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一南点破军用运输机在解放军的战略意义

“跨越-2009”跨区实兵检验性演习近期已经结束了。按照预案,分别隶属于沈阳、兰州、济南和广州4个军区的4个陆军师,将在总参谋部的统一部署下,拉动到本战区以外的合同战术训练基地,在陌生地区展开演练。那么,这次演习最值得我们关注的是什么?演习对于提高我军的核心军事能力又有怎样的意义?国防大学战略教研部副主任、战略研究所所长金一南少将,为您详细解读。

一南观点:跨区机动、跨区的兵力运用,是我们应对未来安全一种重要手段和方式。

记者(李艳):为期两个月的“跨越-2009”演习正式开始了,这是我军第一次大规模的跨区实兵检验性演习。我们了解到参加演习的四个军区出动的兵力达到五万人,各种车辆和大型武器装备六万多台,机动的总里程达到了五万多公里,那么这一场演习,您认为值得关注的是什么呢?


金一南:这是我们建国以后进行的规模最大的战役演习,活动区域、范围最大,涉及到多个军区。这个演习它大的看点和核心练点主要是什么?就是演练远程机动。因为从五十年代到七十年代,国家面临严重的安全态势。毛泽东同志讲过,我们要准备什么呢?准备苏联从北面打进来、美国从东面打进来、老蒋从东南窜犯大陆、印度从南面打进来。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们各大军区的设置,每一个大军区就是一个独立的战区,在自己战区之内,遂行完全作战指挥行动。


今天我们的安全态势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入侵中国、肢解中国的力量基本上不存在。过去这种大军区设置,它守土戍边的任务,已经不满足于我们今天的安全需求了。就应对非传统安全和传统安全这两个领域来看,我们原有大军区设置和原有的赋予大军区的使命,已经不能适应今天的要求了。适应当今安全需求一个很好的体现,就是这次的“跨越-2009”演习,各大军区跨区机动。当一个战区有了问题,其他战区的力量能迅速增援。


比如按照我们这个分布来看,北京军区沈阳军区重兵云集,它主要是为了防备当时苏联可能对我们的入侵,和美国从东部对我们的威胁。我们在今天看,这个兵力的分配是不太平衡的,因为相对西部兵力、西南部和南部兵力就单薄一些。但实现跨越式调动,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了。


跨区的调动、跨区的兵力运用,也是我们应对未来安全一种重要的手段和重要的方式。


当然,目前我们还存在一些问题和缺陷:比如各个战区主要根据自身战区作战地域和作战对象,进行具有本战区特点的适应性训练。西南地区主要要求山岳丛林地区作战;在西北、华北、东北主要是平原作战、高原作战。平原作战、高原作战、山地作战、丛林地区作战或者江南的水网地区作战,对部队的训练要求、包括装备是完全不一样的。那么我们以前没有进行过大规模的跨越演练。


今天实际上提出一个什么要求呢?就是军队必须要练就既能在平原作战,也能在高原作战,要具有适应性和多样性。


一南观点:空中机动是提高军队机动能力,增强军队核心军事能力重要的组成部分。

当然适应多地区有一个过程,比如北部军区的重型装甲机械化部队,拉到南部战区水网地带确实有问题,道路、交通、都成问题。但是并不因为装备的限制,部队就不能远距离行动,。沈阳军区兰州军区他实现跨越,具有共同的特点,都是广袤平原作战和高原作战,平原和高原地形都相对比较平坦,在这种情况之下的跨越,差异不是很大。从北部到南部,从平原到山地跨越差异要大一些,对部队适应性提出要求更高。


当然,我们第一步进行是这样的,从基本上地形、作战任务和作战区域来看,它具有相同的特质,我们完成这种跨越。今后我军还要完成其它跨越,即使不同的地形、全不同特质。比如平原作战部队,机动高原地区,或者丛林地区遂行军事行动。


这是军队在未来应对多种安全威胁,完成多样化军事任务,是十七大报告对我们军队提出的要求。“跨越-2009”是一个开端,在今后必须继续加强的。


记者:中国有一句古话,叫做“兵贵神速”,美军也有一句名言“在24小时之内运来一个营,比10天之后运来十个师更重要”。举行这样的演习,对于提高我军核心军事能力有什么样意义呢?


金一南:今天,世界各国的军队都面临这样一个问题,作战能力作为核心军事能力,它有一个非常大的依托,就是投送能力。如果部队在短期内不能实现机动,比如一个固定区域,远离这个区域发生了冲突,部队在两个月之内机动多少兵力到这个区域?如果拥兵200万,两个月之内只机动了20万,那么实际有效兵力只是20万,因为不能机动到这个区域的部队,不能发挥作用。


核心军事能力中的机动能力,随着信息化的进程、军队装备日益更新、各种现代化的装备越来越进入军队,对军队提出机动能力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


我们以前的主要威胁是外敌入侵,在做分区防御的时候,各大战区划分开,做自己的独立战区防御,对机动能力的要求并不是那么高,只是在本战区之内机动,依靠铁路、公路输送基本能够完成。这种跨越战区的大范围机动,它带来的问题就是什么呢?就是铁路、公路机动的速度毕竟有限,这时对空中空中投送能力要求就提出来了。我们军队执行海外一些维和任务、海外救灾、人道主义救援,实际上这个问题已经提出来了。海外执行抢险救灾、人道主义援助,不仅仅依托公路机动、铁路机动、必须能够依托空中机动。这是提高军队机动能力,增强军队核心军事能力重要的组成部分。


如何提高军队的空中机动能力,今天是一个重要的命题。


记者:我们看到参加这次“跨越-2009”演习的部队,在机动过程当中,部队官兵除了乘坐空军运输机以外,还征用一部分民航客机和货机,这在我军演习历史上也是第一次?


一南观点:军队在机动中,征用民航飞机是不可避免的。在未来战时,民航机使用比例肯定受限。


金一南:对,是的。比如美军在伊拉克、在海湾地区作战,遂行任务重型装备都是用轮船运过去的;空中力量包括部队,部队带着少部分轻武器和轻装,是通过空中的机动。空中机动,美军有运输司令部,除了空军飞机、还有征用美国民航的飞机。各国军队在机动中,征用民航飞机是不可避免的。我军总体来看,空中运输能力相对薄弱,所以我们要征用一部分民航飞机完成空中机动。当然在未来战时,民航机可以使用,但比例肯定受限,不能过高。


美军也使用民航机,但都压在一定比例以内,因为要机动到的这个地域,不是旅游的地域,未来必然是一个发生冲突的地域。这样的地域往往机场条件设备比较恶劣,可能只有若干导航设备,设备不一定齐全;另外,机场不一定有规定的厚度混泥土跑道,也可能是土机场。在这种情况之下,民航飞机会失效的,只有军用运输机才能在简陋的机场、甚至土机场着陆。所以我们在机动过程中,征用一部分民航飞机,我们军用运输机也尽其所能用上了。


但未来军事行动中,我们毕竟要看到,空中机动军用运输机必须达到一定比例。能够在恶劣条件下飞行、在恶劣条件下机场起降的军用运输机将来在军队机动中,必然要扮演一个重要的角色。这个角色是民航飞机它不可替代的。


一南观点:在未来的跨区机动中,我们还是期待军用运输机扮演越来越重要角色和占有越来越大的份额。


这次机动,铁路的机动有很大变化。以前铁路机动,平板车装装备、闷罐车装部队;后来有些改进,部队机动机动坐客车了,条件改善了很多。但机动速度还是受限制,这次有个非常大的跨越,就是铁路机动坐动车组了,速度非常快时速能够达到200多公里了。所以我们可以看,地面机动有了很大的改进。从这可以看出,国家经济建设的高速发展,空中航线的开辟、陆上铁路路线的开辟、动车组的开辟、高速铁路的开辟,对于我们军队的机动有非常大的帮助。


轻装部队如果能够依托高铁机动的话,以每小时350公里的速度机动就相当可以了。硬件设施上来之后,包括大量民航飞机的征用,也可以改善空中机动。比如汶川地震,也是征用了很多民航飞机,济南战区的部队,在汶川地震中主要乘民航飞机到达救灾第一线。


当然,我们说抗震救灾是可以的。但在一些应急条件下,飞机降落到一些比较简陋的机场,离冲突地点最近、条件很差的机场时,民航飞机还是扮演不了这样的角色。


在未来的跨区机动中,我们还是期待军用运输机扮演越来越重要角色和占有越来越大的份额。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