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越战的零星记忆(4)【转】

金语良言 收藏 13 8271
导读:我在越战的零星记忆(4)【转】

[编辑语]这是127师381团一位战友写的回忆录,值得我们认真一看。

我在越战的零星记忆之十一

(十一)

禄平之战,一攻,一追,一撤,给了敌人三次狠狠打击。不可一世的敌 人,也不得不在他们内部联络的电台惊呼:“禄平大败!”

一个在禄平战斗中被我军俘虏的越军上尉,心惊胆战地说:“想不到你 们穿插这样快”,“想不到你们攻击这样猛”,“想不到你们的打法这样怪”?? 敌人正是在这一连串的“想不到”中被歼灭了。禄平之战,给敌人精神上的沉重打击,远远超过了它在人和武器装备上所受到的直接损伤。

拿下禄平的战果是我们的381团!

拿下了禄平之神速,是敌军万万没有料到的。

敌人曾经狂妄地吹嘘:“当年 法国军队攻了一个星期,也没有攻下612 高地;中国军队没有半个月,休想上来。”愚蠢的敌人是无法正确估量我军战斗力的。

惊魂未定的敌人确实打错了算盘。我军至少提前3 个小时攻占了禄平,迅速控制了敌军后逃至谅山,河内的四号公路。

我一营二连是控制四号公路的主力。在这个连花园兵有方耀华、徐崇明、徐康成、余武明、朱金洲、邓金桥、施艳洲、王建明。

有一个敌连长做梦也没有想到我军已经提前占领了禄平,他还美滋滋的骑着摩托车带着年轻漂亮的老婆沿四号公路往谅山方向逗风呢。二连战士立刻阻击,将敌连长逼进一所学校里,战士们正欲活捉这位发飚的小军官,谁料他还想两手往屁股处摸手枪,被战士们齐打屁股命见了阎王。他年轻漂亮的老婆眼睁睁的看着丈夫西去。她被擒时竟说去一口中国话,原来她就是个中国华侨之女。

当时一营的战士都听说了这件事。

好几天还有人顺便往这个学校跑,最后这个学校被一把火烧了,参予点火的花园兵就有方耀华,方耀华现在在孝昌城开出租车。

(十二)

我军是打的进攻,也就是一步步向越南境内堆进。

炮火的铺天盖地,加农炮、榴弹炮、迫击炮,大型火箭炮,还有很多我不认识或叫不出名的炮群渲泄着万千吨火药直逼敌阵地。白天的火炮声使大地发出剧烈的颤抖,夜空的炮火几乎可以引红整个战区的天空!

我曾听传说过对越自卫反击战是我军为了销毁库存了几十年的弹药,我还曾听说过对越自卫反击战平均多少吨炸弹消灭一个敌人。

我军的炮火是绝对的响当当!炮火压顶,步兵跟进。

当然也有放空炮的时候,我亲力了我眼前的山头炮火烧平了山上的树草,几乎整个山头煮了一遍,山头削平了,但我看到那个山头是一座空山。

这样的进攻堆进作战敌军是无法收尸的。

死尸的恐怖大家是可想而知的,我N次在集中精力行军执行任务的沟沟坎坎中一不小心就看到了一个个憎恶的死尸。心惊肉跳不忍睹的场面我至今回忆起来还想呕吐。

遇上恶臭的,绝对可以把人熏晕熏毁。

曾经喊话叫越军过来收尸,规定只要他们打个红十字会旗,不带武器可以岔着过来,我军保证他们的安全。但这些王八日的们都还是不敢过来。

(十三)

战斗中断粮断水是免不了的,但供应物资食品给养却堆成了山,大部分是菠萝灌头和鱼肉灌头,战争的流动性和不确定因素造成送不到前沿。

炊事班算是辛苦的工作,他们拼命往前跑,一到地方就以最快的速度埋锅做饭。饭刚一做好,就组织背篓工具背着往前沿送,找到了部队,大家就乒乓五四一通乱抢,好多战友在行军或打仗时把饭碗早搞丢了,他们就干脆两手一伸或用帽子等代替,遇上紧急战况,抓两大把饭边吃就开始边跑,那场面只有打仗才能看的见。很多时候饭送不上去,我就几次把饭菜倒掉,刚赶回来装上饭又往上送,在这种情况下,炊事班一天到黑都要做饭。而炊事班自己连吃饭就没时间也是常有的事,战斗兵确实有碰到送饭人员倒在山上的饭就就趴在地上吃,也有没赶上的就拣大家丢在地上的饭,连泥带草吞下去,又接着以更快的速度突入战斗。

我接着再讲二个笑话:我连在攻击支马时抓了二个俘虏,由于部队跑的太快,而且谁也不愿意将俘虏送回去,就把俘虏带着往前跑。晚上,连长向后传口令:“向后传,把俘虏看好!”结果,口令传到队尾南腔北调就走了味儿,变成了:“向后传,把俘虏干掉!”队尾的也不含糊,枪拴嘻哩哗啦一拉就要开枪!俘虏大喊大叫说中国军人不讲政策不优待俘虏,结果吵声被连长听到了,连长大笑后留了那两小子一命。

第二个笑话是我作的业,我连续送了3天饭有2天找不到部队,看到的只是死水牛和死尸兵。我心里痒痒的,手也痒痒的。背着空锅的是我连的两个广东佬东莞的兵,他们俩讲话我又听不懂。而我又是临时抽来帮炊事班送饭的。所有他们走他的,我一个人提到枪掉在后面有一二十米远,我的眼前有一块水泥牌子,上面写着骂老子们是侵略者的话,当时我提着枪对着牌子就是一梭子,子弹在水泥牌子上火溅冒青烟,我打完了还是慢无经心的往前走,竟然忘了同伴的两个东莞兵,待司务长问我那两个人咋还没回时,我说不可能呀,他们在我的前头走的该早回来了。。。。。。

原来那两个战友还在我打枪的地方河坡子下隐卧扒着待。

(十四)

六00高地拿下后,我营二连负责坚守阵地并作稍许休整,全文作过交待,战场上断粮断水是常事,二连的官兵又饥又渴,副连长带领二个战土下山沟寻找泉水想着很快就会完事速归,于是就带着一悃军用水壳下了山沟。

水找到了,却隐隐约约觉得对岸的灌木丛在动,未等副连长反映过来,三声枪响,年轻的副连长胸部中弹,倒在血泊中,鲜血染红了沟中的泉水。

二位战士立刻回击,山上的战友们迅速组织搜索,二位越南残兵被击毙!

打死残兵的是花园百合的战友余五明。

(十五)

我们拿下一个敌高地,在战前的侦察中和攻击的激战看这个高地至少有二个排的兵力,但真正打下时却发现死敌明显不对应,这就意为着有残兵逃跑。为了确保安全,搜索敌情就必不可少了。

我们搜遍了这个高地的方圆1.5公里,没有发现残兵踪影。但半山腰的三间农家小舍引起了我团侦察连的注意,怀疑目标就藏在此农舍里。但敌占区的农舍,内部结构我们不了解,敌人在暗处我们在明处,进去搜索伤亡风险极大是可想而知的!最保险的办法就是用火箭炮把农舍一把火销毁掉!

但凡中国人和中国军人都知道“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这个严明的军纪军规。

无奈的我团侦察连只有冒险进屋搜索,而这个表面的农舍有暗碉,二名年轻的战士牺牲,一名身负重伤。这是一场惨痛的血的教训。

是迂腐的军纪让我们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这个事件让我团官民愤慨不已,“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为核心的严明军纪一直以来是军人进行自我约束的法宝,中国军人的传统教育也使得中国军人在思想上根深蒂固的亲近和爱护老百姓,我们却严重忽视我们是在外国,老百姓是越南人。敌视的越南百姓和潜藏其中的越南军人却在伺机向中国军人痛下毒手,以这种方式牺牲的中国军人居然难以计数战争就是战争,尤其是国与国之间的战争,在异国他乡再用这些军纪来约束战士的手脚显然是自欺欺人的掩耳盗铃之举!

这个贴子己经有网友说我违犯军纪,也有网质疑我在越南翻箱倒柜过,我也完全是真实的记忆和记录,没有刻意粉饰我那那段难以忘怀的历史。

我确实烧过越南的房子,枪杀过水牛,瞄准鸭子就打来烧盘菜,我还炸过好几台变压器。

1979年,我们中国还很贫穷,我记得我家里有时还吃了上顿没有下顿。我在越南打仗期间正是农历春节,我听我湾的人讲过我妈天天饿着肚子哭哭啼啼的到处烧香拜佛求我平安。

我可怜的老母亲!也许是你的求菩萨保佑了我我才能平安回来!

我在前面回忆中交待过,我在越南所经过许多村镇里,亲眼看到的是崭新的凤凰、永久自行车。低矮的山村小店摆满了我们中国人的物品,经过我们这个年纪的人也都清楚的记得,我们那些年到处搞国际援助,而越南就是我们中国人割自己的肉喂肥了的对手!

所以我们在越南也拿商店的上海牌手表,能上缴的就上缴,来不及上缴的就砸掉,整盒整盒地砸!我还把中国产的白糖扛到连队化糖水战友们喝!

在越南战场上,我可以说所有伤亡的中国官兵几乎都是被中国武器击中的。所有缴获的武器都和中国官兵手中的家什一模一样。

越南粮仓里堆积着的如山的粮袋,上面印着:中国。

每当看到这些刺眼的的东西,官兵们都恨得牙痒,恨得骂娘!

我无数次听到有人说我们在越南烧杀抢劫,“放火罪行”也是今天的网友们不能理解的,而此帖也有我当时在越南的许多不光彩的一面。

但凭心而论,你说我们侦察连的二位年轻生命死的冤不冤?如果我们不顾军纪放他一把火,你就说一说,这火该不该放?

(十六)

17岁,花季般的年龄,正是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在这个美好的年龄阶段大多数人都端坐在明亮的教室读书,有的或许还依偎在父母怀中撒娇,今天的伢们甚至网瘾在身,父母正为伢们怄气着急……总之阳光是那么美好、青春是那么靓丽、前途是那么光明。

吴建国,湖南望城县人,1979年入伍,43军127师381团7连战士,1979年2月17日,在攻打六一二高地的战斗中,吴建国先后击毙三个敌人,全身八处中弹并身受重伤。这时,一名敌军官过来夺取他的枪支,吴建国紧紧抱住敌军官,一起滚下悬崖,与敌人同归于尽,年仅17岁。牺牲后,被追记为一等功,追认为中共党员,中央军委授予“狼牙山五壮士式的战斗英雄”荣誉称号。

而我在这里要提醒并请各位朋友注意的是,这位英雄战士是1979年的新兵,他根本就没有到过我们的洛阳驻地,而是直接从湖南长沙参军直达广西边境,也就是英雄的从军时间不到半年。

同样的十七岁,吴建国用生命将自己永远定格在那年轻的十七岁……

吴建国是七连一排二班新兵,而七连一排一班的班长就是我们季店的周国平,他现在在花园火车站上班。作为一班班长,他亲历了612高地的那场残酷的恶战,他目睹了英雄吴建国的壮烈牺牲,就在昨天,周国平在回忆612的惨烈画面时还不住的摇着头,往事不堪回首,他照样哭了。

二月十七日黎明前,七连作为全团穿插的尖刀,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插到了越南境内四公里处的六一二高地东侧山脚下。

六一二高地是越军在支马地区的主阵地,它山势险峻,工事坚固,和相邻的五四零、四零零高地鼎立在公路两侧,扼守着支马通往禄平、进而到达谅山的要道。驻守在六一二高地上面的是所谓越“决胜营”营部和一个连。

攻克六一二高地,就象夺占了一扇大门,关上,可切断支马之敌的退路,造成打狗之势;打开,可直取禄平,进逼谅山。七连就担负了夺取这个高地的任务。

一排长宋宗贵带领一排战士首先向六一二高地东侧山头摸去。他们刚接近山顶,就和敌人接上了火。惊恐万状的越寇龟缩在暗堡和“A”型工事里仓促应战,西侧主峰上的越寇也从睡梦中惊醒,慌忙向东侧山头增援。顿时,枪声大作,弹片横飞。一排的战士冒着密集的子弹拼命往上冲。

由于地势对我不利,战斗打得非常艰苦。我们攻上山头将近一个钟头,虽然消灭了一部分守敌,但残存的敌人还固守在几个暗堡和”A”型工事里,用轻重机枪封锁着七连后续部队。如不歼灭残敌,七连就无法向西侧主峰进攻。眼看上级规定的时间就要到了!宋排长命令三班副去炸掉敌人的碉堡。不料,三班副刚冲上山顶,就被一梭子子弹打中大腿。

周国平特别强调的说,他听到排长着急的吼到,谁先冲上去就为谁请功!

正在这时,只见一个人向旋风似的滚进工事,他左手提着爆破筒,右手提着冲锋枪,脸上被硝烟熏得黑一道黄一道的,两只大眼里射出机警的光芒。仔细一看——是建国!原来,他在征得排长的同意后,立刻冲了上去。

战斗刚打响,在第一道战壕下,吴建国所在的二班长吴玉林在牺牲前把冲锋枪交给了吴建国,建国就带着对战友的无限深情,带着对越寇的无比仇恨!在吴建国幼稚的脸上,就再也找不到十七岁孩子的痕迹,战火硝烟,已经把他铸造成一尊钢铁战士的铜像,象英雄董存瑞、黄继光、邱少云的形象一样,威严、刚毅、坚强!

“建国,你替我报这个仇,炸烂它个孬孙!”班长吴玉林牺牲时给建国的最后一句话久久的留在吴建国的耳伴!他闪电般地冲了出去。

周国平这时用冲锋枪掩护着吴建国向敌碉堡冲去!

枪声爆豆似的响着,而且很近。战斗就在面前展开。他睁大两眼搜寻着,突然,他看见下边不远处,三班副正趴在一块石头后面,用冲锋枪射击,前面有个身影向前冲着,呵,建国,是建国!他猫着腰,象一支利箭飞快地向敌暗堡刺去。暗堡里射出来的子弹在他左右飞穿着,可他毫无畏惧向着暗堡逼近,再逼近!

当建国冲到离暗堡还有二、三米远时,突然,敌人从西侧主峰扫过来一梭子弹,建国象触了电一般浑身猛的一抖,就扑倒在山坡上。

一排的战士们顿时象傻了一样,这时只见从暗堡里钻出个越南军官,几步蹿到建国跟前,想夺建国的冲锋枪,谁想,一个意外的情况发生了:

只见建国猛然跃起,一把抱住那个军官的双膝往怀里用力一拖,将他狠狠地扳倒在地上,两人抱成一团,顺着斜坡就向旁边的悬崖滚去。

那个军官显然没料到这个浑身是伤,倒在血泊之中的中国士兵还活着,还会和他以死相拼,他魂飞天外,嘴里发出狼嚎般绝望地叫喊。

离悬崖越来越近了。

越南军官疯狂地挣扎着,用拳头狠命地捶击着建国的头脸,用手撕扭着建国的头发和耳朵,想竭力挣脱建国铁钳般的双手。建国死死地抱着他朝下滚着,任他怎么打也不松手。建国滚过的山坡上,被鲜血染红了。

扭打着,翻滚着,扭打着,建国终于把敌人拖到了悬崖边上。那个家伙突然伸手抠住一道石缝,撅起屁股扭动身体,想把建国甩下悬崖。建国用双腿蹬住岩石,张开嘴,照着那小子的大腿狠狠咬去。

“啊——”随着敌人的一声惨叫,建国抱着他一齐滚下了两百多米高的悬崖……

这时的周国平所在的一排在排长宋中贵的带领下一举夺下了612高地!

在打扫战场时,英雄吴建国的遗体被半山腰的一块石头托住,石头全被鲜血染红了。他两手弯曲在胸前,保持着和敌人搏斗的姿势,胸部、腹部八处中弹。谁能想象,在这种情况下,是什么力量使他做出这一惊天地、泣鬼神的英雄壮举!

周国平回忆说,攻打612高地时他是一班班长,在完全悬岩陡峭无路的山脊上他三上三下,滑下来多次。排长宋中贵脚部受伤,他至今脑海里完全是排长一步一个血印的指挥身影。在这此战斗中,他在攻打敌暗堡时,一个弹片飞到了他的后胫窝,弹片至今还没有取出来。每当阴雨天气还隐隐作痛。

612高地分3个小高地,战壕和坡地上到处都有敌人的尸体,他说至少有60至70具。

遗憾的是,在这个高地打下来防预时,他们把战场当成了训练场,一群河南兵围成一团座着聊天,被一敌迫击炮弹正中圈里,当场炸死战士6名。

此战七连共牺牲战友12名!

7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