崛起之路 第二幕铁血联盟 第二章 盘古开天 “开天”计划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85.html


“‘开天’行动?”所有人若有所思的重复着我的口中的代号。

“是的!”我点了点头,随后指着地图说:“在出发以前,我已经跟在座的各位谈到了这次行动的风险性,只所以告诉大家,是为了寻找志愿参加这次行动的队员,我不想我们的队伍中有任何一名同志,不是心甘情愿地跟着我来冒这次险。咱们从前面整个“盘古”行动的规模来看,就可以觉察到我们的这次行动,即使是从战略角度来说,也是意义重大并且极其绝密的!我们整个特战一旅、西南前指的一个炮兵师,冒了如此大的风险,掩护我们特战一营夜袭印军的指挥所,这将使敌人在恐慌之后,会认为这次行动的目标到此到此为止,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我们这十三个人留在他们的后方执行规模更大的行动。而我们的是否成功,也将直接关系到整个西南战区的态势,之前,因为保密方面的原因,我没有把行动具体的计划和目的告诉大家,那么现在已经没有外人了,我就来给大家具体地讲一讲,来,樱井上尉,把你那几个队员也叫过来一起听听!”

樱井枫看了掩体内夜蝠队员藏身的角落,看到他的三个年轻人也正竖着耳朵,探头探脑地蹲在那里,试图从我们这里听到什么信息。樱井枫见状,最后没好气地向他们招了招手,那三名夜蝠队员见了,一脸阳光地赶紧挤了过来。

“整个青藏高原的战争态势我就不再重复了。”他们几个过来后,我扫视了围在我周围的九个队员一圈,然后说:“而且我们大家也都知道,当前中印战争的战火已经燃遍了整个青藏高原,甚至包括新疆自治区的南部,但略懂军事常识的人都可以看得出来,这次战争的热点聚焦在雅鲁藏布江流域。从目前印军的情况来看,他们向西藏输送兵力和补给的陆地路径主要有两条:一条位于西藏东部;一条位于西藏中部。”

我拿出小比例尺的大地图指给他们看:“西藏东部的墨脱、林芝一线虽然地势平坦,但侧翼毗邻我四川和云南,那里集结有我方大量的机械化部队,而且,缅甸向来都站在我们中国这边,所以印军投鼠忌器,不敢把他的补给线暴露在我们的威胁之中,所以,他们的兵锋至今没有越过雅鲁藏布江大拐角以东;与之相反,途径亚东、穿越喜马拉雅山的中印公路,地形多山、道路曲折,虽然不便于运输,但却易守难攻,而且亚东山口的两侧已被他们实际控制,所以,亚东县可以说已成为整个侵华印军的运输枢纽!”

“哥!我明白了!咱们这次是要去掐断那条中印公路,来个瓮中捉鳖!对吗?”赵锐在一旁兴奋地说。

“就凭咱们这十三个人?”刘亚男瞅了他一眼,随后问:“对了,不是说亚东的中印公路被炸断了吗?现在入藏的印军不也全靠空运来补给吗?”

“在昨天中午,我收到反应部的特别情报,上面说印度人不仅修复了中印公路,而且亚东地区炸开了五处山口,总共构建了以三条公路为主干交通网,其中两条公路等级较高,可以承载艾布拉姆坦克的重量!”我淡淡地说了句。

“这么快?”他们几个听了之后,几乎同时显露出极其惊讶的表情。

“没什么好奇怪的,印度人想要占我西藏的野心,在几十年前就暴露无遗了,这么多年来他们都在实际控制区苦心经营,修建公路。而在另一边,我们为了提高亚东地区的兵力投送能力,每年也在扩建公路,只是现在为他所用罢了!”我苦笑着说:“所以从规模上来看,他们的实际工程量也不是很大,只是打通边界,把两边的公路网连接起来而已”。

“李拓少校,不是说在一个多月前,在贵国空军和我日本国防军空军的支援下,亚东地区的交通已经被我们的轰炸瘫痪了吗?”樱井枫问。

“是的,但印度陆军师一级的编制比较特殊,他们大部分的作战师都编有师直属的工兵团,有些甚至编有师属工兵旅,这在世界诸军中是很罕见的,所以土木作业是印军的强项之一(参见《印军军情》)。”我解释说:“当然,配备如此高比例的工兵,也不排除是印度人为了对华作战而在暗中进行的几十年的战争准备。毕竟山地作战,工兵可以发挥意想不到的作用。”

“那就凭我们这十三个人,怎么可能破坏得了三条公路?我看就是咱们整个特战一旅来了,也未必能搞的定这样的任务!”赵锐嚷嚷着说。

我看了他一眼,点点头表示赞同后说:“赵锐说的对,前面战情通报也讲了,现在雅鲁藏布江流域的态势是敌强我弱,能够防住沿江防线都已勉强,根本就没有多余的预备队来突破防线,再迂回到亚东,去关上这道门!即使万幸,我们有一两个师能突破防线,进抵亚东,印度人恐怕也早有防备,疲惫之师根本不可能从几十万印军主力手中夺取这个咽喉之地。”

“那继续空袭呢?二炮那么多中程导弹、巡航导弹呢!还有轰炸机、强击机!他们日本人不也派来不少飞机吗?整个出动不怕堵不上这条路!”札木合说。

“如果咱们这么干,那真就上了美国人的当了!台海一战,我们的空军本来就遭到了重创,现在美国又与印度人沆瀣一气,无偿援助给印军大量的防空和反导兵器,再加上俄罗斯在战前战后,连卖带赊给的十多套S-400,可以说整个亚东地区现在已经成为整个地球上防空兵器最密集的地点了,如果我们拿仅剩的空军和导弹去跟印度人火拼,那么整个东南沿海将再无空防可言,我们的海军也将彻底地暴露在美国两个航母战斗群的优势航空兵之下,所以我们不能去拿国家仅剩的这点儿本钱去冒险。”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我们还开天开个球啊!”札木合气呼呼地说:“要不扔个原子弹算了!什么亚东不亚东、防空不防空的!整个炸平了看阿三还大不大?”

札木合一提到核武器,所有人的目光不禁全都投送到那个核物理博士北条惠子身上,而那个女人,此刻早已钻进自己的睡袋,呼呼大睡起来。我心里想,这三个知识分子还真不容易,跟着我们跑了四个小时的山路,竟然谁都没掉队,况且这个北条惠子还是为女士。

回头再看着兄弟们热切的眼神,我知道他们都想偏了。

“想什么呢?什么原子弹?别说反导系统有很大的概率可以拦截核弹头,即使拦截不了,我们也不能动用核武器,明白吗?一旦动用了,这场战争、甚至是这个星球上将没有赢家!”我打碎了他们的猜想。

“那我们挨个去破坏他们的防空阵地!把他们的防空体系瘫痪后,再让咱们的空军来空袭!”赵锐说。

我看了赵锐一眼,微笑地点了点头说:“赵锐快说到点子上了!”

“就我们这几个人?行吗?那些阵地一定有重兵把守吧?即使我们侥幸成功地破坏一两座防空阵地,敌人的重兵一定会来围剿,到时我们根本不可能破坏剩下的阵地。”刘亚男疑惑地问。

“并不是由我们这十三个人去破坏他们的阵地!我们的任务只是协助我们的空军兄弟打开一扇天窗!”我笑着说:“所以我们这个盘古,既然到了喜马拉雅山,就要到这座世界上最高的山脉中去开天、让我们的空军去辟地!”

“开天辟地!听着真过瘾!”听到这句话,他们几个不禁有些兴奋起来,又下意识地朝我坐的地方挤了挤,睁大了眼睛看着我,生怕漏掉我嘴里的每一个字。

“你们几个还记得美国人的‘遮阳伞’系统吗?”我看着赵锐问。

“咋不记得,搞得连步话机都不能用!咱们在台湾还就是吃这玩意儿的亏!真个作战部署全被大乱了,要不,咱也不会有那么多兄弟牺牲在那里!”赵锐叹了口气说。

“李拓少校,您说的‘遮阳伞’系统,是不是指的就是那套‘全频段电磁波振幅重整仪’?出发前防卫省的科学教授来给我们讲过系统原理,还说这套系统可以屏蔽一定空间内所有电磁信号,而且,这种系统的发明将改变未来整个战争的形态。”樱井枫在一旁问。

我看了他一眼,笑了笑说:“对!但那是你们日本人的叫法,我们管他叫‘全频电磁干扰仪’!台海战争的时候,我们在基隆港夺取了一套,并且在中日两国科学家的合作下,在最短的时间里仿制了好几台!”我进一步解释说。

“哥,我想我明白了你的意思,咱们是不是要用这套电磁干扰设备来屏蔽亚东地区所有的电磁信号,使该地区所有的无线电侦测、无线电通信信号全部中断,这样一来,除了高炮之外,所有的防空导弹、反导系统也将全部因为失去引导而变成一堆废铁?”赵锐问。

“完全正确!”

“李拓少校,你的设想很大胆,但据我所知,因为这套干扰仪要重整一定空间内高、中、低所有频谱电磁波的振幅,以达到完全干扰的目的,而电磁波就是能量,要重整能量就需要更大的能量,因此,启动并维持这套干扰系统需要大量的电力。战例分析上说,美国人上次在台湾启用这套系统时,台湾屏东以南的所有电厂的电量,也只能维持这套系统运行三十分钟,那么请问,我们怎么来启动并维持这套干扰系统呢?”樱井枫问。

我笑了笑,朝着北条惠子的方向奴了奴嘴说:“这就需要你们日本人的核心科技了,因为历史的原因,虽然你们日本国内大部分民众都极其反感核武器,但这并不妨碍你们对于民用核能的秘密研究,毕竟你们日本对于能源危机的恐慌要大大地超过其他国家,所以在日本,无论是左翼当政还是右翼掌权,对于核能源利用的小型化研究始终没有中断,而且每年都要在这个项目中投入大量的资金,付出总有回报,我想,核燃料电池或许就是对你们整个国家和民族的回报。”

“你连这个都知道?”樱井枫同那三个日本人惊讶地对视了一眼,惊讶地说:“核燃料电池秘密试验成功那天,要不是龙泽政信阁下乘兴多喝了几杯,连我们都不知道。”

“呵呵,我不仅知道核燃料电池,还知道这种电池与‘遮阳伞’系统的结合,在实战中已经运用过了一回。而且万幸的是,我们两国的科学家成功了,这也是我们三十万攻台大军,为什么能够在一夜之间撤回大陆的原因,所以,贵国的北条惠子博士之所以参与这次行动,就是来帮助我们解决核燃料电池问题的。”

“能源的问题解决了!但我想问,我们从哪里找这套系统呢?这套系统即使对美国人来说也是核心机密,不可能轻易转让给印度,所以这个世界上只有中日联盟和美国人手里掌握这项技术,我们不可能恰巧在亚东地区找到这么一套系统吧?”樱井枫疑惑地问。

看着大家的目光,我知道樱井枫的问题也是他们中所有人心中的疑问。

“的确,这套系统对于我们这十三个人来说是过于庞大了,而且根本无法携行,但我们难道不能空投吗?”我反问。

“李拓少校,刚才我已经想到空投这种方式了!可地图上明明白白地显示了亚东地区的几十个防空阵地。而且据我所知,现在中日联盟手中拥有的隐形战机,也只有被我们在冲绳基地俘获的一个中队的F-22和两个中队的F-35,而我们日本国内自主研制的隐形轰炸机‘夜鹰’,甚至连装配还没完成,所以,如果没有隐形战机的话,我们要靠哪种飞机来执行空投任务呢?”樱井枫接着问:“难道贵国已经研发出可以完全隐形的大型飞机了吗?”。

听了他的话之后,我指了指那三个正在休息的专家说:“贵国的北条惠子博士是来帮助我们解决能源问题的,那个电磁专家黄均同志,是具体负责操作干扰设备的,而那个周洪华,你们知道他专业是什么吗?”

“航天专家!”赵锐回答我说。

“确切地说,周博士是航天器空间返回定位与回收方面的专家,所以,空投不一定要在大气层中进行,等我们到达目标区域后,我军发言人将会在新闻中对外宣布,为适应战争需要,进一步提高‘北斗’导航与通信系统的精确定位能力,我西昌卫星发射基地将会临时增发一枚‘北斗’13号卫星,而这枚卫星在进入外层空间后,卫星发射中心将会宣布‘失去’与这枚卫星的联系,而这枚卫星,也会‘恰巧’坠毁在广袤的喜马拉雅山脉的某座雪山中。”

我看着周围人的表情像是听天方夜谭般的惊讶,最后说:“而我们的任务,就是找到这枚‘坠毁’的卫星。而那枚由吸波材料制作成的卫星外壳里,到底装了些什么,我相信不用我再多说了吧?”

大家沉默了足足有十多分钟,最后樱井枫轻声地说:“异想天开的构思!但似乎可行!”

“行了!答案就在这里,可要完成这个任务,还需要诸位竭尽全力地付出努力!我们必须假设印度人也侦测到了这枚卫星的坠毁地点,所以我们要先于他们找到并回收它。”我最后说了句:“大家休息吧!从现在开始,食物配给!咱们都不知道那天能回得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