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杀宋教仁的很可能是孙中山!

情比金软 收藏 21 1028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凶犯武士英死在4月24日对司法过程的妨碍,至少有如下四个作用:

一、抓紧时间为南方革命派运动争取革命经费,积极为“二次革命”筹款。

二、运动五国借款流产,使以袁世凯为首的北洋势力难以得到充足的扩充与补给。

三、使真凶得到很好的隐藏与保护,继续巩固国民党的政治大方向由妥协转为革命。

四、使大总统袁世凯长期陷入宋案的泥潭里无法得到洗脱澄清,离间了袁世凯与国人的感情,最终使“二次革命”出师有名。

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的大总统袁世凯泣道:“前亡午桥(端方),后亡遁初(宋教仁),我之大不幸也。”“我代人受过多了,从未自辩,我虽不杀遁初,遁初却因我而死,又何必辩。若是明白人,就该想到,如果我要杀他,又何必招他来京呢?数次招他来京,却在他将行之际杀之,这岂不是授人以柄吗?就算傻子也不会这样做的呀。因此我不自辩,相信总有真相大白之日。”[10](P50)

宋教仁在其遗嘱中叹道:“我为调和南北事,费尽心力,造谣者及一班人民,不知原委,每多误解,我受痛苦,也是应当,死亦何悔。”[6](P251)

综上所述,宋案元凶疑点并未释然。因此,宋教仁抑或是“二次革命”的牺牲品也未可知,尚需有大量的史料发掘来印证。

1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