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对越自卫还击29周年【转】

[编辑语]这是127师医院军医杨家启写的回忆录,他也是我的老师,看到老师的文章很高兴。

在伟大的祖国繁荣昌盛,构建和谐社会之际,回忆29年前那场血与火的洗礼,生与死的考验,一直是我的骄傲和怀念,也是一直激励我勤奋工作的动力和源泉。二十九年过去了,我们仍清晰的记得那场震撼世界的战争,再次向世界人民展示了国家不可辱、寸土不可丢的信念。为了国家和人民的尊严和安全,宁可前进一步死,不可后退半步生的信念永远记在我们的脑海里,向在那场战争中长眠在南疆的战友表示崇高的敬礼、永垂青史。

记得那一年〈78年11月〉我与战友在外地执行接新兵的任务,新兵体检完,突然接到上级通知,尽快将新兵带回部队接交任务。三天后我们将我部所带新兵全部征集完毕,到达火车站,发现这次征兵与以前不一样。当地党政军首长亲临车站送行,非常庄重、严肃。当时有点预感不妙,“认为部队可能有重大演习”。次日凌晨我部新兵到达所在火车站,新兵不准下车、进行编组运走。接兵人员立即回各自部队营区。一进营区,全明白了;不是演习,是要真正的打仗,部队部分营区已进行封闭。我们将非作战物品全部打包登记,留上详细通信地址及所要向家人及组织交代一同上交库存。当晚,请战书、决心书、申请书等向雪片一样飞向领导,参战全体人员进行大会餐以及话别,次日凌晨,登上了南去的列车(当时大部分是货车,军人叫“闷罐车”),一路上看到了大批的运兵各种专列,有坦克、大炮和我们一同开进,经过三天三夜,到达广西崇左县,部队在此地暂时进行动员整训。进行短暂的战前训练,传达了华主席、中央军委命令,再次进行表决心、请战书、申请书……头可断,血可流,祖国寸土不可丢,忠于祖国和人民,坚决听从华主席、党中央、中央军委命令指挥,坚决打击越南第三军事强国等豪言壮语,在此进行简单战前野战外科、阵地救护四大技术训练,并随选派部分人员与侦察连一同到边境进行基本地形观察,待基本了解边境地理地貌情况后,部队随即向战区开进,大都是夜间徒步开进,白天隐蔽,在宁明边境,一个林场,我部医院即在此展开救治伤员,并在此按战斗减员要求挖好部分战斗中牺牲的土坑,当时在挖坑时心情也非常沉痛,可能这也是自己的归宿地吧!……或许战友,老乡们在此……在此地进行二周的训练,记得79年2月12日夜间,医院领导突然叫我们当时几位年青的军医、医助及身体强壮卫生员,在医院帐篷集合,宣布命令,组建阵地救护组,配属给主攻和穿插部队,我和另外三位战友配属给379团三营;命令宣布后,后勤部及医院领导、科室领导寒碜了几句道别的话,这时开始感觉到心情特别沉重,心跳加快。天啦,医院这么多人,就看中了我们这几位……恐惧和害怕油然而生,死亡随时而来,记得当时向领导和战友们最后席别的一句话,打死不投降,坚决不当俘虏,死了也要与敌人同归于尽。就这样我们几位夜间徒步在向导的带领下向主攻部队潜伏的位置开进。凌晨到达当时部队潜伏位置,好象48号界碑北侧一个半山腰,我们随部队在此潜伏三天三夜,这几天叫人特别难熬,潜伏期间一切活动全部受限制,不准用语言,全部用暗号交流,一但有响声,山上越军就会发现我们,夜间不适山上有越军值班机枪不时向山下进行无目标的扫射,即使打到自己也不准叫,更不准动。这时才体会到朝鲜战场上邱少云的滋味,真是度日如年……终于等到1979年2月17日早晨六点,听到信号弹声音,随即火炮向雨点一样向越军阵地上射去,大约20至30分钟,我所在位置部队开始进行攻击,先进行扫雷,向前推进,这时部队开始出现伤亡。记得有2名战士被地雷炸伤,我们立即进行阵地救护后后送,大约部队进行2小时左右,伤员开始增多,大约9点左右,爱店边防四连一位排长,被越军炮弹炸伤双腿及一只手,仍要坚持战斗,这是我救治的一个最重、最勇敢的一位伤员,未叫一声痛,双腿炸伤,一只眼球脱出,仍叫坚决不下去,我的战友都牺牲了,我要和越军拼了,为战友们报仇……这种精神终生记在我的脑海里,永远激励我去工作,也为后来部队打到哪里,就跟到哪里,倒下一个救治一个,对牺牲的战友也进行处理及后送。在这一段战斗中,最使我难忘的有几位战友:一位是师直侦察连一位班长王胜银,被炮弹严重炸伤,左肾破裂外露,严重的休克。立即给予包扎处理,将我所带的全部706袋血浆给予输入。由于当时战斗激烈,不能后送,最终因失血过多,壮烈牺牲。临牺牲时还说,口袋有20元钱,请带我交党费。还有一位战友,379团9连卫生员,祝士清同志在救治伤员时不慎中弹牺牲,临牺牲时还将急救包拿在手中,并叫我注意保重,这位卫生员战前阵地救护训练班上是我的一位学员,也是湖北黄冈老乡,对此向这位战友表示永远的怀念和敬仰,那时他可能才20岁。还有一位战友是河南洑阳人,曹保勤,刚入伍新战友,担架班长,在抬伤员时不慎被地雷炸伤双腿,在后送救护所时因失血过多而牺牲,还有一位是师直侦察参谋(外号叫陈大胡子、坦克),却在战斗即将结束、胜利在望时,在通向凉山4号公路途中不慎被反坦克地雷炸死,牺牲前10分钟还在我救护所停留几分钟,在一块还开了几句玩笑,叫我一块去凉山,我说我的阵地在此,你先行吧。随即三轮摩托车顺四号公路开进,大约10分钟左右,接到师一号命令,当时师长张万年指示前方有三位伤员,要不惜一切代价救治受伤伤员。我们沿四号公路向前搜救伤员,大约在一公里左右碰到我院配属侦察连医生李卫东同志,将牺牲的几位烈士肢体后送,我一见一只大腿(下肢)就认出其中一只是陈大胡子参谋(因战前就熟悉是68年广东老兵,腿上毛特别多),最后一同将牺牲的几位烈士部分肢体送回国内,这种残酷和血醒场景仍厉厉在目,就在这几位战友牺牲第三天,我部就奉令后撤,我国就向世界宣布,中国人民解放军完成了预期的作战任务,打败了第三军事强国撤回国境线以内,听到这个消息,热泪盈眶,我们能够活着回来,心里想着,胜利、光荣是归牺牲的战友们,二十几天的战斗,就向二十几年一样慢长,我们在枪林弹雨中争扎,在生死边缘徘徊,这一段刻骨铭心的经历,是一个永恒的记忆,使我们活着的人更加热爱祖国,热爱生活、热爱珍惜每一份工作,永远激励着我们去努力工作,去奋斗。同时对那些在这场战斗中牺牲的战友长眠在中越边境的山岗上,表示崇高的敬礼,英烈们永垂不朽,你们永远是我们最可爱的人,伟大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永远是一支不可战胜的军队,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在胡锦涛主席指挥下,更加强大坚不可摧。

湖北省襄樊市康达医院肿瘤科

{原陆军43军127师医院军医} 杨家启

2008年2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