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特种慰安所 正文二(野火烧不尽) 第一百六十六章:鬼人鬼心思

王大三 收藏 0 3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7.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24630.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7.html


曹胜元非常敏锐,他闻言大吃一惊。

“大师所言岂不是说日本人会占领景德?”

朱瞎子楞了一下。

“天机不可泄露,曹贵人务必留下老夫一命。我是随便算的,未敢向任何人透露,万一外传,国军定当以蛊惑人心,谣言惑众处老夫以死罪。”


曹胜元心想这位算命先生可真非凡人,于是一激动干脆把剩下的两张银票也一下全拿了出来,颤抖着手硬塞进了朱瞎子的手中。

“大师,曹某生命担保,不会外露半字。请大师收下这些钱,以备后用。曹某只想知道所有的来龙去脉而已,好为自己的举动有个先期的准备。大师请放心,不管是日本人还是我们国军在景德,只要我曹某在,必保大师生命无虞,生活无虞,家产和孩子亦无虞。


朱瞎子见曹胜元表现是十分虔诚,便一一把自己所占卦出来的慢慢都兜了出来。

他告诉曹胜元,日本人对付完八路军后一月内,必将集中兵力将景德攻下占领,然后日本人会遭到国军的大举反攻,景德被占五个月后势必还要回到国军的手中,然后三合的日本人就要节节走下坡路了。但在此期间曹胜元本人则会始终在双方交战中游刃有余,不会有危险发生。

但说到这里,朱瞎子又点了一下曹胜元,告诉他,他的命运也会随时发生变化的,要想掌握住方向那就必须保证朱瞎子的命才行。


曹胜元倒也真诚恳,马上发毒誓保证朱瞎子的安全,并且还要拜他为师,对此朱瞎子未置可否。

对自己的前程命运曹胜元心里已经有了底,看来历史从来很很宽容投机者,朱瞎子的话让他放松了许多。古人说的好:生活得保、淫欲自来,他便开始问起了自己的女人缘来。

朱瞎子摇摇头说:“实不相瞒你曹贵人,你这一生会和许多女人都有过同房,但追究起来,这些女人的心却都不属于你。”


“哦?听大师的意思是我这辈子没女人喜欢了?”

曹胜元原本希望朱瞎子能算出许轶初最终会喜欢上自己,但朱瞎子那么一说让他失望万分。

朱瞎子道:“我这人无论是谁,那怕是我憎恶的人我都不说假话。本来拿了曹贵人如此之多的金钱,应当拣好的来说,让您高兴才对。但是我要是那么瞎说的话,上天一定要惩罚老夫我的。说实话,这辈子还真没女人会喜欢上贵人您。”

“那大师方才所言我会与多个女人同房又是何意何解那?”

曹胜元感觉实在很难理解朱瞎子的话。


朱瞎子说:“和你同房的女人都是象你为日本人效力的时候对八路军那个女干部所做之事一样,硬得到的,而不是该得到的。我想老夫的话曹贵人是能理解意思的吧?”

曹胜元见朱瞎子很认真,竟然连和自己和宫本在苏亚鹃被俘后对她所做的龌龊之事都算的一清二楚,他也自然不敢狡辩什么。


见自己的事情被朱瞎子全算到了,曹胜元倒也就全放开了。

他干脆直接说了:“实不敢在大师面前再有半句不实之词,你们景德有个漂亮的国军女军官,威名远扬,想必大师也有耳闻吧?”


“曹贵人所指的是叫许轶初的那位姑娘吧,看上去您算女人缘的原因就是为她而来的吧,你想得到她?”

朱瞎子一下点在了曹胜元的要害上了。


“对,就是这个许轶初,我今天问此话只要大师告诉我一句实的,我有没有这个命和许轶初行房就行。若是有,我当可盼望,若是无,我从此就再也不想此事。”

曹胜元在朱瞎子面前干脆什么君子的伪装也不要了。

朱瞎子全明白了,自己面前的这个人明显是存着想玷污许轶初的淫念。

他闭上眼睛开始掐算起时辰运程,口中念念有词。到末了他说:“哎,曹贵人,能不能得到许姑娘是看你能不能帮她了,你若是肯帮她或许还有希望,若是只存邪念而一味的光想占有她的身体,那恐怕这辈子希望是不大了。”


曹胜元一听此话,脑子里是一片空白。

“难道许姑娘有可能被我得到?”

脑子想着嘴上都不由自主的说了出来。

“对,是有这个可能,不过这中间一定会有个转运的过程,在这个转运的过程里你自己的因素要占重要的位置,因为她的灾难你得帮她躲过,你不帮她你就休想得到她,还有,你还得要一心抗日才行啊,否则的话,哎,不说了不说了。”

朱瞎子就此打住了话头。


曹胜元是云里雾里的,他只是大约的明白了。自己必须帮着许轶初做事,并且要帮他避灾,才有可能上她的床。

不过看上去,朱瞎子好象不想再说了。

他问起朱瞎子日本人大约在什么时间段会决定攻打景德。


朱瞎子说:“不会超过二个月吧,景德的黎民百姓要遭灾了,可惜我一个算命的瞎子不敢去和贺长官和许姑娘说,因为谁都不会也不愿意相信我说的话。”

曹胜元本来还想问许轶初是否就是在这次日本人攻打景德时被俘,自己是否在她被俘后帮她。但见朱瞎子已经开始在回避这个问题了,便把话转到了另一个话题上。毕竟他花出了一千一百四十大洋,不把问题问个透彻,自己多少有点吃亏了。


“大师,先前你说我明年会有孩子。我想请教大师,孩子是目前是那一位?”

“哦,该女子不姓阎就姓谭和郭,跑不出这三个姓中的一个。”

曹胜元一听,姓阎的这不是分明指的是阎敏吗。他心里暗自害怕起了朱瞎子,这辈子算命的他也见过不少,一般都是游走江湖的骗子居多,没想到今天自己是见到了真神了,他不由的敬畏了起来。


他又一想,事情也不对,还有姓郭和姓谭的那,莫非朱瞎子指的是八路军的郭玉兰和谭莉?他可从来没想过这两个女人的心思过,甚至连人家的面都没见过,除了阎敏他其实想的是杜玫的心思,如今从朱瞎子这里突然冒出了谭、郭二人让他根本没想到。难道自己还有命得到谭莉和郭玉兰?他想到这里突然激动起来,要是自己有那个命得了郭玉兰,那几乎和得到许轶初也没什么区别。因为谁都知道《七仙女图》里七仙女中唯一典型的古典美的美人就是现在的八路军独立旅一分区卫生队的指导员郭玉兰。

其实论相貌来说,郭玉兰应居七仙女之首,只是她在现代气质上不如许轶初和周洁而已。

不过,这可能吗?他又怀疑起了朱瞎子的话来。


“七仙女”都是日军军部钦点的重要人物,就算是能抓到,谁也不敢去碰啊,就拿那个中央社的女记者张蕾来说,不是到现在都在特种所里过着与众不同的逍遥日子吗。朱瞎子却说自己不是能得许轶初就是能得到郭玉兰,似乎是在胡扯了。

但是这么些人名他都预测的很准,曹胜元又不得不信。也许自己就有这么好的命那。

此刻曹胜元非常兴奋,首先自己的命在整个的战争中看上去是能保住无疑了。其次,他可以顺利的得到阎敏也是没问题的了。


至于许轶初也好,谭莉和郭玉兰也好,他还没去深想,除了许轶初外,对另两人他连想都没想过,但依据朱瞎子的说法,自己好象是能得其之一似的。

曹胜元觉得差不多了,算命这事多算反而不灵,他便起身告辞了。


送走了曹胜元,朱瞎子敲了敲客厅边上的一扇雕花小门。

“许处长,你该出来了,他走了。”

许轶初带着一脸的笑和横本雄一推门走了出来。


“大师,您说的太好了,一下把这个曹胜元全绕进去了。”

许轶初在先前曹胜元坐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都是为了驱逐倭寇嘛,匹夫有责啊。喏,这是他给的脏钱,我估计也是敲诈来的,还是充公吧,为军队买上点大炮和子弹,也算是老夫的一点心意了。”

朱瞎子把曹胜元奉上的一千一百四十块银圆的银票放在了桌子上。


“不,不,大师,你已经为抗日做了不少有益的事了,这钱还是您留着用吧。”

许轶初推脱着。

“呵呵,你这丫头啊,好,那这样我留下四十的这张银票作为生活收支吧,其余的你一定带走,反正这些钱也不是好来路的,用在抗战上倒也变干净了。”

朱瞎子坚持要把这些算命所得捐献出来,许轶初只好收下了。


她说:“不过大师,你怎么说他可能会得到八路军里姓谭或者姓郭的姑娘那?这是事前我们没约定的啊。”

“恩,丫头,不瞒您说,这事我是真算出来的是这样,结果随口就说出来了,口无遮拦了,还望许处长见谅。”

“这倒没关系,这样也好,既然您的掐算很准,那我会去提醒八路军那边注意这两位姑娘的安全。”

许轶初接着说:“大师,我看我现在都可以做您的徒弟了,没想到您会按照我的话给别人算命那。”

朱瞎子说:“那倒也是,为了抗战我也竟然撒谎了,罪过,罪过,不过倒也顺了天意。对了,许姑娘,我还是那句话,你最好还是回你的北方那片圣地去,或者出国,否则七个月内必定有不利于你之身之事,希望老夫没有白说。”


许轶初这次来距离上次算卦整整过去了一个月。不过许轶初依旧对朱瞎子的话不以为然,她相信的是唯物主义的观点。


曹胜元返回三合时在头风哨卡巧遇谭莉却没抓她,实际上也是朱瞎子个他算的要帮助许轶初才能得到许轶初的说法在作祟。

因为自己明知道谭莉去找许轶初的却抓她,那不是等于和许轶初在作对吗。他已经暗中安排下了龙三,要他埋伏在头风哨卡附近,等谭莉从景德返回时悄悄跟踪她,找到八路军的驻藏地点。

这是因为他一回到三合,便接到了戴笠的指示,要他利用日本人的“铁桶之火”大扫荡的机会,帮助消灭滇西南的八路军这支部队。


当然谭莉是不知道这些的,在景德见到许轶初后,她最关心的还是还是如何利用手上的但岛夫人藤田枝子和孩子交换回我们的同志。

许轶初是热情的接待了谭莉,虽然她知道在景德也有戴笠的耳目,让戴笠知道自己还再私下接触八路军的人对自己的处境是个危险。


许轶初说这件事她得想一想,让谭莉先歇息下来,明天再研究。

实际上许轶初是需要时间向李克农同志的特使来汇报这件事情。不过,很快的就有了明确的答复。

李克农同志的特使指示:暂时不做交换,我们不能陷自己于非人道的境地去拿女人和孩子做交易,但可以利用牵制住日军的“铁桶之火”行动,然后在必要的时候无条件释放他们。但告诉日军的特派谈判代表,等扫荡停止再说商谈。


谭莉得到明确的答复后,急着赶回头风摇栗村去。于是许轶初派横本带人一路把她护送到了头风哨卡附近才返回。

过了头风哨卡,谭莉和警卫员上了马一路狂奔往摇栗村而去。她没想到自己的身后还悄悄跟着三、四个诡异的人,那就是曹胜元派出的龙三等跟踪上来的特务。

好在在摇栗村附近山高林密,加上又下起了蒙蒙细雨,视线很不好,就在这里龙三把谭莉给跟丢了。


回去后,曹胜元把龙三臭骂了一顿,但他非常狡诈,已经对王兴隆部的藏身地点有了大致不错的估计了。

这次,曹胜元要在三岛面前立个决对的大功,他要亲自带人把三岛夫人和孩子抢回来,这样一来三岛就将彻底的对他信任无疑了。


王兴隆和三岛的特派代表县长周大彬的谈判是在头风张鸣九的司令部里进行的,他们派出的代表是政委苏亚鹃。苏亚鹃出面有两个好处,一是向敌人证明八路军是打不死的,二分区依然存在;二是表示了对这件事的重视。

周大彬希望八路军方面提出条件。

苏亚鹃告诉他,条件有两个,一是释放特种慰安所里的所有八路军的女战俘,二是停止对小锅山的“铁桶之火”大扫荡行动。

周大彬告诉苏亚鹃他们的条件显然是太高了,特种所虽然是三合的日军在管理,但实际上的指挥权由军部控制,别说全部释放了,就是放出一个战俘来也要请示军部批准才行。

周大彬说:“苏长官,日本人历来讲究的是为了帝国可以奉献一切,三岛夫人应该为帝国而牺牲,何况日本人是知道你们是不会为难妇女和儿童的,万一不理会你们的条件岂不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了吗? 是不是现实点,点上两名女战俘释放倒也是个不错的交换?至于停止进攻小锅山残余的八路军倒是可以考虑的。”


苏亚鹃觉得周大彬的态度更多的倒象是在帮助八路军,便说回去商量后再答复周大彬。

回到摇栗村后,正好接到了旅部的电报,要求根据上级的指示暂缓进行交换,用必须满足先前的两个条件为由拖延住日军再说。

周大彬也只得先返回三合向三岛正夫交差。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