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 正文 第八集(下)

黑发男声 收藏 0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7.html[/size][/URL] 萧望之一怔:“皇上,臣自先帝时起,一直任司直。司直乃丞相副手,协助丞相弹劾百官的不法行为。多年来,臣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弹劾乃针对既成事实而为,横眉冷对,且往往亡羊补牢、为时已晚。若如能创立一种制度,防患于未然,规避于源头,岂不是避免硬伤,更为妥当。外戚在位很多骄奢淫逸,我只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7.html


16.皇后宫。下午。内。

皇后宫小花园里。侍卫长在辅导皇后王政君练习武术。

蓝天白云之下,红花绿叶丛中,两个英俊挺拔、姿势优美的人,在练习武术。一招一式、一举一动,构成那样一幅无比美丽的画面。

伊凝远远看着他们,不禁陷入了无尽的遐思。

[伊凝幻想]高大英俊的侍卫长突然穿上了龙袍,变成了皇上。

[伊凝幻想]身穿龙袍的侍卫长坐在未央宫前殿的龙椅上,威震四方。

[伊凝幻想]侍卫长与皇后王政君身穿龙袍、霞帔举行大婚。

[伊凝幻想]侍卫长与皇后王政君身穿龙袍、霞帔,缓缓向天边走去……

正在习武的王政君,动作越来越娴熟、速度越来越快。突然一个趔趄,眼看就要摔倒,侍卫长手疾眼快,上前一把将王政君拉住。

反冲力使气喘吁吁的皇后王政君,一下子掉进侍卫长的怀里。侍卫长顿时脸大红,不知如何是好。

[王舜画外音]高大英俊、心地善良的侍卫长十分同情皇后王政君的遭遇。王政君从内心深处感激他。没有很长的时间,一种异于寻常的感情在她心中突然萌发,并一发不可收拾……由于元帝刘奭常年无故的、近似摧残的冷落,终于使得婉顺安份的姑姑,走进一段不可收拾的疯狂之中。她再也不能恪守自己的身体和道德底线……

17.皇后宫。下午。内。

王政君:“我懂事后,你是第二个抱过我的男人,你……再抱抱我,好吗?”

侍卫长目瞪口呆,张口结舌。

皇后王政君:“刘骜出生后,皇上再没有一次和我睡在一起。整整八年,我一个人……我一个女人……我才二十多岁……我是女人,我是一个活人……再坚强的人,也熬成干儿了……我就像一个不会游泳的人,掉进了这个无数珍宝金银打造的深水里池子里,无上尊贵,却在一点点将我吞噬……眼看着就要沉到水底……你,你能见死不救,你能见死不救,就这样看着我慢慢熬死?我究竟犯了什么罪过,让我承受着地狱一般的折磨,啊——若不是你,我早已脱离了这无边的苦海。可是上天偏偏又让我遇到你!如果你是上天派来的天使,拯救与我,免我于死。那就请你履行你的职责,拯救与我!拯救与我……”

看着平日端庄、贤惠的皇后,看着一个心地善良的美丽女人,无辜被折磨成如此悲惨的境地,侍卫长不光升起无限的同情之心,简直就是非常义愤了。他不光是未央宫的侍卫长,他还是一个男人,一个年轻、英俊、充满血性的男人。但是,眼前这个美丽而可怜的女人,毕竟不是一个寻常的女子,她是大汉皇后。这个大汉皇后今天传他入宫的意图,此刻他已经十分明白。一个充满血性的年轻男人,无论如何难以面对她如此可怜的苦苦哀求而袖手旁观。他真想扑上去,将那个可怜的女人,张开臂膀,将她拥入自己宽阔的、滚烫的、有一颗红彤彤的、掷地有声地跳动着的心脏在里面跳动着的胸怀,让她闻一闻一个正常男人的气味、让她接受一个正常男人的体温、让她摸一摸一个正常男人的肌肤、让她和自己激烈地、毫无阻拦地、义无反顾地、疾风暴雨般地融为一体!

但是,他,还是一个军人,一个大汉帝国千里挑一、万里挑一,历经考验选出来的、国家最高权力机构的侍卫长。他的使命,是用自己的生命保卫皇宫,保卫国家领导以及他们的家眷,而不是用自己的身体给她们爱……他忍受着巨大的冲动,努力使自己冷静,在冷静……

侍卫长:“皇后……我该走了……我进来时间已经很长了……我担心有人会误会的……请皇后保重……”

王政君突然像是掉在了一个巨大的冰窟窿里面,变得十分平静:“好,你走吧。胆小鬼!懦夫!你根本就不是一个男人!我再次谢谢你救了我,让我活下来,继续忍受这无边的苦难……不管怎么,你已经抱了我,我应该感谢你,应该感谢你……不久的将来,我死了,希望你,还能抱抱我,还能抱抱我……”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感到一阵眩晕。

侍卫长大吃一惊,赶紧上去,将皇后王政君抱住。

王政君:“……你已经抱了我不止一次。何苦不再抱得紧点!皇上前往华山封禅。我已经下令任何人不得擅入。你怕什么?你怕什么?宝贝,你抱紧我,我要晕过去了……”

王政君喘着气,胸脯剧烈起伏着。她温暖而柔软的胸脯,像一根点燃了的、迅速冲进一个巨大炸药包之中的导火线,瞬间让这个年轻的男人全身躁动不安,一股巨大的能量传遍全身、冲进大脑,又返回来冲向胸脯、冲向身体的最敏感处。他的呼吸突然变得异常紧迫,而且在一瞬间越来越急迫。刹那之间,刚才还毕恭毕敬站在那里的那个英俊无比的军人,顷刻间变作了一头发狂的野兽。砸碎一切的力量令他忘却一切、冲破一切,不惧一切,与怀中的这个女人紧紧抱在一起,缠在一起,最终紧紧地、一下一下地、地动山摇排山倒海般地,在越来越快、一阵紧似一阵的低吼和呻吟之中,在浸透全身的汗水和穿越宇宙的若狂喜悦和无尽幸福中,融为一体,融为一体……

18.宣室。日。内。

汉元帝刘奭将太子刘骜一人接至宫内。

太子刘骜手里摆弄着一个精巧的铜质玩具。

刘骜:“父皇,是你派侍卫长叔叔,去陪我们吗?”

汉元帝刘奭大吃一惊。

刘骜:“侍卫长叔叔可好啦。他却了母后就会笑了。也吃饭了。他不去,母后就不吃饭。”

汉元帝刘奭目瞪口呆。

太子刘骜:“侍卫长叔叔特别喜欢我。”

19.骊山山顶。日。外。

汉元帝刘奭呆呆地望着远方。

与王政君相识以后的一幕幕场景不断在脑海中涌现。

20.未央宫。侍卫营房。日。外。

侍卫长双眉紧锁,呆呆地跪在地上。

石显进。

石显:“退伍复员,返回原籍,是你最好的结局。恕我直言,你一定是犯了什么十恶不赦之罪。否则,皇上不会对一个侍卫长的复员亲自下令。皇上不说,其他人谁也不会乱讲。让这件事,永远成为你与皇上的一个秘密吧。你应当万分感谢皇上。以我多年的经验,换了别人,定是诛灭九族!你好自为之,趁皇上还未改变主意,及早上路吧。出宫之前,我劝你不要见任何人,也不要有任何联系,如果你不愿意连累别人的话。等大家发现你不在,你已经离开京城千里万里,这样最好。”

侍卫长跪在那里一动不动。

21. 未央宫。侍卫营房。日。外。

伊凝挎着一个大筐来到。

伊凝:“天冷了,娘娘让我给你们送来一个暖炉……”

卫兵:“站住!”

伊凝吃了一惊,心说今天这是怎么了。

卫兵:“你回去吧。”

伊凝一愣。

卫兵看看四周,悄悄说:“新来一个侍卫长。下令侍卫以外任何人不得入营。”

伊凝:“啊?原来的侍卫长呢?”

卫兵:“退伍回乡了。”

伊凝:“回乡了。在哪里?”

卫兵:“不知道。”

伊凝站在那里,呆若木鸡。

卫兵:“你赶紧离开这里。”

22.皇后宫。日。内。

皇后王政君手中的茶杯落在地上。

[王舜画外音]与侍卫长短暂的爱情,成为姑姑一生最美好的时光。那个冒着粉身碎骨的危险,冲破最严厉的的禁锢,勇敢地给了她一切的救命恩人,成为她一生的思念和期盼。支撑着她勇敢地走完了自己漫长的人生之路。

[王政君画外音]打那以后,我的心中,始终等待着一个奇迹的出现。渴望着我心上的人,神奇般站在我的面前……将他饱满而滚烫的嘴唇,有力地吻在我干涸的嘴唇之上。将他温暖宽厚的胸脯,紧紧抱住我微微颤抖的身体……将那惊涛骇浪之中的小船驶回港湾;将那暴风骤雨中的小羊抱回羊圈;将那乱作一团的丝线,一根一根揭开、理顺、分清……

[王舜画外音]带着这个心中的期盼,姑姑一等就是六十年。在也没有见到心中的爱人。等着有一天见到自己的心上人,这个美好的意念,坚强地支撑着她顽强地活下来,度过了那难熬的漫长岁月。

23.皇后宫。夜。内。(王政君回忆)

皇后王政君与侍卫长紧紧拥抱着。

王政君:“你害怕吗?”

侍卫长:“为什么?”

王政君:“我们结婚好吗?”

侍卫长直起身,双手抓住王政君的肩头,吃惊地望着她。

王政君:“我们逃走,逃到很远的地方。你种田,我织布。安安静静过一辈子!”

侍卫长:“那,刘骜怎么办?”

王政君:“一辈子管不了两辈子的事。他自有自己的前程。”

侍卫长:“可是,皇后一家,必受牵连。”

王政君顿时无语。

侍卫长:“而且,皇后身份非同一般。如何能通过未央宫与长安城层层禁卫?”

王政君的眼泪一下子涌出来。

侍卫长:“皇后……”

王政君:“别叫我皇后!”

侍卫长:“……那好,政君,答应我,无论发生了什么,好好活下去!哪怕是我们的事败露,我被千刀万剐……”

王政君一把将他嘴捂住:“不许胡说!”

侍卫长有力的大手一把抓住王政君颤抖的手,慢慢将它移开:“哪怕将我千刀万剐,你一定要……要好好活下去!否则,我对你的爱,便失去了一切意义。政君,我不会爱一个不爱自己的人。哪怕天塌下来,总有解决的办法。首先要活下去。活着,然后才有可能解决一切。我死了,还有你想着我。我仍能感受到世间的温暖……可是,如果你不在了,那我便失去了这唯一的温暖……你若爱我,你答应我,你今天就答应我,你现在就答应我:永远记住今天,记住我的话!”

王政君:“我答应你!耿羿,我心爱的耿羿,我答应你!”

两人泪如雨下,紧紧拥抱在一起。

[王政君画外音]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

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

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参差荇菜,左右采之。

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参差荇菜,左右毛之。

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耿羿画外音]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

溯游从之,在水中央。

蒹葭凄凄,白露未晞。

所谓伊人,在水之湄。

溯洄从之,道阻且跻。

溯游从之,在水中坻。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

所谓伊人,在水之涘。

溯洄从之,道阻且右。

溯游从之,在水中沚。

[王政君画外音]死生契阔……

[耿羿画外音]与子成说……

[王政君画外音]执子之手……

[耿羿画外音]与子偕老……

[王政君画外音]执子之手……

[耿羿画外音]与子共著……

[王政君画外音]执子之手……

[耿羿画外音]与子同眠……

[王政君画外音]执子之手……

[耿羿画外音]与子偕老……

[王政君画外音]执子之手……

[耿羿画外音]夫复何求……

王政君:“你后悔吗?”

侍卫长耿羿:“为什么?我没有理由。世上的人,都是一样的。都是爹娘生养,吃人饭、说人话的。可是,也有不一样不办人事的。他依仗无上的权力,无视别人的生死和幸福,却还要接受所有人的敬畏和服从。真可谓是厚颜无耻、丧尽天良!我对自己的行为负一切责任。我没有做错什么。错得是他。是这个极不公平的世道,允许道义和公理,永远在他的一边。可是在人们的心中,有一个公平的地方。在那个地方,所有的善恶、美丑、真假、对错、是非,才会有一个明确而真实的结论。如果说在法律上他是对的,可是他草菅人命!如果说在法律上我是错的,可是我救了一个可怜的、善良的人,让她勇敢地珍惜自己的生命,坚强地在这个世界上活着!我,永不后悔!”

王政君的眼中立刻噙满了泪水:“谢谢!耿羿!谢谢你!”

[王舜画外音]这个年轻英俊的侍卫长,虽然挽救了姑姑的生命和心灵,可他却犯下了诛灭九族之罪。然而,出人意外的是,我的姑父汉元帝刘奭,并没有那样做。只是在其他所有人不知道的情况下,用一个简单的日常方式,驱散了他们的有犯天条的爱情。也许他只是猜到发生了什么,但是他真的不愿意真的查出什么。也许,他异常愤怒。但是,他也知道,自己在姑姑王政君面前,积攒了太多的愧疚。他的确不喜欢这个皇后,但是,他没有理由——更准确地说,是他没有勇气,将这个不爱的皇后废除。是他天生懦弱、过分柔仁;还是姑姑身上,背着一道常人没有的光圈在千方百计保护着她,无人知道。

[王舜画外音]就这样,令姑姑王政君思念了一生的爱人,这个年轻英俊的侍卫长,从未央宫永远地消失了。多年以后,姑姑派我数次到侍卫长的家乡秘密寻找,但均无所获。但是比较准确的消息是:他还活着。有人说他去了云南,有人说他去了朝鲜,有人说他去了西域。

24.骊山。日。外。

皇后王政君久久伫立在峰顶,向远处眺望着。

她的手中紧紧握着一把永远保存着那位年轻英俊军人体温的银制长命锁。

[闪回]侍卫长解开自己的衣服,将长命锁慢慢摘下,交给王政君。

[闪回]王政君的泪水一下子涌出来。

王政君紧紧抓着长命锁,手抑制不住地颤抖着。

[歌声]

拿一缕五彩的丝线

绣一只扬帆的小船

船儿走啊走啊走遍世间

船儿走到了天边


听不到爹爹唤我吃饭

看不到娘亲新做的衣衫

天上有雷鸣电闪

前面的礁石它把路拦


我要找那心上的人儿

他是我今生的命签

哪怕是一辈子寻找

我要走到他的身边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