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龙决 外传 第六章高空捞月

wdkc1999 收藏 0 2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56.html


牛皮正要行动,突然从悬崖边传来狼嚎声,我不禁暗自叫苦,看来狼群已将猴群四面包围,连带将我们也包了饺子。牛皮悄声道,现在悬崖上的狼群肯定不多,正是闯出去的机会,要不后面就来不及了。我想了一下,认为不行,那悬崖下是什么情况跟本不知,而且,如果现在下去,势必和狼群冲突,如有损伤,那是极不划算的。再者下面情况是否还有什么变化,也很难判断,目前还是在暗中呆着,坐山观虎斗的好。我道不行,老皮,在等等看,依我看来,这诡异的山上目前还是这树上比较安全。只听老皮喃喃道,哥们但愿你是对的,要不我们就惨了。这时,那天边突然出现了一半残月,将它那惨白的月光洒向了大地。月光越来越亮,终于,那月亮挣脱了云层的束缚,露出了它的整个脸颊。下面的野兽突然都停止了嘶叫和搏斗。全都抬起头望向了那弯惨白的月亮。那月光真的很亮,远处的山影,树影和近处的猴狼影洒在月光里面,大地就像一个恶意的画家的一幅黑白山水画。我望着那月亮,禁不住思绪万千,愁肠满腹。作为一个漂泊在外的浪子,我想起了家,我的家人。明月黑天当空照,万里河山披银纱。试问明月知我心,试问明月知我意,我欲拔出吴钩剑,吞万里河山猛如虎,男儿当有四海志,英雄胸怀天下人。舞吴钩豪情满怀,握山河万里壮志成。试问明月知我心,试问明月知我意,挥吴钩谁与争锋,心狂跳血沸腾如千军万马出征程。敢搏长江波涛水,敢拼黄河汹涌浪。试问明月知我心,试问明月知我意,天涯浪子心,心怀故乡情。收吴钩我心安宁,龙藏虎卧天下太平。悠悠我之心,只与明月听。这时,老皮拍了拍我的背,我从幻觉中醒了过来,暗骂这种时候怎能走神。岂不是找死。下面的野兽又开始嘶叫了起来,只见那些猴子阵型突然起了变化,只见一只猴子跃到一只猴子的肩上,搭成了猴梯,越来越高。越来越多。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更加诡异,古怪。起初猴狼挤在一起,地上没有任何空间,现在终于有些空间。猴子被四面包围,损失惨重。就像炸开的锅,四处乱窜,尖声嘶叫。狼猴俱是高智商的动物。只见猴梯最上面的猴纷纷临空下击,狼群向后退开。猴子全部击空。狼群再向前逼近,猴子进行第二波次下击,狼群再后退,反反复复,终于猴梯全部消失。狼群展开全面攻击,猴子四处乱窜。我和牛皮看的惊心动魄,哀叹猴子末日到了。就算齐天大圣归来,也难挽回败局。第七章,天之娇子。那些丧失斗志的猴子为了逃命,在几只老猴带领下突然爬上树来,爬上来的猴子发出吱吱狂叫,所有猴子拼命向树上涌来。真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就算不想卷入这场游戏,现在也由不得我们了。我大叫,牛皮快把那些猢狲赶下去,说话时我踢落了几个爬到我面前的猢狲,牛皮冲我叫到,王司令,我们要准备守住这宝地了,我道,老皮下面全是恶狼,不想被撕成碎片的话。就用功点。人和猴子为了活命都必须占有这颗树,这树约有两个水桶粗,离地十几米的地方形成了一个大分叉,分成三根树枝,两根分后任向上生长,而另一根 却向下垂。那分叉的地方是兵家必争之地,我道老皮,那关口可交给你了,人民的生命财产在你手上,你定要给人民一个满意的交待。牛皮大声道,哥们,这军令状我立了。我自己就看管这根下垂的树枝。决对不能让猴子上树,因为猴子上树,我们就要下树了,在树下面面对一群恶狼,那有活命的机会。这可是一个生死的关键问题,绝对不能大意。那些猴子不停冲上来,也不断的被击下去,我和牛皮已经累的气喘吁吁,但猴群却没有丝毫进攻停止的迹象。它们现在正受狼群的总攻击,多一刻上树,就多一份生存的机会。这时,下面的猴子开始变花样了,一只猴子跃到第二只的肩上,第三只跃到第二只肩上,后面的不断跃上,很快变成了攻城的云梯,那云梯上的猴子不停的向树尖跳落,我和牛皮眼看着却奈何不得,形势很快变成腹背受敌,我急忙用短刀在树上割了两根大拇指粗的枝条,一条扔给牛皮,以用来缓解当务之急。这一招还真管用,树枝挥到之处,猴子纷纷闪避,牛皮得意的大笑道,哥们,这就叫一鞭当道,无敌天下,我道,不要高兴太早了。这时地上的猴子的突然捡起石块泥土冰块向我们投了过来,就像暴雨一样,我们避无可避,显得狼狈不堪。这场人猴大战看来败局已定。我大叫,老皮,三十六计,走为上,先下树在说。地上结满了厚厚的冰层, 牛皮在前面开路,我两向那悬崖方向冲了过去,但逃命的猴子的不断涌来,狼啸和猴撕此起彼伏,把这夜晚变成了恐怖的世界。我和牛皮不断将冲过来的猴子击退,但后面狼啸离我们也越来越近,我道,老皮,不能前进了,后退吧,用那树做掩护。无可奈何之下,我们再次退到树下面,背靠树干,紧盯前方,在我们面前有几只伤残的猴子望着大树发出了吱吱的哀鸣,但却无力再前进了,树上的猴子也不停的对着地下狂叫。上面的几只猢狲居然对我和老皮发起了攻击,我们被迫 离开树干,只见那些猴子一个抓着一个的后腿,从树上连到地上,来了个水底捞月,目的是将地上的猴子拖上树去。老皮大叫,哥们,不要让猢狲得逞,说完直扑向那从树上落地的猴子,那猴子眼看就要成功,不想半路杀出个程咬金,猴子狂怒,反身过来,恶狠狠举起两只猴爪向老皮的头部抓来,这一下摆动幅度过大,所有的猴子发出了意外的惊叫,本来,我对这些猢狲充满同情,但它们的行动使我感到怒气填胸,我拔出短刀,冲到地上伤猴面前,挥刀就刺,那畜生也是机灵,拼尽全力一滚,我一刀刺空,再想追上去时忽然听到一声咆哮,原来狼群早在前面站着,那畜生一滚,就滚到了恶狼的面前。我大吃一惊,后退了十几步,还没站稳,就听旁边牛皮大叫,小心,我下意识的一低头,那猴爪抓住了我的双肩的衣服,我一挣扎,衣服双肩部位被撕破了两条大口子,我勃然大怒,反身就是一刀,那畜生向上一扬,但仍未躲过这一刀,我这一刀在它肚腹上划开了一个大斜口子,当即鲜血直流。后面的猴子发出恐怖的尖叫,由于紧张,后面的猴子一只接一只的放手,猴梯当即崩溃,在前面的四五只都掉下地来。这些猴子一下地毫不停留,就朝树边跑了过去,我和牛皮哪能让这些畜生再上树,两面包抄,那些畜生看到不能上树,就绕着树跑了起来,于是就产生了一场人猴脚力大赛,周围的狼群是乎对这场赛事感兴趣,它们并不进攻,而是以树为中心蹲了一圈,并为人猴留了一块战场,我现在恨不得把抓破我衣裳的那畜生剁成肉酱,因为他毁了我的传家之宝。我的外面穿的是雨衣,里面是一件军大衣。这件军大衣是我爷爷的五妹夫参加抗美援朝后退伍回来送给他的,后来,我爸和我妈结婚,自立门户,爷爷又把这件大衣给了我爸,现在这大衣又到了我手里。衣服虽有五十多年了,但仍完好无损,穿上它,再冷的天气也不怕,晚上在野外还可以当被子盖。可以说是一件宝贝。现在却毁了,叫我如何不气,人猴不停的绕着树跑,突然,一只猴子受不了了,跑着跑着,一个倒栽葱载在雪地里,我估计,那就是被我捅了一刀的猢狲,可能跑久了,身体发热,伤口扩大,血流不止,终于撑不住了,栽倒在地,此时它的头深埋在雪地里,两只后脚朝天,不停的抖动。我快步 走过去,一手抓住它的抖动的后腿,一脚踩在它头上,举起我的短刀,朝那该死的泼猴猛烈的捅击,那畜生血流满地,挣扎哀嚎,我毫不停 手,最后看时我把那腹部都捅烂了。此仇总算得报,我舒了一口气,回过头来看时,那几只猴子和人都停下来了。原来他们实在时跑不动了,正在站着喘息。这时,那猴子突然又开始跑了起来,牛皮急起直追,这猢狲们玩了个声东击西的诡计,一个把牛皮引开,其余的利用这点时间爬上树,就在猢狲们自以为得计时,那狼群里突然冲出一只恶狼扑向那快要上树的猴子,只一口,就把那猢狲送上西天。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