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空突击 和平—猛虎添翼 猛虎添翼1

邋遢汉子 收藏 6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48.html


张军和他那一帮桀傲不驯的兄弟没有被处分,军区所有领导谁也没有再提过这事,其实大家都心里都跟镜子一般的透明,应该感到幸运,谁也无法保证在下一场战争中不会被敌人运用这种垂直袭击战术进行斩首……


“放羊团”回到驻地时已有时日。


傍晚……


李建设独自一人爬上了驻地后面的小山顶,挑了块簸箕大的石头坐下,残阳格外妖艳,其实残阳每次都是这样,总喜欢把自己打扮俗不可耐,却又显得那么扣人心弦的迷人,或许因为它是唯一吧,大地被残阳感染得绚丽,一切非常的祥和。


李建设涌起了一种想哭的冲动,为什么会这样,或许自己当初就不该来“放羊团”,也就不会有今天的这种难舍,其实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是脆弱,因为人都是感情的俘虏。


“团长……”


一个声音从山脚传来,李建设回过神来,用衣袖抹去湿润过后的泪迹,站起身来朝山脚望去,魏朝正沿上山小道爬来。


魏朝的素质还是很不错,不一会就上到了山顶,但还是被累得上气不接下气:“团长,你在这……”


李建设待魏朝缓过气来才开口问道:“说吧,什么事?”


魏朝:“军长刚才来电话了,让你明天去他的办公室一趟。”


李建设:“就这事。”


魏朝点了点头:“团长,一会要开饭了。”


李建设:“你回去吧。”


魏朝一个人下山了,他知道团长想一个人呆会。


李建设叹了口气,明天啊,明天去怎样面对,明天很快就会过去,可是却马上又是一个明天,永远都不会终结……


山脚传来一阵整齐哄亮的番号声:“1、2、3、4……”


第二天一大早


李建设就和魏朝去了军区。


部队上午照常进行擒拿格斗训练,整个训练场气氛有些沉闷,一营长带着部队发疯般,不把精力消耗干净誓不罢休,部队摔打成了泥人,中间响起的休息哨声没能有效阻止一营长继续疯狂。


参谋长凝视了半天才开口叫道:“一营长。”


一营长回过头,满脸的泥土,汗水在脸上画出一道道黑白相间沟壑,张口露出白牙:“到。”


参谋长招了招手:“你过来。”


一营长跑到参谋长面前:“参谋长,啥事。”


参谋长压低了嗓门:“你在搞什么玩意,不让部队休息。”


一营长:“兵不累,不需要休息。”


参谋长盯了一营长一眼:“什么不需要休息,你真以为你营都是铁打的,你小子想什么我明白。”


一营长:“参谋长,我的兵真不累,你不信我吧,真不信吧,我马上叫个兵过来给你问问,”扭头自作主张冲一连那边吼道:“一连长,叫个兵过来。”


兵到了二人跟前,一营长把兵推到了参谋长面前,特别有意识地提醒:“参谋长要问你累不累,你要如实回答,不能弄虚作假知道不。”


兵挺了挺胸脯:“是,营长。”


参谋长摆手阻止了兵开口:“你回去吧,我和你们营长有事要说。”


兵迟疑,拿眼望着一营长。


参谋长注意到了这个细节:“一营长,你的兵听你的。”


一营长故意瞪眼大吼:“熊兵,参谋长的命令,没有听见吗?”


兵忙跑步回了一连队伍。


参谋长:“行了行,你就别装啦。”


一营长忙陪笑道:“参谋长啊,天大的冤枉啊,在谁面前我都敢装,就是在你面前不敢。”


参谋长:“鬼话连篇,收起你的鬼话,咱们说正事。”


一营长:“参谋长请指示。”


参谋长:“也别什么指示不指示的了,现在是特殊时期,大家心里或多或少都有些想法,但我希望大家都有大局意识,一定得有大局意识,至于怎么做,该怎么做,需要做什么,你这当营长的,肯定办法比牛毛多,也用不着我这参谋长在一边指手画脚。”


一营长收起了脸上的笑意,正正经经地说道:“参谋长,你放心,一营我可以保证,绝不会出任何的事。”


参谋长:“行,你去吧,悠着点啊!别搞得跟拼命似的。”


一营长正儿八经地敬了个军礼跑开了……


……


“北京212”钻进了军区大院,李建设远远地就望完了薛参谋的背影,手指示意了一下,魏朝把车停在了薛参谋身边,李建设打开车门伸头出去叫道:“老薛,老薛……”


薛参谋闻声回头:“哟,建设,这么早就来了。”


李建设:“上车,上车。”


薛参谋:“不用了吧,就这几步路。”


李建设:“那来这么多的废话,叫你上,你就上来,赶快……”


薛参谋无奈,只得上得车来,屁股一坐稳就开口:“建设,我怎么感觉坐你的车就象上了贼车,这浑身上下都不自在。”


李建设:“我象贼嘛?”


薛参谋故作认真地端详了一会李建设摇头开口:“不象。”


李建设得意笑道:“就是嘛,我李建设不可能象贼。”


薛参谋接过话:“贼肯定是不象,不过倒象绑匪。”


李建设手指着薛参谋:“老薛,你有点欠削,敢调戏我这老同志……”


薛参谋嘿嘿一笑:“开个玩笑嘛。”


李建设把话切入了正题:“有什么动静没有?”


薛参谋:“没有。”


李建设盯着薛参谋不相信地问道:“真的没有,以你薛百通的本事,会没有消息?”


薛参谋:“我怎么会骗你呢,对了,你这团长怎么带头违反起保密纪律来了,不该问的不问啊。”


李建设笑嘻嘻回道:“我这不是心里急嘛,把保密纪律给搞忘了,有情可原,有情可原嘛,老头子们没有收拾直升机侦察大队那帮小子吧?”


薛参谋:“没有,你坦白,你给那帮小子什么好处,竟然心甘情愿地做了叛徒。”


李建设:“没有,绝对没有,你看我都穷得如果没有部队发的这身军装,在大街上也只能光屁股,我那会给他们什么好处,另外这事说了你也不相信。”


薛参谋扭头看了一眼李建设:“你没有说,怎么就肯定我不会相信。”


李建设:“行,那我说了,”就把那天和张军的谈话经过简单地说了一遍。


薛参谋惊诧地望着李建设:“不可思议,这也太不可思议了,那帮小子一个个就是怪胎。”


李建设呵呵一笑:“要不人家怎么是飞行员,你我永远是步兵。”


薛参谋:“有一定道理。”


李建设自然地调换了话题:“对了,这几天老头子没有一点动静?”


薛参谋:“我只说我知道的,昨晚老头子们开会开得很晚,听人说还听见大声的争吵和摔杯子的声音,我所掌握的情况也就这么多。”


李建设追问:“为啥事?”


薛参谋摇头:“你就别逼我了,具体的情况,我真的不清楚。”


这时车已到军区办公大楼前,两人分手后,李建设直接上了二楼来到王文远的办公室前,却发现自己感觉莫名的心慌,深深地吸了口气后,才稍稍有所缓解,抬手敲了敲门,里面传来王文远的声音:“进来。”


李建设推开门走了进去,正在阅览文件的王文远抬起头来,李建设忙抬手敬礼:“首长。”


王文远指了指一边的沙发:“坐。”


李建设有些局促不安地坐下,进门时注意到王文远满脸疲惫,双眼深陷,联系薛参谋所说昨晚争吵的事,隐隐约约感觉到了些什么。


王文远起身离开了办公桌,径直走到摆放在一侧的茶几前,李建设明白王文远要做什么,忙站起身来,“别动,你坐下”,专注于泡茶的王文远用命令的口气说道,李建设只得老老实实地坐下,怎么也感觉屁股下面好象有人放了针一般,这是生平第一次见王文远亲手给人泡茶,自己反而没有丝毫的荣耀感,更多的是内心深处的不安。


一股独特的烟熏味道,掺杂着浓郁的芬芳,李建设精神为之一振,鼻孔贪婪扩张,王文远笑了笑:“茶不错吧。”


李建设回过神来,为刚才的失态略有些脸红:“这是什么茶,怎么有股烟熏的味道?”


王文远:“沩山毛尖,烟熏之后残留的烟味渗透至茶的清香味中就是此茶的独到之处。”


李建设:“有些奇特。”


王文远坐下话锋一转:“但此茶如果产于别的地方,绝不会有烟熏的味道。”


李建设疑惑:“为什么?”


王文远:“因为只有在当地独特的环境下才能产出如此独特的茶来,降雨量、气温、日光照度、空气湿度、土壤等条件缺一不可,只有这些环境都完美无缺后才能产出如此好茶。”


李建设捧着茶杯,已多多少少明白王文远想说明些什么……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