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越战的零星记忆(3)【转】

金语良言 收藏 19 1047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编辑语]这是127师381团一位战友写的回忆录,值得我们认真一看。

我在越战的零星记忆之七

(七)

战场上的夜晚是最难得过的,山坡,地沟,峡谷,猫耳洞,战壕随处安家躺着就睡,风吹草动时的确有草木皆兵的感觉。

我们步兵的防线一般以哨兵4面蹲位站岗,选择有出口的地方以备越军伏击时有退路突击。越军的特工在夜里活动得很厉害,在夜里对付越军特工靠的是双眼。且白天与敌军是面对面的作战,越军挖的战壕隐约可见。

我记得在一个c型山凹地带我们排围c字山坡宿营,深夜正好我站岗,我的目视方向是c口的脚下地带,远处不时传过来炮声,时儿一阵阵枪声似乎离我很近,且每个晚上,越军的特工队都会潜到我们阵地前沿骚扰,连续多个夜里,我们根本就无法消停!我已经是几天几夜没合过眼,神经紧张得快要崩溃了!而就在我站岗的时刻,我目视的目标树草丛中有动静,我豪不犹豫的朝着目标举枪就射,接着全排都紧张的开始战斗,我们开枪打了一个晚上,熬到天亮看看阵地前沿,一根越军特工队的毛都不见,倒是草丛深处打死了一头水牛!

我们忙乎了一晚上的结果不得不使我茫然神态,心里很是无奈。

我非常记得战场很多幽默场面,比喻我的连长总告诉我们说:“大家不要担心,仗总是我们会蠃,我们人多!一个山头放一个连,踩,也要把越南兵踩死!”

夜里 ,我们也会在突出部正面和侧面几十多米处用七、八枚手榴弹设置了绊发式的土“地雷”,只要越军摸过来,一不小心就会引爆我们设置的“机关”。在突出部担任警戒线,麻烦的是第二天天亮后第一件事就是解除这些手榴弹的绊发设置,以免误伤自己人。

猫耳洞是我们在越战中大部部分夜晚的床。

猫耳洞有些太小了!根本就没办法钻进去睡,我们就躬字形缩绻成一团香香的睡。

最难受的是附近山坡上或峡沟或树技躺着挂着越军的尸体,恶臭难闻熏人心脾。死人很臭的!臭死人。

遇上晚上下雨,我们战士们都是裹着雨衣坐在战壕里。寒冷的夜太冷了,我们座着浑身在打抖。

这样的夜晚倒不害怕越军而最怕的是冷!

还有的几个人抱在一起互相取暖。

太困的时候战士们就裹着雨衣像虾一样,弯腰弓背,挤进猫耳洞里,抱着枪卷缩着慢慢睡了过去很香很香……

一次雨夜阵地上响起了一阵剧烈的枪声,惊醒过来的战士们却怎样也动弹不了,原来在猫耳洞里卷缩得太久,整个人都给憋得麻痹过去了。我挣扎着从猫耳洞里滚了出来却不知道往哪里开枪。

这个雨夜又昊一场误会,我们配合作战的一连一位战士不小心把掩体上的一块石头碰松了滚了下去,导致了雨夜的一场虚惊。

我记得我实在受不了夜晚的猫耳洞,就找到了工兵锹在猫耳洞里往下挖了个一尺多深的坑,正好可以把两脚放下去。这样就可以“坐”在洞里,而不是两脚卷缩着蜗在洞里,这样“睡”比原来舒服多了。我记得我的发明被很多战友分享,改在猫耳洞里蜗着为座着睡。

我此生忘不了越战的夜晚,忘不了越战的猫耳洞!

(八)

“消灭127(师),活捉张万年”,这是中越战争期间越军的一个战斗口号,并且用中越两种文字印成传单,在战场上散发。张万年,前中央军委副主席,对越反击战时任43军副军长兼127师师长。以骁勇善战闻名。

我是43军127师381团一营炮一连战士,新兵是炮一连二排四班三炮手。战前调到驭手班当战士,由于越战匹马用不上,我就经多次申请并写过血书,经连长安排大约前5天调团部分管战时带领民兵作保障分队,负责登记死伤人员并运回国内。再后来回连队送了几天饭菜。负责连队的战时吃喝弹药补充工作。后又回二排四班任炮手。火线光荣入党,荣立三等功。

我很自豪我是张万年副主席手下的虾兵,也多次看到战时张万年的大将风采!

战前,张万年为我们作动员报告,战时,张万年离我们只一公里在指挥,战后,他带领中央慰问团到我们营区慰问!

1978年12月,中央军委命令四十三军参加中越边境自卫还击作战。为加强作战指挥和领导,任命张万年为四十三军副军长兼一二七师师长。张万年周密组织战前侦察,反复研究作战方案,在越南军事重镇谅山外围的支马、禄平地区接连打了四仗,四战四捷,歼敌2100多名。第一仗,1979年2月17日至26日,突破支马,逼近禄平,歼敌830多人。第二仗,2月27日至3月2日,攻占禄平,切断四号公路,阻敌三三八师西援,歼敌380多人。第三仗,3月3日至6日,强渡奇穷河,攻占迷迈山,协同友邻部队攻打谅山,歼敌430多人。第四仗,3月6日至10日,撤出禄平,大杀回马枪,三次粉碎越军的反扑,歼敌470多名。在战斗中,张万年身先士卒,靠前指挥,在强渡奇穷河时,指挥位置距敌前沿仅几百米。

我也强渡打过了奇穷河,据说是离谅山不远了,我也攻进了越南境内32公里。

我战前写过遗书悃在我的背包里,如果我光荣了,遗书会寄给我的父母双亲。

可是我没有死,而且越活越新鲜。竟然活到了这么伟大的时代!且日子过得有滋有味!

在越战的零星记忆之九

(九)

我亲眼见到的残酷一幕 ,被俘越南军官被冲锋枪一梭子打的烯粑烂。

在一条三叉路口,我正好扛着饭菜往我们连队的高地寻找赶路,这里大约有上百名我们团三营的官兵,正巧,在这里在战场上我碰到了一个老乡,在异国他乡的战场上能碰见老乡一个前后湾的兵自然更是两眼泪汪汪了。

我和老乡安军义聊家乡。

忽然,我听到离我十步远的地方闹嘈嘈一片,我看到我们团的一个干部抱着一个被俘越南军官,以身遮挡一个持冲锋枪的士兵,我清楚的听到了士兵的吼叫声,**B,你让不让,不让老子一起干掉的!周卫至少围了几十人,团干部被士兵们拉扯开了。我看到了持冲锋枪士兵一梭子打完了弹夹里的30发子弹!

被俘越南军官打成了肉酱!

团干部垂着头说,他什么都交代了,活口有用哟,可惜了。

打红了眼的士兵把冲锋枪丢在地下,抱头痛头。我听旁边有人讲,他是通信兵,连长刚牺牲。

越南又多了一个活寡妇。

幽默的是这时还有一个大兵大声吼了一句,**狗东西,越南军官的鸡吧跟我们中国人长的一模一样。

(十)

禄平县城是我团全歼支马之敌后一举夺下的。

拿下禄平县城必须穿插六一二高地,而六一二高地山高林密,重峦叠障,明碉暗堡,居高临下,是越军守卫禄平的前沿屏障。

我团像一把利剑攀崖爬壁直插敌人的天然屏障。由我团七连迅速占领担任主攻,这次战斗打的很残酷,七连伤亡较大,狼牙山五壮士式的英雄吴建国在身中八弹的情况下抱个敌军官跳下悬岩壮烈牺牲。

花园兵在7连的有好几个,花园火车站的周国平就在7连,他是季店人。

在七连攻下六一二的同时,一营一、二、三连也迅速占领了四00,五四0等高地。

越军仓皇逃命,禄平失去依托。打进禄平,一个越南人称为天然屏障的禄平成了一座孤城。

当我走进禄平县城时,我看到商户门开,银行的越南盾满地,副食店里的红糖、白糖、大米等等食品都写着中国制造四个大字,很多商品也是咱们中国的。

我们打进了许多营地和敌指挥所,看到敌军使用的枪支和弹药也是中国援越的。

越南,一个忘恩负义的小国也敢跟咱泱泱大国别扭!

7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