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战地日记——对越自卫还击实纪(一)

岳阳老兵 收藏 13 13906
导读:战地日记——对越自卫还击实纪(一) 一、攻打650高地 公元一九七九年二月十七日,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为维护国家的领土完整和尊严,奋起对越自卫还击作战的第一天。 6时30分,三颗红色信号弹照亮“公母山”下, “爱店口岸” 的上空。顿时,千门火炮一触即发,如雷怒吼,无数发炮弹象暴雨般扑向越军阵地。敌650、400(又名炮台山)等高地立刻变成一片火海。阵地上,只见越军抱头鼠窜,混成一团…… 6时55分,炮火延伸,步兵开始进攻。我边防一团三连(笔者所在的连队),从650高地正面逾迥推进,野战部队两个连,

战地日记——对越自卫还击实纪(一)


一、攻打650高地

公元一九七九年二月十七日,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为维护国家的领土完整和尊严,奋起对越自卫还击作战的第一天。

6时30分,三颗红色信号弹照亮“公母山”下, “爱店口岸” 的上空。顿时,千门火炮一触即发,如雷怒吼,无数发炮弹象暴雨般扑向越军阵地。敌650、400(又名炮台山)等高地立刻变成一片火海。阵地上,只见越军抱头鼠窜,混成一团……

6时55分,炮火延伸,步兵开始进攻。我边防一团三连(笔者所在的连队),从650高地正面逾迥推进,野战部队两个连,以排山倒海之势,从“公母山”东则压下直捣650高地。正当部队顺利推进不到5分钟,我主攻排遇到多处敌暗堡的火力阻击,30余名战士被敌火力压得抬不起头来,进攻速度由快变慢。在这关键时刻,排长(姓朱,名字我记不清了,是株洲人)身先士卒,带领尖刀班,冲破层层火力网,逾迥跃至敌暗堡的则翼,用爆破筒和炸药包,将一个个火力点拔掉,为部队顺利推进赢得时间。正当主攻班打破敌最后一道防线时,一枚手榴弹落下,朱排长壮烈牺牲……。

与此同时,野战部队两个连也受到了越军地雷的阻挡,场面更加惨烈。开始进展很慢,后来突然加快,这大概是命令如山倒的缘故吧!我亲眼目睹,两个连的兵力,在冲锋号角的摧促下,发起猛烈进攻。他们不顾前面的地雷阵,一排排倒下,用自己宝贵身躯杀开了一条血路,为打下650高地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二、接管阵地

7时38分,650高地准时占领,我们开始接管阵地。

我还幸运,开战前被分在预备排,也就是说主攻排打光了,预备排就要顶上去。因为这次攻打650高地,我们连伤亡不大(牺牲1人,重伤2人,轻伤3人),所以我才有接管阵地的机会。

我主攻排一占领650高地,连长立即命令预备排迅速接管阵地。当时,敌人的炮火还在还击,从青草岭(我连阵地)到650高地大约两公里路程,必须在10分钟内赶到。预备排30余名战士,在排长的带领下,随带各种武器轻装上阵,一个个冒着敌人的炮火逾迥前进,仅用8分钟时间就接管了阵地。

接管阵地,就是打扫战场,清剿残匪,固守阵地。俗言道,攻山头容易守山头难。650高地,正面经过一场炮火的洗礼,千窗百孔,面目全露,但背面可是树木参天,杂草丛横,视线狭窄,我明敌暗,要清剿残匪,固守阵地确实很困难。


三、清剿残匪

9时10分,650高地南面的半山腰传来枪声,排长立即命令进入战斗状态。经过严密排查,发现半山腰有一个山洞,估计子弹是山洞里射出来的。排长判定,是一股没有逃脱的残匪藏在洞内。他一边用步话机报告连长,一边部暑掏洞的方案。

不到10分钟,连部派来了副连长潘公成,亲自指挥这场掏洞的战斗。还派来了覃翻译用越语喊话,目的是宣传我军优待俘虏政策,劝其残匪投降。通过半个过小时的政治攻势,结果喉咙喊破,效果不隹。残匪仍想依托天然屏障继续顽抗,不时地射出罪恶的子弹。我一贵州籍新兵,经验不足,跃至洞口正面喊话,当场中弹牺牲!看到刚倒下的新兵,战友们义愤填庸,个个都表示要炸毁洞口,活埋这帮残匪!但连部不同意,仍然坚持劝降的立场。我们毫无办法,只有守在洞口两则等候。

18时58分,天色逐渐黑下来。负责警戒的战友发现有动静,一个残匪脑壳伸出洞口在观察。副连长判断,敌人有趋夜间突围逃跑的可能性,并立即命令加强警戒,坚决不能让一个残匪跑掉。这时一双双锐厉的眼睛,紧紧地锁住洞口……。

21时47分,残匪开始强行突围,他们先是向外猛扔手榴弹,紧接着一个个往外冲。我坚守在洞口的战友们一齐开火,一下撩倒了三个。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战斗,洞里9个残匪无1人逃脱,6个被打死,3个被活捉。


四、了解民情

对越自卫还击战打响的第3天,也就是2月21日。

奉上级命令,天刚蒙亮,副连长潘公成,带领我和覃翻译,还有卫生员和几名战友一行7人,沿着崎岖的小路稍稍下山,来到越南绿平县峙马公安屯附近的几个村庄了解民情。其目的,是了解开战后越南边民的动态和心理反映。

我们一进入村庄,一幅幅战后悲惨的画面映入眼帘。农田里弹坑累累,一头头牲口死在田间,一个个被打死的越公安兵尸首,七横八竖地躺着,并散发出难闻的尸臭味;一个个俺体四周,还围着印有“中粮”字样的麻袋,我先以为麻袋里灌的是土,后来拆开一看,全都是中国大米。这里老百姓的房子,面貌依旧,没有弹孔,也没有被火烧的迹象。只是峙马粮店的墙壁上,留有火箭筒炮弹穿透的弹孔,内面有一种粮食烧焦了的煳香味。离峙马粮店50米的地方,是一家公营商店。店里商品七零八落,弄得满地都是,许多商品还标有 “中国制造” 的字样。

村子里几乎没有壮年男女和儿童,也没有饮烟,情景非常寂静、萧肃和凄凉。进入民宅,只见几个走不动的老人躲在家里。有的躺在床上,有的静坐着,好象在等待着什么。这些老人看上去均在六、七十岁左右,身体消瘦,面黄眼汾。当我们和老人对视的时候,从他们眼神里可以看出,一个个都闪出一种仇视的目光,没有半点害怕之感。当覃翻译用越语和他们对白时,老人一声不吭,神态麻木,好象在表达一种无语的抗议……。

无可奈何,我们只好撤离这些村庄。


五、遭遇炮击

上午10时许,我们离开村子返回650高地。

二月的南疆,阴雨连绵,早晚显得有点寒冷,但到了中午,稍现出点太阳又觉得有些闷热。我们沿着“峙马”通往“爱店”的简易公路,步行一个半小时才到达“爱店”街。这时,我们的衣服全被汗水湿透了。

回到“爱店街”,时间已经到了中午12点。我们想找个地方休息一伙再走,不料遭遇越军重炮的袭击。

一群125加浓炮弹,辅天盖地而来,落在野战医院扎营处(我连老营房)附近的村庄。顿时民宅起火,浓烟四起。幸好我边民全部撤往后方,没有人员伤亡。在这紧急关头,我们一行7人,立刻分散隐蔽。我和副连长、覃翻译3人,隐蔽在附近的一个山洞里。山洞又窄又浅,3人并排坐着,脚根全部露出外面,安全系数很差。于是,想换一个隐蔽的地方。

当我们正在转换另一个地方的一刹那,又一群炮弹落下,一发炮弹正在野战医院(我连老营房)操场中间爆炸。雨点般的泥土,将我们的头顶轧起了包;砍刀式的弹片,将操场旁边的水泥电杆拦腰折断;老营房的窗户玻璃全部被震碎,一个个医务战士,被玻璃碎片轧伤血流满面,院内的重伤员,因伤口疼痛不时地发出叫喊声,场面十分悲壮。

我们隐蔽的地方,离炸点不到50米。目击野战医院,一些新时代最可爱的白衣战士们,是那样沉着、冷静、不慌、不乱地坚守战斗岗位。有的不顾安危,将一个个正在急救的重伤员轻轻地搬上单架,再往隐蔽部里抬去;有的直接用自己的身躯,伏在伤员身上遮挡敌人的炮弹,直到警报解除。看到这些无私奉献,团结战斗,不牺牲的白衣战士们,我不禁流下了眼泪……。

两个小时后,炮击停止。下午3点,我们一行7人又回到了650高地。

(待续未完)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47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