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特种慰安所 正文二(野火烧不尽) 第一百六十四章:冤家路窄却平安

王大三 收藏 1 10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7.html


三岛正夫知道眼下太太和孩子一定就在八路军的手中,自己的部队现在正在对小锅山发动大规模的进攻,万一八路军拿藤田枝子和儿子正男做人质的话,情况就会变的很复杂了。

回到三合的司令部后,三岛想找曹胜元商量,但他马上想起曹声元已经带着白万里去景德找许轶初去了。他一想平田静二已经能坐在轮椅上活动了,便去了三合县医院探望他,名义上的探望实际上却是想让平田这位自己的知己帮着出点子救出夫人和孩子。


三合县的县医院,平田静二的病房并不在住院处的那幢三层楼了,而是在后院花园的一座独立的别墅式的小二楼里。这是当时的县长周大彬为了接待国军上层要员专门建设的高级病房。自从平田静二进住后,便把这里单独警戒了起来,有宪兵和特务专人把守着,一般人都不许接近这里。

三岛进了病房坐在平田的病床前和他寒暄了一番后,就把自己的来意说明了,他和平田的私交甚好,因此也不隐瞒什么。


平田身体刚刚有些恢复,可以依着床上摞起的枕头和人说话了,但他不可能再站起来了,因为他的脊椎神经在手术取子弹的时候被损坏了。

听罢三岛的叙述,他不由的沉思良久。

接着,他开口说:“三岛君,八路军是不会滥杀无辜的,这点上他们比国民党厚道的多。因此,尊夫人和孩子的生命当是无虞。但是我听说你搞了一次针对小锅山的铁桶之火行动,要彻底的端掉八路军在滇西南的老巢?”


“是啊,这是和国民党六战区有默契的协约,由皇军出面消灭八路军,而国民党孙连仲方面保证不支援他们。目前战况进展的很顺利,宫本和渡边联队已经占领了拉沽庙地区,现在渡边的司令部就设在了拉沽庙原张唯三的司令部旧址上。渡边现在正在宫本君的外围协作下,进攻小锅山纵深的老人坡,想一举捣毁周洁的留守大队,以绝后患。不过,独立旅的主力一分区的刘忠部已经突围了出去。”

有关“铁桶之火行动”的内容和进程今天三岛是第一次说给平田听。


平田静二微微皱了皱眉头。

“让渡边联队马上停止进攻,只把周洁围困住就行了。既然八路军搂草打兔子顺带着掳走了尊夫人和孩子,那他们一定要从他们的身上做点文章出来。”

平田说着咳嗽了几声,腰部有感到疼痛了起来。

护士进来帮他把枕头放矮了一些,他才感觉好一点了。他接着道:“渡边君能围困住周洁但想抓住周洁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儿,并且我们对八路军会越狠下手,八路军将来拿夫人和孩子出来做交换的条件就越该高,这么做不仅是增加了八路对皇军的仇恨,那怕是即便抓到周洁也是白抓了。我的意见是还不如立即停止对老人坡的进攻,摆出谈判的架势来等待八路方面的反映为上策。反正八路的主力也突出去了,就算消灭了留守大队意义也不大了。”


三岛对平田的建议感到了满意,他看了看四周无人对着平田道:“这样一来,军部和下属不会说我以权谋私吗?不会说我作为一名帝国的高级指挥官轻帝国的利益而重自己的儿女之情吗?”

平田说:“司令官不必这么说,你三岛君对下属历来宽容,大家对您都没二话的,对于军部方面我们也不要提起夫人和孩子的事情,只说是暂停对小锅山的进攻是为了钓回八路的主力一举消灭,这是完全可以搪塞过去的。”

平田的这个提案看上去是为三岛夫人和孩子着想,实际上也的确是个高明的战略调整。


按照平田的意见那么就在小锅山的确形成了这样的格局:周洁被渡边联队围而不打,让他们时刻面临着险境威胁。而这么一来,张唯三、刘忠则不敢远离,因为他们会担心日本人集中兵力全歼周洁的留守大队,不会走的很远,他们可能随时因为打回小锅山支援周洁而重新被围。这样实际上对日军是有利的,他们可以利用这样的格局设计出圈套来让八路军往里面钻。


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此次日军军官享乐团在三(合)思(茅)公路被歼灭,三岛夫人和孩子“失踪”是那股力量干的?


三岛根据现场的情况判断,对方至少拥有一百人以到二百人的战斗部队,那么这股部队是属于那方面的?

他们分析谭莉是不可能带这么多部队来三合的,突围出去的张唯三、刘忠部所在的方向是小锅山、五道坎至思茅一线的山林里,距离这里有三百多里地,中间还隔着有重兵驻守的头风镇,他们更不会在现在的这种条件下分兵奔袭三思公路,因此是张唯三、刘忠所为的可能几乎为零。

而烟白坳被宫本铁桶般的围着,也不可能分出这样的力量来。

大锅山的常云山擅长保存实力,不会也不敢来管这个“闲事”的。景德的许轶初、贺天朝部虽说既有这个能力又有这个实力,但是在军政部的严令下,也不会抗命擅自行动的。


分析到这里,平田有了想法。他插话说:“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八路军二分区的王兴隆、苏亚鹃部干的。”

“哦?是吗。”

三岛道:“宫本、渡边不是说已经歼灭了二分区的主力了吗?”

“对,主力的确是被歼灭了,但是有谁看到王兴隆、苏亚鹃的尸体了?如果没有那就显然他们是率领了一部分部队突出去了,并且没跑很远,就在头风附近的什么地方休整下来了。要是这样的话,那么尊夫人被掳和军官享乐团被杀就好解释了。”

平田说着又咳嗽了几声。看上去他有点支撑不住了,他建议三岛不要对王兴隆部采取过激的行动以免危及到夫人和孩子的安全,然后就躺了下去。


三岛正夫交代了军医中村几句,要他细心调养好平田的身体后,便告辞离开了医院。

刚才和平田探讨了一下,他们现在需要一个和八路军谈判的得力人选,他们想到了两个人,一个是县长周大彬,一个是宪兵队代队长曹胜元。

在日本人眼里曹胜元是正宗的铁杆汉奸,让他去谈判对方的开价一定会很高,加上现在他还在景德没有返回,所以三岛决定这件事还是让周大彬出面更适合一点。


周大彬接到日本人的这个指令后,表示需要一点时间,一是自己的伤好没完全好,二是自己不认识八路军的人,需要找中间人斡旋。

三岛给了他有星期的时间,要他务必和劫走夫人藤田枝子和孩子三岛正男的八路军相关方面接洽上。


周大彬去《滇南时报》报社找了张静雅,他知道张静雅现在一定和八路军方面有关系,否则依她个性来说,精神状态不会开始变的象现在这样好了起来的。

三岛自从把他的眼睛盯上了张蕾之后,对张静雅已经是网开一面给了她彻底的自由。后来听说夫人和孩子也来了中国,他对张蕾的邪念也暂时打消了。

虽说张静雅的秘书身份还没被取消,但是实际上她早就不再到三合日军驻军司令部来了。届与她先前和三岛的那段事,一般的日军和特务也都不敢招惹她,使得她在三合城里城外行动比谁都自由,所以,敌工部长谭莉让她留在了报社继续工作,实际上却成了城里交通站和城外的总部之间最好的情报员了。


在周大彬的面前张静雅是既不否定自己的身份也不肯定自己的身份。

她对周大彬说:“既然县长找到了我,那我来通过我的关系试上一试,不敢保证就能找到八路军,但尽力去做做看吧。”

她的话在周大彬面前就象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似的,周大彬笑了笑:“那好啊,那就太谢谢张记者了,你的老同事周洁现在可是个团级干部了,找到她她不会不给你面子的,我就搁家等你的信儿了啊,日本人给的我是一个星期的时间。”

周大彬心里这时候有了底,他起身礼貌的告辞了张静雅。


谭莉和苏亚鹃接到了张静雅的汇报后研究了起来。

谭莉建议:“在交换上谈判上,谁也比了许轶初许处长,咱们要不要征求一下她的意见?”

苏亚鹃说:“那最好不过。但是现在国民党当局已经下令让六战区不再和我们合作,所以找她商量最好是化装去趟景德当面听取她的建议。”

“那好,我带上警卫,尽快的去景德见一次许处长。”

“恩,这可以的,路上多注意安全,现在这个渡边来了,我们过头风哨卡不如以前那么便利了。我先让黎燕给许处长发份电文,你准备一下,现在趁天黑出发,到明天凌晨就可以过头风哨卡了。”


一切都很顺利,但是就在谭莉过哨卡的时候遇见一件吓人一身冷汗,却又有惊无险的奇怪的事情。

因为是凌晨的四点多,初秋的滇西南地区还是黑蒙蒙的。谭莉和张鸣九的人联系上了,说是这个时间里鬼子不参加值勤,于是她便带上了两名警卫战士化装成送阔小姐赶路的样子正通过哨卡。

突然,哨卡那边迎面走来了一行人,都是短打扮,腰上别着盒子炮,有的还背着步枪和冲锋枪,一看就知道来者不善。


哨卡上的伪军好象知道为首的那人是谁,他们连忙把几个过卡的人拦住不让动,而让对面来的人先走。

因为这里的老乡有起早去三合城里卖菜的习惯,所以过卡的人也不算了少了。一见今天这个场面,都知道对面来人的来头不小。

只见那人三十岁上下,一身灰西装,皮鞋擦的睁光瓦亮的,西装没扣扣子敞着,可以看见他身上还背着一支日本造的王八盒子。

值勤的伪军小队长见他走来,迎上前去必恭必敬的道:“曹太君,您回来了?”


听见伪军这么一称呼,谭莉吓了一跳。因为曹胜元入了日本国籍,所以伪军都习惯跟着自己的长官称呼他曹太君,而他自己身边的特务都喊他曹爷。

看他过卡的方向似乎不是三合,而象是从景德而来。

谭莉不由心里犯起了嘀咕,难道他是去景德侦察去了吗?胆子还真不小啊。

八路军方面还没人知道曹胜元现在已经投奔了国民党军统了。


谭莉把头低了下来,她虽没和曹胜元正面接触过,但是她知道自己的画像就挂在他当代理所长的特种慰安所前面的“三合娱乐大世界”的厅堂里供人观瞻,曹胜元这个特务出身的人会把画像上的人印在脑子里的,万一被他发现,自己肯定会被立即逮捕。

想到这里,谭莉把手上皮包的拉链拉开了,准备随时掏枪对抗。

没想到,她刚拉开拉链,曹胜远已经上前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

“谭小姐,这么早,您这是往哪儿赶啊?”


谭莉知道今天是难逃一劫了,便镇定的说:“曹大队长,您认错人了吧?我姓李不姓谭。”

“哈哈哈哈……。”

曹胜元大笑了起来。吓的一边的伪军直发抖,因为他们是知道谭莉的身份的,他们放谭莉一行过卡明显的在作弊,曹胜元肯定会杀了他们的。


曹胜元说:“是吗?难道我的眼睛有问题了?哈哈,那我得赶紧去县医院瞧瞧眼科大夫去了。那李小姐也一路顺风吧,你长的可真漂亮!”

曹胜元在谭莉的腮帮子上捏了一把:“小美人,咱们再见!”

说着,他松开谭莉的脸蛋,朝着手下挥了一下手:“弟兄们,咱们上车了,回城去。”


本来谭莉的两个警卫见曹胜元肆意调戏她,已经准备掏枪开打了,但见曹胜元似乎根本没准备抓谭莉也就把手又收了回来。

曹胜元坐进了停在路边上等着他们的一辆军车的驾驶室,他摇下了车窗玻璃对谭莉喊了一声。

“李小姐,下次要是再改回姓谭了的话,别忘了通知我一声啊,再会了!”

他从车窗里探出了脑袋向谭莉这边示意再见着,他的举动表明他完全知道眼前的这个年轻女人就是谭莉。


接曹胜元的卡车开走后,吓出一身冷汗的伪军守卡士兵赶紧让谭莉他们过去了。

谭莉也是心里直发着懵。

刚才曹胜元最后的话里分明是知道自己就是谭莉的,但他却大大方方的放过了自己,真是不可思仪。难道是良心发现?那不可能!是怕认出自己打起来他吃亏,也没这个可能,因为他带着十多人个,加上哨卡上的十多个伪军,一旦打起来,仅有两个警卫战士跟着的谭莉不出十分钟就要在这种力量对比悬殊的情况下束手就擒的。

但是曹胜元偏偏知道一块“肥肉”掉在了嘴边,却大大咧咧的放过去了,这个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让谭莉无法合理的解释个中的玄机。

曹胜元为什么不抓自己?假如抓了自己那他岂不是在日本主子的跟前更红了吗?而日本人也一定会因为谭莉的落网而欣喜欲狂的。


谭莉脑子转的都发了疼,还是没能想出曹胜元放弃抓捕自己的最佳时机究竟是为了什么。她最后决定先不管那么多了,抓紧时间赶到景德见过许轶初后再说。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