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朝鲜日报》记者权景福15日发表文章,题为:俄罗斯“模糊外交”左右逢源,全文如下:


从数值来看,2009年俄罗斯在诸多方面出现衰退。由于酒精中毒等,俄罗斯人口从1993年的1.5亿减少了近1000万。此外,随着前苏联各国分别推进使用本国语言,并且反俄罗斯情绪不断蔓延,使俄语使用人口从3亿减少到1.5亿。俄罗斯空军实力的核心Su-27战斗机也年年发生坠机事故。克里姆林宫以“世界顶级”战略导弹自居的“布拉瓦”(Bulava)洲际导弹,在2005年后的10次试射中失败5次,至今仍未投入生产。


然而俄罗斯仍然能够受到强国待遇,原因在于其外交核心是“模糊性(ambiguity)”。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10月13日希望俄罗斯共同参与对疑似进行核武器开发的伊朗的制裁,但莫斯科方面却让美国感到“失望”。


据塔斯社14日报道,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表示:“通过制裁来威胁只会引发负面效应,当前应该进行谈判。”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曾于上月24日在联合国大会上向美国总统奥巴马表示:“(对伊朗的)制裁没有效果,但有时也不可避免。”相比之下,拉夫罗夫的发言则退了一步。仅过了3周,俄罗斯领导层的话就发生改变。俄罗斯向伊朗出售尖端地对空导弹,引发国际社会的争议,但目前尚未交付。


俄罗斯对中国也在维持其模糊性。俄罗斯总理普京于13日至14日访问北京,同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举行会见,签署了35亿美元规模的两国经济合作项目。其中包括引进中国的资金,开采俄罗斯远东及西伯利亚石油,并由俄罗斯在20年内通过输油管向中国供油的计划。但与此同时,普京为了阻止中国的影响力,限制向中国人发放远东俄罗斯入境签证,还于今年6月关闭了华商最为集中的莫斯科切尔基佐夫斯基大市场。


年初奥巴马政府向俄罗斯抛出橄榄枝,提议“重设美俄关系”,对此,普京做出了积极回应。但在与温家宝举行会谈时,普京又同意两国共同应对“全球霸权国”美国。


分析认为,俄罗斯的态度如此模糊不清,是由于亲西方国家并坚持走稳健主义路线的总统梅德韦杰夫和信奉现实主义政治的普京之间意见不合所致。但俄罗斯内部则普遍认为,两人各自分工,意在提高俄罗斯在国际社会上的影响力。俄罗斯智囊团“Moscow Profile”的首席研究员德米特里-巴比奇(Babich)表示:“两人都想把俄罗斯打造成强国,并且主要外交政策也由两人磋商制定和付诸于实践。”只是梅德韦杰夫和普京分别扮演“好警察”和“坏警察”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