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语]这是127师381团一位战友写的回忆录,值得我们认真一看。

我在越战的零星记忆之四

(四)

我军是二月十七日全线攻打越南的,我国的传统节日春节期间。在越南的村庄仍有一点熟悉的感觉,比喻说有部分人家贴有春联,厨房里也有浓浓的节日味,不时还可以看到越南民宅里的华国锋主席像。

当我们向越南境内堆进时,一般年轻力壮的老百姓都逃跑了,但仍有百姓在家。所有就还是要到山下的村庄搜索敌情。越南实行全民皆兵,百姓和军人并无装扮上的区分,战区内的越南人无论男女老少,冷不防就会扔出一颗手榴弹来。时不时也有放冷枪的。

在一些普通村落,村里只闻狗吠不见人影。越南的农家一般也是土木结构,木板二层楼,家家户户墙上的中国的传统年画春联等,看到这些让人多少能使紧绷的神经渐渐松弛下来。

我走进过一些农舍,屋里偶尔可以看到的是惊慌失措的太婆太爹,由于语言的不通,一般是只要他们不反抗或打冷枪。相互对峙后便会各自退让。

战区的百姓一般都跑了,但时不时也有一些百姓冷不防会拨出枪支和手榴弹来的。

我多次听到某某连有官兵死在了黑枪冷炮之下,稍有不慎就会有灭顶之灾。为此上级曾电令官兵,务必高度警惕果断行事,以减少伤亡。我在一个大村庄的稻场上,中国军人正在此处大量休整,我看到了至少有40个越南老头老婆围成座在一个大圈子,当然也有用绳子悃在一起的。这是为防冷枪搜索集中起来的,所以,中国军人并没有用 最简单的办法一枪打掉扭头就走。在越南战争中中国军人不完全是有些外传的三光政策,中国军人绝不是日本鬼子。

除非越南百姓有明显的反抗行为,否则一般没有杀死。

但我知道的确实有多少官兵都死于一瞬间的恻隐之心。

(五)

我曾经听到过在越战中有“村姑打黑枪”、“老太投毒药”以及“伤亡对比”、“女兵遭遇”之类的传闻。我对这些猎奇传闻均采取了一笑了之,但网上一些关于中国军队在越南曾实行“三光政策”的流言,却令人愤怒。网上甚至传闻:越南的教科书中有“谅山万人坑”的课文。

因为我亲历了这场惊心动魄的场面和见到了许多我身边的英雄形象和光辉事迹。他们是我的同学,同乡,战友。但在无数英雄事迹的背后,对越自卫还击战中仍曾经有过这样一些战场上的小丑,这种人不配穿军装的人。这些军中小丑让我三十年来切齿痛恨。

在我们团,在广西边境,有一个兵由于害怕打仗,通俗的说就是怕死。在一次集训中开了小差,当连队发现他不在时,发动部队搜山找他,最终发现他吊死在一棵死上。我听说部队就在这棵树下挖了一个土坑,然后直接用刀割断绳子就地埋了。

这是一个愚蠢的小丑。

还有一个兵临战跑回了老家,部队通报是人刚到家就被军事法庭捉了。

这是一个逃兵的下场。

我们营我有一个老乡在战场上打的很英雄,他是班长,一个班死的死伤的伤,他可以说也是九死一生,枪管打红了,枪也换了无数支。可他在一个山头上,指导员下命令他不断未听指挥,相反用枪对准指导员,最后他完全可以立大功的却倒背了一个处分。回国后调到兄弟部队去了。

在一个高地上死了一个越南女兵,一个兵偏要偷着走过去偷色,结果受伤了。

这些是我身边见到和听到的孬种!

(六)

侯志芳烈士, 湖北省武汉市人,1977年1月入伍,53307部队1连排长,步兵第381团 ,1979年3月5日牺牲,终年23岁,追记一等功,广西宁明县烈士陵园。

戢祥恩烈士,湖北省应山县人,1977年1月入伍,53307部队9连副班长,步兵第381团,1979年3月牺牲,终年23岁,广州授予“战斗英雄称号”,广西宁明县烈士陵园。

雷本万烈士,湖北省随县人,1978年3月入伍 ,53307部队班长,步兵第381团,1979年3月牺牲,终年21岁,广西宁明县烈士陵园。

潘爱民烈士,湖北省孝感县人,1977年1月入伍,53307部队班长,步兵第381团,1979年3月牺牲,终年22岁,广西宁明县烈士陵园。

肖少青烈士,湖北省孝感县人,1977年1月入伍,53307部队班长,步兵第381团,1979年2月牺牲,终年23岁,广西宁明县烈士陵园。

钟志成烈士,湖北省黄冈县人,1976年3月入伍,53307部队班长,步兵第381团,1979年2月牺牲,终年21岁,广西宁明县烈士陵园。

潘东芳烈士,湖北省孝感县人,1977年1月入伍,53307部队副班长,步兵第381团,1979年2月牺牲,终年22岁,广西宁明县烈士陵园。

周爱民烈士,湖北省孝感县人,1977年1月入伍,53307部队副班长,步兵第381团,1979年2月牺牲,终年22岁,广西宁明县烈士陵园。

汪自福烈士,湖北省鄂城县人,1976年3月入伍,53307部队排长,步兵第381团,1979年3月牺牲,终年23岁,广西宁明县烈士陵园。

叶立新烈士,湖北省洪湖县人,1975年入伍,53307部队排长,步兵第381团,1979年2月牺牲,终年23岁,广西宁明县烈士陵园。

孙才咏烈士,湖北省新州县人,1979年1月入伍,53307部队战士,步兵第381团,1979年3月牺牲,终年21岁,广西宁明县烈士陵园。

王世贵烈士,湖北省随县人,1978年3月入伍,53307部队战士,步兵第381团,1979年3月牺牲,终年21岁,广西宁明县烈士陵园。

吴建国烈士,湖南省望城县人,1979年1月入伍,53307部队战士,步兵第381团,1979年2月牺牲,终年19岁,中央军委授予“狼牙山五壮士战斗英雄”荣誉称号,广西宁明县烈士陵园。

吴文智烈士,湖北省随县人,1978年3月入伍,53307部队战士,步兵第381团,1979年2月牺牲,终年21岁。

徐小宗烈士,湖北省随县人,1978年3月入伍,53307部队战士,步兵第381团,1979年2月牺牲,终年20岁,广西宁明县烈士陵园。

余建良烈士,浙江省鄞县人,1979年1月入伍,53307部队战士,步兵第381团,1979年2月牺牲,终年19岁,广西宁明县烈士陵园。

余享成烈士,湖北省随县人,1978年3月入伍,53307部队战士,步兵第381团,1979年2月牺牲,终年21岁,广西宁明县烈士陵园。

周建军烈士,湖北省武汉市人,1978年3月入伍,53307部队战士,步兵第381团,1979年3月牺牲,终年21岁,广西宁明县烈士陵园。

381团到底牺牲了多少战士我不知道,但据说有80多名是我多次听说过的数字。

以上是381团的绝大部分湖北兵名单。

侯志芳烈士是武昌车辆厂的下放知识青年,下放地点是花园镇的左家河知青点,我们也把他当花园的兵,当年花园兵据说有108名同一趟闷灌子车到洛阳并在宜阳县的381团,再就是季店乡的兵也有大几十上百名都在一个团。 侯志芳烈士是死的最划不得的一个,他在战场上刚提了排长,是在接到军委撒军的令命后死的,当接到撒军令命时他欢歌跳跃,有说有唱时他向山上多走了约20至30米,被隐藏在对面山上的越军一枪毙命,我们花园兵几乎知道亲自见他倒下的。

花园兵还都算运气好,战场上没死一人。但负伤的有10几人。

花园松林岗死了一个杨某某,但是自杀的。

我们团七连在攻打六0二高地的战斗中,在全身八处中弹身负重伤的情况下,紧紧抱住一敌军官一起跳下悬崖,与敌人同归与尽。被中央军委授予战斗英雄荣誉称号!

让我在这里为这些长眠在祖国南缰的年轻生命默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