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31.html


7

蓦地,华日初升,霞光万缕,天地间一阵颤抖,游人们齐齐拥向山的东侧。

泰山观日出,娟代荷萍早有听闻。如今,身临其境饱览世间奇景,她不由惊羡得圆睁杏眼:我的天呀,这是仙境还是梦幻哪?幸亏我决定游登泰山,否则,那将遗憾终生!

游人们推推搡搡,乱成一片,争相挑选最佳观看位置。

佐纪子寸步不离娟代荷萍,警觉的目光在游人身上扫来扫去。

冬哥等人早已靠近矮胖子周围,试图从他们的交谈形态上发现线索。

宁振武第一次执行毫无目的毫无目标的任务,心里的行动方案也是随意的。因此,他感到格外棘手:要员的出现,究竟是抓还是跟呢?

青衣中,胖军曹留着八字小胡,气字轩昂,不时向身边的偻罗吩咐什么。

很快,他们在山顶用土堆起一座平台,上面盖着草皮。

浏览胜景中,娟代荷萍走上土台,双手合十,跪地拜日,嘴中叨念有辞:“天神在上,受娟代荷萍一拜:我代皇兄裕仁来圣山封禅。”

周围各方,全被这奇异的仪式吸引了。

娟代荷萍声音清晰:“皇兄乃奉天承运之君,尊崇德治,治国有方。今顺从天意,建立大东亚共荣圈,致力天下太平,祈盼得到上天佑护……”

一时间,世界的万物似被这声音覆盖。“上天佑护”四个字,在山岭间回荡。

娟代荷萍站起身,吩咐道:“佐纪子,拿笔墨来!”

佐纪子以臂当案铺开宣纸。

“仅以此文为《封泰山赋》!”娟代荷萍挥笔题写汉字:“东亚有奇观……”

玲珑鸟已带人挤在胖军官周围。另一处,花脸虎则甩开疤拉眼阻止的手,开始朝娟代荷萍身边靠近。

巨石上的三个樵夫,已站起身,凝视着众游人,似期盼某件意外大事的突发。

娟代荷萍又写一句:“天下无庞然……”

那遒劲有力的笔锋,显示着女性的柔丽,又有着男性的雄健,看得出经过名家指点且娴熟而独成一体。

花脸虎目不转睛,身不由己地步步近逼。

佐纪子早已观察到花脸虎的异常,急向两个青衣日军使眼神,挡住花脸虎。

两青衣一左一右拦在花脸虎前面。

花脸虎左奔右突,冲不过去,不由恼羞顿生,一个绊脚扫倒高个子青衣。

高个子青衣倒地瞬间,抱住花脸虎大腿,狠命拉扯。另一青衣就势压在花脸虎身上。

花脸虎跌倒在地,猛然鲤鱼打挺站起,抡开禅仗,冲向高个子青农。

花脸虎势不可当,身手快捷,高个青衣立时处于下风。

另一青衣见势不妙,亮出短枪,翻天鸣放一枪。就在他掉转枪口指向花脸虎之时,冲入人群的疤拉眼抬起一脚,踢飞手枪。

“叭叭……”枪声骤响,喧杀声起,人群混乱。


8

这意外的事变,令宁振武措手不及。他急问冬哥:“谁下的手? ”

冬哥肯定地回答:“不是咱们的人! ”

“怪了!”宁振武脱口说:“情况有变,趁乱抓个舌头再说! ”

冬哥领命而去。

游人涌来裹去,乱成一团。

娟代荷萍却十分冷静,放下毛笔,未留意搏斗的人们,仍贪婪地观看霞中旭日:真败兴!打劫强抢的匪盗,怎么出现在泰山的良辰美景里?亵渎,绝对地亵渎人类文化……

矮胖子临危不俱,依哩哇啦地大声喊叫,指挥众人保护娟代荷萍。

花脸虎的手下与日军青衣短兵相接,捉对厮杀。

一方怕伤着游人,一方怕伤着娟代荷萍,对手们不敢亮出枪械,只是拳来脚去,徒手搏斗。

花脸虎越战越勇,几次打倒阻拦的青衣,眼见逼近娟代荷薄荷,又被一个个死命护卫主人的青衣打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