劲草好汉拔 正文 第三章 三齿 薄锨 铡刀片,农民悲凉的抗日(6)

一道行人我最穷 收藏 0 6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3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30.html[/size][/URL] 郑松林指着手下的土匪对金耘府说:“俺和兄弟们从此就听你指挥了。”金耘府喜出望外,开怀大笑:“以前钻匪窝,磨破嘴皮子,今天倒好,郑兄主动来投。太好了,太好了。好!咱们一起干!” 杜刺挠的手下跟在屁股后面,惴惴不安地问:“俺们怎么办?” “怎么办?”10月3日,日军过沧州,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30.html


郑松林指着手下的土匪对金耘府说:“俺和兄弟们从此就听你指挥了。”金耘府喜出望外,开怀大笑:“以前钻匪窝,磨破嘴皮子,今天倒好,郑兄主动来投。太好了,太好了。好!咱们一起干!”

杜刺挠的手下跟在屁股后面,惴惴不安地问:“俺们怎么办?”

“怎么办?”10月3日,日军过沧州,进占山东德州。第六战区司令长官冯玉祥给蒋介石打电话,说:“怎么办?我是英名丧尽啊。我对不起中国。什么?你说,华北之事,中正一人以担之?行,就冲你这一句话,我一定打回去,收复沧州、德州。你已命令山东韩复榘协助我夺回沧州、德州?”

老蒋打算重用飞将军韩复榘。冯玉祥说:“韩复榘不可靠。韩复榘有意抗命,不肯调兵救援沧州,坐视沧州沦亡。沧州亡,保定不保。华北败北。败军撤至山东,韩复榘又以维持地方治安为名,禁止客军入境。所谓客军,并非远道而来的日军,却是为国流血的河北军队。”老蒋说:“国难当头,他也许会以大义为重。”冯玉祥缓声说:“也许吧。我说过庞炳勋不可靠。不料他打得如此悲壮,可惜北方守军此后就越打越差劲了。但愿韩复榘能以大局为重。”

冯玉祥说他没承想庞瘸子还真能以大局为重,也别说庞炳勋抽着烟枪,在姚官屯打得还真英雄,还真以大局为重。可顶到后来,庞炳勋在太行山打游击的工夫,没烟土了。正好日本人烟土还富裕。他就曲线救国当了汉奸。冯玉祥还想收复沧州。他希望以前的老部下韩复榘辅佐他。可惜韩复榘另有打算,不理老冯的那个茬儿。 老蒋也另有打算,理了韩土蛋那个茬儿,后来韩土蛋被处决了,也就是说被老蒋撕了票儿了。

1937年10月5日,伪华北自治联军(皇协军)刘俊臣部,伪满洲国自治联军挺进师程国瑞部,进驻沧州。伪县长唐绍安带了下属,提心吊胆,来接混世魔王。唐绍安说:“两位将军劳师远来,尘满征衣。卑职唐绍安特此率领同僚及各界贤达,代表满城百姓欢迎大军入城。”刘俊臣想:“啰里啰唆,这个白痴在这牛倒嚼。”唐绍安说:“两位将军,请进城。”刘俊臣、程国瑞互相看了一眼。程国瑞想:“土匪出身,不学无术,可恨啊,老子怎么和这种低等动物共事。”刘俊臣想:“花花公子儿,白脸儿衙内。老子再怎么说也是战场上摸爬滚打,生里来,死里去过。你小子瞧不起我,老子还瞧不起你呢。”

程国瑞不亲假亲:“我与刘兄并辔而行。”刘俊臣不笑假笑:“好。程兄先走。”程国瑞正要扬鞭,不料刘俊臣先一马头,上了军桥。程国瑞脸色一暗,可又不好发作。程国瑞想:“土匪出身,神气什么?张狂什么?正好,老子作足儒将风度,绅士派头,显显你的土腥气。你先走一步,老子就反其道而行之,故意慢走,让你等我。”程国瑞面带假笑,频频向绅商代表摇手,故意慢行。刘俊臣吸了一口气,两只牛眼渐渐瞪圆。唐绍安怕这个瘟神抽风,忙走过去陪他说话。

程国瑞走来,戏弄地问:“俊臣兄,听说沧州是你的桑梓之地,刘兄,但不知这城里华宅森立,何处是你的府第虎帐?”刘俊臣看唐绍安,问:“程兄这一顿酸文假醋,说了半天,是嘛意思?”唐绍安忙说:“程将军是问这城里哪栋房子是刘将军的。”刘俊臣闷声闷气地说:“哪栋也不是。他姥姥的,老子是农村出来的。”程国瑞面露不屑之色,讥笑挂在嘴角。刘俊臣紧跟一句:“专杀城里人。”

程国瑞走了两步,又想出一个主意。程国瑞说:“英雄不问出处。俊臣兄,识时务者为俊杰。‘山梁雌雉,时哉时哉。’俊臣兄先蜇伏于草莽,‘百战巨盗,久逋天诛’,再投张宗昌,任山东第二旅旅长,转附于殷汝耕,任第四师师长。所谓‘寝不尸,居不容’者也。今日刘兄又以华北自治联军副总司令之身份,皇协护民军司令之荣名,归此故里。真所谓‘食肉寝皮,蘸无谯类’之辈也。”程国瑞大笑。

刘俊臣想:“这一通长篇大论的驴发屁,老子听不懂,不过可以肯定,绝对不是什么好话。”唐绍安想:“程国瑞这套蹩脚的文言,能不能气死孔子,我不知道。眼前这个土匪出身的司令要是能听懂,肯定会被气死。”

刘俊臣大笑,声音压倒程国瑞。刘俊臣说:“程老哥念的这些《弟子规》《名贤集》,对我刘俊臣来说,是丸散膏丹,神仙难辨啊。我不会这些学堂里用的话。我给你念几句老俗话助助兴。”程国瑞一笑:“洗耳恭听。”刘俊臣说:“别拿豆包不当干粮。”程国瑞大笑。刘俊臣也大笑。唐绍安是哭笑不得。刘俊臣又说:“有吃刀子的嘴,就有化刀子的肚子。”程国瑞又大笑。

刘俊臣忽然欺身相逼,目露杀机:“有功给你挂顶戴,有罪我摘你脑袋!程兄,记住我的话,手里有枪枪法准,管它敌友心要狠。谁不老实收拾谁。刘俊臣对敌人是,该杀的杀,该铡的铡。”

刘俊臣纵声狂笑,又先一马头,进了县衙,留下程国瑞又气又怕。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