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 卷二:内战又起 二七章 围突(二)

wangvct 收藏 35 13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4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40.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24404.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40.html


张凤集的东北部,此时已经混战成了一团,共军已经攻占了七八个院落,正在向四周扩展着战果。对于攻入镇子的这三个团的战士们来说,这一仗也显然出乎了他们预料之外,按以往的打法,在他们冲进敌人堡垒的时候,里面的敌人应该就没有了敢于再战的勇气,不是举旗投降,便是转身逃遁。可是,这个三十二团的士兵却不一样,依然顽固抵抗,毫无败退之相,便是每一间院落都要经过几回拉锯般的攻守,才可以夺将下来。

而对于七纵的三个团的战士,更令之怵头的是,这些院落中却并非寻常,只要步入其间,往往会受到敌人暗中已然布置好的火力的射杀,倏忽间还没有明白过来的时候,便会被对手击中,有许多战士还怀着冲锋之后胜利的喜悦,在完全没有想到的时候,被国军暗中的火力击杀在了当场,便是脸上还带着不可思议的笑容。

当张贤带着沙长海与几个参谋,在陈大兴与熊三娃的保护之下,来到东北面的阵地之时,三营一连的援兵已经赶了过来,李文义二话不说,便亲率着自己的连队投入了战斗之中,强悍得仿佛是一只老虎。

但是,当张贤见到王江的时候,却有些失望。王江此时正在后面的一个院落里,这里是他的营指挥部。

当张贤走进来的时候,正听到王江焦头烂额、烦燥不安地喝令着炮兵连的林连长:“我不管你说的这些,我只要马上把共匪赶出去,你必须给我往里面轰!”

林连长道:“可是,我们的兄弟们也在和敌人搅在一起呢!”

王江恼怒地道:“你难道非要等着共匪突入到这边来吗?这个时候如果还顾及这些,那么我们就只能在这里等死了!”

林连长怔了怔,固执地道:“不行!我不能对我们的弟兄们开炮!”

“这是命令!”王江有些恼羞成怒起来,大声地骂道:“你要是不听命令,我现在就枪毙了你!”说着,已然拔出了腰中的手枪。

林连长怔了一下,蓦然闭上了眼睛。

“这是怎么回事?”张贤走进了一营的指挥部里,看着这个僵持的场面,阴沉着脸道:“共军还没有打进来,你们这里怎么就先窝里反了?”

看到团长突然亲临,王江与林连长都愣了一下,王江紧张的脸上倏忽地放松了下来,不由自主地收起了拔出来的手枪。

林连长转身面对着张贤,这才道:“刚才副团座要我开炮轰击前面,那边虽然让敌人攻占了几处院落,但是我们的弟兄们也在其中,正与敌人厮杀呢!”

张贤皱起了眉头,转脸看着王江。

王江点了点头,同时解释着:“我也知道里面有我们的弟兄们,只是如果不炮击的话,我只怕那个缺口冲进来的敌人越来越多!”

林连长在旁边却有些不满地道:“要是当初听耿连长的话,不撤回寨墙外土堆上的机枪点,敌人也不会从这里突破进来了!”

“你……”王江显然是被他的这句话说中了要害,一时间竟然答不出话来,只能恨恨地瞪视着他,暗自生气。

张贤摆了摆手,道:“这件事等这场仗打完了再说。如今我们首先要面对的还是王副团长所担心的,是如何不让敌人的再从那个缺口冲进来,王江,你派人去封堵那个缺口了吗?”

王江点了点头,同时告诉他:“我已经把手中最后的一个连派上去了,可是敌人的火力也很猛,死占着那个缺口,到现在也没有进展。”

张贤想了想,忽然对着王江道:“你马上将那个连撤下来!”

王江愣了一下,有些不解地问道:“这是为什么?难道就放任敌人后续部队跟上吗?”

张贤没有回答他的问话,却转向了林连长,命令着:“林连长,你负责把全团所有的炮调集过来,直打那个缺口!”

此言一出,众人先是为之一愣,但马上都明白了过来。沙长海不由得佩服地道:“团座的主意不错呀,先用我们的炮火优势将据守缺口的共军击溃,并阻断其后继部队的跟进;再利用炮火的压制,展开部队从两翼进攻这个缺口,一举将其再夺下来,重新封堵!”

张贤点了点头,这个沙营长也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他只是随便一点,沙长海便明白了过来,如果这是一个令人信任的人,那么足可以当得重任的,应该比面前的这个同学王江更有出息的。

王江却有些不放心地道:“要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些突入进来的共匪怎么办呢?”

“这还用想吗?自然是瓮中捉鳖,关门打狗!”张贤悠悠地告诉他。

王江这才明白过来,脸上稍稍地露出了一丝的喜悦。

*********************

林连长领命而去,王江也亲自前去布置,按照张贤的命令执行。

张贤还是有一些不放心,又走出了一营的指挥所,向更前面走去。

“哥,那边太危险了,你别过去了!”熊三娃有些担心地道。

张贤看了他一眼,笑了一下,道:“如今的张凤集又哪有安全可言呢?再说,我也是从战场上拼杀过来的,还用怕这点的危险吗?”

熊三娃和陈大兴相视了一下,虽然还是担心,只是没有再劝下去。

枪炮声依然激烈异常,但是在刚刚靠近一所院落的时候,张贤便听到了他曾十分熟悉的声音在大喊着:“国军的兄弟们,我是黄新远,曾是你们的老团长。如今三十二团已经被我们团团包围了,共产党的政策是优待俘虏,缴枪不杀,希望大家看清形势,不要再为蒋介石卖命了!……”

张贤只觉得一股莫名的怒火冲将上来,再一次听到黄新远的声音,已经令他从心里往外的恶心,他马上想起了张慕礼来,那是他结义的大哥,就是死在了黄新远的手下,他还曾答应过叶大姐,一定要为张慕礼报仇的。正在他准备怒火中烧的时候,却见身边的熊三娃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一枚美制手雷,按动了引信,右臂抡将起来,猛然一较劲,便甩了出去,奔向的正是黄新远声音出处的那个院落。

“轰”的一声响,黄新远的声音淹没在了手雷的爆炸声中。熊三娃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来,得意地拍了拍自己的手,回头对着陈大兴道:“大兴哥,你信不信?我这一手雷肯定让那个姓黄的见鬼去了!”

陈大兴的脸色却有些苍白,他尴尬地点了点头,没有答话。

但是,也就在这个时候,那个院中的爆炸已息,却从里面忽地飞出了一个黑乎乎地东西,正落在了他们的身边。

“小心!”陈大兴反应极快,大喊了一声,猛然扑将过去,将张贤按倒在了地上。熊三娃与沙长海也连忙俯在了地上。但是那个黑乎乎的东西冒着烟,良久那烟才冒完,却没有发生任何的反应。

熊三娃忍之不住,慢慢地走近,好奇地捡起了那物。

“别动!”陈大兴与张贤同时警告着。

但是,熊三娃已经拿了起来,笑着告诉他们:“这是一颗手榴弹,呵呵,不过是一颗哑弹,肯定是共匪自己生产出来的!”说着,如弃弊履一样地丢到了边上。

众人这才爬起来,个个浑身的泥水,不由得相视而笑,一场虚惊。看来,熊三娃说得不错,共军的武器的确是落后不少,便是这些必备的手榴弹也是这般地低劣,自然没有什么效果。

正说之间,猛听得炮声隆隆而响,林连长已经调集了三十二团的四门山炮和六门三七型战防炮,以及十数门迫击炮,齐齐向着被共军攻陷的突破口处轰击着,这雨虽然已经停了下来,但是炮火地了又象雨水一样狂泄而下,转眼间已经把那个共军的强占的缺口打入了火海与地狱之中。在炮火齐发的时候,李文义连长与王江再一次组织自己的营连,从两翼突进,以机枪与冲锋枪向着缺口处奔入的共军扫射着。

眼见着一队队的共军战士倒在了血泊之中,那些负责掩护、把守突破口的一个连在瞬间已然被国军猛烈的火力所打垮,纷纷寻找着可以藏身的所在,以躲避敌人强大炮火的攻击。而那些跟进过来的部队,也被这无情的爆炸震飞出去,许多的人就在炮弹落地的同时,随着这巨大的爆炸声,化作了片片的血雨,粉身碎骨,便是连一点肉体也没有留下,也许走的时候,还不明白这身体是为何而突然地撕裂,四散而下的是一块块无法分辩并焦糊的肢体。这就是一个屠宰场,只不过这些被屠杀的是人,而不是牲畜!

东边的天际上,那颗启明星虽然还是如此得耀眼,但是在这个时候,却被炮弹的火光所掩盖,似乎天已经提前了一个小时亮了。

七纵的后续部队无法再通过这段刚刚打开来的缺口,如潮水一般地涌进,又如潮水一般地退出。

炮火刚刚停歇,国军早已展开的两翼,左右各一个连的士兵便勇猛地冲了上来,在短兵相接的片刻,那些被炮火打得晕头转向的共军战士们还没有明白过来,便丧生在了这些国军士兵们手中突突的冲锋枪、卡宾枪之下。在近战的过程中,靠着步枪的拼刺已经成为了落后的象征,尽管还有很多七纵的战士勇敢得如同猛虎,挺着自己的刺刀义无反顾地冲向国军的队形中,但是还没有到达跟前,便被哒哒的连射、点射、以及暗射所击中,抽搐着丢下手中的步枪,倒在冰冷的泥地上,血染红了整个阵地。

这是一边倒的攻防,国军的士兵们就是骁勇的健将,转眼间已经占据了这个阵地的主动。七纵的士兵们要么倒在了强大的冲锋之中,要么向两边,或者是镇外,或者是镇内退却,也只是半个钟头的时间,这场战斗便有了结果,这个刚才还被共军打开的缺口终于又一次被国军合拢了来,他们重新占领了寨墙,将整个阵地夺了回来。

也就是在国军士兵们将缺口合拢的时候,而那些先期突入进张凤集里面的七纵的官兵们,此时却成了包在饺子中的馅,反而处在了四面包围之中。

这真是一个天大的玩笑,对于黄新远和钱雄风来说,刚才还信心百倍、已然明朗的必胜局面,转眼间便被张贤彻底地颠覆了过来!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