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之城 魔窟风云 第一百一十五章 晚宴(中)

听风吹雨夜无眠 收藏 1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6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62.html[/size][/URL] 弗莱舍尔闻声一惊,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说的太多了,于是他立刻乖乖的闭上嘴,一声不吭的溜进了房间。 霍夫曼转而把警惕的目光投向齐楚雄,“齐,弗莱舍尔上尉都和您聊了些什么?” “哦,没什么,”齐楚雄望着霍夫曼那张阴沉的脸,他在电光火石的一瞬间做出了一个极为冒险的回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62.html


弗莱舍尔闻声一惊,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说的太多了,于是他立刻乖乖的闭上嘴,一声不吭的溜进了房间。

霍夫曼转而把警惕的目光投向齐楚雄,“齐,弗莱舍尔上尉都和您聊了些什么?”

“哦,没什么,”齐楚雄望着霍夫曼那张阴沉的脸,他在电光火石的一瞬间做出了一个极为冒险的回答:“我刚才听您提起‘地狱妖蝶’的事情,我对此很好奇,所以就和弗莱舍尔上尉打听那到底是个什么新鲜玩意儿。”

“嗯?”霍夫曼没料到齐楚雄居然会做出这样的回答,“您打听这些事情做什么?难道是想告诉您的那些朋友吗?”

“我倒是想这样做,”齐楚雄自嘲道:“只可惜我眼下已经成了一个不受欢迎的人,恐怕不管我做什么,都不能让他们相信我还是以前的那个人。”

霍夫曼眯缝起眼睛,用一种古怪的眼神打量着齐楚雄,似乎是想窥视这位中国医生的内心世界。不过,这种紧张的场面并未持续多久,阴沉的表情很快就从他脸上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丝招牌式的微笑,“齐,您是一个坦诚的人,而我恰好喜欢和这样的人打交道。”霍夫曼微微侧身闪到一边,为齐楚雄让开一条路,“请进吧,您如果希望知道雅利安城更多的秘密,那我倒是很乐意在餐桌上和您探讨这个问题。”

“谢谢。”齐楚雄很有礼貌的微微点头,他接着昂首走入房间,心中却暗自长出一口气,他知道自己要是不实话实说,那么霍夫曼肯定会质疑自己同意担任施特莱纳保健医生的动机,这样一来,事情就会变得很难办。

霍夫曼望着他的背影,嘴边的微笑变得诡异而不可捉摸。但是当这位帝国总理的目光落到弗莱舍尔身上时,微笑的神情却变成了冷冰冰的怒视,弗莱舍尔似乎是意识到自己犯了错误,不得不惶恐的低下头。

施特莱纳邀请众人就餐的地方实际上是一间病房,自从他住进陆军医院后,为了方便他的饮食,霍夫曼下令医院方面专门腾出一间宽敞的病房改造成餐厅,由于条件所限,这间餐厅非常简陋,粉刷的雪白的墙壁上空空如也,没有任何的装饰品,天花板上挂着一盏散发出惨淡光亮的日光灯,在它的下方是一张已经开始掉漆的长条餐桌和七八张同样破旧的餐椅,上面摆放着一看就知道已经使用过很多年的餐具,刀叉并不锃亮,餐盘也已褪色,一切看上去是那样的萧条和陈旧。

但是施特莱纳对此却不以为然,虽然他也出生在贵族世家,但是和一些追逐奢华生活的纳粹高官相比,他更习惯于过一种相对简朴的生活,因为他坚信豪华的生活会消磨军人的意志,让他们失去对胜利的渴望。

看到人已到齐,施特莱纳走到餐桌一端,弗莱舍尔急忙拉出一把餐椅让他坐下,接着霍夫曼坐到施特莱纳左侧,而罗森巴赫则挨着霍夫曼坐下。

弗莱舍尔待施特莱纳落座后,习惯性的来到餐桌右侧准备坐下,这一直是他专属的座位,但是今天的情况却出现了变化。

“汉斯,”施特莱纳看到齐楚雄站在餐桌旁没有落座,他一挥手,道:“让齐医生坐到我身边。”

“哦……是……”接到施特莱纳的命令,弗莱舍尔不得不抬起屁股,把这个位置让给齐楚雄。

“齐,”施特莱纳笑着对他说:“请坐吧。”

“谢谢。”齐楚雄没有犹豫,稳稳的坐在施特莱纳身边,由于位置的关系,他正好坐在和霍夫曼对面。

“汉斯,很抱歉,从今天起这个位置将属于齐,”施特莱纳对自己面露尴尬的副官说:“我们要给予一位真正的医生应有的尊重,希望你不要为此感到不满。”

“您多虑了,”弗莱舍尔挤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能够和一位把您从死亡线上拉回来的医生坐在一起是我的荣幸,我当然不会对此有任何怨言。”

“我就知道你是个懂道理的人。”施特莱纳对弗莱舍尔投去一缕赞赏的目光。他接着对齐楚雄笑道:“齐,我知道让你一下子和我们这些曾经被你厌恶的人握手言欢并不容易,但是我希望你明白我们愿意与你和解的决心,从今天起,你不再是囚犯,而我也会下令雅利安城内的每一个德国军人都对你保持尊重,”他略微一顿,又信心十足的补充道:“你现在不用慌着对我的决定作出回答,我会给你足够的时间来更深入了解我和我身边的人以及雅利安城的一切,直到你能完全接受我的诚意为止。”

齐楚雄还没答话,弗莱舍尔就抢着说道:“尊敬的齐医生,我在将军阁下身边呆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他对一个囚犯释放出如此大的善意,作为他的副官,我也愿意与您增进了解,促进我们之间的合作。”

齐楚雄听到弗莱舍尔学着霍夫曼的口气对自己说话,心里别提有多别扭,他深吸一口气,压下自己的厌恶,微笑着站起身说:“将军阁下,感谢您对我的信任,虽然我现在的心情还称不上愉快,但是我会试着照您说的话去做。”接着他对弗莱舍尔伸出了手,“上尉先生,我对今天拿您曾经当过酒店侍者一事开玩笑感到非常抱歉,不过我要声明一点,其实我这个人很喜欢和别人开玩笑,如果今后再发生此类事情的话,请您一定要多多包涵。”

“扑哧!”罗森巴赫一想到今天弗莱舍尔那副狼狈的模样,忍不住笑出了声。

“他妈的!这个中国人还是在借机讽刺我!”弗莱舍尔恨得牙根痒痒的,一想到齐楚雄刚才抢走了自己的位置,他的心里就燃烧起一股嫉妒的火焰。

不过,为了显示出自己是施特莱纳最忠诚的部下,弗莱舍尔还是握住齐楚雄的手,假惺惺的笑道:“您这是说的哪里话,我这个人也很喜欢和别人开玩笑,说不定我们还会因为这个共同的爱好成为好朋友呢。”

“哈哈!”霍夫曼突然发出一阵大笑,在众人莫名其妙的注视下,他站起身,道:“真是感人的一幕啊!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还以为这一切是一场梦呢!”

“是啊,确实像一场梦。”齐楚雄松开手,看着霍夫曼说:“您说,这是美梦呢?还是噩梦呢?”

“美好的梦想未必能变成现实,”霍夫曼说:“但是噩梦的滋味却肯定不好受。”

“您说的不错,”齐楚雄道:“在您当众宣布任命我为将军阁下的保健医生后,我就不得不面临这种艰难的选择。”

施特莱纳眉头一皱,在下午和齐楚雄的谈话中,他已经知道了霍夫曼在午宴上的所作所为和两人随后的谈话内容,尽管他对霍夫曼的做法颇有微词,不过他也不想再往下深究,毕竟这位总理是出于考虑到他的安全才做的这些事情。再说他自己也一直坚信,虽然齐楚雄在思想上不可能一下子转过来弯,但是只要自己向中国人抛出足够多的诱惑,那么就一定可以将其拉拢过来。

“好啦,”施特莱纳决定亲自化解齐楚雄和霍夫曼之间的矛盾,他站起身,严肃的说:“我知道你们彼此之间存有矛盾,但是我相信世界上没有解不开的结,这样吧,我们先坐下吃饭,至于那些不愉快的事情,让我们来慢慢化解它吧。”

“是,将军。”霍夫曼微笑颔首,他接着对齐楚雄伸出手,“亲爱的齐,作为一个和您相识多年的人,我希望我们在接下来的岁月里能够和平相处。”

齐楚雄握住霍夫曼的手,冷冷的说:“谢谢您的好意,希望未来能如您所愿。”

“都坐下吧,”施特莱纳露出微笑,“让我们一起共享一顿美好的晚餐吧。”

齐楚雄和霍夫曼松开对方的手,各自坐到自己的位子上,弗莱舍尔随即冲门外喊道:“可以开始了。”

几个德国士兵立刻走进房间,把早已准备好的菜肴端上餐桌,他们为每个人面前放上一个硕大的啤酒杯,还朝杯子里倒满散发出淡淡的防腐剂味道的啤酒,也许是储藏时间过长的缘故,啤酒并没有多少泡沫。

餐桌上的菜式非常简单,一盘肉食,一碟蔬菜沙拉,几根水煮香肠,一锅浓浓的马铃薯豆子汤,再加上德国人最爱吃的腌制酸菜和面包,就构成了一顿晚餐,这和齐楚雄今天中午享受的那顿丰盛大餐根本不成正比,但是却符合德国人的天性,除去一些招待宴会,他们历来不在吃饭上花费太多时间。

“我提议,让我们为齐的到来干一杯!”施特莱纳笑盈盈的端起啤酒杯,在他热情的号召下,众人纷纷举杯向齐楚雄致意。

齐楚雄默不作声的和餐桌上的人一一碰杯,末了,他把酒杯送到嘴边喝了一口,一股说不出的怪味顿时让他皱紧眉头,“老天爷,这啤酒是用什么东西做出来的?”

施特莱纳放下酒杯,无奈的说道:“很抱歉,这些啤酒是用产自雅利安城的大麦酿成,由于缺少阳光照射,用它酿成的啤酒味道的确不能和产自国内的啤酒相比。”

“原来如此,”齐楚雄恍然大悟道:“我还以为这是过期的啤酒呢。”

“虽然味道不好,但是毕竟好过没有。”弗莱舍尔说:“将军阁下只喝啤酒,他对其他的酒类不感兴趣,所以您就是把一瓶产自1924年的波尔多红酒放在他面前,他也不会眨一下眼睛。”

“汉斯说的没错,”施特莱纳黯然道:“以前我每次回国的时候,总会找个小酒馆,叫上几大杯啤酒喝个痛快,只可惜现在没有这样的机会了,唉,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次喝上家乡的啤酒。”

“将军,您不必难过,”霍夫曼见施特莱纳有些郁闷,他便放下酒杯安慰道:“虽然我们现在处境艰难,但是我相信困难只是暂时的,您还记得吗,当初有人把‘地狱妖蝶’看成是一个笑话,可是我们今天却把它送上了天空,所以说,只要您坚定信心,那我们就一定可以在有生之年杀回故乡!”

“我当然要这样做,不然的话,怎么对得起那些跟随我来到雅利安城的官兵们,”施特莱纳接着说:“马克西米利安,我们目前的粮食储备情况如何,还能支持多长时间。”

“我已经仔细测算过,”霍夫曼说:“目前雅利安城内共有25万官兵和15万家属,再加上近80万人的囚犯和战俘,这些人全部加在一起总共有120万人,按照我们目前的粮食储备,大概还能支撑一年时间。”

施特莱纳脸色愈加阴沉,“这么说,我们很快就会面对一场粮食危机了。”

“也不尽然,”霍夫曼笑着说:“三年前,我们在瑞士绑架了一名名叫克鲁斯的美国农业学家,在他的勤奋努力下,我们终于找出了增加粮食产量的办法,根据初步估计,再有一年半左右的时间,我们就将迎来一场大丰收,届时粮食危机将会得到缓解。”

“但愿上帝保佑我们!”施特莱纳松了一口气,他接着又说:“不过,现在还不是松懈的时候,你要抓紧对农业生产的督促力度,一定要告诉下面的官员,这是帝国能否生存下去的关键,绝对不允许出现任何差错!”

“是,将军,我一定把您的话原封不动的转告他们。”

“嗯。”施特莱纳点了点头,道:“为了应对目前的粮食紧缺问题,我决定带头以身作则,从明天开始,普通的士兵吃什么,我就吃什么。”

“这怎么能行呢?”弗莱舍尔顿时着急的说:“您的身体刚刚痊愈,如果得不到足够的营养,万一再次出现问题,那对我们来说可是一场巨大的灾难啊!”

“我没你说的那么脆弱!”施特莱纳不悦道:“记得战争刚爆发的时候,元首就下过一道命令,大意是作为帝国的统帅,他必须以身作则,和普通的德国公民一起同甘共苦,也就是从那时起,他再也没有吃过肉食,一直到他殉国为止都是一个素食主义者,而我作为他的继任者,当然必须具备和他一样的毅力。”

“可是……”弗莱舍尔还想继续劝告施特莱纳,但是施特莱纳一挥手,语气坚决道:“你不用再说了,这件事情就这样定了!”

霍夫曼考虑了一会,道:“将军,您既然决心已下,那么我们也不便阻拦,但是我会向全体官兵告知此事,希望他们理解您的苦衷,和您一起共度时艰。”

施特莱纳点了点头,正想就下一步的政府工作作出指示,可是耳边却突然传来齐楚雄难以抑制的惊呼声:“上帝啊!120万人!这怎么可能呢?难道雅利安城有一条通往德国的密道吗?”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