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誓——北洋舰队 第一部 天要变了 第48节: 伦道尔

平山大侠 收藏 1 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


第48节: 伦道尔


奕沂认为:李鸿章不仅精明、干练,而且是自强运动的栋梁,更重要的是李鸿章与自已声息相通、互为奥援,两人上下其手、内外呼应,推动着自强运动。由他来办理购舰事宜,自然是不二人选了。——平山大侠


但是金瓯的建成,非但没有使沪局的造船业务取得更为长足进步,预想中的铁甲舰建造项目也没有如期开展。相反,沪局的造船业务却面临着,自开办以来最大的一次生存危机。这是因为江南制造总局是一个以生产枪炮弹药为主,兼带造船的兵工厂,在造船上并没有投入主要的精力。原调拨给沪局专供造船使用的二成洋税,实际上也被挪借走一大半,用于军火生产,影响了原材料的采购,致使造船的速度减慢,故其造船数量远不如后起的福州船政局,大约保持在平均每年一艘的规模。

从1869年恬吉号下水到1876年金瓯号完工,8年间沪局只完成了7艘舰船。而作为缺乏重工业基础的中国,每一艘国产舰船所用材料全都要依赖进口,制造工作也全部是在洋人指导下进行,所谓自行设计,大半也是按照外国图样。成船数量既少,工期自然延长,原材料和工程费用也不断上升,以至于自造价格大大高于外购舰艇,“ 造船不如买船”的效益就昭然若揭了。

由此,李鸿章再次盟生外购军舰的念头,并向恭亲王当面晤谈,征得恭亲王的首肯,上奏朝廷。1875年,上谕正式下令购买铁甲舰一至二艘。

消息灵通,对中国局势又极富政治眼光的赫德,早就预见到,日本侵台事件发生后,必然迫使清廷再次采取外购军舰的措施。当然了,大清国第二次外购军舰的目的,已经不是为了镇压国内的农民叛乱,而是为了巩固海防,抵御外侮。

所以早在1874年10月23日,就给在伦敦的得力干将金登干拍发了一封电报,叮嘱他立即“查明一种快艇的吨位和造价,它的前甲板防护平台上要装载一门八十吨大炮,可在500码外打穿20英寸厚的钢板。问清最低必须吨位和优质货的最低价格。速复!询问保密!勿提中国!”

金登干收到电报后,立即向阿姆斯特朗公司展开调查,很快就致电回复,并将有关资料寄给赫德。经过一番充分的准备,赫德带着资料和购舰的方案,来到总理衙门拜会恭亲王。

奕沂听赫德说明了情况,十分高兴地肯定了赫德积极主动的精神,但是他与赫德一样,对军舰都是一知半解,并非行家。而且奕沂向来是把自强运动中涉及到军工、科技这一类事务转交给李鸿章去办理的,这一次当然也不会例外。

于是他对赫德说:“辛苦总税务司大人到天津跑一趟,与李中堂就购舰的方案具体洽谈。”

在奕沂看来,李鸿章自从率领淮军进驻大上海,就开始与洋人打交道了。不仅在自巳的军队中大量装备、使用了西方新式兵器,而且还大力兴办军工企业。是大清王朝里罕见的、善于处理外交事务的高官,更是懂得西方先进科学技术,不可多得的人才与行家。同时他现在又身负京畿防务的重任——北洋大臣兼直隶总督。奕沂认为:李鸿章不仅精明、干练,而且是自强运动的栋梁,更重要的是李鸿章与自已声息相通、互为奥援,两人上下其手、内外呼应,推动着自强运动。由他来办理购舰事宜,自然是不二人选了。况且大清王朝的最高统治者——慈禧太后,也很看重李鸿章,曾与自已商议,打算将北洋海防的重责也一并交予他担当。

得到恭亲王的直接授意,赫德马不停蹄,直奔天津而去,上门向李鸿章推介、咨商定购伦道尔的事宜。这一回,赫德准备得更为充分。摆在李鸿章面前的有装备26.5吨、38吨、80吨前膛火炮3种方案及详尽的说明材料,供其选择。

李鸿章十分慎重,并没有表明态度,他客气、礼貌地说:“总税务司大人,不辞辛劳,大老远地来到天津,在下十分敬佩你为大清国海防建设,积极献策出力的精神。兹事体大,容在下仔细斟酌,再做答复。”

赫德前脚刚走,清廷的上谕后脚便到了。由慈禧太后钤印的一道谕旨也摆在了李鸿章的案头,上谕明令:“著派李鸿章督办北洋海防事宜……所有分洋分任练军设局及招致海岛华人诸议,统归该大臣等择要筹办。”

从此,李鸿章成了中国海防在北方的重要建设者!

夜澜更深,直隶总督官邸,宽大的书房里静悄悄的。大清王朝文华殿大学士——北洋大臣——直隶总督——李鸿章——面壁而坐。

他从接到上谕后,就一直呆在书房里,不吃不喝。然而,他内心里却没有片刻宁静过。他出神地盯着面前雪白的粉壁,那上面挂着一幅中堂。笔酣墨畅地写着至圣先师、万世师表的孔圣人的千古教训:“悠悠万事,惟此为大!”

望着这幅苍老、遒劲的书法,李鸿章内心感慨万端!这幅字是湘军诸葛——胡林翼的遗墨。是胡林翼临终前,拼尽最后一滴心血,给李鸿章写下的唯一心愿,也是最后的嘱托!连同遗嘱一起交给了李鸿章。

条案上的香炉,清烟袅袅,散发出丝丝缕缕的香气。胡林翼的遗嘱长年贡奉在此。李鸿章每临大事,都要上香拜祭,这已经成为他的习惯。它不仅仅是李鸿章的精神寄托,而且更是他从这位早逝的良师益友在天之灵,汲取力量的所在!

“润之兄,你听见了吗?小弟在呼唤你……太后圣谕: 令小弟筹办北洋海防事宜……你的嘱托就要实现了!”

李鸿章双眼满盈着泪花,心内深情地述说着……


李鸿章委派心腹干将周馥、薜福成等人,满世界打听、咨询、收集有关伦道尔的各种情况。自已还私下里通过法国公使和江海关,直接获取国外市场的行情,用以参照对比。因为兹事体大,阿思本舰队的教训实在是太深刻、太惨痛、太吃亏了!

一切准备妥当,李鸿章邀请赫德再赴津门。

甫一见面,李鸿章便开门见山道:“总税务司大人,你提供的3种购舰方案,均以火炮吨位为标准,然而在下早在上海供职期间,就与西方军火商打交道。按西方惯例,论火炮都是先问口径若干寸,断无计量身重吨位的,不知总税务司大人提出的标准,究竟为何意?”

一句话便把赫德给问傻了,弄得无地自容,狼狈不堪。

赫德只好立即返回京城,找金登干算账。两个门外汉电报往复,这才搞清楚: 按照海军专业术语和军火市场交易行话,论及火炮一般都是以火炮口径为准,而不会采取火炮重量来作为区分标准的。而论及舰船,排水量的大小是必不可少的一项标准。

赫德急忙重新准备好方案,三赴天津。新方案有4种炮艇可供选择。一是排水量260吨,装备9英寸火炮。二是排水量320吨,装备11英寸火炮。三是排水量440吨,装备12.5英寸火炮。

四是排水量1300吨,装备16英寸火炮。

李鸿章仔细审视过新方案后,自负地说:“总税务司大人,蚊子船其实就是一座海上炮台。相对陆地炮台来说,它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自由机动,想设置在那里,就设置在那里。”

“正是如此,中堂大人不愧是海军行家。”赫德不得不承认地说“伦道尔不仅是防守口岸、抗击铁甲舰的利器,而且它价格便宜,十分适合贵国目前海防的急需。”

赫德十分清楚,经历了第二次鸦片战争和国内战争的双重打击之后,大清国的财政十分拮据,囊中羞涩,根本无力购买大型军舰。况且,英国政府也不希望大清国,在东方拥有一支具有远洋作战能力的海军舰队。充其量,伦道尔只不过是在浅水区进行防御任务的小型兵舰罢了!

李鸿章点点头:“嗯,新方案中第1种炮艇,排水量与火炮口径都太小,对来犯之敌,难以构成威慑。第4种炮艇,排水量与火炮口径又太大,吃水也较深,恐怕难以在浅水区自如行动。况且,贵国也还没有造出千吨以上排水量,又装载16英寸巨炮的伦道尔。我大清国可不会为伦道尔的试验,而花费银两!”

赫德面色一红,急忙掩饰道:“中堂大人,那就在第2种与第3种炮艇之间选择一种吧。”

“唔,我意是第2种与第3种炮艇各订购1艘。不过,还要禀报总理衙门。总税务司大人,你就坐等好消息吧。”

赫德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往返奔命,总算等到了好消息。总理衙门批准了李鸿章的购买计划。不过,不是第2种与第3种炮艇各订购1艘,恭亲王考虑只有2艘小炮艇,力量过于单薄,因而改为各订购2艘。并且指示李鸿章密秘关注伦道尔的最新动向,如果英国真的成功建造出,排水量1300吨,装备16英寸火炮的伦道尔,而且使用可靠的话,大清朝可以考虑购买这一型炮艇。

接到恭亲王的指示后,李鸿章再次邀请赫德抵津。为预防阿思本事件的重演,1875年4月,李鸿章与赫德仔细地订立了向阿姆斯特朗公司购买4艘炮艇的合同。合同中除了用大量文字就炮艇的型号、质量、验收标准进行了详尽的说明与规定之外,还特别声明:一旦炮艇竣工交付中国后,邦助驾驶来华的英籍海员必须立即返国,不得借故逗留。根据合同,装备装备11英寸火炮的伦道尔,造价为23000英镑,装备12.5英寸火炮的伦道尔,造价为33400英镑。折合白银分别是76659两和111322两。外加运费65940两,合计为45万两白银。

1875年6月22日,赫德致电金登干,通知他大清国购买4艘伦道尔的首付,已经汇入了专用账户,相关的委托授权文件将于7月30日寄达。由此,近代中国第二轮外购军舰揭开了帷幕。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