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妈妈是我们家里的顶梁柱,我的父亲在去年的一场车祸中成了植物人,为了治病花去了家里所有的钱,并负债累累。妈妈像往年一样在建筑工地打零工,却不幸失足掉了下来,母亲送到当地医院做了简单的包扎、拍了X光片,片子显示右足跟部开放性骨折、腰2椎体压缩性骨折。“太严重了,这样很容易感染,建议截肢。”医生的话像当头一棒重重地打击了我。于是,我借遍了所有的亲戚朋友,凑了5000多元钱,来到了市龙珠医院.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