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兵漫道 正文 枪王之争(2)

骑毛驴的军长 收藏 2 6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5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52.html[/size][/URL] 枪王之争(2) 马啸杨第二个上场。骆敏这种武侠的玩法,他也会,但要做到比自己年轻七岁的特警学院校友更精彩,太难了。而且,这个家伙有言在先,要各玩各的。 14个鸡蛋两两相接,马啸杨给手枪里压满了七发子弹,专打两只鸡蛋的接合部位,气定神闲,不紧不慢地在十秒钟内一枪两个,弹无虚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52.html


枪王之争(2)

马啸杨第二个上场。骆敏这种武侠的玩法,他也会,但要做到比自己年轻七岁的特警学院校友更精彩,太难了。而且,这个家伙有言在先,要各玩各的。

14个鸡蛋两两相接,马啸杨给手枪里压满了七发子弹,专打两只鸡蛋的接合部位,气定神闲,不紧不慢地在十秒钟内一枪两个,弹无虚发。

兵们的反应并没有骆敏表演时那么激烈,但所有人都知道,这样妙到毫巅的枪法,并不在骆敏之下,何况,他还是一个政工干部。

压力留给了最后一个上场压轴的大队长朱明。这个三十岁就提升副团的原支队参谋长,素以勇猛著称。当排长的时候抓捕一名越狱的杀人犯,从三楼破窗而出,一拳把那个逃窜的犯人打成了植物人。后来又因为脾气暴烈,打断了属下一个乱搞男女关系的副队长两根肋骨,被下放到军械库当了五年副营职管理员。枪对他来说,就是身体上的一颗零部件。

他的这段历史,全总队干部尽人皆知。如果不是对他们两位的身手了如指掌,骆敏胆子再大,再无所顾忌,也不敢让两个大队主官在兵们面前出丑。

朱明要了两把枪,各五发子弹。装弹的时候,兵们就眼花缭乱,这手绝活,就够他们练上三年五载的了。

大队长的射击与教导员一样,沉稳而又不失风度,看上去不愠不火,实则,让人膛目结舌。朱明双手张开,平举手枪,从离目标二十米的地方,开始往前迈步,一步两枪,五步走完,十只鸡蛋全部被击破。整个过程节奏明快,丝毫不显拖沓。

三个干部小拭牛刀,肖克、杜超和所有目睹这段插曲的官兵都深深地被震撼了,兵们大呼过瘾,同时深感肩上的压力很重。

“刚才各位看到的,我们并没有任何显摆的意思。事实上,这只是作为一个特警队员应该具备的最基本的技能,即使达到这样的水平,也不能代表你们就可以蒙着被子呼呼大睡了。短兵相接,靠的是机敏和沉稳,战场上各种难以预知的情况都有可能会发生,瞬息万变。如果你不能用最快的时间反应,用最有效的方式打击敌人,那么,你只能被别人当作靶子。我并不反对玩花活,但基础一定要夯实,切忌急功近利。还有,任何时候,都不要自我感觉良好,要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朱明适时来了个机会教育。

大队长似有所指,骆敏当然不会不明白,尴尬地笑了笑,宣布对抗继续。

肖克本来憋了一股劲,要在这种场合出个风头,但目睹这一切,多少有点泄气。扭头看了一眼身边的杜超,发现这家伙也是满脸通红。是啊,在这几个榜样面前,他们没有任何值得骄傲的资本。

一门心思要压过杜超的肖克,没曾想弄巧成拙,虽然击发的速度比任何人都要快,却忙中出乱,装弹的时候掉了弹匣。这可是犯了大忌,出了这样的错误,根本没有成绩。毫无疑问,肖克成了三十多个人中最郁闷的一个。

95突击步枪是最新装备的武器,也是他们平常训练最多的枪种。这种枪轻巧便携,威力强大,战术技术表现卓越,是国内小口径轻武器枪族中的王者,目前只装备了一些特种部队,用于处突和小规模特种作战。

这一关,肖克和杜超都表现出了作为一个狙击手优于常人的心理素质与绝佳的射击技术。两个人在运动中不停地变换立、跪、卧和仰卧姿势,分别对不断闪显的人形靶的头、胸、肘等部位进行打击,指哪打哪,弹无虚发。其他人都有程度不同的脱靶,这让在场的干部都有些忧心重重。

这场对抗的结果是,所有人中只有杜超一个人受到了表扬。

晚饭后,杜超找到了垂头丧气的肖克,两个人钻进了中队会议室。

“还在懊恼?”杜超问道。

“同情我,还是看不起我?”肖克幽幽地说道。

“说实话,都有!”杜超毫不讳言。

肖克低下头,好久才抬起头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这样,没有办法,我的命运自己掌握不了!”

“错!命运是掌握在每个人自己的手中。有时候,太计较得失,反而欲速则不达,压力之下,人会变形,你今天就是最好的例子!”

“我没有办法不计较得失。我跟你没有办法比,你退役了,可以什么都不用去担心,可以继续过你公子哥的生活,有些事情你永远无法感同身受。为了当这个鸟兵,我爸把自己当作了孙子,到处求人,甚至不惜让我妹妹休学,就为了让我能够光宗耀祖!”肖克红着眼睛,瞪着杜超。

“听我说,你讲的这些,我都想过。而且,我已经说服自己尽量去帮你!”杜超平静地说道。

“帮我?”肖克冷哼一声:“你怎么帮我?你他妈的就是我的地狱!如果不跟着你背处分,我有必要这样连一个男人起码的尊严都不要吗?”

“你这样说,我很委屈。”杜超心平气和地说道“其实你还是自己的心魔在作怪,越这样,别人会越瞧不起你。”

“去他妈的心魔!瞧不起我的都是浑蛋!我很清楚我要什么,如果不把握这最后的机会,老子永远都会被人瞧不起!”肖克像一头被激怒的公牛,冲着杜超低吼。

“告诉我,你打算怎么办?继续这样演下去?”

“你刚才说要帮我?”

“嗯。”

“好,借给我一万块钱,不管成功与否,我都会还给你,而且永远记住你这个兄弟!”

“你要干什么?如果你真敢这样干,你肯定连一点机会都有了!看看我们这里的干部,哪一个是你可以用钱就可以打动的?”

肖克再次冷笑:“几个月前,你会知道我肖克是这样的人吗?”

杜超摇摇头。

“那么,你凭什么就敢说你看清了所有人?”

“但我至少知道,这种事情法理难容!你可以玷污自己,但永远不要玷污真正的中国军人!”

“满嘴仁义!我只要你一句话,借还是不借?”

“第一,一万块钱放在一起有多厚我都没有概念。我父亲是共产党的干部,我不是富家子弟;第二,即使有一万块钱,我也一分钱不会给你,因为这只会害了你!”肖克站起来义正言辞地说道。

“好!道不同不相为谋!杜超,我敬重你是条汉子,你可以不用帮我,但请你不要在背后捅我!”肖克手指杜超,说完摔门而出。

杜超坐在椅子上,伏首桌前,陷入沉思。

第二天晚上,杜超敲开了骆敏的房门。

“队长,我想问一下,中队转士官的事情确定下来没有?”杜超开门见山。

“为什么问这个?这个事情是你应该关心的吗?”骆敏有点诧异,这小子怎么会问这些,不是他的性格啊。再说了,就是转士官,前面还有五六个五年兵,怎么着也轮不到他急啊。

“肖克有戏吗?”杜超有点局促,愣了半天,还是忍不住直接问道。

“是他让你来找我的?”骆敏问道。

“不是,不是,我只是想问问,您别想太多。”杜超连忙解释。

“行了,这事情我都作不了主。士官的事情,政策已经变了,有可能想留下的,全都能留下。得看总队与大队的意思。”骆敏说完,突然话锋一转:“昨天你和肖克和好了?两个人关在会议室里说了些什么?”

“我们本来就是好朋友,在一起聊聊天呗。”

骆敏冷笑一声,不再追问。杜超出门的时候,骆敏补了一句:“回去告诉那小子,给我把尾巴夹紧罗!”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