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兵漫道 正文 枪王之争(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52.html


枪王之争(1)

“肖克出列!”刘二牛大声叫道,中队副连以上干部齐聚大队开会,值班排长刘二牛当仁不让地成了中队临时最高指挥员。

“到!”肖克应声而出。

“前两天跟我说什么来着?”刘二牛笑咪咪的盯着肖克。

“我说咱们整天就是训练,对抗的机会太少了!”肖克仰头回答道。

“不至这些话吧?”刘二牛继续追问。

“天天卧在那里练射击,裤裆里都长草了!”肖克提高嗓门说道。

几个班长一阵大笑。

刘二牛皱起眉头扫了一眼东倒西歪的班排长们:“好!我早看出各位不耐烦了。接队长通知,明天开始‘穿越火障’科目,先徒手,后持枪。今天下午咱们可以小范围内检验一下这段时间的训练成效。怎么玩,各位给意见,中午我向队长汇报。”

“老规矩吧!全部上,计算单兵与班排成绩。”二排长说道。

“不行,时间不够用,下午还要布置火障。”刘二牛直接否决了二排长的建议。

“杜超的意见呐?”见其他班长不说话,刘二牛开始从头至尾征询。

“还是单纯点,班长之间对抗,所有轻武器全部过一遍,甚至包括夜间射击!”杜超满脑子都是新科目,正在走神,肖克抢先脱口而出。

“我没意见。”杜超听出这小子是在向所有班长挑战,毫不犹豫地表示赞同。

一人赞成,其他班排长都没意见。刘二牛虽然觉得光是骨干对抗有点不妥,但所有人的意见都惊人的统一,也就选择了默认。

午饭前,骆敏宣布了游戏规则:“ 81杠精度射击、95突移动靶射击和77式手枪速射,各五发子弹。一个班各出三名战士,所有班排长全部参加。至于夜间射击,暂时不予安排。提醒各位,这不是考核,没有任何奖励,拿出你们最高的水平。”

吃完饭,肖克跟上了杜超,抽出一支“恒大”递给杜超。

“戒了!”杜超看了一眼肖克,面无表情地说道。

肖克收起烟,略显尴尬:“谢谢你今天支持我。咱们借一步说话?”

杜超聪明过人,他知道这家伙演的是哪出。几个班长和班里的战士都开始在私下里议论肖克的反常,而且,已经有了一个令人信服的结论。杜超本来还不相信这小子城府会如此深,因为这样的事情,以杜超的性子,他连想都没想过。

肖克这个时候,突然低下头说这样的话,几乎完全印证了流言。杜超突然开始对肖克极度反感:“你不就想证明自己的素质在班长中间是第一吗?成全你啊!”

肖克笑了笑,再次重复:“咱们借一步说话?”

“这可不像你肖克!”杜超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接着说道:“抓紧时间准备吧,过了今天下午,咱们再找时间聊。还有,咱班门前的走道不用老是拖,会摔死人的!”

“你小子怎么浑身长刺?”肖克有点恼羞成怒。

“五十步笑百步!一个突然没了脾气的人,是很可怕的。肖克,有些事情你不用跟我明说,保持在我心目中的形象好吗?”杜超说完扭头便走。

“你多虑了!”肖克想要为自己争辩,但话一出口,发现杜超已经消失在营房里。

杜超的确没有冤枉肖克,这小子就是想找杜超套近乎来的,他甚至决定必要时直接向杜超挑明了,让他高抬贵手,凭他对杜超的了解,这个吃软不吃硬的家伙肯定会答应。

就射击这个科目而言,在所有班长中,只有杜超可以跟他抗衡。他现在必须抓住一切机会让自己的表现处处占在最有利的位置,而杜超,毫无疑问,这次成了他的障碍。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杜超虽然从边境阻击战中渐渐缓过了神,但留存心底的阴影仍然无法彻底消除。肖克的表现对他是一个刺激,一边是由心底泛起的那种透骨的不屑,一边又不可遏止的开始兔死狐悲。肖克的今天就是自己的明天,而且已经很近了,转眼间就会轮到自己。天知道在利益面前,自己会不会也变得如此处心积虑呢?如果真有那么一天,那该是一件多么可悲的事情啊?

杜超决定帮助肖克,不管用什么方式。他觉得自己有这个义务,而且必须要这么干。无论如何,肖克都是自己的兄弟,虽然他未必就把自己当成了真正的兄弟。杜超想到了江猛,他们其实有很多相似之处,都是军事素质优秀的好兵,都有着很单纯的理想,虽然实现理想的方式各有不同。

生活,对他们来说,并不公平。他们的父辈像牛一样,守着几分薄田,一辈子在土里刨食,根本没有自己这样显赫的家世。如果脱下这身军装,留给他们的除了军功章和满身的伤疤外,几年的军旅生涯并不能马上改变他们窘迫的生存状态。也许,他们所面对的,还是父辈们生活的轮回。这将是多么残酷的人生?

秋后的野外,骄阳似火,就连跑道旁的万年青和白杨树都被午后的烈日炙烤得热气腾腾。没有一丝风,整个靶场就像一个大烤炉。这样的天气,即使一动不动,也会被蒸得滋滋冒油。

“足蒸暑土气,背灼炎天光”,兵们,就像烤炉中翻转的红薯,裹着厚厚的一层外衣,在流火般的炎日下,挥汗如雨。

81杠的精度射击,是所有兵们参军以来接触最多的射击项目,也就是射击的基础科目。果然波澜不惊,150米胸环靶射击,三十多个人全部优秀,最低的也有47环,九个班长中,有七个人满环。真正考验他们的是手枪速射与95突击步枪移动靶射击,这是特训科目,见真章的地方。

手枪速射前,骆敏技痒难耐,把观摩的大队长朱明和教导员马啸杨全部拖上了场。本来略显沉闷的训练场上欢声雷动,兵们见过自己队长的能耐,却从未见过大队两个主官出手。

首先上场的是骆敏,肖克帮他挑了五颗最小的鸡蛋,摆在了十五米开外。这个科目的特训大纲要求从掏枪、上弹匣到打烂五个鸡蛋,必须在五秒钟内完成。之前,因为系统训练时间不足,整个中队只有五六个人勉强可以在规定时间内完成。速度最快的就是特警学院的优等生骆敏,他的成绩是3.54秒,兵们都见识过多次。看到队长又打算按常规方式去玩,兵们多少有点失望。

骆敏似乎无视兵们的不满,在刘二牛手上接过一支手枪,单手熟练地往里面压了五颗子弹,然后又弹开弹匣,把枪身插进腰中的枪套,右手握着弹匣,慢悠悠地走向靶台,看了一眼目标,转身面前观众。

兵们俱都屏气凝神,盯着自己的队长,不知道他葫芦里卖得是什么药。

骆敏的玩法让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只见他一个转身,“砰、砰、砰!”就是三枪,三只鸡蛋应声而破。兵们还没来得及欢呼,骆敏接着平地腾起,整个身子横在半空,甩手又是两枪,最后两只鸡蛋壳破浆飞。落地后的骆敏,一个翻滚,纵身而立,举起空空的双手摇了摇……

转身、拔枪、上弹匣、击发再到落地后顺势收枪入鞘,一气呵成,快得让人窒息。现场沉寂了足有十秒钟,接着,整个靶场都被引爆了!

骆敏若无其事的双手下压,笑嘻嘻地说道:“这个节目是给兄弟们提下神,切勿模仿。咱来个抛砖引玉,先献丑,接下来大队长和教导员会用他们独特的方式,告诉各位,什么才叫作真正的枪神!”

兵们拼着命的鼓着掌,一旁的马啸杨和朱明只能摇头苦笑,这两个主官郁闷得,恨不得上去一人给他一脚。箭在弦上,不得不发,骆敏已经拿出了看家的本领,想要盖过他的风头,就必须抖点绝活。

两个中校心思重重,这会儿连死的心都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