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幕! 正文 十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70.html


十五

蓝天白云青草绿树还有那姹紫嫣红的花朵,使得这个世界变的多姿多彩。此时的徐英杰没有心情去欣赏这些,自从Z国国家的核心层,批准了他们的计划之后,他的心中完全被目前的一切占据了。首先他要调集一些出类拔萃的专家学者,要从政治上,经济上寻找那些流氓国家的软肋,然后实施打击。这事情说起来容易实际上难度非常之大,因为很多东西都是这些国家的机密,是不可以示之于人的,所以这又牵扯到了情报部门。这阵子光是协调这些事情,就把徐英杰忙的脚丫子朝天。其它的事情一概放下,只是专注这些琐碎的事情。说句实话,徐英杰还真是羡慕司马烁的差事,这小子现在打打杀杀的,要比自己这里痛快多了,起码用不着牵扯这么多的繁琐问题。各个部门都不是省油的灯,各顶个的难奏。你这边好话说尽,他那边摇头就是不应允,常常弄的徐英杰五迷三道的。不过现在有个好处就是徐英杰手里,有上方宝剑。这个东西还是让人害怕的,也让人心寒的,核心层曾说过,有谁在这件事情上捣乱决不姑息。不过徐英杰在被这些,做事拖拖拉拉的部门官僚惹怒了的时候,还真是想宰两个官僚以正视听。但是他还是忍住了,因为他知道现在不是发怒的时候,一旦把事情弄僵了自己到没有什么,宋怀仁可就惨了。

司马烁曾经嘲笑徐英杰说:“古语说的好,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本来是那些秀才看到咱们,没有道理可讲。你可到好,整个逆着古人的遗训走,整个将历史翻了个个。现在你是兵见到秀才,有理没理都说不清了。”

徐英杰无奈的苦笑着解释到:“没办法谁让咱们有求于人呢,再说也得给宋老坏蛋留点面子不是。我到还是真想宰俩混蛋,以正视听来着,但是空有宝剑在手,却没有杀贼之力,这事是不能大鸣大放的搞的。”

司马烁乐呵呵的说:“这还不简单,随便给他们罗列个什么罪名,拉出去宰了不就行了。你小子怎么变的这么婆婆妈妈的了,要不然你说是谁,我去宰了狗日的不就完了。”

徐英杰乐了说:“你小子也别干什么了,就你这个天天喊打喊杀的精神头,干脆到屠宰场当屠夫得了,那样天天可以杀生。”

司马烁乐了说:“得嘞!咱干完这当子买卖,回来就开个屠宰场。妈的!不就是屠夫吗!老子养一群屠夫。哈哈哈。。。。。。,不过说正经的,这些部门还是真不好崴咕。效率这么低下,难怪老百姓都在骂娘呢!这样下去可怎么得了。”

徐英杰摇摇头说:“谁说不是呢!这些地方上的文官这样还有的可说,军队里面居然也有磨洋工的。三脚下去踢不出个响屁的大有人在。前两天我去一个军事研究部门,协调有关借用他们的实验室,以及技术人员的借用,你猜那个主管说什么?”

司马烁乐呵呵的问:“说什么?总不会说不给吧?”

徐英杰苦笑着说:“要是说不给倒好了,那么咱到有话说了。那个家伙根本就不说不给,而是支支吾吾的说,现在没有空闲的实验室。人员都各自有各自的项目,抽不出来。他爱莫能助。后来我一打听才知道,这小子整个在胡说八道,他们已经有半年时间没有课题了。几乎所有的实验室都没有项目,而技术人员也是这样。我当时真想就地将狗日的宰了,这小子这么说的目的是想要点零花钱。结果我发现,除了情报部门协调起来一帆风顺以外,其它的都是麻烦。”

司马烁笑着说:“看来还真是什么人都有,算了别跟这些家伙一般见识了。为这些生气不值。你那里的前期工作准备的如何了?我们可是等着呢。”

徐英杰说:“还好!基本上前期准备都做好了。现在一大部分都开始走上正轨了,现在只要是芯片一弄出来就开始行动。这回咱们也玩点新鲜的,让那些流氓尝试一下被流氓的滋味。”

其实前期的不顺利,并不意味着后面就不顺利。一系列问题解决起来还是相当的顺利的。经过一年多的精心准备,现在已经万事具备只欠东风了。此时司马烁也带人悄悄的向OLB洲进发,他们的任务就是拖住劲敌,使之无力旁顾。为在MLJ国实施更大的行动,扫清障碍。这回司马烁玩了一招 阴损的招数,就是利用那些BY国家那些激进分离主义分子。为他们提供武器装备,为他们培训人员。这些都是以一个民间组织的名义进行的,FLX国、XBY国、YJL国、DYZ国的分离主义分子都接受了武器装备,也都接受了人员培训。虽然那些国家都有察觉,但是他们认为事情并不是特别严重。所以并没有把这些当成重中之重的事情。因为这些组织闹了不是一年两年了,长时间的闹腾,早就疲了。

为这司马烁徐英杰宋怀仁,曾经特别研究分析过。他们发现,这些激进的分离主义分子,之所以不能成事,主要是没有一个统一的组织,也没有一个像样的支持者。他们总是小打小闹的各自为战,所以说根本起不了什么大作用。这也是那些流氓国家一直不把他们当回事情的缘故,再者就是他们没有一个广泛的群众基础。只是一味的在搞恐怖袭击,而袭击中不管不顾,倒霉的净是些平民老百姓,这反而使这些组织失去了民心。这也是他们,为什么一直无法成事的主要原因之一。介于这些,司马烁徐英杰,特地为他们量身定制了相应的策略,以便使他们这种形象彻底改观。这也是为什么这些分离主义分子组织,为什么愿意与之合作的原因。徐英杰为行动整整准备了将近一年,而分离主义组织也是秘密的训练了一年。现在他们有了支持,而且是强大的支持。这使得原本虚弱的他们,逐渐变的强壮起来。由于他们改变的原来的策略,这使得他们的口碑变的越来越好,支持率也在不断的上升当中。这就是司马烁徐英杰希望看到的。只要是这边乱起来,就会使得OLB地区形势变的微妙起来,这就使得整个地区局势变的错综复杂起来。这会使得他们难以顾及司马烁的存在了。这是最为理想的状态。

而此时徐英杰也开始带人,准备向MLJ国渗透。现在他们选定的首要目标已经确定,现在情报部门正在监视着这些人的一举一动,随时准备对其实施换脑手术。现在的MLJ国也是十分难受,他们在这一年当中,到处碰壁。自己豢养的走狗,一个接着一个的被中国制服。而自己由于ELS国的突然调兵遣将,所以大部分军队,被牢牢的粘在了OLB东部地区,另外自己的后院也在起火。AMLJ洲地区的国家,很多都离他而去。这使得MLJ国变的相当孤立,他的事情一当子接着一当子,使得它万分难受。徐英杰此时决定向那里渗透,时机选择的恰到好处。

司马烁不停的向分离主义分子提供着援助,而那些分离主义分子,则是迅速起来向那些流氓国家政府宣战。首先是和平游行示威,接着就是罢工罢市。当政府前来镇压,并且造成了“血案”时,他们则是拿起武器与警察军队,开始进行武装斗争。一切都是有条不紊的进行着。而这样一来整个OLB洲变成了一个火药桶,随时有可能爆炸,东边有ELS国一百多个师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ELS国军队只要是一天不撤,自己的军队主力,就不敢轻易离开,可是ELS国军队着实讨厌,他们就是不离开。内部又有分离主义分子的频繁捣乱。这样的挑动使得BY国家显得一片混乱,现在几乎到处都有小规模战斗发生,大量的平民死于非命,这有分离主义组织干的,也有是BY安全部队干的,不过宣传上统统都变成BY安全部队的功劳了。现在的OLB洲安全形势极其严峻,弄的那些平常牛B烘烘的官员们头都大了。

然而并不是就这样事情就完结了,现在又通过世界各地的媒体,大肆宣扬那里的不稳定,大肆抨击BY各国制造的人道主义灾难。报纸,电台,电视,互联网只要是可以传播这些消息的途径,都被用上了,各国民众看到令人发指的人道灾难的时候,世界一片哗然。此时以Z国,ELS国等的一些国家,开始在国际法庭,对BY国家制造的人道灾难,进行全面指控,并且要求出面干预,制止人道灾难的继续发生,并且要求对人道灾难实施彻查,对于制造人道灾难的责任人,交由国际法庭进行审判。BY国家平时都是用人道问题,攻击其他国家的,从来没有想到自己遭到这种指责和攻击,他们愤怒的反驳到,这是他们自己国家内部的事情,属于内政,其它国家无权干预。他们的这番话,就连他们自己都觉得好笑,以往BY抨击其它国家人道问题的时候,从来都是人权高于主权,怎么到了自己这里,就属于内政问题了呢。这时Z国代表则是引经据典,甚至将BY国家曾经宣扬的那套扭论,作为驳斥他们的依据,对于他们的扭论进行了义正词严的驳斥,一时间BY国家的代表们,被弄的哑口无言尴尬异常。这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呢,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其实以MLJ国为首的BY心里明白,这些事情肯定是Z国、ELS国等一些敌对国家在中间捣鬼。但是苦于没有证据,根本不可能把两国怎么样。就算要打也得有这个实力,起码现在,在内部矛盾重重的情况下,是没有能力的。现在他们乞求Z国ELS等大国,以寻求减轻国际上舆论的压力。但是这些国家根本不买账,甚至威胁他们不停止制造人道灾难,将提请联合国,对他们实施全面制裁,直至他们停止制造人道灾难为止。

这时BY各国算是彻底明白了,自己前一阵子的所作所为,已经彻底激怒了Z国,只是Z国当时并没有直接寻求报复,那是因为时机还不成熟,现在时机来了,报复肯定是空前猛烈凶狠的。而自己向东扩张,一直在打击ELS国的耐心,一直在冲击着ELS国的心里底线。使得ELS对于BY恨的咬牙切齿。现在ELS和Z国一唱一和,两国大演双簧,其目的就是要将自己拖入深渊。现在回想起来当初Z国,在东南YXY地区用兵,而ELS则是将军队向西部调动,其实也是演的一出双簧。其目的就是为了拖住BY的脚步,使之难以移动自己的脚步。使得Z国毫不费力的将自己的那些走狗收服,从而断绝后顾之忧。现在等于YXY地区国家,半数已经被两国收归囊中了。如果RB国和YD再有风吹草动的话,那么他们将完全失去YXY。那么原材料的供应地,产品的销售市场也将随之完全丧失了。这样一来,自己将回到畜力车的时代了。而其中损失最大的,就是OLB洲的BY诸国了。MLJ的损失也将是空前绝后的,同时也将失去整个OLB地区。面对这些MLJ国坐不住了,以他为首的BY也坐不住了。他们现在急切的需要化解这种不利的局面,但是他们明白要想化解这一切,必须与Z国和ELS进行合作。中间不能有一点闪失。不过他们现在能做的,也就是花钱买平安了。

当MLJ国政客们的目光,被全部吸引到OLB地区的时候。徐英杰他们的计划悄悄启动了,他们首先神不知,鬼不觉的将MLJ国的一些著名医学专家控制了。这些医学专家,根据情报部门提供的情报显示,这些医学专家,都是为一些重要人物服务的,他们的医术高明,并且都有着不同凡响的背景。他们分属不同的党派,也是各个党派的中间。徐英杰对于每个医学专家都专门配置了一个操纵者,现在可以说让他们向东他们决不会向西,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人偶。不过现在只是对其实施监视,其它的并没有马上进行。因为现在还不到时候,不到让他们干活的时候。所以这些家伙平时和正常人一样,该干什么干什么。

这些做完后,徐英杰开始悄悄的进行下一步计划。徐英杰的手下开始通过各地邮局,发送大量的信件。寄给什么人的都有,有寄给大人物的,也有寄给平民百姓的,当然也有寄给歌星影星体育明星的,总之谁都发谁都给,只要是能够查到地址的都发。有的是问候的明信片,有的是给政府提的建议。还有的是追剿欠账的账单,总之形形色色,让人目不暇接。就这个就把徐英杰的手下们,累的晕头转向了。因为这些信件是不能从一个地点发出的,要到MLJ国各地去发。不过所有信件都有个特点,那就是上面的邮票,都是一些新颖的纪念邮票,净是一些让人爱不释手的纪念邮票。

要说MLJ国是个杂种国家,一点都不为过。这里首先是个移民国家,种族混杂,各色人种都有。由于若干年的相互通婚,其中真正祖居MLJ的人门,几乎没有纯血人群,大多数是杂交品种。所以从人种上说,杂种确实多,绝对能够称之为杂种国家。从政治上说,亦是如此。杂种多,自然杂种思维就多,随意其意识形态,亦是混杂不清的。所以其很多政令都伴随着杂交概念,确实让人所不齿。但就是这样他们还是认为,自己的杂种观念相当先进,并且到处强行推销。其实真正的目的就是这些杂种,意图统治世界罢了,不过得逞的时候确实不多。因为对付弱小的国家他们游刃有余,但是对付Z国ELS国这样的大国。却不是他们能够做到的,因为这类型国家不管如何内斗,但是一旦遭到外敌攻击时,民族的利益高于一切的思维,马上就会使得人们暂时放弃分歧,一致对外。这是他们这种杂种国家所不存在的,也是不能理解的。其实真正容易被分裂的,正是这种杂种国家。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为之奋斗的终极目标。既然是杂种国家,就有着杂种一般的怪异生活方式,这是其它国家所不能比拟的。徐英杰此时的行动,就是针对这种怪异进行的。

司马烁此时正开心的看着OLB地区乱做一团,他现在既不用自己动手,也不用自己动嘴。只是每天喝着小酒,关注着大局的发展。司马烁这回发现姚新民确实是个人才,总体指挥能力确实非同一般。那些分离主义组织,被他调教的有声有色的,与BY安全部队周旋起来,灵活多变。只要是得到机会,他会带领那些组织狠咬一口。弄的那些BY安全部队的指挥官头痛的厉害,现在他们损失的幅度急剧增加,伤亡也在成倍的增加。这种打法是他们没有见识过的。他们面对的是一些,时而分散、时而聚合、打的赢就打、打不赢就跑,行动从来没有规律可寻,也从来不按规矩出牌的家伙。原本以为有能够高速机动的装备,可以左右逢缘,战斗中既快速追击逃逸的对手,又可以快速形成战场支援。不过让他们目瞪口呆的是,这些措施不但没有能够帮助他们,反而成了他们的累赘。这些分离主义组织,经常是明面上在打击走单的小部队。实际上经常给与前来支援的空中力量,以致命的打击。往往十几个人二十来人遭到伏击,或者是遭到数倍于自己的力量包围,他们马上呼叫支援。但是空中支援,往往掉入对手精心布置的圈套中,损失惨重。仅第一次支援,就损失武装运输直升机六架。人员阵亡达到了一百四十人,接着又有不少次类似的事情发生。最可恨的是发现正在逃跑的对手,结果前去追击的直升机。被这种表象所蒙蔽,掉入了对方伏击圈,参与追击的武装直升机,无一幸免。全部被对手从天上给打了下来。这使得直升机根本就不敢轻易出动。而路上支援的速度,在平原还是可以的,但是到了山区,其速度就可想而知了,双方一下子扯平了。

不过让司马烁不解的是,潘逸一直没有出现在清剿现场。这让司马烁感到了一丝不安,这不是正常现象。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