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号叫麻雀 第四章 西风断肠 025 亲事上门

红老鼠 收藏 7 2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9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95.html[/size][/URL] 这是一个意想不到的麻烦。 田小德,二十岁,葛庄乡营子村人。日本鬼子进来之前,营子也是一个富庶村庄,与葛庄仅仅相隔一里地,历史上曾有“金葛庄、银营子”之说。日本鬼子进来后,原本也是庄户汉的田小德很快就被鬼子抓了壮丁,负责每天给日本鬼子送饭,大家都叫他“小伙夫”。那时候,因为相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95.html


这是一个意想不到的麻烦。

田小德,二十岁,葛庄乡营子村人。日本鬼子进来之前,营子也是一个富庶村庄,与葛庄仅仅相隔一里地,历史上曾有“金葛庄、银营子”之说。日本鬼子进来后,原本也是庄户汉的田小德很快就被鬼子抓了壮丁,负责每天给日本鬼子送饭,大家都叫他“小伙夫”。那时候,因为相继在几个据点里发生了给鬼子投毒事件,葛庄据点的鬼子中队长铃木对负责送饭的田小德监视非常严密,后来他却发现,田小德不但对鬼子“大大的忠心”,而且头脑聪明,手脚勤快,竟然喜欢上了他,于是在成立汉奸中队的时候,铃木亲自提拔他当了中队长。就这样,田小德由一个“小伙夫”一下子变成了葛庄炙手可热的人物。

田小德当上汉奸中队长后,深得铃木信任。若非如此,左北泉他们大闹葛庄那天,换了任何人,要想把他们如此轻松地送出葛庄,恐怕连门儿都没有。

偏偏,田小德就能做到。他对铃木说,桑桑是他未过门的媳妇,左北泉等人,都是桑桑的亲戚。就这么一个简单的谎言,铃木却深信不疑。

不过,田小德有一点没有撒谎,那就是,他已经把桑桑认定成了自己未过门的媳妇,而且对她志在必得。

奇怪的是,田小德身为汉奸队长,权势炙手可热,但他对桑桑却丝毫也不用强。他决定按照当地所有的风俗和礼数,开始向桑桑求亲。


这天中午,桑桑正和姑姑、姑父一起吃饭,葛庄村最有名的媒婆老鸹嘴找来了。一进门,人未站定,两手一拍,嘎嘎笑道:“桑桑,你哪辈子烧的好香!福气说来就来!你看看,多少人想都想不来的好事,咣当一下就砸在你头上了!俺这心里都咽唾沫星子呢!”说完,也不等让座,伸手拽过一个木墩,实拍大腚地坐下了。

桑桑一看是老鸹嘴,心里先是一阵厌烦,眉头就皱了皱:“大婶,您有啥话就说,别一阵风、一阵雨的,俺听不懂!”

老鸹嘴嘎嘎一笑:“桑桑,你和俺老婆子藏啥猫猫?你又不是不知道,山上田队长看中你了,这不,指派俺来向你提亲呢!这可真是打着灯笼都找不着的好事!你有福,俺老婆子也有福,就等着你一点头,俺老婆子好喝这杯喜酒了!”

桑桑的饭再也咽不下去了。


桑桑没想到,田小德竟然动开了真的!

那天,送左北泉他们走后,在回家的路上,田小德就已经跟在她屁股后面提过这个话题。他问桑桑:“妹子,你的忙俺帮了。俺的忙,谁来帮呢?”

桑桑冷冷一笑:“田队长,你开玩笑了吧?谁不知道,在葛庄这块地盘上,你田队长那是要风有风、要雨有雨!你还有啥忙,要求别人来帮?”

田小德嘿嘿一笑:“俺这个忙,说大不大,说小还真不小!别人可能帮不上,但你能行!”

“别人帮不上,俺更帮不上!”桑桑说。她已经预感到,田小德接下来很可能会抖搂出一些烂七八糟的话,因此,干脆用一句话给他堵回去了。

但田小德却并未就此罢休,而是紧窜几步,一下拦住了桑桑前面:“桑桑,咱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俺田小德这辈子,啥都有了,就缺一个好媳妇了!今天咱俩一照面,俺就知道,这个媳妇不用找了,除了你再无别人!”

桑桑一听这话,心里腾地升起一股火来,杏眼一瞪,喝斥道:“田队长,你别以为你帮了俺个忙,又是啥队长,就可以对俺任意摆弄!俺也明白告诉你,这件事就是天塌下来,也不可能!你趁早收拾收拾这个心思,找个老鼠窟窿塞进去,免得腌臜人!”

田小德愣了愣,却并不恼怒,嘿嘿一笑,说:“你算说对了,桑桑姑娘,俺今天还真不想让你报答俺,也不想拿啥队长的名头来压你!俺就一句话:看中你了,想认认真真娶你做媳妇儿!咋样?”

桑桑冷冷一笑:“田队长,俺已经告诉你了,就是天塌下来,也不可能!”

田小德点了点头:“是啊,俺知道就是天塌下来,也不可能!可是,天根本不会塌下来,所以咱就有可能!是不是?”

桑桑一愣,没想到被他抓了这么个话尾巴!一时间又气又急,竟没答上话来,好半天才愤愤吐出两个字来:“无赖!”

田小德点点头:“就算是吧!桑桑姑娘,既然你这样说,那俺可就赖上你了!今天你也听到了,俺已经对铃木太君说了,你是俺未过门的媳妇儿,这话从俺嘴里一吐出来,要想收回可就难了!”

“难不难那是你的事!总之,俺绝对不会给你当媳妇!你就收起你这青天白日梦,死了那份心吧!”桑桑说完,看也不看他,拔腿就走。田小德刚想拦她,恰恰就在这时候,一个人急呼呼地跑了过来,一边跑一边气喘吁吁地喊:“田队长,你在这儿啊!俺都找你半天了!”

田小德一看,来人竟是前些日子刚刚被铃木任命为副队长的卜蓝珠。不知为什么,这小子眼睛红红的,一边呼呼地喘着粗气,还一边不停地揉着脑袋。田小德一看他这熊样,又好笑又好气地问:“卜副队长,集上都乱半天了,你才来,干啥去了?”

卜蓝珠哭丧着脸,道:“甭提了!俺今天算是出门碰上鬼,倒霉倒到家了!”

田小德笑了笑:“看你火烧屁股的样子!到底出啥事了?这么急?死了亲娘老子咋的?”

卜蓝珠喘息着看一眼桑桑的背影,一只手罩在田小德的耳朵上,上气不接下气说:“这事……这事可比死了亲娘老子……还严重!”

田小德一愣:“到底啥事?说得这么玄?”

卜蓝珠犹豫一下,小声说:“俺的枪……被人抢了!”

“啥?”田小德吃惊地看着卜蓝珠:“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抢你的枪?”

卜蓝珠摇摇头:“俺也不知道是谁,只知道那人长了一脸疙瘩,还他妈地会唱瞎子戏!俺一不小心,就他娘的被他算计了!”说着,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田小德一听,心里顿时怔了怔:他送走的那几个人当中,分明就有一个满脸疙瘩的人!心里就更加有些惊疑。但他沉吟着,并没有说出来。

“田队长,这事要是被铃木太君知道了,俺可就全完了,这次,您说啥也得帮兄弟兜一把!”卜蓝珠看着田小德说。

田小德点点头:“这件事你先不要告诉别人,马上带领弟兄们去挨家挨户地搜,看看能不能找到你所说的那个人!”

卜蓝珠答应一声,屁股颠颠地去了。田小德转头去看桑桑时,早已不见了她的身影。田小德回过头来,想了想,鼻子里出一口气,突然笑了一声。


桑桑回到家中,心里也是又气又恨:自己受命回来当地下情报员,没想到脚跟还没落稳,就碰上田小德这么个三条腿的蛤蟆!虽然他帮忙送出了左北泉等人,但不管咋说,也不能用自己的感情去回报这个汉奸队长啊!何况,自从她情窦初开以来,心里满满当当就装着一个左北泉,其余的,莫说是一个汉奸队长,就是天王老子,也难以撼动她一丝一毫!

可是,这个田小德却偏偏就像耗子发现了米粒,死死盯住了她,而且大有吃不到谷子绝不回头之势。要是他再这么继续纠缠下去,别说是搞情报,就是自己的人身安全,恐怕都很难有所保证了,这可如何是好?

左思右想,竟是不得要领。

后来,桑桑转念一想,刚才自己已经和田小德说得那么绝了,他要识趣,兴许也就收回了心思。这样想着,也就心存了一丝侥幸。

没想到,事隔不过几天,田小德竟然把媒婆打发到门上来了!这个该死的汉奸田小德!


媒婆老鸹嘴却不管桑桑心里揣着啥样的心思,只管手舞足蹈一路说下去。听完她叽叽嘎嘎一通乱说,桑桑的饭碗通地一下就顿在了饭桌上:“你回去告诉田小德,叫他趁早别打俺的谱!俺一个山里人家的穷苦丫头,从来不想、也不敢去享那种大福大贵!他田小德要想找个称心如意的媳妇,沂水地里哪里找不到?干吗一条道走到黑,非要盯着俺不放?总之,俺就一句话,他要打俺的主意,那就是瞎子点灯,白费蜡!枉费心机!”

“哎哟,桑桑姑娘,你这样说可就不对了!”老鸹嘴拽着木墩往前靠了靠,看着桑桑说:“现在,谁不知道,那田队长可是要钱有钱、要势有势,出门有人抬轿子,进门有人端洗脚水,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小伙夫可比了!不是俺说你,多少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眼瞅着他烧香拜佛、求爷爷告奶奶、想送都送不上门去呢!现在,人家肯低声下气求着你,多少女人眼蛋子都红得出血呢!你咋还这样不识好歹,身在福中不知福哩!”

桑桑看着老鸹嘴,冷冷一笑:“你看着他好,是不?那你嫁给他好了!”

老鸹嘴一愣,半张着嘴,脸上很快抹了一层锅底灰似的,好半天没递上气来。她看着桑桑,刚要动怒,脸色却忽而一转,嘻笑说:“俺说了一辈子媒,还从没被人这样呛过!不过也好,吃了姑娘这一呛,俺总算把准脉了!怪不得田队长会瞅巴上你,原来是一个绵缠,一个刚硬,就好比那屎懒子秧(菟丝秧)爬上了高粱杆,真真是天造的一对,地设的一双!俗话说的好,宁拆一座庙,不毁一桩媒,俺老婆子就是再吃姑娘几次呛,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你们这桩好事散了,你说是不?姑娘?”

桑桑被老鸹嘴这一顿伶牙俐齿,竟说得又气又笑。她看着老鸹嘴道:“大婶,你就别在这里干费唾沫星子了!俺实话告诉你,你就是拐弯抹角转上一百八十个圈,俺还是那句话:没门!”

老鸹嘴眉头一皱,想了想,盯着桑桑说:“姑娘,过了这个村可就没有那个店了!你这一口回绝,以后要是后悔,俺老婆子可就没有办法了!你可要好好想好!”

桑桑冷眼一笑:“你放心,俺就是死了,也绝不后悔!”

老鸹嘴看看已经无话可说,只好一边起身,一边不可思议地摇头叹息着走了。


老鸹嘴走后,桑桑的姑父不无担忧地看着桑桑:“桑桑,这个田小德现在有人有枪,可谁都惹不起,你这样生撅硬掰,万一惹恼了他,事儿可就不好收拾了!”

“是啊,”桑桑的姑姑也皱着眉头说:“俗话说,小腿扭不过大腿,咱这小门小户的人家,咋敢得罪那些人!”

桑桑看着姑姑、姑父,知道两人向来都是老实巴交、胆小怕事的主,多说也是无益,干脆道:“你们也不用担惊受怕,就是天塌下来,俺一个人顶!”

“说得轻巧!”桑桑的姑父摇摇头,忧心忡忡道:“你一个闺女孩子,纵有天大的本事,又能顶起啥?再说,你爹你娘都不在了,俺们也不敢给你做主!不过,话又说回来,事情就这么硬顶下去,不见得有好,总得想个法儿才行!”说着,低头寻思起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