时候雨停下来了,而这个时候,刚才还湿透的衣服又被浑身的汗水和热气蒸腾着,虽说挂满了泥土和尘埃,却也干了起来。

这是生与死的较量,自然也是生与死的时刻,所有的人其实都是命悬一丝,或胜或负都代表着代价的沉重,负者自不必说,便是胜者必然也是损失惨重,所有的这一切就仿佛是一个定数,而又如此得凄凉。当撞击开始的时候,成功与失败也只在指挥官的一念之间。

当张贤走进了这座刚刚夺回来的院落,便看到了浑身是血的沙长海。

“团长!”沙长海努力挣扎着扶着那扇只剩下半边的门板站了起来,脸上、手上、身上和腿上都是伤痕累累,也不知道有几处的伤口。

张贤挥了挥手,示意着跟在身后的陈大兴过去扶住了他。

“对不起,团长,我没有能够打死黄新远!”沙长海垂下了头,一脸得沮丧。

张贤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我有机会,但是没有抓住!”沙长海很是坦白。

“我知道了!”张贤摆了摆手,打断了他的话,同时对他道:“你已经做得很不错了!”说着,对着身后的熊三娃道:“三娃,去找个担架来,让人将沙营长抬到卫生所先治伤!”

“是!”熊三娃答应着,跑了出去。

“团长!我……我还能坚持!”沙长海有些不甘心地道。

张贤点了点头,对他道:“我相信你还能坚持,但是在这个战场上,我们所有的人都要坚持,这场战斗也才刚刚开始,后面的战斗可能更加残酷,你已经受了伤,如果你还想活着坚持到最后,还想当你的这个营长,那么,就必须要治下伤,去休整一下!”

沙长海愣了一下,抬起了头,一动不动的望着张贤,不明白他的话意。

陈大兴忍之不住了,架着他的胳膊笑道:“团长是已经相信你了!”

一时间,沙长海尽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喉头颤动,哽咽着咬着嘴唇,想要将眼中那委屈的泪水忍住,可是那泪水还是不听话地流了出来。

张贤走上前来,伸出手擦掉了他淌在脸上的泪水,摇了摇头,告诉他:“男儿有泪不轻惮!”说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转身走了出去。

*****************

胡从俊一直心怀忐忑,从这天一早,他的师部附近也遭到了共军强大的攻击,一一八旅在旅长王元灵的亲率之下,与刘伯承的晋冀鲁豫野战军第六纵队展开了攻防,六纵的目的只是为了阻滞及拖延一一八旅对十一旅的救援,所以绕着一一八旅和整十一师的师部缠斗,这让胡从俊一时摸不到头脑。他是一个十分谨慎的人,在敌人的目标判明之前,一直采取静观的态势,不敢将一一八旅与北面十八旅的五十二团轻易调开,如果师部是共军的主攻目标,那么无论调走哪只部队,对他来讲都是很危险的事。

虽然是对自己的部队信心十足,但是面对如此众多突然出现的共军,从数量上来说已经是自己的两倍还有余了,即便是胡从俊身经百战,也不免有些心悸。此时,看到一一八旅的战斗还算顺利,胡从俊暂时放下了心来,从短时间内,十一师的师部不会被兵临城下,只是北面和东面的十一旅却又令他放心不下,北面的十一旅旅部及三十一团此时正在被共军围攻之中,战况十分激烈,旅长杨涛已经和他通报了几次。不过,值得欣慰的是,杨旅长身先士卒,率队出击,一举将来犯之敌打退。杨涛旅长那边似乎不用他过于担心,倒是防驻张凤集的十一旅张贤的三十二团,遇到的麻烦却要多了许多。

胡从俊的电话打到了三十二团的团部,接电话的是三十二团的作战主任姚昱,姚主任告诉他,张凤集的东北面被共军攻入了进来,此时团长张贤已经亲自去那边坐镇指挥了。

“围攻你们的共军有多少人?”胡从俊问道。

“报告师座,如今张凤集的西北、正北和东北面都是敌人,他们已经连续攻击了一夜,如今还在进攻之中,兵力在上万人以上!”姚主任告诉他。

胡从俊一阵沉默,这也就是说张贤面对的敌人是自己的三倍,而从一一八旅的战斗来看,敌人也不过如此兵力。看来,三十二团已经成了敌人想要吃掉的目标。想到这里,胡从俊问道:“你们能支持多久?”

姚主任道:“支持一天应该没有问题!”

“嗯!”胡从俊点了点头,告诉他:“好,你去跟张贤说,就说他只要再支持一天,援军明天一定会到。另外,我把我们整十一师的炮火全力支持你们三十二团,一会儿让张贤接通重炮团李团长,指导他用重炮轰击敌人!”

“是!”姚昱回答着。

放下电话,胡从俊还是很不放心,来到了报务处,在这以前,他已经向第五军发了两封电报,要求邱军长无论如何也要带着第五军向整十一师靠拢,邱疯子却一直没有回电,他准备再发第三封催促电。如果第五军能转到这边来,那么,以第五军和整十一师的合力,便是面对刘伯承的全部部队,也没有什么好怕的了。

可是,胡从俊的第三封催促电还没有发出去的时候,就已经收到了邱雨青的回电,告诉他,第五军也受到了共军的阻击,不能靠拢过来。

接到这封电报,胡从俊气得将这封电报一把撕了个粉碎,忽然想起当初张贤曾告诫过他的话:友军不可奢求,还不如信自己。看来,这一切又被这个小团长料中了。他愤愤地对着身边的张副师长道:“这个邱疯子太自私了!”

张副师长想了想,劝慰着他:“或许邱军长那里真得遇到了共军的阻击!”

胡从俊看了他一眼,鼻子里冷哼了一声,对着他道:“当年杨虎城在西安被困,电求邻近的友军增援,这个友军复电不能前来,于是杨虎城亲自起稿复电,上面只写了十六个字‘敌来打我,你则不管;我若一死,你也难免!’看来,我今天就要把这十六个字发给那个邱疯子了!”

张副师长怔了怔,担心地道:“师座,这样不好吧?”

胡从俊又看了他一眼,一言不发地走出了门去。

***************************

黄新远、钱雄风、刘青与六十二团的许营长再一次碰了头,大家初拟的以进攻为防守的策略已然失败,此时不得不面对更加严峻的形势,三个团的四个营此时还有一千人左右,已经被张贤的国军三十二团团团围困在五个院落中,不用想,张贤在这个时候一定是在调兵遣将,一旦布置完成,必定会强力反攻。

“看来,我们只能按刚才钱团长所说,在这里固守待援了!”黄新远这样地对大家说道,同时也显得很是无奈。

刘青与许营长都点了点头。

钱雄风想了一下,道:“如今我们所占据的只有这五个院落,地方小了点,但不管怎么说,也算是有了一席之地。我看,我们不如把这五个院落的墙壁全部打通,使这五个院落连成一个整体,同时构筑大量的工事,以抵抗敌人的进袭!”

“嗯!”黄新远点着头,道:“如今之计只能如此了!”

“还有!”钱雄风又道:“我们三个团的人在这个时候已经是同一条船上的人了,所以必须要同舟共济、团结一致,同生死共进退,才可能坚持到最后,等到胜利的到来!”

“是呀!”许营长也随之附和着。

黄新远点着头,道:“老钱,你说得不错,这其实不要你来说,大家都明白的!”

钱雄风笑了一下,对着大家道:“这个三十二团的张贤也算是一个铁汉,我想他一定会想尽办法地来消灭我们,所以下面的战斗对于我们来说,一定是十分惨烈的,只怕会超出我们曾经历的所有战斗,我只怕在关键时候有人会承受不住,影响了我们的士气!”

“我们大家都是老革命了,定然会坚持到底的!”黄新远却是不以为然。

当下,他们说干就干,士兵们从这些民宅里找出锄头、铁锹、铲子等农具,齐齐动手,将五个院子的院墙推倒打通了起来,并用摊倒的土砖、木料、石头等物,堆砌起来,在重要的出入口布置火力点,建筑防御工事。在这方面,张贤可以说是一个能手,黄新远、钱雄风也曾与张贤共事过,倒是从他那里学来了不少的经验,便也以其长制其长,点点面面,亲自着手,并没有用多长时间,俨然把这五个院落布置成了一个立体交叉的防御整体。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