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也不争第一

贺兰长风 收藏 5 71
导读: 有一支运动队,今年又把“永远争第一”的口号喊得震天动地,扰得各路大侠齐来阻击。不管它最终是否拿到第一,这事也都够上本年度最无厘头的事了,唯有Obama获什么“尔”奖可与之抗衡。    “永远争第一”中的“永远”,本身就是一个伪命题。比如,永远爱,或永远被爱,或永远ML,可能吗?即使有“永远”,那累不累呀?人的每年每月、每日每时、每分每秒,本来就活得那么紧张,那样忙忙碌碌,再加上个“永远”,不是太折磨人了吗?金属疲劳了,都会突然折断,人呢?恐怕更厉害。躲之唯恐不及,千万别“永远”!    “争”

有一支运动队,今年又把“永远争第一”的口号喊得震天动地,扰得各路大侠齐来阻击。不管它最终是否拿到第一,这事也都够上本年度最无厘头的事了,唯有Obama获什么“尔”奖可与之抗衡。

“永远争第一”中的“永远”,本身就是一个伪命题。比如,永远爱,或永远被爱,或永远ML,可能吗?即使有“永远”,那累不累呀?人的每年每月、每日每时、每分每秒,本来就活得那么紧张,那样忙忙碌碌,再加上个“永远”,不是太折磨人了吗?金属疲劳了,都会突然折断,人呢?恐怕更厉害。躲之唯恐不及,千万别“永远”!

“争”嘛,是更要不得的了。是你的,不用争,比如第一个到岗或迟到,或是第一个看到头儿在那里偷偷数钱;不是你的,争也没有用,例如非分的金钱和荣誉——有时争到手了,反而会丢掉的,弄得心情极差,还不如不争的好。《心太软》那首歌参透了道理:“不是你的就别再勉强……喔,算了吧!就这样忘了吧。该放就放,再想也没有用……”


那个“第一”,在很多情况下,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包括许海峰在内,谁也没有料到,他是中国第一个奥运冠军;内蒙的包喜顺到了五十多岁,才知道自己是“世界自然生长第一高人”。还有,沈阳的马向东,要命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是中国注射执行死刑第一人。倒是胡长清挺在乎“第一”的,可押运人员告诉他,1950年代的刘青山、张子善早抢得职位第一高的位次,当然这个记录终于让广西老程刷新了。看来,也不是什么“第一”都好,都需要的。

再者,“第一”的陷阱也很多,有善意的,也有并不是善意的,要小心为是。

前者如某教师给小学生发的成绩单,个个同学的班级名次都是第一。他既不想让自己的学生回家挨板子吃苦,又想满足家长的争第一的虚荣心,所以,不得已出此“上策”,以求皆大欢喜,可谓是用心良苦啊!

后者如某一热门岗位的招聘笔试,不到40个参考者,居然产生了30多个“第一名”,他们要去争下一关的唯一面试第一。如果我有幸成为众“第一”之一,大概要选择退席了,因为我实在搞不清楚面试前还要做些什么工作,付出多大代价,才能让“第一”转正。

还是老子李耳先生说得好——“不敢为天下先。”我也活学活用,如法制:永远也不争第一。若是不小心有幸做了第一,绝不窃窃自喜;如果是当了后面的第一,也绝不沮丧。因为,这两个“第一”的必须同时存在,是世界的规律——我可不想与规律做对——两个第一其实都一样,都是世界需要的。


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