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难以抹去的记忆(四)新兵生活

我们被卡车带到了一个叫河唇的很不起眼的小镇,南海舰队通信总站的一个训练队就设在这里。

我被分在了二排四班。班长叫于怀柱,78年的老兵,很憨厚的一位河北汉子,算是我军营生活的启蒙老师吧。班长把我们领到了宿舍,首先作了自我介绍,然后一个个点了名,算是认识了。接着就是分床铺,记得我分在了下铺,上铺是崔桂林(为我们盐城兵矫矫者之一,转业时任通信总站的副主住),对脚的是大帅哥赵强。在班长的指导下,我们开始学着整理内务,新兵生活就这样开始了。

新兵生活是紧张而又辛苦的,除了每天的队列训练,还要学习军事条例等等,所有当过兵的人都经历过这道门槛,其中的酸甜苦辣都尝过的,这里就不再赘述了,只说几件大家都记忆犹新的事。

其一就是整内务,叠被子。叠被子是一件艰难而又复杂的工作,如何在最短的时间内,把被子叠得方方正正,如同豆腐块样,是对任何一个新兵的一次严峻考验,大家真是下足了功夫,费尽了心机。新被子膨松而又柔软,为了叠好被子,有的新兵不敢晒被子,有的还在棱角边沿处喷上温水,因被子都是将里子朝外叠的,不久棱边就变黑了。

其二就是队列训练时有的新兵老是扭过脸,不敢正视前方。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在我们的正前方都是女兵们,一不小心和谁对上眼,怪不好意思的,为此没少挨班长训斥。

第三当然要数紧急集合了,那三声急促的哨声最是让新兵跌胆吊魂的。我们时常相互打听夜里搞不搞紧急集合,都一无所获。为了应付这一残酷的时刻,有的人甚至提前打好背包,和衣而卧。有一次紧急集合,我还被排长拉到队伍前面展示了一下,原因是我的背包全散了,为这事我难过了好几天。很是嫉妒那此女兵们了,为什么她们每次都是那么镇定自若,一点没有慌乱的迹象呢?

还有一件令大家都难以启齿的事。由于我们是北方来的,因水土不服很多人都生了体癣,我们都叫它烂DAN。奇痒无比的,十万分地折磨着每一个不幸的小子,卫生员发的药水就好像是专拿我们新兵开心的,用过的帅哥们无一不手舞足蹈、呀呀嚎叫,场景十分悲壮。现想起来,新兵生活还真有点荒唐可笑呢。

三个月一晃就过去了,其间,我们还度过了离开家乡的第一个春节。直到我们手捧鲜红的帽徽领章的那一刻,我们才真正体会到当上一名光荣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是何等的幸福。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