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媒:中国卧薪尝胆让七国集团土崩瓦解!

残狼嗜血 收藏 3 3055
导读: 世界应该记得,20世纪60~70年代日本经济的崛起,创造了震惊世界的“日本奇迹”,而1975年爆发了石油危机严重冲击了西方国家。这两起重大的事件却合力催生了7国集团(G7)。   世界现已看清,历史又出现了惊人的相似,G7诞生了30年后,中国经济已然崛起,创造了震撼世界的“中国奇迹”,而2008年爆发的全球金融危机严重冲击了整个世界。这两起重大事件合力不仅催生了20国集团(G20),而且酝酿着中美两国集团(G2)。   当然,G20的诞生不仅因为中国的崛起,也因为“金砖四国”的兴起和新兴市场国

世界应该记得,20世纪60~70年代日本经济的崛起,创造了震惊世界的“日本奇迹”,而1975年爆发了石油危机严重冲击了西方国家。这两起重大的事件却合力催生了7国集团(G7)。

世界现已看清,历史又出现了惊人的相似,G7诞生了30年后,中国经济已然崛起,创造了震撼世界的“中国奇迹”,而2008年爆发的全球金融危机严重冲击了整个世界。这两起重大事件合力不仅催生了20国集团(G20),而且酝酿着中美两国集团(G2)。

当然,G20的诞生不仅因为中国的崛起,也因为“金砖四国”的兴起和新兴市场国家的兴起。就在G20伦敦峰会前夕,巴西外长放言“G7已死”,G20必将替代G7。在经历了数月之后,为更好地协调应对全球金融和经济危机,再度召开了G20匹兹堡峰会,即不到一年时间之内的第三届G20峰会。由此可见,G20已凸现出主导世界经济政策和治理全球经济的决定性地位和作用。德国《世界报》10月3日发表了题为《G7已死!G20万岁!》的文章,似乎在呼应和证实巴西外长的预断。

然而,在G20诞生及其召开仅三届的过程中,一直伴随着对中美两国集团(G2)的热议、热捧。参与G20会议国家的一些舆论认为,G20的核心是G2,更有甚者还主张用G2代替G20,其理据是:主导世界经济和引领世界走出全球金融危机,实现经济复苏非G2莫属。

众所周知,G2概念的提出和传播都源于美国的学政商界的世界知名人士。美国经济学家、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弗雷德?伯格斯登于去年6月首次提出了G2说。他认为,中美战略经济对话机制应升级为领导世界经济秩序的中美两国集团(G2)格局,G2“共享经济领导权”。此论一出便得到了美国前国务卿、国际政治学家布热津斯基教授的热烈响应和赞同。在G20伦敦峰会召开前夕,世界银行行长、美国前副国务卿佐利克也公开发表文章支持建立经济上的G2。

近日,在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召开的伊斯坦布尔会议上,佐利克宣称,中国和印度将成为力量中心,美元作为唯一储备货币的地位将会衰退。美国再也不能靠美元主宰一切,欧元和中国的人民币将会成为候选的储备货币。尤其引人注目的是,奥巴马总统及其政府“对建立美中共同应对全球课题的G2体制持积极态度”,并在为 “迎接美中G2时代”做准备。奥巴马最近还再次强调:“中国是国际社会重要的领导者,不是具有威胁性的敌人;如果没有中国,就不可能处理好国际问题。” CHN强友之家 home.chnqiang.com 英国外交大臣戴维?米利班德在肯定G2将成为世界两强,担任世界的领导者的同时,也主张G2同欧盟共同组成美中欧三国集团(G3)。在5月18日英国《卫报》发表的专访文章中,他认为,“中国将与美国一道成为两支权威力量,担任世界的领导者”;如果欧盟能齐心合力则可能同美中两国结成“美中欧三国集团(G3)”。

近日,米利班德外长还再次强调,欧盟应该谋求全球超级大国地位,因此,“不应该由美中组成两国集团,应该由美中和欧盟组成三国集团”即G3。

已下台的日本自民党政府,长期以来既不愿正视二战侵略罪责,又不甘心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衰落和亚洲地区领导权的旁落;既对中国的发展抱有戒心,又对中国的崛起更加恐惧。因而,在无可奈何之中对中国始终采取遏制政策,在国际政治事务中竭力排挤中国。然而,日本所依靠的盟国美国却越来越重视中国,特别是奥巴马总统上任后更加重视中国、重视中美关系,视中美关系为“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并积极推动构建G2。这可以说是G2被热议、热捧,并被视为世界格局发展方向的原因所在。这对日本来说,比当年尼克松总统瞒着日本与中国开展秘密外交,以及卡特总统又抢先同中国建立外交关系对日本的冲击更大。

因此,日本从政府到舆论都强烈反对G2说,可堪比其反对G8吸纳中国扩展为G9更加激烈。但是,无可奈何花落去,眼看明年日本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地位就将被中国取代,也跟欧盟一样在大势已定的情况下,要挡住G2的最佳选择就是建立G3。于是乎,日本舆论也抛出了美中日三国集团(G3)说。新上台的鸠山民主党政府,步奥巴马民主党政府后尘,大力改革前自民党政府的大政方针和外交政策,务实地在美中之间找平衡,深知在当前提出建构美中日三国集团(G3)不是时机,因而热衷于倡导构建东亚共同体,既拉拢中国又排除了美国,从而起到延缓G2和最终达到建立美中日三国集团(G3)的目的。

就在欧盟和日本为挤进G2建立G3而相互排斥,谋求各自的G3出现竞争和抵牾,以及中国对G2还心存疑虑和态度暧昧时,美国新近提出调和方案的G4新构想,即由美中欧日组成四国集团(G4),而且这个新方案旨在同G20争锋,也欲将名存实亡的G7改造成G4。

这是美国在近日已落幕的G7财政部长和中央银行行长会议上,非正式提出的有关G7未来发展方向问题的设想,即将G7中的欧洲四国英、法、德、意合并为欧盟一方,去掉加拿大,换成中国,改造成为G4。美国的新方案虽然顺应时代潮流,终结G7使命,但却是吃力不讨好,弄巧成拙的败笔。

显然,将G7改造成G4,使得作为国家自主参与G7的英、法、德、意不乐意,加拿大更不乐意,日本也反对改掉G7,尤其担心中国加入由G7改造成的G4后,美中两国就可能决定世界经济的方向,削弱日本在参与决策上的影响力,也不利于日本鸠山政府提出的东亚共同体的构建。正因为如此,美国的新方案因遭多方反对,未能在本次会议上具体讨论。

笔者认为,G4构想在发展方向上是有意义的,是可取的,但在G4建构的思路上应另辟蹊径,不是将G7改造为G4,而是将G2扩大重组为G4。这种G4新方案才易于为欧洲和日本接受。

首先,美国热衷的G2在当前不仅欧日印等都极力反对,而且中国为避嫌,对所谓“G2共治世界格局”也不赞同,在这种形势下,G4不失为一种实用的调和方案。

其次,G4方案也避免了欧盟、日本在构建各自提出的G3上相互排斥的对立,把欧日都结合进G2而改造为G4,不失为一种明智的妥协方案。

其三,G4的构想构建不应和G7挂钩,不能建立在作为取代G7或改造G7为G4的基础上推出。合乎当今世界格局的政治学逻辑是,G7是G7,G4是G4。也就是说,G4的构想构建与G7无关,是另起炉灶的新四国集团。G7未来的发展方向问题,正如同G8未来的发展方向问题一样,让其在时代潮流中自生自灭,自行淘汰吧。美国提出把G7改造成G4的方案是不智的下下策。美国应该提出的是新构建的G4方案,即综合欧盟日本各自提出的G3方案而成的包括美中欧日的四国集团方案。准确地说,应是将G2改造成为G4的新方案。这才是符合当今现实和未来趋势的上上策。

www.chnqiang.com 最好军事战略资讯站

其四,将G2改造成G4,对于不十分钟情G2的中国来说,更易于接受。这能打消了中国对中美共治世界说的担心,因G2建构不仅会使中国同日本、印度、欧盟易于产生矛盾,也会使中国失去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的支持与信任。

细究起来,美国提出G4新方案,显然还有深层的用意。

一、当前G20的发展势头,大有取代G7之势,即便G7存在也要听命于G20做出的决策和贯彻G20做出的决议,而把世界头四大经济体美中欧日组建成G4,既能抗衡G20,也能在G20内主宰决策。

二、在G20内,欧洲占有了近半的8个席位: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西班牙、荷兰、欧盟和欧盟理事会主席国,因而G20很有可能为欧洲国家团结一致所左右。由此使美国担心,G20大有助欧洲主宰世界之虞。

三、G20召开共三届峰会以来,一直有人质疑20国集团规模太大,无法有效地发挥作用。美国也不满好些国家在G20峰会上无足轻重,却有参与决策权,且无法为其所左右并平添干扰。与此同时,还有人认为G20规模太小,不具代表性,强烈要求扩大G20范围。这些矛盾和问题势将长期困扰G20。因此,美国的G4构想作为共同主导G20或取代G20的方案提出,显然事出有因。

四、G4方案在美国看来或许是取代现在无法调和解决问题的G7和G20的最佳方案。可谓一箭双雕。

五、现在推出的G4方案如能成功,则为G2在G20和G4中发挥主导作用打下基础,更为将来正式推出G2方案埋下伏笔。可谓一石多鸟。

应该强调的是,G2的构想和构建是大势所趋,是顺应时代潮流的。中国大可不必太顾忌,而应主动、积极地把G2导向多极世界、和谐世界的和平发展大格局。中国不仅自身强大后需要,而且21世纪的国际社会,特别是发展中国家脱贫兴起,也都需要兴盛的中国积极主动发挥建设性领导作用,承担领导责任,而G2则是中国更好发挥领导与平衡作用的重要平台。

概而言之,回顾20世纪70年代开始的世界格局和展望21世纪的世界格局中的国家集团演变,可谓路线清晰:G7→G8→G20→G4→G2。这是世界发展的铁规律,时代发展的大潮流。这是不以任何国家和个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历史定律和辩证法。

本文来自参考消息,我是新兵望版主不要删我的帖子,谢谢!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