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喜儿应该嫁给黄世仁”的新闻看精蝇的险恶用心 zt

蓝色征衣 收藏 3 152
导读:从“喜儿应该嫁给黄世仁”的新闻看精蝇的险恶用心 作者:温暖阳光 文章发于:乌有之乡 点击数:2825 更新时间:2009-10-16 顶 荐 [字体:小 大] http://www.wyzxsx.com 今天一个新闻说有个女大学生问教授:“如果黄世仁生活在现代,家庭环境优越,可能是个外表潇洒、很风雅的人。加上有钱,为什么不能嫁给他呢?即便是年纪大一点也不要紧。”晚上中央电视台也播报了这个新闻,中央电视台和精蝇教授都愿意炒作这个新闻,令我感到很纳闷,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从“喜儿应该嫁给黄世仁”的新闻看精蝇的险恶用心


作者:温暖阳光 文章发于:乌有之乡 点击数:2825 更新时间:2009-10-16 顶 荐 [字体:小 大]

http://www.wyzxsx.com


今天一个新闻说有个女大学生问教授:“如果黄世仁生活在现代,家庭环境优越,可能是个外表潇洒、很风雅的人。加上有钱,为什么不能嫁给他呢?即便是年纪大一点也不要紧。”晚上中央电视台也播报了这个新闻,中央电视台和精蝇教授都愿意炒作这个新闻,令我感到很纳闷,我认为不一定是女大学生真说了这话,可能是精蝇们又有什么私货要推销了!女大学生认为“喜儿应该嫁给黄世仁”这件事情可能是教授编造的,为什么我这么说呢?媒体报道的意思是:这个女大学生不知道喜儿和黄世仁的故事。如果这个女大学生根本不了解这个故事,那她为啥会认为喜儿应该嫁给黄世仁?比如女孩不知道一个有钱的男人是什么样,什么品格,是不是有艾滋病,她就能认为要嫁给这个人?这个女大学生根本不知道黄世仁是恶霸还是一个普通人,她就说喜儿应该嫁给黄世仁?这一般不可能吧?所以女大学生如果不知道喜儿黄世仁的故事,那她就说喜儿应该嫁给黄世仁,这不太合乎逻辑!另一种情况是:如果这个女大学生清楚的知道这个故事,这个女生还认为喜儿应该嫁给黄世仁,这也不符合常理,因为黄世仁是喜儿的杀父仇人,如果这女大学生完全清楚喜儿和黄世仁的故事,那也不会选择说这些,这个女大学生受过一般的教育,不可能没有正常人的逻辑吧?生活中就真的这个女生说了这样的话,也不会在媒体上讨论呀?所以我觉得“女大学生认为喜儿应该嫁给黄世仁”这件事情可能是故意编造出来为了宣传某种思想来达到精蝇的目的!就算真的在课堂上发生这事情后,这个老师故意把这件事情告诉媒体,媒体也要为了某种原因才要讨论这件事。并且中央电视台也报道了这件事,这说明这事是故意拿出来让人们讨论,试探性的让人你们接受某种思想!任何媒体播报一个新闻总要有它本身的目的,要说明什么。媒体讨论这件事是为什么呢?


他们宣传这件事的逻辑是:喜儿被黄世仁压迫,喜儿也可以选择不反抗,而是顺从黄世仁,那不是正好达到了黄世仁的目的吗?所以宣扬“喜儿嫁给黄世仁”的目的就是为了讨论一下:能不能百姓不抗压迫呢?精蝇的表黄世仁要压迫劳动人民的表喜儿,如果劳动人民的代表喜儿反抗,对精蝇黄世仁很不利,所以现在就是要大家探讨一下劳动人民喜儿们是不是有不反抗的“个人自由呢”?人民反抗压迫的革命告诉我们“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现在精蝇要压迫人民,就要改变革命给百姓带来的思想,要告诉百姓:“劳动人民喜儿嫁给精蝇黄世仁才是正路。”


有人说:“你这可是瞎猜,人家虽然让你讨论喜儿可以嫁给黄世仁,但是人家也让你讨论喜儿可以反抗呀,这不是公平的吗?”那我告诉你,他们是这样考虑问题的:在以前人们的概念里认为,劳动人民喜儿反抗黄世仁的压迫是绝对应该的,根本不容置疑的!所以精蝇们不能直接告诉我们,喜儿就是要顺从黄世仁做奴隶,这样会过于明显,人们反抗强烈,所以他们选择“小步快跑”慢慢的达到目的,这样不太显眼。以前革命给我的观念是:喜儿要反抗黄世仁是一定的,根本不用讨论“喜儿嫁给黄世仁”这种可能性。但是现在可以讨论“喜儿嫁给黄世仁”这种可能性,那不是精蝇们已经前进了一步?如果精蝇这样一步一步的前进,总有一天要让人们接受“喜儿不能反抗黄世仁,劳动人民喜儿嫁给黄世仁才是‘理性’,喜儿满足黄世仁的要求才是合理的”这种观念!现在先出来一个精蝇叫兽装作谴责“喜儿嫁给黄世仁”的样子,试探一下。这样起码公开说出了这种观念,他们前进了一步!以前革命的真理告诉我们,“遇到压迫一定要反抗”。现在兽假装谴责,却给了我们两个选择,精蝇告诉百姓,现在是在反抗和顺从黄世仁之间让你“自由选择”。经过教授的一番炒作,从以前告诉你“只能反抗黄世仁”这一种选择,变成了两种选择,精蝇们达到了第一步目的!他们是这样想的:如果人们根本不接受“劳动人民喜儿要屈服于黄世仁”这种观念,那精蝇们就可以说这是女大学生不懂事,胡说的;如果真的有很多人认为喜儿应该嫁给黄世仁,那精蝇就乐了!以前我们认定“喜儿不反抗黄世仁”是错的,而现在央视告诉我们说:“喜儿嫁给黄世仁也是一种‘个人自由’呀”!起码他们已经做了比以前前进了一步,这也是精蝇们的一点胜利!这就像我们都认定了,人吃氰化钾就会死,所以人绝对不能吃氰化钾。“人不能吃氰化钾”的概念已经根深蒂固,现在一个坏人要诱惑人们吃氰化钾,他如果上来就让人吃氰化钾,那人们绝对不会相信他,所以他就要一步一步的来,先借某个大学生的嘴试探性的说:“人吃氰化钾真的会死?我能不能试试?”从“绝对不能吃氰化钾”到公开讨论“到底能不能吃氰化钾”,起码坏人达到了第一步目的!而且把吃氰化钾也变成了一种“个人自由”!


叫兽编造说:“喜儿嫁给黄世仁这种观点在年轻人里非常流行”这种谎言。为啥这是谎言呢?因为黄世仁是喜儿父亲的债主,也是逼死喜儿父亲的杀父仇人。“嫁给自己父亲的债主和自己的杀父仇人”这种观点,在古今中外任何国家的年轻女生里也不会非常流行!所以说叫兽的这种说法是谎言!黄世仁有两种身份:一是有钱人,二是在严重剥削制度下,通过压迫手段把自己变成了喜儿父亲的债主和杀父仇人。叫兽偷换概念,他先模糊的告诉我们:喜儿嫁给黄世仁只是嫁给有钱人。现在,嫁给有钱人的想法可能在一部分女生里很流行,这不会引起我们的警觉,我们就会把这件事当作“娱乐新闻”来看待!但是他告诉我们女孩要嫁给有钱人后,还偷偷夹杂了,“劳动人民喜儿应该‘理性’的选择嫁给压迫者。”的观念。他这样偷偷的给我们灌输“喜儿不要反压迫才是‘理性’的”思想,主要目的是告诉我们;劳动人民不要反抗!


精蝇们告诉我们“喜儿嫁给黄世仁是对的。”如果喜儿可以选择嫁给黄世仁,那精蝇这些年“压迫有理,反抗有罪”的观念都可以成立了!如果喜儿可以嫁给黄世仁,那“汪精卫卖国是理性爱国”;“革命的共产党领导的,反抗地主资本压迫的革命是错的”;“通钢工人应该接受压迫”;“李鸿章不愿意打日本是理性的选择”;“黑煤窑工人在黑煤窑做奴隶起码有一口饭吃”;“血汗工厂起码给工人一口饭”;袁伟时认为,“清朝在技术不如英法联军的情况下抵抗是不理性的”着一系列精蝇的反对斗争的逻辑都成立了!所以“喜儿应该嫁给黄世仁”的观点和精英们“压迫有理,革命有罪”的思想是一脉相承的!


精蝇们为了给以前的李鸿章蒋介石等精蝇主子的对外战争失败找理由,编造了“技术落后就要挨打”的谎言,如果这能成立,那他们对外战争失败都可以推到“技术落后”的身上。如果“技术落后就要挨打”的谎言成立,那汪精卫知道中国比日本技术落后,所以汪精卫投降卖国就成了“理性爱国”。可毛泽东和精蝇的美国主子都用事实打了精蝇耳光。毛泽东领导的革命共产党从红军开始就比国民党技术落后,可技术落后的毛泽东偏偏打败了技术先进的国民党美国建国时候,技术落后的美国打败了技术先进的英国;技术落后的毛泽东时代打败了美国;技术落后的越南打败了美国;英国19世纪侵略阿富汗,四万英军就活着回来几个,这些事实都揭穿了中国极右精蝇“技术落后就要挨打”的谎言!如果“技术落后就要挨打”的谎言成立,那人类从奴隶社会开始,统治者的军队都比百姓技术先进,那百姓难道永远推翻不了技术先进的奴隶主,人类永远停留在奴隶社会?“技术落后就要挨打”所以“技术落后的喜儿”就应该嫁给“技术先进”的精蝇黄世仁;技术落后的中国应该向技术先进的日本投降;汪精卫是“理性爱国”的“英雄”;技术落后的中国百姓根本不应该起来革命,反抗地主资本的压迫。精蝇的这些观点主要是让百姓不要反抗!可精蝇不让百姓反抗的逻辑已经违背了人性!精蝇认为“自私是人的天性”,那既然自私是人的天性,那如果你精蝇抢劫了大量的财富,大部分人都很穷,根据人是自私的观点,所以人家一定不愿意你少数精蝇拥有大量财富,所以人们就要反抗!如果少数精蝇抢劫百姓大量财富,百姓还不反抗,那百姓不是成了“无私”?精蝇让喜儿嫁给杀父仇人黄世仁符合人性吗?


精蝇认为,“压迫有理,革命有罪。”,那如果有人抢劫精蝇,精蝇起来反抗,难道责任在精蝇而不再抢劫者?日本打美国,责任在美国?美国推翻英国的统治,战争的责任应该在美国?你用军队警察这些暴力压迫百姓,那百姓起来反抗,责任在百姓?革命就是反抗压迫,因为你压迫,所以我反抗,起因是你压迫,所以我反抗是对的!精蝇说自己“反对暴力”,那请问精蝇,美国建国的暴力你反对吗?美国打伊拉克的暴力你反对吗?美国南北战争的暴力你反对吗?美国打日本的暴力你反对吗?这些暴力精蝇基本不反对,那精蝇反对暴力也是假的,他们只是反对百姓暴力反抗,他们支持自己认同的暴力!如果按照精蝇的观点,那我也可以说百姓也反对暴力,如果百姓提出要求,以前的政府立即按照百姓的要求下台,那不是就没有暴力了吗?如果工人要收回自己的国营企业,那你不要对工人暴力呀?精蝇所谓反对斗争,其实是反对百姓反抗,他们国企改制时候没有国家机器的支持?他们侵吞国企不是对工人的阶级斗争?他们让工人下岗不说是斗争,可百姓一反抗,他们却说不让阶级斗争!法国、俄国、英国、美国都是革命的结果,精蝇认为这些国家革命错了?精蝇不能让统治者放弃压迫,却要百姓先放弃革命,为啥呢?精蝇认为绝对的权利导致了绝对的腐败,那你不放弃压迫,却让人民放弃革命的武器,那没了革命,你还怕什么?欧洲后的一些改革,都是因为革命后的统治者对革命恐惧,因为畏惧革命,所以选择改良,如果没有革命对他们造成的恐惧,他们能选择改良?如果统治者不放弃压迫,百姓却放弃了革命,那不等于对统治者没有监督吗?你先压迫,为啥让百姓放弃反抗?难道有人要压迫精蝇的家人,精蝇起来反抗,责任是精蝇的?所以黄世仁不能放弃压迫,喜儿绝对要反抗!哪里有黄世仁的压迫,哪里就有喜儿的反抗!喜儿的反抗是因为黄世仁的压迫,所以责任在黄世仁!精蝇认为百姓应该遵守法律,革命前是精蝇政府制定的法律;可百姓革命的时候也提出了自己的要求,这也是法律,你有你的法律,我有我的法律,那为啥你精蝇不能按照多数人的法律?为啥百姓要接受你的法律?如果一个反动的压迫者统治,如果百姓放弃了反抗,他不会越来越压迫?只要精蝇黄世仁不放弃压迫,劳动人民喜儿绝对不能放弃反抗!如果喜儿放弃反抗,那精蝇黄世仁也会得寸进尺!如果喜儿们都不反抗,那没有约束的黄世仁不是更“天不怕地不怕”了?中国人民的革命告诉我们,“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的观念百姓绝对记住了,喜儿怎么也不会嫁给黄世仁的!


精蝇喜欢说法律,如果说法律,那就算国民党时候放高利贷也是违法的,黄世仁高利贷逼死喜儿的父亲,那让喜儿嫁给黄世仁,不是公开违反法律吗?难道中央电视台说喜儿嫁给黄世仁是“个人自由”不是违法?精蝇说,法律对黄世仁和喜儿都是独立的。法律独立吗?一个瘸子和一个跳高冠军比赛跳高,说规则是独立的,这不是谎言吗?规则没有倾向?喜儿和黄世仁打官司,喜儿没钱也不懂规则;而黄世仁有钱懂规则,那法律倾向于谁呢?因为黄世仁通过压迫占有了多数资源,所以所谓自由选择看似中立,其实是打着自由的旗号推行有利于黄世仁的规则!


精蝇经常用来自由骗人。因为人类拥有财富和生产资料情况不同,所以就会出现阶级,在各阶级立场上看到的自由是不同的,比如工人认为不失业,那自己敢于自由批评资本家;而资本家认为随便解雇工人,自己才能自由,所以有的时候在不同阶级看来自由是对立的!没有对所有阶级都平等的自由!比如一个人没钱,另一个人有钱,说自由,没钱的人可以去的地方很少,而有钱的人可以去很多地方,所以精蝇们的自由都是打着“给所有人自由“的旗号保护少数人的自由。黄世仁有钱,他可以自由的去天津、北京、外国、可以让报纸给他发表文章,而喜儿没钱,只能逃到山上,或者嫁给杀父仇人,所以所谓喜儿的“自由选择”是假的,是那个时代地主资本的压迫逼迫的喜儿只能进山或者让黄世仁玩弄!喜儿和黄世仁谁自由?现在新资本自由主义下,为了逼迫人们给资本打工,取消了百姓的福利,女大学生没有社会保障,很多没有工作,女大学生有一些堕入风尘,有的选择嫁给资本,这是自由吗?如果她有社会保障,她可能会选择别的,现在她不是被新自由主义市场逼迫的?说都自由,资本可以去各地,可以选择很多女大学生,而女大学生因为没有钱,所以为了生存没法选择更多,那是都一样的自由吗?所以所谓的“自由选择”是假的,是有钱人自由多,而喜儿自由少!中央台一句“自由选择”掩盖了因为阶级不同带来的自由度不同的真相!因为拥有不拥有生产资料和贫富差距带来的阶级差别,造成不同阶级人的自由度不同,说“自由选择”是为了掩盖阶级差别!


精蝇认为,“喜儿如果放弃反抗,那还有饭吃”。张维迎们认为,“血汗工厂在怎么不好,也不能涨工资,因为涨工资导致血汗工厂倒闭,那工人没饭吃了,现在血汗工厂存在,起码工人有饭吃!”按照这种逻辑,美国南北战争时候,南方的奴隶主告诉奴隶说:“我奴隶庄园还能给你口饭吃,你们推翻了我,你就没饭吃了!”那如果按照这逻辑,奥斯维辛看到苏军来了,奥斯维辛集中营可以告诉犹太人说:“我奥斯维辛还能给你饭吃,你推翻了我,你们就没饭吃! 如果这种忽悠能成立,那任何时代的压迫都能维持下去了!奴隶的劳动养活了奴隶主,而不是奴隶主养活了奴隶,没有了奴隶主,奴隶可以自己组织劳动,而没了奴隶,奴隶主就没法活了!所以绝对不是黄世仁养活了喜儿,而是喜儿们的劳动养活了黄世仁们,所以喜儿要反抗,要夺回自己的劳动果实!喜儿们要反抗压迫,而不是失去了自己家产后,再被“自由市场”逼迫的把自己也给了黄世仁们


精蝇要求,“劳动人民喜儿不要反抗黄世仁的压迫,应该顺从黄世仁。”可是精蝇为了自己的利益却从来不放弃斗争。精蝇认为,“汪精卫觉得中国比日本落后,所以理性的选择投降日本,是理性爱国。”精蝇鼓动推翻政府的某次事件闹事的时候,怎么不告诉百姓应该顺从?蒋介石到了台湾以后比大陆弱,怎么精蝇不告诉蒋介石应该理性的投降?美国建国时候比英国弱,精蝇怎么不说美国革命会造成死人,美国人应该顺从英国?精蝇怎么不告诉美国人应该“理性爱国”?美国为了自己利益推翻别国政府时候,精蝇怎么不让那些国家的百姓服从本国的统治者?工人反抗精蝇的抢劫国企时候,精蝇为啥不选择理性的放弃那些企业呢?精蝇所谓“理性”的含义就是:当精蝇压迫百姓时候,百姓起来反抗,精蝇就会说百姓“不理性”,精蝇抢劫了百姓,如果百姓认同抢劫,还主动做奴隶,精蝇认为这就是“理性”!精蝇从来不教育自己的子女嫁给杀父仇人;精蝇却让劳动人民喜儿们嫁给精蝇黄世仁!


精蝇为啥怕喜儿斗争呢?这是精蝇黄世仁的经济模式决定的。因为现在精蝇搞得是奴隶经济,也就是“比较优势”,为啥要搞奴隶经济?因为精蝇没本事在高端跟外国竞争,所以放弃跟外国比拼技术,如果和奴隶主竞争,那奴隶主就要打压,所以精蝇们怕了。奴隶经济就是:我们生产初级工业品,因为谁都能生产,所以价格很低,而美国生产高端,这样我们出卖资源和百姓体力交换美国的高端产品,我们等于出卖资源,这种经济模式靠百姓没有福利和低工资发展,等于是用百姓的血汗和中国资源养活精蝇和美国,这种经济模式的分配是美国拿大头,中国精蝇拿小头,百姓维持生命就行,这等于美国是主子,精蝇是奴隶管家,而百姓是奴隶!这就是奴隶经济。这样的经济模式,美国做了主子,自然主子不会侵略自己的奴隶庄园,所以精蝇不用建立强大国防反抗外国侵略,但是这种经济靠剥削奴隶,所以只有奴隶百姓造反是对这种模式最大的威胁,所以精蝇为了维护自己的买办经济模式,就要防止百姓起来反抗压迫!精蝇为了防止奴隶喜儿反抗压迫,所以精蝇就喜欢喜儿放弃造反,顺从黄世仁。精蝇黄世仁们为了维护自己的买办经济,必须教育喜儿:“要‘理性’的做奴隶”,所以“喜儿嫁给黄世仁”是精蝇的买办经济维持下去的需要!


如果某人是女大学生的杀父仇人,那女大学生的一种选择是:暂时迷惑黄世仁,以后等待时机,让黄世仁家破人亡,这也是一种反抗的手段,这也符合一般人的逻辑,我估计一般女学生可能会这么想!可精蝇编造的这个故事里,女大学生只认为应该嫁给黄世仁,却不想喜儿对黄世仁有一点不利!精蝇这么不符合逻辑,就是怕喜儿对黄世仁有一点不利,那他们不是站在黄世仁的立场上说话?


精蝇不愿意自己的女儿嫁给杀父仇人吧?精蝇认为“人是自私的”,既然人是自私的,那怎么可能精蝇少数人占有大量财富,而百姓还不起来反抗?所以精蝇让“喜儿嫁给杀父仇人黄世仁”是违背人性的!中国人民革命告诉我们“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所以精蝇想让劳动人民喜儿放弃反抗精蝇黄世仁是不可能的!精蝇黄世仁不放弃压迫,为啥喜儿要放弃反抗?


现在网民的眼睛都是雪亮的,精蝇以后不要拿“黄世仁要嫁给喜儿”这种观念来欺骗百姓了!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