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山 第十二章 南京!南京! 第十二章 南京!南京!(5)

聿车 收藏 1 35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1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15.html[/size][/URL] 由于伤员们无法后送,都集中在吴王坟附近临时设置的裹伤所里,撤退的部队无法带走这些伤病员。第87师的唐参谋拿着那张撤退决议来到裹伤所,找到担架上的华连诚,要他签字同意撤退。华连诚看了一眼签字名单,不伸手去接笔,表情木然。 唐参谋有些尴尬,正要说明部队的苦衷,华连诚摇头制止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15.html


由于伤员们无法后送,都集中在吴王坟附近临时设置的裹伤所里,撤退的部队无法带走这些伤病员。第87师的唐参谋拿着那张撤退决议来到裹伤所,找到担架上的华连诚,要他签字同意撤退。华连诚看了一眼签字名单,不伸手去接笔,表情木然。


唐参谋有些尴尬,正要说明部队的苦衷,华连诚摇头制止了他,用微弱的声音说:“请你转告陈旅长两点:第一,我腿虽然断了,但不会拖全旅的后腿!第二,这字我不签!”


唐参谋心中内疚,实在不好再说什么,在伤兵们的呻吟和叫骂声中低头离开了裹伤所。


这天中午,日军第6师团占领了雨花台,集中炮火猛轰中华门城垣,在城墙上炸开缺口,守卫中华门的第88师抵敌不住,退入城内,中华门附近居民也向城内奔逃,难民、溃军拥挤道路,市内秩序大乱,守军军心开始瓦解。下午5时,唐生智下达了撤退和突围命令,此时许多将领已经舍弃部队先行离去,导致局面更加混乱。悲惨的南京保卫战只进行了五天,就此落下了帷幕,接下来的是更加悲惨命运在等待着滞留在城内的数十万军民。


华连诚万念俱灭,将那张四兄弟合影照片拿在手里看了一眼,再放回胸前的口袋,手里握着那支压满了十发子弹的自来得手枪,将一枚手榴弹紧紧绑在腰间,静静地等待最后时刻的来临。旁边的伤兵问他该怎么办,这里数他军衔最高,他似乎没听见,到了这个地步,他没精力去想别的什么了。


这时,两个人影闪进裹伤所,是季初五和高克平,他俩一找到华连诚,不由分说,夺下他的手枪,抬起担架就往外走。华连诚大喊:“谁叫你们抬我?快放下!”挣扎着想爬起来,高克平将他按倒在担架上:“营长,我们不能丢下你!一起活一起死!”华连诚这么一使劲,包扎好的伤口又开始渗血,两眼一阵发黑,一下子失去了知觉。


季初五和高克平是自个儿决定离队去裹伤所带华连诚走的。季初五对华连诚的忠心自不必说,高克平对华连诚也是非常敬佩,感叹自己以前没遇到这样好的长官,从上海一直跟随华连诚到南京,眼下南京要被放弃了,但他宁可放弃首都也不愿意放弃重伤的华营长。


他们抬着华连诚往下关撤退时,整个第261旅队形已被冲散。在行进中不断听到爆破政府各部门建筑物的声音。通往挹江门的路上,挤满了撤退的军人和警察,一路上马嘶人嚷,乱腾到了极点,到处都是丢弃的武器装备和车辆,这当儿没有谁还有心思去组织部队。不少士兵和警察脱下了身上的制服,窜进路边的店铺民宅搜罗便衣穿在身上,和老百姓的争执打闹之声不绝于耳。各部队遗弃的伤兵很多,其中勉强能行者,也拄着棍子向下关前进,边走边骂:“你们都逃了,把我们伤员丢到这里让敌人杀害,真令人伤心!他妈的,早知如此,谁肯打仗?”


在涌动的人群中,一个穿红衣衫的年轻女子引起了高克平的注意,她站在路边,满脸焦虑,用乞求的口吻不停地问匆匆而过的军人:“总爷,你们谁是第87师的?谁认识符长生排长?”士兵们自顾不暇,没几个人搭理她。看她神色憔悴,嗓音沙哑,显然已经站了很长时间。


高克平快步上前,对那女子说:“我是87师的,我认识符排长。”那女子眼睛一亮,一把抓住高克平的双手,急切地问:“谢天谢地,他人呢?”高克平见状,早已明白几分,当下如实相告:“符排长四个月前就在上海殉国了。”


那女子一听,脸色顿时苍白,望着高克平嘶哑着嗓子说:“你骗人,他说过上海打完仗就会回来接我的!你骗人!”手抓得更紧了,指甲抠得高克平的手隐隐生疼。


高克平从怀里掏出那个绣花荷包——这是突袭汇山码头撤退时符长生交给他的遗物,让他转交给在南京的相好许二姐,说叫她不必等他,早点找个好人家嫁了。高克平万万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她,此时只有感叹命运的残酷巧合,说:“你是许二姐吧?我和符排长是生死之交,他临死前把这个给了我,叫我有机会交到你手里。”把符长生的话转告她。


那女子许二姐接过这绣着鸳鸯戏水的荷包,紧紧搂在怀里,一下子瘫坐在地,抽抽噎噎地哭了起来:“天杀的,我们不是说好了的吗?我等了你整整三年!你为什么骗我?为什么骗我啊!”


高克平见天寒地冻许二姐衣衫却很单薄,身边只有一个小小包袱,孤苦伶仃,心中恻然,他把身上所有的口袋掏了个遍,一边的季初五也帮着翻口袋,但两人只找出几张皱巴巴的纸币。高克平叹了口气,把钱全塞进许二姐的手里,说:“嫂子,南京眼看就要完了,外面危险得很,走不了的话,赶紧找个地方躲躲吧!”


许二姐接了钱却不走,只是望着高克平和季初五。


高克平搔了搔头,说:“我们就这点钱……”

许二姐说:“我不是要钱。”

高克平问:“那你要什么?”

许二姐咬牙说:“要命!”

高克平一惊:“要谁的命?符排长的命没了,要谁的命他也回不来……”

许二姐一字一字地说:“要鬼子的命,要他们偿命!”

季初五说:“嫂子,南京城十几万军队都垮了,你一个弱女子又咋跟鬼子索命?快走吧!”

许二姐摇了摇头,直勾勾地看着他俩手里的枪。


高克平想了一下,掏出一颗缴获的九七式手雷给许二姐。九七式手雷是刚装备日军的新型破片式手雷,相对中国军队的木柄手榴弹,这种手雷体积小,杀伤范围广,俗称为四十八瓣甜瓜手雷。他告诉许二姐如何使用这种手雷,在这兵荒马乱的时候,一个孤身女子有个武器也好防身。

2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