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举杯为斯大林干杯 俄罗斯重现斯大林热

liangfu 收藏 2 500
导读:“斯大林热”多次出现 2005年1月19日,莫斯科市一位高级官员表示,该市计划为斯大林建立一座新的雕像,让这个40年前随处可见的形象重新回到莫斯科街头。 早些时候,国际文传电讯社报道称,在乌克兰边境附近的别尔哥罗德地区也将建立一座斯大林雕像,以纪念60年前苏联对纳粹德国的胜利。 不仅是雕像。最近几个月来,俄罗斯国家电视频道在黄金时段播放了一系列正面评价斯大林的节目。俄罗斯媒体认为,这些迹象表明俄罗斯人对斯大林越来越感兴趣。 其实,早在2004年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斯大林热”多次出现




2005年1月19日,莫斯科市一位高级官员表示,该市计划为斯大林建立一座新的雕像,让这个40年前随处可见的形象重新回到莫斯科街头。




早些时候,国际文传电讯社报道称,在乌克兰边境附近的别尔哥罗德地区也将建立一座斯大林雕像,以纪念60年前苏联对纳粹德国的胜利。




不仅是雕像。最近几个月来,俄罗斯国家电视频道在黄金时段播放了一系列正面评价斯大林的节目。俄罗斯媒体认为,这些迹象表明俄罗斯人对斯大林越来越感兴趣。




其实,早在2004年乃至更早些时候俄罗斯就出现过类似的现象。2004年12月21日是斯大林诞辰125周年纪念日。




纪念日前夕,尤里·列瓦达分析中心公布的材料表明,只有31%的俄罗斯人认为斯大林“残酷”,“是造成数百万人丧命的罪人”;20%的受调查者认为斯大林是一位“英明的领袖”,使苏联走向繁荣昌盛;有16%的人认为,“我们的人民少不了斯大林这样的领袖,迟早将出现一位斯大林式的人物,建立起秩序”。




同样,俄罗斯《生意人报》所做的一项评选显得饶有趣味。它们评选出了过去1000年中俄罗斯的十位最佳统治者。在众多竞争者中,斯大林进入三甲,以7.74%的得票率列为探花,胜过现任总统普京(排名第八),排名榜的状元为彼得大帝




2003年是斯大林去世50周年。那一年,俄罗斯同样出现过类似的“斯大林热”。




他领导苏联战胜了法西斯




“凭伟大的卫国战争的胜利可以原谅斯大林的一切”,这是2004年底纪念斯大林诞辰125周年时一份民调中几乎1/3的人所持有的观点。




全俄未来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政治局成员亚历山大·库瓦耶夫的观点可以为这一民调结果提供佐证。“目前许多人指责斯大林过于残酷,应该理解当时的形势。” 他说。




事实上,斯大林虽然去世已经50多年,但盖棺而未定论。在苏联时期,对斯大林的评价曾经几番周折。




苏联解体后,这种评价趋向于多元,“暴君”、“独裁者”和“民族英雄”、“伟大领袖”这样性质迥异的词语集于斯大林一身。这种极端化的评价界限分明,前者指向他镇压反对派的国内政策,后者对应于他反法西斯战争及缔造社会主义超级大国的功绩。




提到斯大林的国内政策,“大清洗”、“古拉格群岛”至今仍然无可避免地占据着部分俄罗斯人的联想。要让俄罗斯人完全淡忘这段历史,并不容易做到。




不过,将斯大林热的出现与斯大林的另外一面联系到一起,就毫无牵强之嫌。




“修建斯大林的雕像是因为他是三个强国的领袖之一,我们要纪念的是他击败希特勒的伟大功绩,而不是他的暴政”。俄罗斯联邦委员会莫斯科市议员托尔卡切夫特别强调。




此次俄罗斯也并非单独为斯大林修建雕像,一道被修建的还有另外两位二战风云人物——英国前首相丘吉尔美国前总统罗斯福。




这些信息很明确,为斯大林树立雕像在于缅怀斯大林在二战中的功绩。60年前,面对法西斯的铁骑,斯大林发布第227号令——“一步也不许后退”,鼓舞了苏联人对于战争必胜的信念。在斯大林身后数十年对其评价的众说纷纭中,对于他反法西斯的功绩,也从来不是争议的对象。




“今年出现斯大林热一个重要原因是为了纪念苏联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东欧中亚研究室主任陈玉荣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在2004年纪念斯大林诞辰125周年时,60岁的钦察泽老太太怀抱鲜花专程从第比利斯坐巴士赶到斯大林故乡哥里,她说:“斯大林领导苏联战胜了法西斯,为世界赢得了和平。”




俄罗斯媒体甚至认为,俄罗斯出现了要求“重新评价斯大林”的声音。不过这一说法也遭到了质疑。




中国中央编译局资深苏联史专家郑异凡研究员曾经向不少俄罗斯同行求证过这个问题。“他们听后都一笑置之,说根本没有这么回事。”郑异凡研究员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郑异凡认为,要“重新评价”斯大林不能用民意测验,而是要看有没有专家学者的专著来论证,现在谈不上这个问题,俄国历史学家目前还没有从这个角度提出问题。




普京为何“为斯大林干杯”




一定程度上,对于俄罗斯民众来说,斯大林热的不断出现在于他被重新确立为俄罗斯一个强大时代的象征。




在斯大林的故乡格鲁吉亚,不少人喜欢引用英国首相丘吉尔对斯大林的评价:“他接过的是一个扶木犁的穷国,他留下的是一个拥有核武的强国。”




反差是强烈的。斯大林时期的苏联与美国分庭抗礼,而当下的俄罗斯不过是一个二流国家。经济上与美欧国家的落差尚且不说,格鲁吉亚、乌克兰这些独联体国家倒向西方也使俄罗斯人感受到了明显的地缘政治挤压。




“怀念大国是出现‘斯大林热’的一大原因,”中央编译局的俄罗斯问题专家金雁研究员对《瞭望东方周刊》说,“俄罗斯人天生就有一种弥赛亚救世情节,认为世界出现危难时将由俄罗斯人去拯救,对照当下落后的现实,怀念过去大国时代的心情就更为明显。”




这种情结在普京身上尤为突出。




早在5年前的斯大林诞辰纪念日当天,在为国家杜马选举举行的宴会上,俄罗斯共产党主席久加诺夫说:“为斯大林同志干杯!”普京立即举杯响应:“为斯大林同志干杯!”在场的人几乎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很难想像如果是叶利钦,他会为斯大林干杯?




普京正式出任俄罗斯总统后,重新确立国家标志,将苏联国歌的曲调定为俄罗斯国歌,把红旗作为军旗。普京从彼得大帝那里继承了一句名言:“给我20年,还你一个奇迹般的俄罗斯!”对于雄心勃勃的普京来说,斯大林时代的辉煌当然充满了诱惑。




打击寡头、地方权力中央集权化等这些举措显示了普京带领俄罗斯重返辉煌的决心和力量。金雁认为,普京的“威权政治”或者“权威政治”把过去沙俄时期和苏联时期统治形式上的有些东西进行了恢复。




相比之下,俄罗斯百姓对斯大林时代的怀念显得多了一层“私心”。金雁说:“斯大林在原始积累后,苏联到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有一个工业反哺农业的阶段,推行了很多福利,而巨变后这些福利在急剧消失。”




俄罗斯目前正在推行的福利货币化改革引起了很多俄罗斯民众的强烈反对,俄列瓦达民调中心的最新民调显示,反对普京政策的人数已经从福利改革前的14%上升为28%。而一些人甚至打出了“不与普京一起前进”的口号。




所以,金雁表示,目前“斯大林热”的另一个原因是俄罗斯百姓怀念斯大林时期和苏联时期的社会福利。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