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命逃兵 一个人的战争 第八十章 投鼠忌器(1)

亡命逃兵 收藏 1 4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99.html


整个人被猎手一带,韩振脚底打滑失去重心时,唯一来得及作出的反应就是抓紧猎手。

哗啦一声,只听到水花溅起发出的清脆响声,河水便灌进了耳朵,顿时失去了所有的听觉,眼前陷入一片彻底的黑暗,接着韩振头下脚上感觉全身一凉,身体周围的阻力立刻大了许多。打湿的作战服和身上的装备在水里变地异常沉重,像是有一双无形的大手在死命拖着韩振往水底拽,尤其是身上的防弹背心,使得身体的重心集中在上身,坠着韩振头朝下往下沉。一手拉着猎手不敢放手,韩振只能用一只手划水,连蹬带划在水里翻了两个跟头才调整过重心。

河水流经农场所在的山谷时,山谷中的地势骤缓,河水流速加大,在水流的冲击下河底并没有太多淤积,掉过头韩振脚下就踩到了河床,脚下借力一点,凭感觉向岸边拼命地游过去。想抢回烟鬼的雇佣兵很有可能追到了河谷上方,韩振不敢贸然露出水面,否则在水里行动不便就成了活靶子,只能憋着一口气从水里往岸边潜过去。

河面不宽,韩振很快就摸到了坚硬的岩石。在河岸边上悄悄探出头扫了一眼,眼睛里进水也看不清楚,但马厩爆炸燃起的大火照亮了半个农场,自下往上从暗处看向亮处勉强能分辨出河谷上面的情况,没有追兵!

爬上河岸,将猎手拖出来,帮他压了压水,听到他咳嗽出来恢复呼吸的声音,韩振赶紧往上游跑去找自己的枪和烟鬼。但当韩振摸到落水的地方时,整个人傻眼了,烟鬼和落在河岸上的M4A1都不见了!

**!见鬼了?!韩振顺手从腰肋上面的枪套里取出了MP5K-PDW冲锋枪,警觉地扫视了河谷上方,刚才丢的烟雾弹还在哧哧地喷着浓烟,什么也看不到,但能听见农场里的枪声比刚才密集了许多,枪声有远有近,显然是酋长他们和里面的雇佣兵激战正酣。拍拍脑袋,倒出里面的水,听觉清晰了许多,马厩方向的枪声最响亮。

这么短时间内,就算是后面的雇佣兵追上来抢走了烟鬼,也不可能一下子没影没踪啊!韩振靠在河谷的陡坡上喘了口气,“鹰眼,烟鬼哪去了?”但无线电里没有任何应答。

“酋长?蝙蝠?雷鸟?秃头!操他妈的,全死光了?!”韩振挨个叫了一遍,没有一个人回话。

就是全挂了,也不该一眨眼死地这么干净,没有剩下一个能喘气的啊!再说,要是全都死了个干干净净,谁在开枪?慢慢平复下缺氧带来的眩晕,韩振忽然反应过来,连忙取下无线电一看,妈的!原来是无线电挂了!掉进河里的时候,无线电进水罢工了!

假冒伪劣产品,防水性能这么差!韩振恼火地把手里的无线电摔进河里,心里发狠,回去一定要把阿玛尼的牙全拆光了,再给他装一副假冒伪劣的假牙,咬口苹果就能崩断满嘴牙那种,让他这辈子只能喝稀饭!

摸回猎手那里,他已经爬了起来,但河水呛地他眼泪鼻涕口水哗哗地流,咳地肺都快从喉咙里蹦出来了。

“伤哪了?”一边问,韩振一边抄起猎手将他架起来,往马厩方向传来枪声的地方赶。

“小伤,死不了!”猎手豪气冲天地拍拍右腰,但他的身体显然没有口气那么硬朗,触到伤口疼地他脚下一软,差点又把韩振拽河里。

找到猎手抢烟鬼时丢下的M249机枪和医药包,韩振撕开桑尼的衣服一看,子弹在他的后腰射入,从前面钻出来,只是在右腰上留下一个前后贯穿的洞,弹头没留在身体里,而且险之又险的是伤口在腰侧,要是再往里偏上两公分或者子弹的射入角稍偏一点,他就基本可以告别夫妻生活了!

挤出猎手伤口里面的河水,简单地给他做了伤口处理,填上止血粉和消炎粉,贴上药用强力胶带,又往他嘴里塞了几片抗生素,韩振把手里的MP5K-PDW递给他,“死不了的话就拿稳了!”说完,韩振抱起猎手的M249翻上了河岸。

马厩里的火还在烧,跳动的火焰一窜一窜高达十来米,像个巨型火炬一样把半个农场照地亮如白昼,空气中弥散中一股刺鼻的焦糊味,显然马厩里那些价值百万的阿根廷克鲁塞罗马此时已经成了烤全马。烟鬼那老家伙要是没死,看到马厩成这样样子,估计能气个半死,再闻闻到这个烤全马的味儿,就算是没气死,最多也就剩下一口气。

但韩振这次猜错了,烟鬼不仅没死,而且活地生龙活虎!

钻进丛林里,韩振循着刚才传来的枪声向马厩方向摸了过去,可刚才还清晰嘹亮的枪声此刻忽然消失地无影无踪。蹲在树后,韩振支棱着耳朵听了半天,只能听见马厩噼里啪啦烧地兴高采烈的声音和草坪上隐约传来的枪声。马厩里燃起的大火这时候已经蔓延到了房子后面的丛林里,丛林里烟雾弥漫,韩振瞪着眼睛瞅了半天,灰蒙蒙的一片什么也看不见。眼睛里的河水刚擦干净,没一会儿功夫,又被浓烟熏得眼泪汪汪。烟雾中还弥散着一种刺鼻的味道,不知道蝙蝠在他的炸弹里又添加了什么玩意,赶紧用打湿的衣服蒙住了口鼻。

蝙蝠最拿手的就是配置各种类型的炸弹,扔进马厩里的不知道又加了什么料,爆炸的威力异常霸道,冲击把几十米外的雇佣兵都掀了个跟头,燃烧的温度不仅极高,而且还有越烧越旺的趋势,像是铝热剂和固体燃烧弹的混合,但爆炸的威力却远比普通的铝热剂、固体燃烧弹大。

搜索了半天,衣服都被高温烤干了,韩振也没有找到一个人影,蝙蝠和雷鸟似乎已经转移了阵地。无线电进水报废,无法和其他人联系上,这里浓烟滚滚遮天蔽日,根本没有没有视线,更没办法分辨敌我,韩振也不敢贸然从丛林里露头,只好原地撤向河谷。在这黑漆漆伸手不见五指的浓烟里,万一碰上雇佣兵还好,要是不一小心被对面的酋长他们误会,送过来两颗子弹韩振就真是死不瞑目了。

火势蔓延地很快,几分钟的时间韩振前面的几株大树就在高温的熏烤下变地焦黑,树枝上开始冒烟飘起星星点点的火星,眼看就要烧起来,不敢再耽搁下去,韩振慢慢向河谷方向退去。背对着河谷,小心翼翼地警戒着面前黑洞洞的丛林刚退出两步,韩振正要转身离开,耳朵忽然捕捉到一丝极细微的响声,咔地一声轻响立刻让韩振绷紧了神经。这声音韩振再熟悉不过了,做梦都能听出来,那是枪膛里没有子弹撞针击空的声音!

闪身躲到身旁的大树后面,韩振脚下不停,压低身体又窜到了另一株大树后面,兜了个圈子飞快地向刚才传来声音的地方扑去。

大火将丛林里的空气烧成了滚滚热浪,似乎连空气都要燃起来,在强烈的高温热辐射下,红外夜视仪也失去用途,灰蒙蒙呛人的烟雾里,肉眼更是什么也看不见,眼睛睁开就被熏得泪水直流,韩振只能完全依靠听觉。可以肯定刚才的声音就是从这片丛林方圆不超过十米的范围内发出的,摸到跟前,韩振拔出军刀,背靠树干,闭着眼睛竖起了耳朵,静静地等待着。在浓烟里,不管是谁,现在都是一个瞎子,只要刚才发出声音那人在动一动,韩振就有把握找出他。

果然,韩振听到了一片沙沙声,像是衣服和和草木摩擦的声音,声音很低,很缓慢。猛地转身从树后窜出来,睁开眼韩振就看见前面不远处一团白乎乎的影子。两步跨到跟前,韩振一俯身,左手勾住地上那条人影的下巴,右手的军刀向他的脖子扎去。

就在刀尖扎进那人的脖子时,韩振猛然感觉到反常,雇佣兵没人穿白衬衫!

农场里的人只有烟鬼和那个被鹰眼打死的中年男人没有穿军服,他们两个都是西装革履,既然中年男人被鹰眼干掉了,那么这个人……

刀尖贴在那人的脖子上,韩振卡住他的脖子一翻,看到了他的脸,烟鬼!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