劲草好汉拔 正文 第三章 三齿、薄锨、铡刀片,农民悲凉的抵抗(4)

一道行人我最穷 收藏 0 2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3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30.html[/size][/URL] 后来的日子里,金耘府、崔祥明,每天去匪穴劝土匪入伙。 金耘府说:“国民党军初战之时十分勇敢。一败再败,就一溃千里了,被鬼子撵的鸡窝不下蛋,逃跑的速度令人叹为观止。国民党跑了,日寇追国民党去了。沧州成了无人管理的真空地带。杂色武装一时俱起,泥沙俱下。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30.html


金耘府命令:“准备战斗!”日军火轮渐渐逼近。农民战士们紧张了,这毕竟是他们第一次抄起武器。他们没法不紧张。每场仗需要多长时间?到什么时候冲锋?他们一无所知。相对来说,土匪出身的战士,就轻松的多。他们干过这手活儿。土匪劫过国民党的火轮船。这活儿对他们来说是轻车熟路。只不过眼前的对手换成了日本人。日本人比国民党更恶一些罢了。

金耘府冷笑:“刮民党修的炮架子都白扔了。这回看咱的土炮。”崔祥明说:“我有‘铁扫帚五子炮’,内装黑火药,用铁块儿、破铧犁片儿当炮弹。”

让救国军悬着个心的日本火轮,开来过来了,火轮看起来那么不可一世。小小的救国军能撼动这棵大树吗?突然,沉闷地一声,火轮慢了一下。大家知道它被一道铁索挡了一下。轮船是鱼,铁索就是网。鱼开始触网了。金耘府的右手微微抬起。他的手指用力地张开。他的眼用力地瞪圆。他在攒劲儿,攒“下决断挥手命令开火”的劲儿。鱼在触网。但是,鱼太大了,这道网犹豫了一下,很快绷断了。火轮挺进了一步。它遇到了第二道网。救国军战士握紧手中的枪。

火轮崩断最后一段铁索,但是它也成了强弩之末,几乎要停了下来。金耘府一挥手,救国军开火了。崔祥明的铁扫帚五子炮冒出火光。突然发动的袭击奏效了。铁扫帚第一炮就击中了火轮的左侧。火轮侧歪了一下。救国军军心大振。大家看到了自己的威风,勇气开始疯涨。火轮上的日军开始行动。他们已经意识到敌人的企图。他们开始还击。日本军人训练有素,从容应对。他们这两天遇到过形形色色的抵抗武装:国民党军的奋勇阵地战和一旦打败就溃不成军的逃亡,地方老百姓的英勇但是脆弱的抵抗。他们习以为常。他们没把眼前这支游杂武装放在眼里。

崔祥明夸他带来的土匪手下:“当过三儿的就是枪准人顶劲。”金耘府命令:“铁扫帚五子炮,打一炮换一个地方。”这一个命令很及时。铁扫帚刚闪开,那个地方就遭到了日军掷弹筒的袭击。

铁扫帚第三炮再次击中火轮。火轮开始沉默。沉默之后是渐渐沉没。鬼子一边还击,一边以武士道精神跳到水中,准备涉水登岸,抢占高地。

崔祥明喊:“炮弹没了!倒灶了!”金耘府冷汗刷地下来了。这时,已经消失多时的身穿长袍的慈振中,出现在战场上。原来他甚至自己不是神枪手,就跑到附近村里,鼓动老百姓。他的善良,他的威望,他的真诚,感动了大家。大家把饭锅、铁铧犁打碎,把碎铁片儿拿来给农民救国军扛来当炮弹。 如果能打死鬼子,吃饭的锅又可惜什么?中国人是有热血的,只是需要有人在关键的时候,带头一下,引导一下。中国人最怕的就是砸锅倒灶,但如果真有人流血为国,大家也愿意把锅砸掉,把灶平掉,来支持他。

火轮彻底沉没了。日军却已经登上了岸。日军抢占高地,开始疯狂反扑。救国军和日军展开白刃战。太阳出来了。太阳光照得刺刀和红缨枪射出刺眼的光芒。

日军源源不断地冲上河岸。救国军被日军打散了,或者说,按既定计划四散奔逃了。

金耘府与买连瑾跑到排碱沟里。两人拼命跑,半天才敢歇歇脚。金耘府气喘吁吁地说:“歇口气!”买连瑾一屁股坐下,说:“让鬼子撵的我快喘不过气儿来了,鞋都跑没影了。”这两个狼狈不堪的人倒在洼里。金耘府说:“救国军被日本子很轻易地打散了。不过,头一仗,救国军打了,就英雄。输了,不丢人。更何况,咱还凿沉一艘小火轮!”买连瑾说:“救国军当中,慈振中和我是白面书生,报国的热情是高的,不过不懂军事。崔祥明以前是惯匪,懂一些战术。但据我看,土匪匪性难改,反脸无情,不可靠。还是提防一些为好。”

金耘府替朋友说好话:“救国军最早的武装,就是崔祥明的50人枪。崔祥明虽是悍匪,不过为人讲义气。我和他是异姓兄弟,一个头磕在地上,桃园结义,生死以之。他不会负我的。再说了,你看刚才这一仗,土匪就是比庄稼人打得好。”

买连瑾缓和了一下口气,说:“但愿如此。耘府,救国军里头,只有你是军校毕业,救国军要走向胜利,就靠你了。”金耘府沉吟了片刻,说:“你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不能在土匪这一根儿树上吊死。回去以后,咱们分头行动。我找土匪参军,你们找农民参军。咱们加紧训练农民,尽快让农民赛过土匪。”金耘府侧耳听听,说:“日军走了。走!回去把人马在凑到一成堆儿,接茬儿抗日打鬼子!”

救国军重新聚集。生还者相见,悲喜交加。

国民党军初战之时十分勇敢。一败再败,就一溃千里了,被鬼子撵的鸡窝不下蛋,逃跑的速度令人叹为观止。国民党跑了,日寇追国民党去了。沧州成了无人管理的真空地带。杂色武装一时俱起,泥沙俱下。形势混乱,人心浮动,土匪,民团,会道门,见乱起兵,有好有坏,鱼龙混杂。”

金耘府、崔祥明,打算去匪穴劝土匪入伙。

买连瑾说:“老百姓都说,‘二十九军往后退,后面起了便衣队,狼猫细狗满街跑,土鳖司令如牛毛。’”崔祥明一听,不乐意了:“这话说的。救国军也是正式军装一件不趁,也叫便衣队?耘府是救国军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老子是救国军总指挥,俺们也是土鳖司令?”

慈振中打圆场说:“祥明就是绿林出身。所以说,江湖上也不乏爱国志士。你们此去劝土匪入救国军,任务凶险,有些土匪反复无常,谨之慎之。”金耘府说:“革命就有死的准备。”崔祥明也说:“没事,不是生,就是死。老子也干过土匪,老子是天生的亡命徒。谁不服气,我揪下他的葱头,拧下他的豆角(脚)。打不过他,就让他揪下俺们的葱头,拧下俺们的豆角(脚)。”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