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东方红1949》李克农为啥没成为第一任公安部长

李克农(1899—1962) ,又名泽田、峡公、种禾、曼梓、稼轩、天痴、震中,安徽巢县(今巢湖市居巢区)人。汉族。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8年到上海,在中共中央特科领导下从事秘密工作。1931年冬到中央革命根据地,任中华苏维埃临时中央政府国家政治保卫局执行部部长,中国工农红军第1方面军政治保卫局局长、红军工作部部长。参加长征。到陕北后,任中共中央联络局局长。卢沟桥抗战爆发后,任八路军、新四军驻上海、南京、桂林办事处处长、八路军总部秘书长、中共中央长江局秘书长。1941年起,任中共中央社会部副部长。抗日战争胜利后,任北平军事调处执行部中共方面秘书长。后主持中共中央社会部的工作。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外交部副部长、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情报部部长。1953年起,任解放军副总参谋长、中共中央调查部部长。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荣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是第一、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中共第八届中央委员,第三届全国政协常务委员。1962年2月9日在北京逝世。

李克农是久经考验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杰出的社会活动家、外交家,我党我军隐蔽战线的卓越领导者和组织者。在长期的革命生涯中,他以对党无限忠诚和高度负责的精神,在紧急关头保卫了党中央的安全,在关键时刻向党中央提供了决策性情报,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作出了重大贡献。

1929年,李克农受党派遣与钱壮飞、胡底一起,打进国民党特务首脑机关,任特别党小组组长。1931年4月,中央特科负责人顾顺章被捕叛变,敌人企图利用顾顺章将我党中央在上海的机关一网打尽。在这千钧一发的危急关头,李克农得到钱壮飞派人送来的情报,设法报告了党中央,为保卫党中央和地下党组织的安全作出了卓越贡献

李克农就读于安徽公学附小和圣雅阁中学。1917年,在北京《通俗周刊》做发行工作,张勋复辟,被迫回芜,是年娶赵瑛为妻。1918年加入蒋光慈等组织的“安社”。“五•四”运动后,参加芜湖学生运动,与高语罕、朱蕴山、钱杏村(阿英)、宫乔岩等,常在科学图书社相聚,并给《皖江日报》撰稿。1920年就任省政府秘书,次年赴六安任县政府第二科科长。1925年5月,芜湖学生掀起反对帝国主义奴化教育学潮,后李克农与宫乔岩、钱杏村等创办民生中学,任事务主任。“五•卅”惨案后,任皖省“外交后援会”宣传事务。1926年年底,经钱杏村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1927年3月,国民党芜湖县党部成立,任宣传委员,后奉中共芜湖特支指示与阿英等打入芜湖青帮组织。4月18日,芜湖国民党右派策划反革命事变,李事先获悉,使中共芜湖特支及共青团芜湖地方执行委员会主要骨干得以隐避。克农等潜往巢县,11月27日返芜,以民生中学校董事会主席身份主持校务,此校成为中共安徽省临委的秘密活动点,遵照临委指示,在校内成立“济难会”。1928年1月27日芜湖县公安局围捕济难会负责人王绍虞等40余人,28日晨,包围民生中学,进行搜捕,李克农潜往上海,省长陈调元下令通缉。

抵沪后,李克农与阿英在“春野支部”过组织生活,参与党在沪一些小型报纸的创办,后调入党的沪中区任宣传委员。1929年12月,经组织批准考入国民党上海无线电管理局(局长为徐恩曾),任广播新闻编辑,后任电务股长。同年,国民党秘密组建特务组织,任命徐恩曾为国民党中央组织部总务科主任(实为调查科主任),遵照周恩来的命令,李克农、钱壮飞、胡底设法打入其内部并组成党的特别小组,李克农任组长,常往来于宁沪之间指导工作并负责与中央特科联系。1930年,李克农调中央特科工作,由中央政治局委员顾顺章领导,陈赓联系,从此国民党CC组织的秘密经李克农小组有领导有计划及时掌握。1931年,顾顺章在武汉被捕后叛变,严重威胁党中央机关和领导人的安全,钱壮飞获悉,即派其女婿去沪告知李克农,李设法转告中共江苏省委,使中央机关及领导人及时转移,敌人暗算落空,受到中央嘉奖。李克农机智勇敢与敌人斗争,被誉为“党的秘密工作四杰”之一。

1935年,红军长征到达陕北后,李克农受命作为我党代表,深入东北军开展联络工作,与张学良将军举行了秘密会谈,介绍我党团结抗日的政策和主张,与东北军达成口头协定,并建立了电台联系。西安事变后,李克农任中共代表团秘书长,协助周恩来、叶剑英等同志和平解决西安事变,为争取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形成,实现第二次国共合作做出了重要贡献。

抗战胜利后,李克农领导情报部门,为中央及时揭穿蒋介石提出重庆谈判的和谈骗局提供了重要依据。解放战争中,李克农指导党的隐蔽战线为配合军事作战,特别是对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的胜利发挥了重大作用。

新中国成立后,李克农历任原中共中央调查部部长和原中央军委总情报部部长、外交部副部长、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等职。1951年曾参加朝鲜停战谈判。1954年作为中国政府代表团代表之一,出席讨论和平解决朝鲜问题和恢复印度支那和平的日内瓦会议。曾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一级国旗勋章2枚。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和一级解放勋章。在党的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当选为中央委员。1962年2月9日于北京病逝。

做党守护神

功胜古名臣

李克农病逝,党内军内齐悲。董必武老,曾赋悼诗,毕其功胜于唐太宗前之房玄龄,秦汉之谋士李左车,并慨叹天不遗老,英魂早逝。悼诗全文如下:

三十年前事已赊,

知君才调擅中华。

能谋颇似房仆射,

用间差同李左车。

天不慭遗兹一老,

人如可赎岂千家。

箕裘克绍芝兰秀,

高举红旗幛落霞。

1955年,当毛泽东把军衔授予那些身经百战的元帅、大将、上将的时候,一个从来没有指挥过火线交锋的神秘人物也被授予上将,这就是李克农。在很难看到硝烟的隐蔽战线上,他所建立的功勋虽长期不为人所知,却起到党和军队守护神的特殊作用。

1955年国庆前,中国人民解放军授衔时,他戴上了金灿灿的上将军衔。他是这次被授予上将军衔的52名将军中唯一一个没有领过兵、打过仗的将军。

毛泽东把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授予了他。

建国后,毛泽东在一次接见外宾时说:“李克农是中国的大特务,只不过是共产党的特务。”

逝世后,各界公祭,周恩来主祭,极尽哀荣。

悼词中,提及并肩战斗的先逝者,非同寻常。

生前,他是中共八届中央委员,职务是中共中央社会调查部部长和中央军委情报部部长,外交部副部长,解放军副总参谋长,但却可以列席党的最高层会议——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

他去世后,祭礼极为隆重。

主祭;中共中央副主席、国务院总理周恩来。

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罗瑞卿大将致悼词。

骨灰存放在八宝山革命公墓一号院正中大殿的正面,和后来去世的朱德元帅、彭德怀元帅的骨灰相邻。这里是存放党和国家高级领导人骨灰的地方。

他,凭何功勋有这等隆重的祭礼,获得这样特殊的哀荣?

悼词中有这样不寻常的一段话:“李克农同志是我党我军政治保卫工作的组织者之一。大革命失败后,在严重的白色恐怖下,坚强勇敢地同敌人进行了斗争,同为革命而壮烈牺牲了的钱壮飞、胡底同志一起,对保卫党中央领导机关作出卓越的贡献。”

毛泽东说:李克农等人对党是有大功劳的。

这份悼词,这个评价,是党中央对他们特殊功勋的追思、褒扬,将载入史册。

美国中央情报局获悉李克农去世的消息后,欣喜不已,宣布休假3天,以庆贺强有力的对手消失了。这个举动在中央情报局的历史上是没有先例的。

历史这样说:没有李克农,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从30年代初以后可能要重写

历史不能倒回去按后人的愿望有希冀重来一遍,也不能依据假设重演。但在这里,为了说明李克农和他的战友,姑且假设一下。

假如没有李克农他们,30年代初,中国共产党在上海的中央机关和许多领导人,如王明、博古、周恩来、邓颖超、瞿秋白、陈云、康生、聂荣臻、李维汉、陈宗瑛……将难逃国民党的魔爪。CC特务头子陈立夫曾遗恨、沮丧地哀叹道:只晚了5分钟,否则,周恩来等共党首脑将被一网打尽。

假如没有李克农他们,毛泽东在领导中央苏区反围剿时,很难说会如此及时、准确地掌握蒋介石的军事部署而赢得胜利。

历史造就了李克农等人。1928年春,李克农逃离家乡来到上海,与党组织取得了联系。中共中央从大革命失败的惨痛教训中,顿悟到要生存、要战斗、要取得胜利,必须建立一个特殊机构,确保“知己知彼”,以求“百战不殆”。于是由周恩来等筹划建立了中央“特科”,设法获取敌人的军事动态、政治动向,铲除奸细,惩治叛徒,筹集活动资金,保证秘密交通,保护要人安全等等。

周恩来指示李克农,趁国民党CC特务组织以上海无线电管理局招聘广播新闻编辑为名,实为扩大特务组织之际,以公开应试的方式打进去。李克农在极短的时间内,掌握了应考的必备知识,以优秀的成绩名列第一。

这个无线电管理局,是国民党CC头子陈立夫的特务机构——中央组织部调查科用来掩人耳目的,由陈立夫的亲戚徐恩曾掌管。

徐恩曾对李克农观察一段时间后,庆幸自己觅到一员干将。不久,李克农便升任特务股股长。官虽不大,却管着全国的无线报务员。这正是获取情况最好的位子。周恩来早就想把国民党初建的这个机构拿过来为我所用。这个时机已经成熟。

徐恩曾得意地夸耀自己有三员干将:

贴身的机要秘书钱壮飞,坐镇设在南京的特务首脑机构——“正元实业社”兼管“长江通讯社”、“民智通讯社”;上海无线电管理局的特务股长李克农;天津长城通讯社社长胡底。有他们3人,就有了最灵敏的耳目。全国南北,无论是共产党还是国民党内部各派,或者其它党派的情报会以最快的速度放在他们的办公桌上。

李克农、钱壮飞、胡底3人奉周恩来之命组织特别小组,李克农任组长,由他和“特科”情报科科长陈赓单线联系。

徐恩曾十分器重他们,特别是钱壮飞,因是同乡,又有才干,连机密电报也交他翻译、分类整理。

徐恩曾做梦也想不到,他的得力干将,竟是共产党的忠诚战士;他引以为豪的特务网竟由共产党员替他出谋划策建立起来;送到陈立夫、蒋介石面前的绝密情报竟有一份复制品同时放在共产党中央的领导人面前。

建国后,毛泽东在一次接见外宾时说:“李克农是中国的大特务,只不过是共产党的特务。”

千钧一发,龙潭三杰显神通,中共中央免遭难

目瞪口呆,叛徒邀功终成空,蒋怒陈悲空嗟叹

1931年4月25日,星期六,深夜。李克农在一个秘密据点里——家不起眼的简陋的旅馆,地处闹市的狭窄马路旁。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符合接头的暗号。他刚开门,一个年轻人跌撞进来。神色紧张,呼吸急促,递给李克农一封密信。

这个青年人是钱壮飞的女婿,钱壮飞把他安排在正元实业社作杂务跑腿的工作,实际是他和李克农之间的联络员。

李克农一看钱壮飞的密信,犹如五雷轰顶,他怔住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央“特科”负责人之一顾顺章,在武汉被国民党武汉行营侦缉队捕获后叛变,要到南京面见蒋介石,密报中共中央、江苏省委和共产国际在上海的机关和中央领导人的住处,并要亲领CC特务,将中央机关和在上海的中央领导人一网打尽,以作为向蒋介石投降的见面礼!

中共中央首脑机关和中央领导人危在旦夕!分分秒秒耽误不得!

不巧得很,这天是星期六,不是与陈赓接头的日子。找不到陈赓就无法向中央报告这个十万火急的情报。

李克农在屋内转了一圈又一圈,烟吸了一支又一支!他要强迫自己的情绪镇定下来,让头脑冷静下来。不知不觉间,细汗渗出汇成汗珠顺颊而下。

“有了!”他终于让脑子灵活地运转起来,找到了办法。

找江苏省委。找到江苏省委,就能找到陈赓。

夜幕下,他行色匆匆,找了一处又一处。

熹微中,他步履急迫,问了一人又一人。

苍天有眼。他终于找到了陈赓。

马不停蹄,他和陈赓见到了周恩来。周恩来立即召集中央有关领导,决定采取断然措施。

把顾顺章知道的所有关系和线索统统掐断。把顾顺章知道的所有联络暗号和接头方法全部作废。

立即撤退。中央机关、江苏省委机关、共产国际在上海的机关全部撤出。中央领导和机关工作人员、地下交通全部转移。

话分两头。南京蒋介石果然接见顾顺章。顾顺章送上了见面礼。

1931年4月27日一早。

陈立夫、徐恩曾带着顾顺章立刻奔往上海。

顾顺章带着陈立夫、徐恩曾像饿虎扑食、恶狼端窝准确无误地向目标扑去。

一处处人去楼空。一个个希望落空。

在四壁徒然的中央机关里,刚刚烧完的文件还在冒着缕缕青烟。来不及拆除的天线还在那里悠悠晃动。陈立夫目瞪口呆。顾顺章木头人般地戳在那里。

“刚才见到什么人?”陈立夫问。

“有一个气质庄重的女人在附近走过!”

“一个老头行色匆匆转过拐角!”特务们说。

周恩来化妆成女人,陈赓则装扮为一个老者。

他们确实刚刚离开,在敌人眼皮下消失了。

陈立夫哀叹道:活捉周恩来,只差5分钟。

蒋介石在南京坐等喜讯,结果却是个多彩的肥皂泡。他恨恨地骂了声:“娘希匹!”

陈立夫的哀叹并不正确。5分钟只是表面现象。实际上从他委任徐恩曾建立CC特务组织开始的第一秒种就注定了今天的结局

顾顺章出卖了党在武汉的地下组织,出卖了红二方面军在武汉的秘密办事处,到苏州监狱中指认出恽代英,以此向蒋介石邀功请赏。紧接着,又向敌人提供当时党中央总书记向忠发的特征。由于向忠发不听周恩来劝告私自外出而遭国民党特务逮捕。

1937年冬,顾顺章在镇江被国民党枪毙。

李克农的子女

李 冰——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原党委书记、副院长。出生于1920年(安徽巢湖人,李克农上将次女)

李 力——原中央军委三局正师休干。出生于1925年(李克农上将次子)

李 治——原中办局级领导(李克农上将长子)

李 宁——原中央党校教授,出生于1918年(李克农上将长女)

李 伦——原总后勤部副部长、中将(李克农上将三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