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正操传奇人生:这辈子打日本管铁路打网球(图)


吕正操同志遗像。新华社发


最后一名开国上将


吕正操逝世享年106岁


昨天14时45分,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上将吕正操逝世,享年106岁。这是57位开国上将中最后一个离开人世的老将军。


吕正操,字必之,辽宁海城人,1934年1月参加革命工作,1937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


我这一辈子,打日本管铁路打网球


回顾百年的传奇人生,吕正操只用了这样轻描淡写的一句话。昨天,他离开了这个世界,留下了西安事变地雷战地道战这些传奇故事。


少年参军


吕正操出生在辽宁海城县唐王山后村的一个贫困家庭。


南满铁路沿村而过。猩红的太阳旗,凶恶的日本巡警和吐着长舌的狼狗,是吕正操少年时代挥之不去的阴影。


日本人不断扩张地盘,占地毁田。村里人不时遭到毒打。吕正操的祖父和大伯,都被日本人砍伤过。他还亲眼见到乡亲被日本人刺死后扔进河里。


这些血淋淋的事实都让少年吕正操立志要抗日报仇。1922年,吕正操走出了实现梦想的第一步――参加了东北军,在张学良的卫队旅一团三营九连当兵,后得到张学良的赏识,经其推荐考取了东北讲武堂第五期学习。


吕正操经常随张学良参加奉天青年会组织的各种社会问题研究会等活动,还坚持学英语,打网球,接触到一些进步青年和许多宣传革命的进步书籍,开始受到中国共产党的影响。


冀中吕司令


1936年12月12日,张学良、杨虎城发动了震惊世界的“西安事变”。当时,吕正操担任张公馆的内勤工作,他的任务是保卫张公馆和随时掌握情报。


周恩来一行到达西安,住在张公馆。吕正操就住在中共代表的楼下,他和中共代表罗瑞卿等常有联系,对中国共产党也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西安事变”后,张学良被蒋介石扣押,1937年3月,蒋介石强令东北军改编。当年5月,在一个行军帐篷里,吕正操秘密完成了入党仪式。


1937年10月10日下午,吕正操率部进抵束鹿县半壁店,与日军遭遇,击毙日军少尉队长以下10名,乘着夜色进驻梅花镇四德村。深夜,日军进攻梅花镇,部分中国军队被包围。


在危急关头,53军军长万福麟、师长周福成、旅长丛兆麟分别打电报让吕正操丢掉被包围的部队后撤。


吕正操大怒,撕碎电报带队直冲敌阵,接应部队突出重围。事后,吕正操对部下说:“作为爱国军人,我们每一个人都负有保卫国土、收复失地的责任。我们面前只有一条路:像红军那样,到敌后打游击去!”


14日,吕正操率部起义,改称“人民自卫军”,从此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抗日。冀中平原上树起了第一面共产党抗日武装力量的大旗。不久,人民自卫军便纳入晋察冀军区。吕正操担任冀中军区司令、第三纵队司令员、冀中公署主任。


吕正操率部驰骋冀中平原,铸造了平原抗战中的传奇历史。在这里,冀中军民创造性地发明了地雷战地道战破袭战等方法,开展敌后抗日斗争。吕正操带领军民,依靠这些办法与敌人斗智斗勇,最终使冈村宁次的“铁壁合围”破产。


冀中吕司令,成了威震敌胆的名字。这也成了吕正操一生中最为骄傲的一笔:“我最得意的是打日本。”


开修青藏铁路


尽管痛恨日本人,但吕正操对日本的铁路技术十分佩服。小时候老家的村子里没有表,老百姓看时间全靠着日本火车过来的那个时间,每次分毫不差。他也看到在战争中铁路的巨大作用。他从1946年开始注重铁路建设,还写了一篇关于铁路管理的文章。毛泽东看后觉得非常好。


新中国成立后,吕正操就任铁道部副部长,后历任部长、铁道兵政委等职,为中国铁路交通事业呕心沥血。


吕正操当时特别感兴趣的是青藏铁路。1958年9月,青藏铁路第一阶段开工,至1960年仅铺通97 公里。吕正操等铁道部领导向毛泽东汇报:修进藏铁路,最大的困难是科学解决冻土问题、建设人员高原缺氧问题和经济能力问题。1961年,青藏铁路大规模建设第一次下马。


1977年12月,吕正操出任铁道兵第一政治委员、铁道兵党委第一书记。青藏铁路再度上马。1979年9月,青藏铁路铺轨至南山口。但由于资金不足,加上进藏一段的地址、气候更为复杂,青藏铁路二度下马。


2006年7月1日,青藏铁路全线贯通,恰好印证了吕正操的预言。


“我一辈子,就是打日本、管铁路、打网球三件事。”回顾百年的传奇人生,吕正操只用了这样轻描淡写的一句话。


网球打到90岁


吕正操有一个爱好是打网球。1990年9月23日,国际网球联合会主席夏特圣埃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将国际网联最高荣誉奖章授予时任中国网球协会主席的吕正操。


从在东北军跟着张学良打网球开始,吕正操一直打到了90岁。即使在冀中抗战中,战况一缓,他就要跟人打两局。新中国成立后,他又找到万里,共同修建了北京最早的先农坛和体委训练局网球馆,使国家队有了自己的网球训练馆。2004年,李婷、孙甜甜在雅典奥运会上获得网球女子双打金牌时,吕正操马上要秘书发电报去祝贺。


再会张学良


即使退休了,吕正操依然心系国家大事,随时准备为国出力。


受中央委托,1991年5月,吕正操亲赴美国,看望张学良。两位半个多世纪没有见面的老朋友四目相对,双手紧握,畅叙旧情。


吕正操向张学良转达了中国政府和人民对他的敬仰之情。就张学良关心的祖国统一问题,吕正操向他解释了一国两制、和平统一的政策。


对于最后这次会面,吕正操在回忆录中记述:“他们说,使馆是一个国家的象征,到使馆做客,就等于归国,从这个意义上说,这也是张将军迁台以来头一次回大陆。”


如同赴美一样,退休后的吕正操并没有闲下来。他每天看《参考消息》,看《新闻联播》,而且看得很用心。


或许,这正如他在自己的诗作中所说:“最喜夕阳无限好,人生难得老来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