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战在即?中印乃堆拉山口边贸清冷,营业厅锁门闭户

老鸟枪 收藏 1 644
导读:  [img]http://photocdn.sohu.com/20091016/Img267396885.jpg[/img]   亚东县仁青岗的中国电信营业厅锁门闭户            “我告诉你,2008年全年,我总共才卖出1000元的货物。”33岁的浙江温州商人郑祥乐拿出一本账本向记者诉苦,“(仁青岗边贸市场)开了4年了,但这里的生意却一直没有火起来。”   西藏亚东县乃堆拉口岸的仁青岗边贸市场,中印陆路边境唯一的边贸口岸。2006年7月6日,中国和印度重新

大战在即?中印乃堆拉山口边贸清冷,营业厅锁门闭户


亚东县仁青岗的中国电信营业厅锁门闭户









“我告诉你,2008年全年,我总共才卖出1000元的货物。”33岁的浙江温州商人郑祥乐拿出一本账本向记者诉苦,“(仁青岗边贸市场)开了4年了,但这里的生意却一直没有火起来。”


西藏亚东县乃堆拉口岸的仁青岗边贸市场,中印陆路边境唯一的边贸口岸。2006年7月6日,中国和印度重新开放连接西藏与印度锡金段的乃堆拉山口,恢复了两国中断44年的边贸通道。那时,这条中国通往南亚地区的“丝绸之路”被寄以厚望,中国的一些专家估计,乃堆拉山口边贸贸易额第一年将超过2亿美元,而印度专家的估计数字甚至达到每年5亿美元。


但郑祥乐的遭遇却让这些曾经乐观的预言落空——截至今年9月28日,亚东县商务局的统计资料显示,4年来,仁青岗边贸市场的总贸易额才刚刚突破2000万元的关口,达到2067.67万元。


这一略微有些残酷的现实,似乎也是中印边境争议问题的写照之一。


官方承认边贸市场生意淡


亚东县城面积很小,仅有3条横街,1条纵街,步行半个小时就能全部逛完。9月底,记者在仍在施工中的亚东步行街上的一家快递公司店铺前找到了郑祥乐,这是仁青岗边贸市场的商人们日常聚集的场所。郑祥乐,浙江温州人,人称“阿乐”, 2007年在听闻“乃堆拉山口边贸市场将火暴”的消息后,从温州千里迢迢前往亚东县,在仁青岗边贸市场租赁了店铺,做起了边贸生意。


此刻,阿乐正在与其他2名商人在一起“斗地主”。“今天上不去了,商务局昨晚已通知所有的商户了,印度那边这几天过节,不允许印度商人过边境做生意了。”“你来的确实不是时候,依据以往经验,不止今天,这一周的市场都不会开了!”一旁的商人黄欣与吴作松显得很无奈。


“我不是随意猜测,你可能还不知道,从2006年开市以来,这个市场总是开开停停的。”吴作松告诉记者,2006年,他就来到了仁青岗市场,是第一批边贸商人。


接着,他历数了4年来仁青岗边贸市场的开开停停:2006年,只开市了51天;2007年,因修山路,贸易直到最后一个月才完全恢复正常;2008年,延迟了2个多月才开市,之后还闭市;2009年,原定5月4日开市,结果,7月13日,印度才放行部分商品。


“本来中印约定每年市场开放的时间就有限,5月1日至11月30日,逢周一至周四开市,时间是上午10点到下午6点,期间再开开停停,你说,这生意能做好吗?”吴作松说道。


因为无事可干,当地又缺乏娱乐项目,中国商人们平时聚在一起只能靠打牌度日。阿乐说,来亚东前他不会打牌,甚至不懂得什么叫“斗地主”。“可我来到亚东3年,‘斗地主’就斗了3年。”阿乐说完,叹了口气。“不光你一人,我们不也是在这间屋子,靠斗了4年地主,才走过来的。”杭州人沈建荣插话道。此话,惹得8名商人一起哄笑,笑毕,纷纷板起了脸说:“还真是这么回事。”


亚东县商务局局长李萍也认同了这些商人的说法,她回忆,2008年5月19日,市场开张,那一天,中方人员在仁青岗边贸市场举行了开关仪式,并准备了哈达与条幅欢迎印度商人前来,“结果,等了一天,一个印度商人也没来。”


亚东县商务局的统计资料显示,2006年,仁青岗市场进出口贸易额为人民币158.01万元,2007年是613.74万元,2008年是848.41万元,2009年截至9月28日的统计数字是447.51万元。然而,翻阅历史资料却能发现,早在20世纪初,乃堆拉通道的贸易占到中印边贸的80%以上,年交易额最高时达上亿银元。1947年印度独立后,乃堆拉山口的边贸飞速发展。到1957年,就有700多人和1000多头骡子每天往返在这条道路上。那时,印度主要进口羊毛、动物皮革、牦牛尾巴等货品,出口衣物、烟草、肥皂、劳力士手表甚至是分解的汽车,他们由此换回成袋的中国银币。


“边贸市场的生意清淡,是不争的事实。”李萍说,而亚东县委书记吴希铭在接受早报记者的采访时也多次表示,亚东的发展目标是“边贸强县”,但他却不停唏嘘:“4年了,边贸市场还是不景气。”


中方取消摊位租金吸人气


9月30日,商人何航滨开车带记者前往仁青岗边贸市场。站在市场上,就能看到乃堆拉边境的哨所。目前,中印双方边防哨所开通了热线电话,如果一方哨所的执勤士兵发现情况,可以与对方及时沟通联系,传递信息。何航滨说,平时游客可以前往边境哨所处拍照留念。


仁青岗边贸市场位于乃堆拉山口16公里左右的山路上,蓝白条纹相间的屋顶,共28间商铺、84个摊位,总占地面积约6400平方米,附近边防、海关、银行、邮政、停车场、招待所,一应俱全,但这里依旧是2006年临时搭建起来的房子。


这一天是周四,本应该是交易日,但印度商人过不了印度方面的哨所,为此,市场的大门依旧紧闭,邮局、银行等设施也大门紧锁。因已有一星期没有人气,市场显得冷清落寞。


李萍说,在边境贸易的问题上,中方一直是积极主动的,但因为印度方面提防中国的惯性思维,通过贸易清单等各种途径限制了边贸。


“我们早已规划好建一个面积超过25000平方米的交易市场和集中了海关、边检等的联检大楼,上亿元的资金早在2007年就已经到位了,但就因为印方的不积极,致使边贸清淡,中方才迟迟没有动工。”县委书记吴希铭说。


“2006年,亚东开市那一年,来亚东考察做生意的人一批又一批的,亚东旅店的床位由不足110个,增加到了700多个,边贸市场一个摊位的租金高达2万元,转手一卖,能卖到5万元。”吴作松回忆说。


“现在呢?”


“现在呀,市场的摊位租金,一分钱不收,商人们也大批走掉了。2008年走了1/3,2009年又有10个熟面孔离开了亚东。不知道明年我还会不会来?”说这话时,吴作松一声叹息。


重返乃堆拉


1928年,英国地质学家伊斯顿在《穿过锡金和西藏到珠穆朗玛峰的一条少人问津的大道》中描绘了中国通向印度的边界关口,那里冰雪覆盖,须有一头驴在前开道,才能知道路在哪儿。旅行者“一次又一次鼓起勇气希望最后一个山峰已经过去,却看到前面总是出现另外一个……山外有山,沟外有沟,黄色秃顶的山脉延伸……它们后面,涌现出一座万丈高的雄伟尖椎冲刺蓝色的天空,多么难以形容的、终年积雪的珠穆朗玛——群山的圣母”。


这就是乃堆拉口岸,从战争——冷战——互喊朋友——通关,虽然谨慎缓慢,但这个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寂寞山口,在充当了44年的军事禁区后,在2006年重新迎来久违的商人。然而,经过刚开放时候的人流如潮,乃堆拉口岸却渐渐沉默。如今,中印边境争议问题又成为两国媒体头版,此刻考察这一中印唯一陆地口岸的现状,或许可以成为中印关系现状的标本之一。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